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http://blog.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杨匡满:当撒谎成为习惯--再评何建明

已有 5007 次阅读2014-10-22 21:49 |个人分类:文艺界|系统分类:文学| 中华读书报, 何建明 分享到微信

邻居给我一份今年6月19日的《中华读书报》,上有舒晋瑜写的一个版的人物专访《出版家何建明》。文章的前半部分涉及《中国作家》那几段我还熟悉,还有些发言权

让我惊讶的是短短几段文字居然有那么多的撒谎之处。

其一:何建明是冯牧、陈荒煤及章仲鄂等文学前辈推荐下,出任《中国作家》杂志总编室主任的。需要戳穿的是,何建明是1996年五六月间调来《中国作家》任办公室主任的。1995年9月5日,冯牧同志病故;他生前与我多次长谈中,从未提过何建明一个字如果冯牧向当年作协某位领导推荐过何建明,他们都健在,人事部同志也都在,应有记忆甚至有档案可查;不久前作协一位专职副主席甚至怀疑冯牧认识不认识何建明都是问题。当然,那时文学活动较多,何建明凑到冯牧面前去拍个照,还是有可能的。陈荒1995年7月住院,年末当主编时,我和章仲鄂去请示工作时,印象最深的是荒煤同志希望我们要多发一些短篇。荒煤认不认识何建明?推荐何了没有?更为可疑。荒煤秘书还在,作协老领导都在,不难澄清。难怪冯牧亲属说及此事(冯牧陈荒煤推荐何的事)只说了句:“真不要脸!”

说是章仲鄂推荐,还有道理。事实是周明向我推荐了何,我又向章仲鄂推荐了(章那时根本不认识何)。曾任党组成员的高洪波回忆是明确的:“是章仲鄂、杨匡满推荐了何建明。”

何建明撒谎的目的是抬高自己。那三位前辈故世了,不能说话了。何不敢提我的名字,怕被人骂,不是心中有鬼吗?

其二:“何建明组织了《马家军调查》”,更是荒诞至极。《马家军调查》是1996年与1997年之交那个冬天,赵瑜到编辑部交给我的。我觉得是好作品,但《中国作家》刚刚挨宣传部门批,我胆小,加上我在国家体委的两个朋友,政策研究室主任王鼎华和宣传司司长何慧嫻都对我说,“涉及马家军的怕不好发。”他们已知道赵瑜写了马家军。

拖了一年,还是冬天,赵瑜要来取稿,萧立军留住了稿子,然后力主5个社委会成员都看,集体决定和负责。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请赵瑜做大的修改之后,即删去兴奋剂那章并增写一章之后发表。我清楚记得,最积极的是萧立军,最支持的是杨志广,章仲鄂说必要时可送审,我们都不同意何建明基本没有说话。最后章和我都接受了萧、杨的意见,即赵瑜按我们意见改了,就不送审了。

4月,稿子开始录入,箭在弦上了。4月18日,我在家突然接到体委宣传司司长何慧嫻电话,要我晚10点打电话到伍绍祖家里。我以前因写施光南采访过伍绍祖,他刚任体委主任时又访问过他,所以不陌生。

伍绍祖电话大意是:你们是不是(把稿子)压一压?我先是一惊,但没等我答话,他接着说:实在要发,希望不要出现兴奋剂的内容,至于别的,作家有写作自由。我一听心中大喜,马上表态:一定把跟兴奋剂有关的文字删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我马上向社委会传达伍绍祖电话,这也正是我们已经在做的稿子是我签发的。伍绍祖电话使我们吃了定心丸。4月底,《中国作家》大批印出来,何建明是聪明人,一看没有风险,就抢先写了短文《赵瑜调查马家军》。

《马家军调查》发行数巨大,绝非何建明一人之功。他自然也做了一些,但当时他忙于自己写东西。编辑部许多人参与了发行,办公室的李文忠等人,出了很大力。习惯撒谎的何建明,还习惯把别人的功劳算在自己账上。

不久《马家军调查》引起大麻烦了,上面查问,部分读者甚至来恐吓信恐吓电话那时章仲鄂住院于是跟作协、体委、新闻界、读者、法院的协调就都由我承担了,开会和书面检讨、说明,由我做。作协头儿问起我们五个社委会当时的态度,我明确说:是我和萧立军的责任,跟何建明、杨志广没有关系。”萧立军已在报上写文章自己“暴露”了,我是想保护何杨两人,以免影响他们提拔。

总之,《马家军调查》头功当属萧立军。《中国作家》人人都清楚。何建明连这个都要抢,可悲可笑!

其三:《血色黄昏》是何建明组织的,这更是天大笑话。首先,何建明读书极少,张冠李戴已是家常便饭。《血色黄昏》是老鬼1987年的作品,那时何建明在哪儿?还穿开裆裤,没有进文学圈呢!《中国作家》1998年发的老鬼的长篇是《血与铁》是杨志广全权经手的,那时杨志广虽然还只是一编室主任,实际上还做着总编室的工作,每一期刊物的版面都由他先来排,章仲鄂和我负责全面和终审。

老鬼在今年7月份的博客上已申明:《血与铁》与何建明根本没有关系!

那时何建明热衷于出名。不是他的作品刊物就好卖,效益好吗?他在《中国作家》发了《中国高考报告》,据时任办公室副主任的李文忠不久前说,何建明自作主张印了近十万册,结果书商只要一万册,绝大部分作为废纸处理了。这笔损失转嫁到了《中国作家》员工头上。

何建明那以后还写了《三峡移民一书,他老王卖瓜,亲自报纸张罗组织了一个版吹捧自己的文章。其中一篇署名“湖北移民张文慧”的文章,就是假的。张文慧是《中国作家》临时工,电脑录入员。当时大家就笑:张文慧怎么成了“湖北移民”?足见何建明撒谎做假早就是赤裸裸的了。另外,据已退休的老编辑都揭露:新来的大学生蓝某,拿了篇评论何建明报告文学的文章请“都老师”看看,都沛看了说:“你怎么能用这么肉麻的语言吹捧作者呢?”蓝某委屈地说:“是何建明自己写的,要我以我的名义发表。”

——这就是何大官人啊!肉麻的文风,如此丢人的事,文学圈有几个做得出来?

——给何建明辩护的人说,何不是诈骗,只是粗制滥造,说得通吗?

无论是千百年来进步人类共同认可的价值观,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诚信”都是核心。“诚信”的对立面就是撒谎。何建明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这样品质的人爬到如此高位,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我不想责怪舒晋瑜先生,也许他年轻不知情,又无法去核实至于这篇专访的后半部分何建明还忽悠了什么,还撒了什么谎,我退休已久,没有调查无权发言。

当撒谎成为习惯,当撒谎与权力结合,何建明还有救吗?文学界还会干净吗?

                          2014年10月22日
五柳村2014年10月23日收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