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冷面书生 http://blog.sinovision.net/?71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近半个世纪记者、作家生涯留给我的,除了“文章满纸书生累”,就是学会了冷眼观看世界的圆缺和人海的沉浮。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

热度 9已有 26255 次阅读2011-12-3 01:20 分享到微信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

(百人访谈之45

(刘谢野史:2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1


刘国生、谢晓虹结婚照,1984

(一)

结婚、离婚、再婚的三部曲,中国人已经越来越习以为常了。这难道不是我们思想开放(OPEN-MINDED)在人生这个至关重要的领域的重大突破!有人会指着鼻子责问:你不是鼓吹婚姻破裂,反对白头偕老吗?含笑的答复是:该破裂的婚姻迟早会破裂,不可能白头;牢固的婚姻始终坚如盘石,直到白发苍苍。

    为什么在开篇之前,先讲上两句空泛的道理,因为婚恋领域的封建保守观念,伤害过多少旷男怨女的大半人生,贱踏过无数响往幸福的男女的灵魂,特别在中国。但也不限于中国。为什么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文学名著中,写下的第一句话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幸家庭的主角,就是夫和妻。

    说来也巧,“刘老大”和“卓玛”,他俩都弹奏过结婚、离婚、再婚的三部曲。更巧的是,我是他们谱写的三部曲的重要见证人。再补一句,到目前为止,我大概是他们那首三部曲中最掌握资讯的知情者,也是近距离倾听其曲调韵律的起承转合的耐心的观察家。非我莫属,不是我文字水平高,而是阴差阳错地把我带进那个百年难遇的场景,所以才敢斗胆下笔。

(二)

我认识刘国生(今日的“刘老大”)是偶然的。我了解谢晓虹(今日的“卓玛”)是必然的。我出任他俩相识和结合的介绍人,必然和偶然各占一半。

请道其详!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2


曼谷第八届亚运会与当时中国最高篮球运动员穆铁柱合影,中间为胡思升

    197812月,我以中国最大报纸记者的身份,到泰国首都曼谷参加第8届亚运会。由于这是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刚吹响后的首次大规模的外事活动,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汪东兴、李先念、陈锡联、耿飚、徐向前、聂荣臻等全数出动,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国体育代表团、东方歌舞团等有关全体人员,以壮声势。会见后,我们分乘2架包机从北京直飞曼谷。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3


胡思升在曼谷采访泰国旅游局长,1978年底

    长话短说。亚运会闭幕在即,曼谷最大华文报纸的社长在一家中国餐厅设宴招待我和另外二位记者。

    也许是潮州菜名声在外,这家餐厅座无虚席。我们走进一间雅座式的高档包房,一座屏风分隔为二,一边一桌,屏风相隔,互不相见。酒过三巡,宴请走近尾声,我忽然听见屏风那边传来女子特有的唧唧喳喳的谈话声,讲的是地道的上海话。我出生在上海,再加上是在异国他乡,我被吸引住了。

    换上别人,可能到此为止了。碰上是我,职业习惯向来爱认识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没有“泪汪汪”,但好奇心驱使我绕过屏风,只见七、八位衣着华贵、化妆齐全的女士围坐一桌,谈兴和吃兴正浓。我亮出了大陆记者的身份,并用沪语自我介绍:“我也是上海人”。这个招式极为有用,她们的脸马上由疑惑转为明朗,其中一位站起来,我趋前递上名片。她就是刘国生当时的妻子车克熙女士,面貌端庄,举止大方。

    当晚,刘国生打电话到我下榻的旅馆,邀请我们明日中午一起吃饭。这一顿饭就是我和刘国生的第一次见面、相识和交谈。“弹指一挥间”,距今已有33个年头。

    此后,“刘老大”从曼谷移居纽约,他的商务活动中心也转向中国大陆。那时他每次来北京,我们必定相见、吃饭、聊天。从不认识到朋友,就是这样。

(三)

    话分两头。卓玛的妈妈谢红筝女士,她是新加坡归国华侨(印尼出生),50年代初投奔新中国而来到北京,被分配到北京人艺舞蹈班。60年代上半叶,是我在北京的玩友。什么叫玩友?准确地说,她是我当时的女朋友贾小姐的闰中密友,一起玩。那个年月的北京,舞风甚烈。从中南海到北京饭店,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到老百姓,每个星期,都踏着华尔兹的节拍,轻拥异性舞伴,走两步,退一步,享受这个来自欧洲宫廷的娱乐方式。由于党和国家领导人以身作则,虽然有一部分人看不惯,斥之曰“男女搂搂抱抱,成何体统”,但谁敢公开提出异议?!

    我和贾小姐、谢小姐经常结伴跳舞,“三人行”,其乐融融。这样,就自然而然地认识谢小姐的女儿晓虹。有时到谢红筝家接她去跳舞,见到她的才六、七岁的女儿晓虹,曾带她上过街。说实话,我当时不太注意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而已。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4


童年时的谢晓虹,中间是晓虹的妈

文革临近,国内的华侨已感到肃杀的秋风。昔日热情归来的谢红筝最后终于带上她的女儿离境去了香港。一来一去,恰恰表明人心之变动。从此,彼此失去联络,也不敢联络。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5


少女时期的谢晓虹

    10多年后的1982年,大陆已经打开大门。一天,贾小姐来电话告知,谢红筝携女儿回到北京访友,邀我一起去见见面。多年濶别,岂能不见。走进北京王大人胡同的华侨招待所的房间,一屋子五个人,谢红筝、晓虹和她的三个孩子(二男一女),最小的才四岁。这才了解,晓虹在香港与一位薛姓先生结了婚,不久前已离婚分手。谢红筝私下对我说,你是记者,认识人多,给晓虹介绍一个对象。她说得很认真,我思前想后,我认识的单身男人有的是,都是大陆人士,多年的闭关销国,生活方式大多单调古板,一律毛式制服,再加上收入低微,同香港来的小姐,难以匹配。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6


谢晓虹1982年从香港到北京时摄

忽然想起了刘国生和他的招牌光头(注),他1962年戴着右派帽子从大陆去了香港,不久奉父命到泰国经商办厂,当了老板,现在已移民美国,而且后来与他的前妻车克熙各奔东西,条件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刘国生不是帅哥型,又是个光头。而如今早已“女大十八变”、变成窈窕美女的晓虹,能够看得上吗?

    此事我没有和国生商讨,因为心中无数。好容易找到一张他头戴鸭舌帽的照片,是我所有照片里唯一的一张看不见光头的。交给了她们母女,结果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我至少交了差,也猜想肯定是晓虹没有看上,事后得知,晓虹私下嘟囔,“长得像黑社会老大”。忽发联想,开博客取名“黑老大”,刘国生是否发怀旧之幽情,而且反其意而用之!

    一线曙光,悄然出现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1983年刘国生从广州搭机来北京。在侯机室发现一位气质不凡的小姐,使他惊艳不已,心跳加速,不知如何是好。他事后坦白交代说:“我对漂亮女生一向眼睛很尖,不肯轻易放过,当然要多看几眼,又恨自己脸皮没有厚到可以上前搭讪的地步。”

    可见,我没有冤枉他的“喜好取向”。用他惯用的诙谐词汇,当时有了“贼心”,但“贼胆”不够,只能擦肩而过,痛失良机。

    机会,又回来了。刘国生到北京,向来住北京饭店,像往常一样,他约我次日一起共进早餐。我们刚坐定用餐,又进来一男一女。当时餐厅内客人稀少,我一看竟然是晓虹和一位不认识的男士。晓虹马上绽开笑脸,迎我而来,与我寒暄,我出于礼貌,便向晓虹介绍了刘国生。刘国生突然发现,她就是在广州机场为之倾倒的美女,马上递上名片。我似乎什么也没有做,但国生事后却记忆深刻,说:“没有人介绍,我不敢冒昧,现在有人正式介绍了,我当然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刘国生抓住机遇后展现的胆略、勇气和足智多谋,令人叹服。是不是可以列入《求爱大全》作为一种范例呢?

    首先,刘国生要确定陪她来的男士是什么人?与晓虹是何关系?情况明了,等于战斗前的侦察“敌情”。他的侦察行动,我称之为单刀直入,毫不留情。

    某日,乘谢晓虹不在,国生找上那位也姓刘的先生,开门见山当面提问:“谢晓虹是你的女朋友吗?”这种突然发问,使人难以回答。那位先生自以为巧妙,答:“你去问晓虹好了”。此君犯了大错,这恰恰证明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如果狡猾一点,硬说是男女朋友,就很可能把“刘老大”吓退,毕竟他知书达理,还不敢蛮不讲理,横刀夺爱。不仅如此,刘国生还下了战书,当面说:“好,你们是做生意的关系,我就要开始追求了”。

    试问,没有充足的勇气,能够这样直面一位晓虹的“护花使者”吗?!

(四)

    没有必要描述刘国生、谢晓虹来来往往和谈情说爱的细节。刘老大的手法甚多,如:“投其所好”、“迂回进攻”等。我不便多写,因为通过“跨国天价案“,我心有余悸,担心哪一天,被“侵犯隐私”的罪名告上法庭。好在我通报了他们,要下笔写他们的再婚史。回答是:“你知道的,尽管写”。言外之意是:你知道的都是皮毛,不足道哉。他们忘了我是吃什么饭的。我抛出下面几则轶闻,让大家听一听,笑一笑,顺便打破一点当前经济低迷的沉闷空气。

“动口”,还是“动手”。话说83年年尾,晓虹去了新加坡,国生一个电话追过去,表示也要过去陪陪她。晓虹说可以,但是提出预警:“君子动口不动手”。情火正炽的“刘老大”听错了,以为卓玛不满意他“尽是动口不动手”。(按:笔者质疑这是刘国生故意玩的说词),马上火急火燎的赶去,心里暗想:“要我动手动脚还不容易,正求之不得呢!”于是,刘老大这一次新加坡之旅,动了口,也动了手,因为他动了心。欲知其详,不很容易,发挥阁下的想像力吧!

搞错对象。刘国生自从在北京认识了谢晓虹,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立马成功,可是那位公主慢条斯理,若即若离。这是因为,拜倒在“卓玛”石榴裙下的男士,大有人在,竞争态势紧绷。国生采取“妈妈路线”,到香港频繁拜访晓虹的母亲,请客送礼,十分殷勤,而且带上自己的妈妈。国生的妈年纪大了,有点老眼昏花,错以为她的儿子在追求晓虹的妈。

(五)

    1984年春节,刘国生和谢晓虹在北京饭店举行订婚仪式,距他们初次相见才半年时间。高朋满座。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7


订婚仪式。刘谢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接吻。

作为介绍人,司仪宣布请我讲话。

我说我想用“一到十“的数字排列,来勾勒一下他们的喜事。听客们的喧哗停了下来,竖起了耳朵:

一见钟情

两厢情愿

三生有幸

四通八达

五湖四海

六亲不认

七嘴八舌

八面威风

烟酒(九)不沾

十分满意

记不得是订婚当时还是事后,这对新人自编自爆了一副对联,比拙作更精彩:

两个新人

一对旧货

横批是:

绝 配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8


两个新人  一对旧货

君子坦荡荡,既犀利,又幽默。怎么不是“旧货“呢?因为是再婚,不是第一回。你也许会更加惊奇,他们拍结婚照,谢晓虹披的是粉红色婚纱,根据是,首婚才披白色的。

写不写由我,信不信由你。

(六)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9


订婚仪式。右起:刘国生、胡思升、张爱珠、谢晓虹

我的数字(一到十)排列,七是“七嘴八舌”,何意?

闪电般的订婚,年龄相差一大截,各自带了3个与前配偶所生得孩子(民间俗称“拖油瓶”),“三分钟热度”,等等。一句话,很多人不看好这场婚配。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10


刘谢蜜月旅行时摄

刘老大、卓玛:再婚始末(百人访谈之45)(刘谢野史:2)_图1-11


蜜月旅行时摄

如今,刘老大和卓玛的这椿传奇婚姻,从订婚算起,已经28年了。古话说:“辨才需待七年期”,他们已经4个“七年”了,难道始终是欢声笑语和莺歌燕舞吗?

也是,也不是。

刘老大和卓玛,个性都相当强。一个是理性的强,一个是感性的强。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知己知彼。刘老大总结说:“我和晓虹都是第二次,都有过去失败的经验,结婚后深知互相退让的重要。”退一步,海阔天空,何乐而不为呢!果然,结婚时是2个大人加6个小孩(33女),如今已扩大到祖孙421人。这个我熟悉的大家庭,经过“跨国天价官司”的暴风骤雨的洗礼,将迎来更加丰硕、更加坚强、更加美丽的明天。

    回顾以往,如果没有“刘老大”的勇气、魅力和智慧,这个家庭,不会开花和结果。你要知道,一个朝着自己的目标永远前进而不后退的人,整个世界都会为他让路的。

回顾以往,如果“卓玛”是个只懂吃喝玩乐,不懂风月世情,不肯勤奋上进,不知进退有序,他们的婚姻可能早就触礁了。

(注)刘老大自我介绍,光头的好处:一是显示性感,二是不便做坏事,因为光头,容易被识别出来。录以备考。










鸡蛋
1

鲜花
6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8 个评论)

回复 普评制 2012-4-2 13:16
写的好热闹!
回复 纳金指 2012-1-8 13:27
21人的大家庭即将成为一个在纽约显赫一方的大家族!
回复 dingjishu 2011-12-30 13:47
近水楼台先得月,独特的传奇经历,加上细腻的文笔,娓娓道来,成就了令人拍案叫绝的美文!祝新年快乐!
回复 美国中文网主编 2011-12-14 16:53
美国中文网将于美东时间14日(星期三)晚10点至次日5点进行博客系统升级。因新系统和旧系统差异较大,您的博客界面样式将不能复制到新系统(博文、回复、点击等各类信息不会丢失),升级之后您的界面需要由您进行重新设置。详细情况请关注本网公告和使用说明。遇到各类问题欢迎到主编信箱留言提出,我们会尽快解决。
回复 梨花 2011-12-11 06:08
http://tv.sohu.com/20111205/n327880768.shtml
视频:意大利空军公布惊世ufo视频
回复 li8888 2011-12-8 11:05
著名画家、文学家郑板桥60岁时,写了一副自寿联,

上联是:“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数页赏心旧纸,放浪吟咏。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活到六旬犹少”;

下联是:“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令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子,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人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

此联活泼诙谐,天趣盎然,恰似其人品之写照。
回复 礁石 2011-12-6 16:20
To: 梨花 你曾经说:
iPad商标之争深圳唯冠一审胜诉 称将向苹果索赔百亿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1-12/06/c_111221806.htm

不是要替苹果说话。

2000年前后,唯冠股份旗下的国际台北公司在多个国家注册iPad商标,深圳唯冠则在中国内地注册iPad商标。2007年台北唯冠以3.5万英镑的价格将iPad海外商标权卖给英国IP公司,英国IP公司又将其转卖给苹果公司。

这里苹果支付的3.5万英镑是否包括中国大陆,是争论的焦点。
回复 班长姐妹 2011-12-6 16:01
你笔下的人物和你的文笔一样的精彩,欣赏,力顶!
回复 来了 2011-12-6 11:33
刘老大还蛮帅的,很有男人气概,女人美丽,男人英武,二人绝配。

还各人都带三个小孩,视频里见到谢的两个公子,都斯文有礼的样子,这是幸福的一家。肯定也会有各种家事烦恼,但他们能安然度过,不容易的一家。

谢是大度从容又很有魅力的女人,感觉谢在婚后还更漂亮,看起来好的婚姻是最好的美容,感谢博主让我们分享这一段姻缘故事。
回复 梨花 2011-12-6 11:18
iPad商标之争深圳唯冠一审胜诉 称将向苹果索赔百亿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1-12/06/c_111221806.htm
回复 嘉禾 2011-12-5 20:02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回复 吼完继续向前走 2011-12-5 15:15
先祝福一下刘国生、谢晓红和胡思升几位生活幸福。
屠格涅夫曾经说过:一对幸福的夫妻,必定有一个是另一个的奴隶。
光看照片,我就知道谁是奴隶主了。哈哈,开个玩笑。
从处事来看,谢晓红还真有领导的风范。
回复 小虫 2011-12-5 13:57
谢谢博主好介绍,祝福刘老大和谢晓虹
回复 扭腰过客 2011-12-4 23:21
在今年7月12日的博文“我認識莫虎,26年了(百人訪談之37)”中,胡先生曾针对我的留言,允诺将著文讲述与刘国生和谢晓虹交往的故事。近期能读到胡先生两篇关于刘谢的精彩作品,感觉非常高兴。

通过胡先生的大作,让我们更加全面地了解了刘国生和谢晓虹那不平凡的过往。通过他们这些精彩的历史,我们也能更加感受他们两位的人格魅力。

多谢胡先生!
回复 honglu 2011-12-4 20:48
有的人的一生注定充满传奇色彩,有的人的一生注定平平淡淡,不管是那一种生命都是有存在的理由。刘老大、卓玛的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就注定了一生和传奇分不开。最近更传奇的卷入并参与演出了一出真实的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由此看来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啊!愤世救俗之类的事情还是少做些!但从字里行间来看,高调生活一向是他们的主旋律,性格使然!
回复 揭你底 2011-12-4 19:45
指手划脚  -----赠博友

能够指手划脚

说明你的心   还年轻

你的热情   还没有老  

你的思维  又总是在前边跑

一幅黑色的墨镜

背后是睿智   弄潮

你最大的亮点

就是敢与太阳争辉

把美国中文的大地

尽情地照耀

                 -------天鹅公主
回复 LionKing 2011-12-4 19:44
胡大记者 原来我对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你笔下描写了周恩来,和为庄则栋辟谣。而这次见识到了你轻松幽默的一面!

原来小虹要叫你‘叔叔‘!你们实在是老相识了。

你的这句话把我笑喷了:
“国生的妈年纪大了,有点老眼昏花,错以为她的儿子在追求晓虹的妈。”


你的生活经历是个宝,请多多写出来,让我们长长见识!
回复 揭你底 2011-12-4 19:43
揭你底
黑太阳

 

听说

很多女人崇拜的偶象

是任志强

甚至有人把他当成了想嫁的对象

“为什么“

因为他有一幅很男人的男人样

-----品格与长相

他不仅勇于面对阻力

喜欢说实话说真话

而且还有独到的智慧与思维

他的魅力无人能比

“谁说的?

还有一个人一定比他还强!

他不仅有任志强那样的优点

而且还在国际舞台上驰骋

很有外交家的风范”

那是谁呀

“名牌”

到底是谁呀

“黑又亮”

呵呵

这个词不是太雅

我给他取个名吧

“什么呀”

黑太阳

       -----------天鹅公主
发布时间:12-02 00:00回复
回复 随笔 2011-12-4 13:17
“结婚时是2个大人加6个小孩(3男3女),如今已扩大到祖孙4代21人。“

照胡思升老师的话推,刘谢已经有了重孙子,好福气呀。特别是谢晓虹50多岁就抱上了重孙子,有这种福气的人真的不多。

冒昧一句,不知文中提到的谢红筝女士是否还健在,如果是的话,应该是五世同堂了。

记得前段时间,刘国生博文透露,全家出游,不知是不是21位都参与了。好大的一个家庭旅游团啊,不敢想,一定是其乐无穷。
回复 不屈仙人 2011-12-4 11:58
谢谢博主好介绍,祝福刘老大和谢晓虹!
桑黄两苍蝇丝毫玷污不了刘谢!
1234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