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我一生命运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http://blog.sinovision.net/?26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自由,思想,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复兴,共存亡,为我神族龙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单身论

已有 50 次阅读2019-9-11 13:11 |个人分类:一山一水|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单身论:

我生来的生活就是被千夫所指的,被人咬牙切齿的,有人剥夺了我的文艺,有人剥夺我的爱情,有人剥夺了我的生活,有人剥夺了我的归宿。凶手还健康的活着,光明正大出现在我的周围,他们可以花言巧语,可以子虚乌有,可以不择手段,最后,整个城市都变成他们的舞台,都是一群借助画皮的妖,在这里粉墨登场。他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摧毁我文艺的激情,逼迫我妥协,放弃,变成和他们一样,连李白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说他们是人,那是一种抬举,我看他们应该是农村养的四腿一类,除了吃就是睡,等养肥了就宰杀,在没杀之前还乐不思蜀。

周围人还有更可怕的想法,至少精神已经是,那就是把我和一个不相干的人捆绑在一起,非得把我们弄得是一家人,可那个人连莎士比亚是谁都不知道。我看真正的神经病是这些周围人,因为我从不把自己和他们捆绑在一起,也从不融入他们肮脏,低俗的生活当中,可他们却引以为荣。我已经无家可归,颠沛流离,这一切就是我不肯伤天害理,是因为从小到大爱好文艺,在福建这片土壤首当其冲受到了伤害。就算我没有在福建诞生,我厌恶福建,并不代表四川人就可以造谣和我是一家人,河南人造谣和我是一家人,如果这些人真是我的家人,怎么都躲躲藏藏在暗处。

因为他们做贼心虚,他们要计划我,算计我,比如把我推入房地产的工地里祭一次太岁,好让房地产的工程顺利进行,或把我绑架到挖煤的井下,先把我打死,然后搞一场爆炸,就可以找煤老板诈钱了。我一直怀疑被他们下毒,假如我被下了艾滋病的毒,他们便造谣我是找了一楼一凤,或约会了兼差女郎,所以就染了病毒,因为证据总是他们的杜撰。又或者把我激怒,然后把我打死,再收买网络一些人,不断的刷屏,让人以为是一场:反杀,然后我就变成死不足惜的人。他们害人什么技巧都想好了,我说有人害我,他们就说我是神经病,有被害妄想,或者直接说我是反动派,我在网络发表文字,他们就买通网站删帖封号,让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周围人最后都信了,因为我住在城中村,能住城中村的人都是底层人,生活艰难,没时间去激情文艺,也没功夫思考是非对错,心理也是排挤和自己不一样爱好的人,应该属于物质匮乏导致了心理阴影,自卑,理所当然就觉得别人有问题了。古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还保留着淳朴,所以很多士人都敢于为民请命,现在人的贪憎已经深入骨髓,城市是这样,农村也是这样,连山上寺庙道观都是唯利是图,真是世风日下,人妖难分。有钱有能力还是换地方住,不要和这些人混在一块,因为你不去接触他们,他们却把你当成怪物,你的时间是读书,看电影,他们的时间是到处寻找可以取笑的目标,一天时间都是对别人冷嘲热讽,添油加醋,用这种缺德来刺激自己的快乐,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如果他们能够把时间用于关注时事,学习知识,那真是文明实现了,现在的所谓文明,只是看到拉横幅而已。

我住这里是无可奈何,因为经常被造成失业,经济拮据,所以和这些牛鬼蛇神做了邻居,是不是他们故意让我颠沛流离,生活困难,这样就觉得可以把我一辈子控制住了,和他们精神里那个妖怪就永远是一家人了。在《论语》上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我是推崇君子,可我自己不是君子,但也不是小人,算是一个小君子。我对吃我无所谓,有时候上午吃个馒头,连中午饭都不吃了,有时候吃方便面,被造成了贫穷,我也无计可施。对住的环境,我还是希望周围都是诗情画意,充满文艺的激情,可以随时讨论和呐喊,我现在住的城中村远离城市,可能这样,更容易藏污纳垢,大家的见闻和阅历也很一般。

以前我住在大学附近,可每次去那里租房,都被当成是过去搞组织,有阴谋,我以文会友,交几个知己有什么错,俞伯牙还有钟子期,你们不喜欢文艺,难道别人也和你们一样一辈子做一个恬不知耻的薛蟠。因为他们怕我获得文艺的台阶后青云直上,只有把我打压在底层,就逃不出他们的五指山了,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底层人,他们想如何诽谤我,污蔑我都没有风险的。比如,他们说我和某个人是一家人,当然,他们只能对别人这样传播,却不敢站在我的面前,因为他们是鬼,是妖,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更不会和他们是一家人。不过能够控制一座城市,造成我寸步难行,可以怂恿网站删我的文章,封杀我的账号,那么这个妖怪的人脉必是盘根错节的,想必当年陪睡的人,现在已经大红大紫了。无论凶手的靠山是谁,他们都是人妖,我都不会和他们是一家人,无论他们怎么做,他们只能在精神上幻想我和他们是一家人,多肮脏的群体。

 

 

脏鞋有感:

我在淘宝买的一双皮鞋已经穿许多个月了,价钱很便宜,38块,开始觉得可能不太好,哪有这么便宜的,这么便宜的怎么会是真皮,想不到也穿到了现在。我其实把它当做工作鞋,每天上班就穿它,许多月穿到现在,皮层也已经很多污垢和灰土,自己也不会擦鞋,懒的去买鞋油和鞋刷。很多年前马路上总会看到擦鞋的人,一些就和电视剧里的旧上海一样,擦鞋的是个小孩,或者是残疾人,现在马路已经看不到了,不然可以找他们擦下鞋。以前擦一次鞋是一块钱,过了许多年后的今天,如果再遇到擦鞋的,不知道要多少钱,如果是十块钱,估计是少人擦的。

全身穿着只有工鞋显得肮脏,鞋子脏了还可以穿,如果女人脏了就不能接触了,因为这是破鞋。衣服是每天换洗的,每天出入公交车,或地铁,或店铺,饭店,大家如果一看到我的鞋,就都把我当是在工地干活的,或是某小区里搞装修的人。每天出门我又习惯背包,于是就不伦不类了,实际上我不是在跑业务,背包容易被人误解,毕竟不是大城市里背包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我背包是有目的,包里准备了雨伞,包里还有供我学习的工具,还准备了笔和本子,如果有灵感了可以拿笔作诗。

既然是底层人,那么工作当然也是很基层的工作,环境容易脏也很正常,外表的脏没什么,就怕内心也脏了,那就无药可救了。一些人看起来衣冠楚楚,打扮很新潮,很干净,可他们的内心早已经脏了,比如吸毒,赌博,抢卖小孩,诱惑别人堕落,还对善类丑化、诋毁,干尽缺德事。

一座城市的清浊也是有讲究的,真正的风景线不是高楼林立,而是人文面貌,比如陆小曼,她就被胡适形容是北京城不可不看的风景,不是北京照耀了陆小曼,是像陆小曼这些人的人文光环照耀了北京。欧洲很多城市都显得古典,没见他们被房地产公司买办,到处大兴土木,街道也经常有人聚在一块拉着风琴,总会看到流浪画家,或音乐人,诗人朗诵。

一座城市的大楼再多,如果没有人文精神,个个都乱丢垃圾,闯红灯,抢座位,抠鼻屎,吐口水,感觉不是真正的人类。为一点小事就粗暴动手,为一点小利就陷害,诬告,迫害,只要一发生不幸,大家就互相冷嘲热讽,幸灾乐祸,在非常时期,他们又习惯了举报,诬陷,恨不得把能接触的人都陷害了,乱扣帽子。

城市如果都是这样的人,那就是肮脏的,如果肮脏已经占了九成,那么,一小部分人即使淳朴,天真,善良,也一样被会当成了肮脏,因为最后他们都会选择肮脏,否则,就不能立足,活下去。

 

封杀我矣:

我在闽人的地方已经是“天不仁兮降乱离”,是“风刀霜剑严相逼”。今天再遭福州暗算,不仅是工作把我驱逐,而且百度贴吧把我全吧封杀。福州倒行逆施,做贼心虚,他们之前封杀我在“今日头条”的账号,都是憎恨我发布在福建从小到大的悲剧,凭什么让我成为无辜,凭什么让这些蛮子横行无忌。下午有个贴吧的用户,留言说什么很同情我的遭遇,愿意帮助我,希望加我的微信,加了后对方告诉我她是残疾人,我一听是残疾人,拒绝了对方的帮助,也把对方删了,不是什么人我都求助的。可到了傍晚就发现百度贴吧把我封杀了,我觉得这是陷阱,是福州的阴谋,对我布局,然后列出罪证,怂恿贴吧封杀我的账号。之前封杀了我在“今日头条”的账号后,住房周围有人很得意,说什么把你封杀了,看你怎么发表。来福州的人都是缺德,没文化,没思考能力,没思辩能力,封杀我有什么用,把我杀死才是彻底结束,我可以重新注册,搞一张电话卡就可以,封杀了先把手机卡注销,再办理一张继续注册。昨天,居然福州联通的工作人员打我电话,我的手机号是北京的,她却知道我是在福州,还推销本地的电话卡,为什么这么嫉恨我用京城卡,我用京城卡就是不想和你们福州有什么关系,意思我不是你们的人。连我的手机卡他们都嫉恨,福州还能有什么善良,真是阴风习习。我留在福州就是多灾多难,重耳如果不离开,就会被害,伍子胥如果不离开,就会被害,张爱玲如果不离开,就会被害,他们把我困在福州,就是为了这一天,福州没有善良,只有吃人的妖。

 

 

吃人的城市:

新工作干了两天被几个小管理举报,福州很多背后播弄是非的人,表面看起来跟你狠热情,冷不防背后插你一刀,这些都是福州的地域复制,很多人都被复制变成小人,我没有被异化,所以成为他们的异端,怪胎。比如老板面试时候就说了,是上午八点半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可我上午八点到公司后,直接到会议室里看电子书,其他人一来就去仓库干活。中午我又在会议室看电子书,他们又看不惯了,有人在门外来回踱步,谩骂。今天我读的书是文化人没有不知道的,我读张爱玲的作品,如果还有人不知道张爱玲,那么这些人的父母,他们上的学就有问题。

真相是,我在福州任何一家公司,其公司都会被临危受命,对我网络进行监控,也不排除附近当差的这么做,而我找的工作都是底层人干的,又脏又累,既然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本应该互相怜悯,可在福州就看不到这种体贴,越是底层人就发现他们越恐怖,越暴力,越阴险,越冷漠,其他城市的底层人还有几个肝胆相照的人。就是这一群没文化的人发现我的文艺激情后,他们不会欣赏,而是选择打压,排挤,甚至仇恨,这就是福州,好人被驱逐,纯文艺者被推入地狱。如果仓库急忙赶货,你看我先到了,可以和我说一下,难道我不会过去帮忙吗,其实这是一家血汗公司,面试的时候花言巧语,说的多么好,一到工作就发现什么都爱计较,爱算计,什么都嫌弃,看不惯。

福州很适合心术不正的人生活,我是外地人,没有关系,也不会干落井下石,阿谀奉承的事,又狂热文艺,我去福州哪里都会碰壁,他们不会觉得贩毒的人是坏人,却荒唐的认为我爱好文艺才是他们的威胁。库房负责带我的人,很年轻,却是鬼灵的小人,他故意不教我工作流程方面的知识,我问他也是支支吾吾。仓库工种也是分类的,各做各的,没有人带我,安排我做事,那我只能干坐着,于是探头下便觉得我不干活了,之前新来的一个人,也是干了两天被打发走,我想都是小管理暗箭伤人。

如果我不像干活的,前一个工作不是也干了一个月,每天那么辛苦不是也坚持过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被人刺激,看不惯一些人的龌龊,也不会发生离职的事,新工作不到两天就开始驱逐,前一个工作还让我做段时间再驱逐,新比旧的恶。福州包容我的单位是没有的,他们都邪恶的看不惯我爱好文艺,很多老板也是底子不干净,他们宁可接受流氓,也不能接受有灵魂的人。我也不想找底层的工作,我没办法,因为没有关系,现代的底层人根本不淳朴,表面是人,背后是鬼,爱玩手段,干尽缺德事。一切都是地域关系,福州不是文明城市,不是文化城市,不是文学城市,不是文艺城市,他们只有一肚子的坏水,厚颜无耻活着,为了那点别人看不上的东西出卖灵魂,良知,却觉得很荣耀,用突破底线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我不吃人,别人吃我:

福州的一些牛鬼蛇神会说,我今天的遭遇都是合理的报应,他们说起我的往事,最初住在一个像九龙城寨的城中村里,接触许多的江湖中人,我接触,认识江湖中人,不代表我一定就是歃血为盟,搞一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桃园结义,更不代表我参与他们的江湖是非。如果觉得我的过去有问题,那是不是让福州不打自招,过去是多么的江湖,既然这样,更肮脏的难道是我吗,我无非是一个局外人,看客。要说过去,我见证丑陋的事很多,可以写一本书,写了会让出版吗。其实,我过去的一点涟漪被他们反复传播,夸大,这只是一种打压我的手段,难道现在没有江湖,现在的城中村就斯文了,如果天下无事,一年前何必打黑,难道我爱好文艺是黑,我看是那些不许我文艺激情的人才是黑。他们真正看不惯我的就是我文艺的激情,因为文艺的救赎,让我成为一个懂得思考,分辨是非善恶的人,书籍的知识也让为学会了清高,而不是沦为妖魔的工具。我虽然是布衣,可我没有依附朱门,像鸱鸮一样为了一块腐臭的肉而吃的津津有味,他们就是鸱鸮,我是凤凰,我本就没有打算去抢那块腐臭的肉,他们却觉得我想抢,把我当成了威胁。

不要说福州是吃人的,整个福建都是吃人的,我从小到大就体验到了,母亲是被他们逼的自杀死的,我是被他们逼的无家可归的,抹杀我童贞的是农村,毁灭我灵魂的是城市,有闽人的地方绝不会有文艺的自由。如果我在南京,杭州,苏州,北京长大,绝不会所有人都因为我爱好文艺而恼羞成怒,恨之入骨,因为不是所有的城市都像福州一样缺乏文艺,福州朝朝暮暮是子虚乌有,满街都是齐东野人,不能普遍文艺那才是最大的野蛮,不能普遍良知那才是最大的威胁。我是一天比一天消瘦了,越来吃不下东西,都是被刺激憋坏了身体,可我又有什么办法,他们一直破坏我的工作,丑化我的名誉,造成我寸步难行,一步一步要把我逼死逼疯,我可是在闽人的地方,在闽人的地方就是地狱,没有一个好人。什么人是好人,那些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在福州就是好人,那些充满文艺激情的人,一副悲天悯人的人,对罪恶憎恨的人,在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一寸土地容的下他们立足呢,我不就是如是者吗,我不吃人,别人吃我。

 

破鞋叫清秀;

只要我文字有“破鞋”二字,都成了敏感字了,那些人就坐不住了,为那个人尽可夫的婊子鞍马劳顿,瞻前顾后,真是忠心耿耿啊。破鞋在福州是游刃有余的,特别是在我住的区域,我只要找稍远地方的工作,一计划搬家,总是没几天就被驱逐出单位。不知道我那个乡下有没有配合她们,比如造了一本结婚证,把破鞋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写上,这样,破鞋就名正言顺成为我的家人,可以控制我的日常生活了。比如他们把我打死,破鞋就作为我的家人在死亡单上签字,或是买了什么保险,最后赔偿受利的是她们。这几年来破鞋一直勾三搭四,是人她都要,要对得起人尽可夫四个字,所以就应该天天和别人摇摆床铺,估计生了一窝都说是我的吧。据说破鞋叫清秀,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难道是白虎下凡,就是被安排来克我的。我这辈子没有爱情,得不到喜欢的人,也不会和肮脏的人在一起,别人的肮脏不代表我也肮脏,别人的麻木和浑噩不代表我也是这样。

一些妇女都很积极的配合破鞋对我的监控,比如我看色情电影,她就一下子跳起来,说什么,如果我约了什么人,就把我下体切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她有染,知道的人觉得这是一个毒妇。有句话叫惺惺相惜,只有习惯了被人尽可夫的妇女,都会选择站在破鞋那一边,毕竟都是干一楼一凤的,都是被发泄的对象,无论别人如何变态,都得忍受,还得面带微笑,要把服务做到最好,这样才有回头客。只有丑恶的城市才把她们当成知己,把文艺群体看是敌对,有文化的城市,到处是什么画家村,音乐村,艺术区。如是风化之下,即使没文化的人都非得装一些文艺,而不是杀气腾腾,因为有文化的城市,野蛮是被看不起的,相反,没文化的城市,野蛮恰恰是一些人掩盖自己肤浅的办法。在没文化的城市里,人总是容易被激怒,被刺激,最后极端,发狂,有文化的城市,大多数人都是文质彬彬,互相礼让,环境能敦促一个人朝好的方面改良。

到目前为止,排挤我的,刺激我的,欺凌我的都是底层人冲在前面,为什么,因为他们怂恿不了有文化的人,只能怂恿这些有肉体,没有灵魂的小丑,都是被历史唾骂的牛鬼蛇神。不读书,没有精神追去,这才是导致底层人任人摆布,助纣为虐的原因,他们看不起知识,却不知道自己所以堕落,容易陷入别人的机关,撕咬着一点小利,被驱散了良知,这些就是不读书造成的。有人说读书没有用,读书可以约束心灵,不让人随意去违背良心,读书人至少是经过反复的折磨才改变了想法,或者行为出格,但是不读书的人一次小利的诱惑就可以出卖自己的人格,图穷匕见,穷凶极恶,因为没有灵魂,所以脏东西容易附体。为什么破鞋觉得做一楼一凤很自豪,觉得勾三搭四很有本事,因为她没读书,没灵魂,身体和周围都是脏东西,很脏很脏。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