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http://blog.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读韩寒《寒暄一下,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想起儿时的一场球赛 ...

已有 74 次阅读2019-8-14 03:44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读韩寒《寒暄一下,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想起儿时的一场球赛

 

 

儿时父母工作的国防大厂有一支不错的球队,其中主力阵容天津人为多,我此生喜欢踢球的激情、最早的足球偶像都来自这支球队。比赛时他们总是崭新、铮亮的球鞋、鲜红的球衣——那时国家队常用的色彩,很是狂遥我的心旌。

我当时的理想就是长大当一名厂队球员,平时踢球有板有眼很是努力。

66年的一个星期天,我的偶像们和另一支也不弱的工厂球队联合对抗省体工队——那会儿我还不知道省体工队的意思,又被外行误导,说是省干部学校的球队

两队出现在场上时,我的偶像们的红色球衣比哗啦啦飘扬的红旗还好看,“省干部学校球队”们却穿着已经洗得发白的蓝色旧球衣,一点不中看,甚至引起我深重的怜悯“好可怜,太穷了。”

我和小球友猜比赛结果,我以为我的英雄们至少能把那些干部学校来的打个五比一吧?

没成想,比赛开始,完全一边倒,下半场不大会儿,已经被“干体力活儿不行”的干部们打入十个球,我的心一直向冷却、更冷却发展,羞愧得不敢看眼前的一切……最终结局:111.我的右边锋偶像天津人好歹打入一个球,维持了我对他的崇拜。

二十多年后,我故地重游,遇到当年参加比赛的另外工厂厂队的东北人老球员,他以为日子长了所有人都会犯糊涂可以瞎吹牛了,吹牛说那场球他打入一球。我笑笑,没揭穿他,那场让我垂头丧气了许多年的比赛,我现在都记忆尤新,那容他浑水摸鱼贪天之功?

 

附《寒暄一下,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篇首部分——韩寒

经常有朋友问我,民间高手和职业运动员到底哪个厉害。作为某些运动的民间高手,又作为赛车职业运动员,我更能说说自己的感受。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爱好之一,足球。足球我自认为脚法不错且身法灵活,从初中开始,班级联赛拿过全校冠军,在校队踢过前锋和门将,新民晚报杯中学生足球赛拿过区的四强,我护球很像梅西,射门很像贝利,曾经一度觉得可以去踢职业试试。然而这一切都在某个下午幻灭了。那是十几年前,我二十岁,正值当打之年,一个学生网站组织了一场慈善球赛,我和几个球友应邀参加,他们也都是上海高中各个校队的优秀球员。对手是上海一支职业球队的儿童预备队,都是五年级左右的学生。我们上海高中名校联队去的时候欢声笑语,都彼此告诫要对小学生下手轻一点,毕竟人家是儿童哈哈哈哈。由于匆匆成军,彼此都记不得名字,决定各喊球场上的外号,比如二中菲戈,附中克林斯曼,杨浦范巴斯滕,静安巴乔。上半场结束后,我作为金山区齐达内只触球了一次。你们没看错,我他妈只触到了球一次,上半场20分钟,我们就被灌了将近20个球。后来裁判嫌麻烦,连进球后半场开球都取消了,直接改为门将发球门球。我们进球0个,传球成功不到十次,其他时间都在被小学生们当狗遛。半场结束,我们不好意思再称呼对方的外号,改为了叫球衣数字。队长把我们聚在一起,说,兄弟们,这样下去要输50个球,要不下半场我们就都站在门口堵门吧,力保丢30个球以内。最后这场比赛没有下半场,对方教练终止了比赛,说不能和这样的对手踢球,会影响小队员们的心智健康。于是活动直接进入到慈善捐款环节。我们上海高中联队的球员们在全场女生复杂的眼神中,排队上台,向捐款箱中火速塞钱,并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退场……

……

 读韩寒《寒暄一下,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想起儿时的一场球赛 ..._图1-1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