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http://blog.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奚青七问何建明:你是给黄汲清抹粉还是抹灰?

已有 2328 次阅读2013-1-21 00:56 |个人分类:文艺界|系统分类:文学| , 何建明 分享到微信

    1982年,国家科委隆重表彰了在大庆油田勘查中有突出贡献的23位科技工作者,张文昭位列石油部之首。他于1999年著文回顾:“从松辽盆地普查勘探一 开始,地质部、石油部就并肩战斗在松辽平原。当时就明确了分工合作的原则,地质部是以盆地普查为主,主要负责物探和地质浅钻;石油部是以勘探为主,并负责 基准井钻探;中国科学院配合盆地普查勘探,开展地层、构造等方面的科学研究。”

    所谓基准井,就是将松辽盆地定为油区以后,所布置的少数深度钻井。其目的是获取盆地的全套地层,同时观察是否有油气显示。松基3井(即松辽第3号基准井),是地质部和石油部专家共同商定,在高台子构造上钻探的一口井。张文昭记述了相关过程:
   松基3 井……设计井深3200米,1959年4月11日开钻……当钻至1461.76米时,已经多次发现油气显示并取心见到油砂,同时又因井斜过大(井深845 —900米,斜度5°—6°),继续钻进也有困难。经康世恩同志批准,立即停钻投入试油。松基3井完钻的决策与苏联专家、苏联石油部总地质师米尔钦克的意 见有较大分歧。当时米尔钦克来华考察,在石油部康世恩同志陪同下,到哈尔滨听了汇报,亲自看松基3井的岩心,反对松基3井完钻试油的决定。……康听了专家 的意见说:“打井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油,一旦遇到油气显示就要弄明白,不要延误时机,从这口井资料看希望很大,应该停钻试油,确定有无开采价值。”专家很激 动地说:“搞勘探要讲究程序,基准井就要完成基准井的任务,按照设计完井后才能试油。”……现在看来,如果按米尔钦克专家这种机械的做法,大庆油田将会推 迟数年发现。

……经研究,首先对1357—1382.4米3 个薄油层1.7米射孔试油。9月6日晚,清水压后射孔……9月8日当天已累计捞出3—4M?油,当即向北京石油部发了电报,康副部长回电指示要加深提 捞……经过20天耐心的提捞试油,到井底清水已经捞净,油柱上升到井口向外溢流,共捞出油113 M?、水52M? ……从而发现了大庆油田,向国庆10周年献了一份厚礼。
这是当事人的回顾。下面看一下,何建明在《名利场》中是怎样胡扯的:
    主战场“松基三井”,此时此刻集中了地质、石油两个部门的精兵强马。为保证石油部的“乌德”大钻机快速下伸,地质部调来了一台千米钻,在“松基三井”孔旁 打一口1000米之深的辅助井,专门代替“乌德”取出1000米之前的岩心。如此布置后,不用取岩心的“乌德”果然进度神速。可就在此时,井下的严重情况 发生了:松基三井钻到900米深度时,由于施工技术原因,孔偏达6度,最后勉强钻到1461.76米时,再也无法继续钻了!

    ……

    有了前面两口基准井的失败,“松基三井”在整个松辽找油人心头的分量太重了!重得它不能有丝毫的闪失。可偏偏它又如此不争气!

    怎么办?下步到底该怎么办?

    北京。深夜12点。石油部余秋里部长被叫醒。

    北京。凌晨两点。地质部何长工家的电话铃响了。

    “老黄,碰到了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黄总,能不能死马当作活马治?”

这一天从凌晨四点一直到第二天下午,黄汲清的家里和办公室就没有断过电话。

“我要了解现场的情况才能作出决定。”黄汲清让总机话务员挂长春长途。“喂,小韩工程师吗?你把岩心的情况给我说说。越详细越好……”

“老黄,怎么样?”何长工又来电话了。

“我看可以提前试油!”

“那好,我跟余秋里同志联系一下。”

就在何长工与余秋里联系时,康世恩副部长已经抵达“松基三井”现场。

“部长,井反正打不下去了。我们试油吧!”垂头丧气了好几天的钻工们一见自己的领导来了,纷纷请求道。

“不不!现在试油万万不能!”陪同康世恩一起前来的苏联石油部总地质师米尔钦柯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按照规范,基准井必须按照设计要求打到底,直到终孔后才能自下而上的开始试油。”

“现在孔偏很大,无法再钻怎么办呢?”康世恩问米尔钦柯。

“那就在旁边再打个孔。”

康世恩没有反驳苏联专家的意见,却一甩军大衣,跑到工人中间,悄悄说道:“我一会儿带专家离开这儿。如果你们认为自己的想法对,你们完全可以大胆地干!”

“行!”有部长这句话,工人们还有啥担心的!

9月13日,工地上的钻工们就开始在“松基三井”完成钻探的地下1357米至1382.4米之间的三个油层进行射孔。此间,渗水的原油从孔内渐渐涌出……经过20天如此来回的提捞,孔内涌出的水越来越少,油却越来越多。

至9月26日,终于人们期待的黑色原油如巨龙一般从千米地下滚滚地喷涌而出,在大平原上蔚成奇观!

松辽大地沸腾了!
这里,又出现若干重大史实的作伪:

一、 黄汲清先生1957年就辞去地质部石油局总工的职务,担任地质矿产研究所(地质科学院前身)副所长。松基3 井停钻试油,乃康世恩当机立断决定的,因为康是石油钻井的内行。根本不存在深更半夜余秋里向何长工征询意见,何长工再向黄汲清求教的事。如果确有“从凌晨 四点一直到第二天下午”,黄汲清电话不断,最后由他拍板的事,肯定是光彩之华章,黄先生的工作日记和《黄汲清年谱》都会有记载。实际上,黄先生自己并地质 部、石油部,都没有这方面的文字遗存,包括传说。

二、在《黄汲清石油地质著作选集》中,黄先生写道:“一位石油地质专家还必须具有一系列 的基本训练,诸如深井钻探、泥浆选择、各种测井方法和试油方法等都必须熟悉。对这些复杂的工程技术我知之甚少、甚至于全无所知。当然我可以重新学习和补 课,但考虑到我已是五十几岁的人了,时间、精力都不许可。”这是1957年,黄先生辞去石油局总工时的想法。在“对这些复杂的工程技术我知之甚少、甚至于 全无所知”的情况下,黄先生怎么可能于两年后冒然指导石油部:“我看可以提前试油!”

三、黄汲清给长春的小韩工程师打电话,让他详细说说 岩心的情况。这个小韩工程师叫什么名字,是地质部的还是石油部的,何建明为什么不说明白?问题是:长春离松基3 井(在哈尔滨西北)数百公里,“小韩”那里不可能有该井的岩心(在井场,岩心须全部编号、记录,完钻后搬入专门的岩心库长期保存),怎么能细说端详?

四、 张文昭的回忆很清楚:松基3 井钻至1461.76米后,根据实际情况,报请康世恩副部长批准,立即停钻试油。适逢苏联专家米尔钦克来华考察,康世恩陪他从北京到哈尔滨,听取了关于松 基3井的汇报,看了从井场带过去的岩心。康世恩并没有陪专家去松基3井,两人的争论是在哈尔滨发生的。就是说,康世恩的决策在先,同苏联专家的争论在后。 争论之后,康(并石油部)的决策没有改变。

何建明移花接木,把争论改到钻井现场,最后康世恩一甩军大衣,跑到工人中间悄悄嘀咕几句,工人们便大胆试油了。

形 象自然形象,生动似乎生动,但又是“山前鬼画湖”——无中生有。1959年8、9两个月, 本人就在大庆长垣构造以南(查干淖一带)进行地震勘探。整个9月,只穿单衣或夹衣就够了,没有任何人穿军大衣。关键是,停钻试油是现场众多技术人员和专家 慎重研究后的定见,康世恩在北京时就已批准。此事涉及大庆油田发现的历史,何建明故意把工人拉进来搞这样的噱头,极不严肃。

《名利场》写得很具体:黄汲清表态“我看可以提前试油”后,“就在何长工与余秋里联系时,康世恩副部长已经抵达‘松基三井’现场。”那就请何建明讲清楚:这是哪一天?谁来证明?

五、 松基3井9月6日开始射孔,9月8日累计捞出3—4M?石油,当即发电报给北京的康世恩副部长。何建明把射孔时间写成9月13日,并无根据。至于“黑色原 油如巨龙一般从千米地下滚滚地喷涌而出,在大平原上蔚成奇观!”这又是何氏不着边际的想像和夸张,真实情景是“溢流”,或小规模的“喷涌”(大规模喷涌须 压井予以制喷,如1984年塔北的沙参2井 )。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石油部的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是石油钻井的行家里手;地质 部的强项,是有一批地质学家和多兵种的物探队伍。松基3井试油,与地质部没有技术协作关系,不需要地质部指导,更没必要三更半夜打电话请教。何建明为了造 神,再次把黄汲清捧出来,让他越俎代庖,指示石油部“提前试油”,借以表明“中国石油之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神通广大。

如此这般胡吹一通,能给黄汲清脸上抹粉吗?不,恰恰相反,只能是抹灰——地质系统的人会觉得黄先生自不量力,好为人师,缺乏应有的谦虚和谨慎;石油系统的人会很反感,说黄某人既不懂石油钻井工艺,又不懂试油流程,你插进来争什么功啊……

何建明在黄汲清身上的每一个造假,给黄先生带来的都是损害。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