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http://blog.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奚青:何建明是怎样在纪检调查中逃遁的?

热度 1已有 12133 次阅读2014-3-2 18:49 |个人分类:文艺界|系统分类:杂谈| 何建明 分享到微信

1989—1996年,何建明在地矿部工作7年。这7年中,他干了两件为人不齿的事:一是明目张胆地实施诈骗、贪污;二是发表长篇报告文学《科学大师的名利场》,恶意诬蔑、贬损李四光。

大约4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有切身感知:89风波之后,腐败抬头,流延八方,祸国殃民。何建明于1991年便炮制出非法出版物《中国英才》(应是1990年着手),可见他眼疾手快,贪腐之行起步甚早。自此,他轻车熟路,大搞出书诈骗,数年间非法所得竟达千万元以上。

大约1995年秋,有天在何建明任主编的《新生界》编辑部,黄世英(地矿部文学创作室主任、《新生界》首任主编)从何建明(当时不在)办公桌上拿起一本《世界名人大典》给我看。该书厚比砖头,精装,白色封套,其上标明:“何建明主编”。我随手一翻,见到一个很熟的大学同学名字,细看传略,并没有重大建树,不明白怎么成了世界名人?我问黄:“世界名人由哪儿评定的?”黄说:“何建明定的,他说谁是世界名人谁就是。”我说:“哪有这种道理?”黄笑了,点破真谛:“谁给钱,何建明就封谁是世界名人。”

不久,黄告诉我:《新生界》杂志秘密成立个公司,就编名人大典这种书;可公司叫什么名字,地址在哪里,雇用了多少人,赚了多少钱,全都保密。我说:“老林(地矿部宣传部长林加能)知道么?”黄说:“肯定知道。《新生界》办公司,得宣传部或部办公厅盖章、出公函,才能到工商注册。”

鉴此,我于1996年3月15日在《文论报》上发表《文学也须反腐败——兼评《新生界》(何建明)致《文论报》的声明》一文,指出:“无庸讳言,腐败之风同样侵入了文学领域,使这方‘净土’受到严重污染,因之时有光怪陆离、丑恶现象发生。诸如有的作品‘唯性是举’,似乎不写出三级黄片的水平就不算水平。有人像陈白露一样‘傍大款’,在包吃、包住、包玩、包出书、包开首发式、包开讨论会以及高稿酬的利诱下,为款爷、款奶塑‘光辉形象’,制造毫无文学价值的文字垃圾。有人编撰《世界名人大典》等欺世盗名之作,谁给钱就封谁为‘世界名人’,从而一夜之间暴富。更有人蓄意攻击和诋毁已故政治家、文学家、科学家,以求轰动效应。凡此种种,皆属文学之腐败。”这篇文章,重点是揭露和驳斥何建明对李四光的诬蔑。此时,我已把何建明视为文坛混混儿,腐败分子,且对自己充任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介绍人(之一),深感后悔。

1996年三、四月间,地矿部纪检组的周来岁、庄敏到文学创室所在的廊坊市找到我和文乐然(其他人不在),了解何建明的经济问题。我们如实讲了听到的传闻——何建明秘密办公司,出书骗钱等。周说:这些情况,你们怎么早不向纪检组反映?我说:林家能都知道,你去问他好了。

周来岁问我:你知道何建明编的书在哪里印的?我说只看到一本《世界名人大典》,版权页上写着在河北省地矿局测绘队印刷,这个测绘队就在廊坊。周说你能领我们去一下么?我说可以,于是陪同周、庄两位去了测绘队。到测绘队,负责市场经营的副队长出面接待。周来岁问副队长何建明在测绘队印制了多少本书,拿来看看。副队长和另一个人抱来20来本书(有几十斤重),大都是巨厚精装本,摆了一桌子。其中有《中国英才》《世界名人大典》、《中国当代名人大典》(多卷)《当代世界名人传》(中国卷,多本)《95新闻人物》等。

周来岁对我说,他也收到过这类名人传的“入选函”,入选者要交1000元,他都没理。我说我也收到过不少这样的信,都是诈骗。我随手翻开一本《中国当代名人大典》,有的一页上是2 个条目,即两个人名和生平事迹(都是当事人自己写的),有的是3 个条目。我指给周来岁说:你看,每页收2000—3000元,这本书600多页,要收130—200万元。入“世界名人”条目的,收的钱更多。这堆书,至少得收取一千万以上,而出版(买书号)、印刷、邮寄和雇用员工等费用,有几十万元足够了。其余的大笔钱都到哪里去了?是入了《新生界》的账还是地矿部财务司的账?是不是何建明贪污了?希望纪检组好好查一查。

纪检组廊坊一行,查实了何建明出书诈骗的的大部分物证(何建明另在别处印制有《中国妇女500杰》和《世界华人企业家》等,尚不知晓)。十天后我到地矿部办事,在大院里碰上周来岁。我问他:“何建明那事怎么样了?”周摇下头,说:“我们从廊坊回来的第三天,何建明就不见了。”我说:“是调走了么?”周说:“不知道,反正找不到这个人了。”我说:“纪检组正在调查他,谁敢把他放走呢?”周说:“是啊,我得去找林家能问问。”

同周来岁分手后,我立即到《新生界》编辑部,说找何建明有事,问他去哪儿了?编辑们说他好多天都不来了。我问是不是生病了、出差了?答说不知道。问是不是调走了?答说不知道。我说,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领导(指宣传部长林家能)也不做个交代,这算什么事呢?有人讪笑着说:“何建明仓皇出逃了……”

此前几个月(1995年末),我在中国作协碰上《中国作家》杂志的一位编辑,他告诉我:何建明想调到《中国作家》来,拿20万元进行打点。1996年春节后,我找到作协书记处书记陈建功,向他介绍了何建明的相关情况(为个人出名而诋毁李四光,受到各方谴责和邹家华副总理严厉批判后,在地矿部声名狼藉),指出拿20万(当时能买一套北京商品房)跑调动属于贿赂,希望作协领导慎重对待。

何建明的调动并不遂顺。后经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周明(上述诈骗辞书“顾问”、“主任编委”)穿针引线,何建明于1996年5月(销声匿迹一个多月后),如愿以偿调到《中国作家》杂志任办公室主任。这段时间,《新生界》编辑们接受了何建明离奇消失的事实,部纪检组也没动作了,何才敢办理调动(中国作协干部部发的商调函,地矿部宣传部办的手续)。报到当天,何建明先到《中国作家》财务,给了一张10万元的支票,接着到副主编杨匡满办公室,对杨说:10万元“算是见面礼”(以上,据杨匡满《何大官人是怎样炼成的》披露)。

上述调动,都是诡秘进行的。地矿部宣传部没有任何人宣布何建明调走一事,此后多年,同样讳莫如深。

2013年1月17日,我见到当年地矿部纪检组组长、文联主席董道华(原副部级领导干部),谈起何建明。我问董:“纪检组当时正在调查何建明,谁批准他调走的?”董说:“何建明调走,我事先一点也不知道。没有部领导点头,谁也不敢放他走,反正我没这个权力。”我问:“周来岁在廊坊已经取得重要证据,后来纪检组为什么不查了?”董说:“有领导放何建明走,当时也找不到这个人了,纪检组只好到此为止,没有立案。”

在纪检组调查的当口,何建明消失了,继而秘密调走了。这件事,必然引起地矿部内部的诸多议论。一种议论是:何建明肯定有保护伞;另一种议论是:何建明不拍下一笔钱,他走不了……

2013年11月30日,本人将何建明巨额诈骗、贪污的事实材料在网上公布,众所周知。可如今、当前、眼目下,何建明依然作正人君子状,步入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会场。人们不免诧异:在中央强力反腐的声威之下,谁人还在回护这个大字号的贪腐分子?                            

 2014年3月3日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