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白露为霜霜满天 http://blog.sinovision.net/?163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州淘金热再起 - 你准备好了吗?

热度 4已有 2968 次阅读2018-1-12 10:01 |个人分类:科学技术|系统分类:科技教育| 比特币, 淘金热, 矿工, 淘金热, 矿工, 淘金热, 矿工, 淘金热, 矿工 分享到微信

白露为霜注170年前的18481月,加州农民James W. Marshall在离沙加缅度(Sacramento)不远的“美国河”(American River) 监督建造一座锯木坊。有天他发现河里有东西闪亮,伸手将其拾起,黄灿灿沉甸甸的,难道会是。。。?后来测试证明这正是上等的黄金。Marshall和他的老板John Sutter开始时不想让别人知道,但是消息很快还是传了出去,这就是加州淘金热的开始。到了1849年,数以十万记的淘金者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其中包括数百名中国人,他们被统称为“四九人”(forty-niners)。淘金客中少数人发了点小财,大多数赚得还不够支付路费和开销。那Marshall和他的老板是否发财了呢?黄金的发现实际上把他们给毁了,他们的锯木坊开不下去因为大家都去挖金了。不断涌来的淘金客们人多势众又个个带枪,他们占着John Sutter的地盘,根本赶不走。有人还把他的牛偷走杀了吃掉。James Marshall死的时候几乎身无分文。


在淘金热中真正发了财的是那些为淘金客服务的人开客栈的,卖淘金工具的,开赌场的,等等。你想挖金子?我这里有铁锹铁桶淘金盘;你还需要合适的衣服,工装服靴子还有牛仔裤(Levi's牛仔裤就是在淘金时代诞生的);手枪和子弹也是必须品,不然找到金子也会给人抢走。能不能挖到金还不一定,给他们提供铁锹的人却实实在在地赚了一笔。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发财并不一定要冲到第一线,那些在后面的反而可能是真正的赢家。


这只是加州的第一次淘金热;到了20世纪70年代加州经历了微电脑的淘金热,那场革命造就了微软,英特尔,苹果这样的老牌科技巨子;到了20世纪末,淘金热再次来临,这次是互联网的革命塑造了思科这样的通讯公司,也成就了谷歌,脸书,亚马逊等众多的网络枭雄。进入新世纪后,技术进步的步伐并没有减慢。很多人说,我们现在正面临着第三次高科的淘金热以比特币为先驱的加密货币的革命。2017年如果你没有把头埋在沙里就应该知道比特币等一系列加密货币的价格一飞冲天。最搞笑的一件事是有家饮料公司叫“长岛冰茶”,后来改名为“长区块链接”(Long blockchain[1]),于是股票价格飞涨。


加密货币有可能是成为与微电脑和互联网比肩的重要突破吗?这是很值得关注的一件事情。华裔专栏作者YirenLu最近在“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发表了一篇名为Cryptocurrency Consultants Want to Be the Innkeepers of the Bitcoin Gold Rush的文章,讲述一些专门为加密技术和其客户服务的咨询公司的事情。对那些关注这一领域的人士了解市场动态有很大的帮助。

 

加密货币咨询顾问想成为“比特币淘金热”的客栈老板

By Yiren Lu


在每次淘金热中发了财的客栈老板和铁锹制造商都像致富的淘金客一样多,如今的加密货币淘金热也不例外。在看似停不下来的价格、知名度和曝光度的暴涨背后是一个中间商的小圈子,他们看着自己的业务也随之而腾飞


Wachsman公关公司为例,这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接(blockchain)的媒体宣传机构。该公司2015年成立时只有一个人,现在拥有30名员工,代表着该领域最大的一些机构,包括加密经纪商比特币瑞士股份公司(Bitcoin Suisse AG)和coins dashLisk。创始人David Wachsman表示:“大多数人不理解ICO[2]究竟意谓着什么 ,事实上在硅谷筹到钱 - 你提出商业计划并显示取得一定的进展,与'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们的技术是超级的,为什么真的有必要,而不仅是在特定的地理范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加密货币的分散式的,类初创式的融资模式使得合法出版物的报道比常规技术更为重要,过去在这方面也出现过问题。例如,为创纪录的Tezos ICO做媒体宣传的Strange Brew Strategies后来被发现在给路透社的文章中多有夸大之词。欺诈和错误信息的指控成为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集体诉讼的基础。


因此Wachsman公关公司只好执行传统上属于风险资本家该做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公司的客户主管阅读白皮书,考察创始人,并设定期望。对于那些他们所代表的公司,他们更喜欢用代币(tokens)而不是现金来支付,这样同时成为利益相关者和咨询顾问。


潜在的加密企业家可以利用公关和宣传公司的服务,机构投资者的崛起也催生了买方的中间商。Nikil ViswanathanJoseph Lau成名是因为消息传递程序“下来吃午餐”(Down to LunchDTL),它允许用户向附近的朋友传播他们正在“下来...”,并曾经是iPhone应用程序下载第一。他们正在开发一个数据平台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如果区块链接即将成为技术的第三次大转变,那么现在就是互联网的95–97年,这意味着亚马逊建立的时间,也是谷歌建立的时间。 Viswanathan说:“现在是建造很多真正基础的设施的时候”。该团队从消费者技术(consumer-tech)角度开始构建产品,与顶尖的对冲基金投资者坐下来,并了解他们在投资加密货币时需要什么。除了最初的回答之外,他们已经确定了一些相关的数据来源,其中包括许多以前的金融工具根本不存在的数据来源。考虑到加密货币的波动性,价格可能会因一个推特(tweet)而崩溃或飞升,这个信息是可以交易的,而且即使他们想成为下一个亚马逊的AWS,他们也很清楚初始的客户是谁 - 对冲基金,其他人的钱的提供者。


Chromatic Capital是在过去六个月中成立的许多以加密技术为重点的基金之一,总部设在旧金山,由20多岁的Grant HummerJames Fickel负责。2012HummerFickel两人在芝加哥的一个编码训练营相识,两年后,他们都离开金融界的工作转战旧金山,他们得知了一种名为“以太坊”(ethereum)的新技术。“围绕它有一个热情高涨的社团,开发者,真正老派的加密庞客(cypherpunks) ...超级聪明的人,他们都极端热衷于建立这个平台...我们刚刚看到了这个图灵完整的区块链平台(Turing complete blockchain platform)的潜力,在那里你可以进行做trustless计算[3]。”他们在201511月开始投资,在以太坊的狂野之旅中坚持下来,现在筹集了1.1亿美元的资金,其中5000万美元来自他们的以太坊资产。团队主要吸引人的地方当然是他们的先见之明。Hummer说:“一旦机构资金进入这个领域,我们将处于有利的位置来把它们处理好。”与其他许多投资者不同,他对比特币本身看跌。他认为,比特币的政治和技术路线图的不明朗使其不能成为世界性商业货币。因此,他的基金正在寻求更多的像以太坊和cosmos这样的基础层协议加以投资。


也许关于这些团队最有趣的是他们证明了密码空间还是很空旷的。HummerFickel以前没有经营对冲基金的经验。 ViswanathanLau以前建立过基础设施和产品,但没有金融经验。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影响他们找到客户,因为其他人比他们更新。Chromatic Capital已经搞到他们想筹集的6000万美元中的一半,ViswanathanLau签署了一系列合同。Wachsman像出名的初创加速器一样具有选择性。Viswanathan说:“由于这个空间非常新,所以你可以很快加速,开始创建新的有用的技术。这是如此令人兴奋和有趣的事情。”

 

[1]区块链接Blockchain是加密货币的一个术语,现在变成了时髦的词

[2]股票有IPO,加密货币有ICO(最初货币募股Initial coin offering)

[3]trustless计算是以太坊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一个术语

 


加州淘金热再起 - 你准备好了吗?_图1-1

新一代的淘金客

加州淘金热再起 - 你准备好了吗?_图1-2
当码工码农太OUT了,要当就当矿工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