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http://blog.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奚青九问何建明:你想创造吉尼斯谎言纪录吗?

已有 3251 次阅读2013-1-21 01:00 |个人分类:文艺界|系统分类:文学| 何建明 分享到微信

何建明写的《名利场》,可以说是众多谎言的大杂烩。就一篇报告文学而言,其撒谎数量之多,性质之恶劣,手段之卑下,可能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之最。

下面,揭示典型的一例。

1929年3月,刚从北大地质系毕业的黄汲清,参加了中央地质调查所组织的西南地质大调查。《名利场》写道:
11 月,当黄汲清正在四川叙永的途中,云南昭通方面传来一个他怎么也无法接受的噩耗——他的好友、同伴赵亚曾惨遭土匪残害而死。……这天,在他下榻的一家竹楼 小客栈,突然来了一群持枪的土匪。本地人都有经验,只要遇到这种时候,就主动敞门掀柜,任其自然。赵亚曾哪知道,当他一听土匪来了,拼命地使劲将门死死顶 住。土匪嚎着让他开门,他越是顶住不放,甚至把身体贴在门上。土匪急了,掏枪“砰砰”就是一梭子……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就这样倒在血泊之中。噩耗传出,举国 震惊。黄汲清更是悲痛欲绝,然而这并未能阻止他继续奋勇前进。他擦干泪痕,埋葬完好友的尸体后,又只身翻山越岭进入荒无人烟的贵州原始山川,直至1930 年6月与丁文江等人会合。此次野外考察历时1年零3 个月,黄汲清孤身行程达一万余里,创造了中国地质史上一次单程考察的最长线路记录。
以下,是《黄汲清年谱》的真实记载:
3月2日,与赵亚曾等自北平出发,11日抵西安。
4月2日由西安行经咸阳、兴平等县,17日至汉中。21日东行至洋县,在附近调查地质。
5月11日自汉中至略阳、甘肃徽县,数日后返略阳。……6月23日抵成都,停留2个多月。
9月15日自成都出发,赴川西北灌县、汶川、茂县、绵竹、德阳等县调查地质,再返成都。
10月2日自成都出发,南行经资中、自流井,13日抵宜宾,30日与赵亚曾分路而行。
11月下旬,在四川的叙永县城接赵亚曾助手徐承佩信,知赵于11月15日在云南昭通县闸心场被土匪枪杀,伤心痛哭。……11月底赶到贵州大定(今大方县),与丁文江会合,相对痛哭。……
12 月,向丁文江表示……本人愿随丁先生工作,决不半途而废。因而成了丁所领导的川广铁路沿线地质勘查队的一员。大家一起考察了大定附近的二叠系煤田。……东 行至黔西县,与丁文江一起从事人类学调查和测量。年底到达贵阳,受到贵州省主席毛光翔的欢迎和宴请,被安排住在贵州军阀袁祖铭(原贵州省长)的公馆里。抽 空游览了贵阳及附近的风景名胜螺蛳山、黔灵山、花溪等。

(1930年)年初,受丁文江派遣,调查了贵阳附近煤田。又由贵阳向西调查地质,经安顺到织金,会见了老同学丁道衡的父亲丁老先生(清朝名臣丁宝祯的儿子)。……

1月下旬与丁文江一行会合于遵义,全队向东行,经湄潭、绥阳到达桐梓。受丁文江派遣,与曾世英一同测制辅助地质路线图,由桐梓西北行,到温水,再向东北行到四川綦江县赶水场,与丁文江会合,一同到重庆,大约已是5月份了。

6月,与丁文江、曾世英、王曰伦的一道,由重庆乘颐和公司的轮船顺长江东下,第二次饱赏了沿岸风光,尤其是三峡。
船到武汉时,上岸停留一天,随丁文江去王宠佑在汉口的寓所拜访。
船最后到达上海,在先施公司酒店下榻,三天以后,与王曰伦买了海轮的船票去天津。

7月初,由天津回到北平实业部地质调查所。向翁文灏汇报了一年多工作的详情……
前后比照,何建明露出许多破绽:

一、 赵亚曾被害的云南省昭通县,距黄汲清当时所在的四川省叙永县,有数百里山路,中间隔着彝良、扎西(后红军长征路过此地)两个县,交通极为不便。黄汲清于下 旬接到噩耗,月底赶到几百里外的贵州省大定县,与丁文江会合。这中间,他并没有去昭通“埋葬好友的尸体”,《黄汲清年谱》中同样没有如此记叙。何建明显然 在摹拟:“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毛泽东《论联合政府》)为附会这一套路,就必须让黄汲清去“埋 葬好友的尸体”;为体现悲壮和继续战斗的精神,还得让黄汲清一个人进入原始山川,战天斗地,艰苦卓绝。

二、所谓黄汲清“只身翻山越岭进入 荒无人烟的贵州原始山川,直到1930年6月与丁文江等人会合。”显然是十足的谎话。从1929年12月到1930年6月,黄汲清随同丁文江进行多种地质 调查,彼此分离、聚合多次;其间,黄并非孤身,而是同他人一道工作,地点除贵州外还有四川;工作环境多不是荒无人烟的原始山川,而是省会、县城、乡镇和铁 路周边;不光野外考察,也有公馆下榻,高官宴请,名胜游览,友好拜访。

三、“此次野外考察历时1年零3 个月,黄汲清孤身行程达一万余里,创造了中国地质史上一次单程考察的最长线路记录。”这就吹破天了!长期地质调查是不可能“孤身”进行的,此乃常识。何况赵亚曾刚刚被害,丁文江绝不会让黄汲清一个人进入“原始山川”,半年多不出来。

在《名利场》中,何建明引用大量黄汲清的信件、发言等,而凡是不利于自己观点的文字和材料,几乎全部屏蔽。但何建明却标榜:“我认为没有加进任何色素的‘原汁原料’,比我用文学语言来叙述要好得多。因为这是历史的真实,而复杂的历史是不应该着意雕凿和加工的。”

好了,《黄汲清年谱》的原汁原料,彻底拆穿了何建明的虚妄与谵伪。何氏杜撰的“中国地质史上一次单程考察的最长线路记录”,似应申报吉尼斯谎言记录才是!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