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http://blog.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李茗公:从北大校长错字公案扯到高考英语废存争论

已有 656 次阅读2018-5-22 04:13 |个人分类:教育与学术|系统分类:科技教育| 北大 分享到微信

全国网民为北大校长念错字而冷嘲热讽,疯狂转发,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于是就有博学之士出来为林校长打抱不平,说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是中国古文字领域最权威的字典,卷四“鸟部”其中对“鹄”的解释是:“鹄,鸿鹄也。从鸟告声。胡沃切。”问题是林校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犯正确”而不是“犯错误”,而且通过网络公开诚恳检讨,所以这个忙谁想帮都帮不上;言之凿凿的考证,也全是雨后送伞画蛇添足。

中国官员、学者和名人经常读错字,例如云南省代省长和清华校长都因此而尴尬。连红得发紫的学者于丹也错字成堆,把“狡黠”的“黠[xiá]”念成“jié”,把“蹴[cù]鞠”读成“就鞠”。他们引起嘲笑我非常同情,因为汉字实在太难了。

汉字难难于上青天。《360百科》说汉字总数近十万,北京国安咨讯公司汉字字库收入汉字91251个。除了多音多义字外,大量的异体字通假字,例如百寿图百福图之类,纯属文化垃圾。穷困潦倒的酸儒孔乙已,以知道“茴香豆的茴有4种写法”而自鸣得意,是传统文化的悲哀。

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中外学术大师们有个著名观点:古老的汉语汉字严重阻碍了中国人的科学思维,这是近代科技革命没在中国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例如黑格尔强调:中国文字障碍是中国没有科学的重要原因。他在《逻辑学》第二版序言说:“一种语言,假如它具有丰富的逻辑词汇,即对思维规定本身有专门的和独特的词汇,那就是它的优点;介词和冠词中,已经有许多属于这样的基于思维的关系;中国语言的成就,据说简直没有,或很少达到这种地步”。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谈到汉语同音难辨,举例“po”这个读音在汉语中有11种含义。黑格尔强调汉字妨碍科学时说:“至于他们的‘笔写的文字’,我只须举出它对于科学发展的障碍。我们的‘笔写的文字’学习起来很简单,这因为我们把‘口说的文字’分析为约有25种发音,这样分析以后,语言成为一定,可能的声音数目有了限制,而含糊不清的中间声音就都被弃去了;我们只须学习这些符号和它们的结合就行了。中国就不同了,他们并没有26个这类的符号,而必须学习几千种的符号。”

黑格尔当然不知道,幽默风趣的中国语言学家赵元任,为了说明汉语弊端,专门用汉语“shi”的同音字创作《施氏食狮史》: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这样写下来,文人都能懂;如果只是听,那就是对牛弹琴,鸭子听闷雷。汉字确实有着无法否认的缺陷弊端,著名汉学家费正清批评汉字说:中国语言语文妨碍中国人与外国社会交往,这也是使中国直到二十世纪仍束缚在儒家的陈旧模式里的一个因素。

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名人骂汉字骂得非常凶。瞿秋白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鲁迅说:“方块汉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不但劳苦大众没有学习和学会的可能,就是有钱有势的特权阶级,费时一二十年,终于学不会的也多得很。……所以,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语言学家王力《中国语法理论》中有个生动形象的比喻:“就句子的结构而论,西洋语言是法治的,中国语言是人治的。”

现代科学需要精确,但汉语却含混多义。

例如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有四种断句法,引起了学术纠纷:一是从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到杨伯峻《论语译注》,传统断句都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二是康有为《论语注》和清代宦懋庸《论语稽》断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三是南怀瑾《论语别裁》断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四是王昌铭断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第一种断句法,是说孔子有愚民思想;第二种断句法,却说孔子有民主思想,第三、四种断句法则说孔子重视教育。你不得不承认,这些相互矛盾的理解有点乱套!

古汉语引起误会的故事还有很多:

《世说新语》“掘井得一人”故事:宋之丁氏家无井而出溉汲,常一人居外。及其家穿井,告人曰“吾穿井得一人。”有闻而传之者曰“丁氏穿井得一人。”国人道之,闻之于宋君。宋君令人问之于丁氏。丁氏对曰“得一人之使,非得一人于井中也。”丁家人说自己挖了一口井,等于得一个挑水人,却被讹传为挖井挖出了一个人,闹得宋国国王亲自搞调查。

《韩非子》“夔一足”故事: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夔一足,信乎?”曰:“夔,人也,何故一足?彼其无他异,而独通于声。尧曰:‘夔一而足矣。’使为乐正。故君子曰:‘虁有一足。’非一足也。”本意是因为夔精通音乐,“有夔一个人就足够了”。然而却被鲁哀公误解为“夔只有一只脚”,劳驾孔子亲自作解释。

这两个堂堂的世袭国君,应该都受过文化教育吧?然而他们都产生误解。

现代汉语歧义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例如“中国乒乓球队谁也打不赢”和“中国足球队谁也打不赢”,两个句式完全相同,但两个内容却完全相反:中国乒乓球是“赢遍天下无对手”,而中国足球却是“输遍对手无天下”!最搞笑的段子是男人发微信挑逗说:“能否滚床单?”女人答:“滚!”同意,还是叱责?天才知道。

中国有语文而无语法,外交家马建忠精通拉丁语、希腊语、英语、法语等多种西方语言,他认识到汉语汉字缺陷是中国贫穷落后的原因之一,掌握语言法是振国兴邦之良策。1898年《马氏文通》问世,中国才有了第一部用现代理论研究汉语的著作。经过一百多年努力,汉语汉字现代化有了巨大飞跃,文言虽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语文现代化仍然任重道远。例如在汉语“姑、娘、妈”是同一辈份,然而“姑娘和姑妈”“老娘和新娘”却是两代人,外国留学生对此类现象非常头痛。《羊城晚报》2010年1月19日趣文《一个汉字吓跑老外》,值得一读

一个老外为了学好汉语,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拜师于一位国学教授门下,老外想挑一个简单的词学习,便向老师请教,英语“我”在汉语中应该怎么说。

老师解释道:当你处在不同级别、地位,“我”也有不同的变化。

比如,你刚来中国,没有地位,对普通人可以说:我、咱、俺、余、吾、侬、洒家、本人、个人。

如果见到老师、长辈和上级,则应该说:愚、鄙人、小子、小可、在下、末学、小生、不才、不肖、学生、晚生。

等你当官了以后,见到上级,则应该说:卑职、小的。

见到平级,则可以说:愚兄、为兄、小弟、兄弟、哥们儿。

见到下级,则可以说:爷们儿、老子。

最后一点必须注意,一旦你退休了,便一下子失去了权力和地位,只好说:老朽、老夫、老拙、愚老、小老头、老汉、朽人、老骨头。

上面这些“我”,仅是男性的说法,更多的“我”,明天讲解。

老外听了老师一席话,顿觉冷水浇头,第二天一大早便向老师辞行:“学生、愚、不才走了。”

汉语汉字有着无法克服的先天性缺陷,严重制约着中国无法产生科技革命,即使进化到今天的现代汉语,仍无法传承现代科技。

然而众多国人却把汉字捧到天上,吹得天花乱坠,同时不但把英语骂得狗血喷头,而且要把英语赶出高考。例如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宇华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光宇,在2017年两会上提出高考取消英语。他认为目前中小学的孩子们花在英语学习中的时间太多了:“如果按照每天8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来计算,在一个孩子最美好的10年时光里,竟然将近五分之一(18.13%)的时间都花在了英语学习上。”因此,他建议把中小学生的英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据说一时网民支持率竟然超过八成。这和《北京晚报》报道七成网民赞成数学“滚出高考”,有异曲同工之蠢!

关于废除英语考试这个老话题,要从毛泽东晚年的“张玉勤事件”说起:1973年初夏,河南省唐河县马振抚中学进行英语初考,15岁的女学生张玉勤因为痛恨英语太难学,就在考卷上写了这几句顺口溜,“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能做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结果她受到学校批评,愤而自杀。毛泽东夫人江青亲自插手,制造了轰动全国的“马振扶事件”*。张玉勤之死被赋予了“反击邓小平”的“政治炮弹”意义:河南省委追认张玉勤为“革命小将”,政府拨专款为张玉勤修了革命烈士墓,碑文居然是“胸怀朝阳战恶浪,敢把青春献给党”!国家拨款给张玉勤家盖3间瓦房,屋里摆满了全国各地赠送的镜框;她哥哥被推荐上大学,她那老实巴交的父亲做了管理学校的贫农代表;而她的老师和校长则双双入狱。四人帮虽然大肆表扬张玉勤,但是,却没有回答张玉勤提出的那个文化疑问:“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

这个愚昧的女孩哪里知道?因为中国古代没有科学,而我们的中学数学、物理、化学教材里的公式,都是引进西方先进国家的,无法用甲乙丙丁代替课本上的ABCD。张玉勤之死导致很多农村中学停止英语教学,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因为中学教材离开英语谁也没法编写。连极度仇恨资本主义的四人帮,其实也不敢宣布中国人不再学英文。牛顿等大科学家让英语在全世界“牛”了起来。中国没有牛顿,汉语就很难“牛”起来!

所以,中华民族不能拒绝英语。

2018年香港传来雷人消息!据@媒体人林国强报料:香港大学一名英籍老师在课堂上遭到中国清华大学刘姓旁听生殴打,导致手及胸口受伤。他打英籍老师的原因竟是“为什么不用普通话上课?”“香港已经回归17年了,为什么还用英文上课?”众学生保护老师并报警,警方逮捕了那位旁听生。这种“学生打老师” 的红卫兵式暴力事件,只能说明文革流毒没有彻底肃清,让国人再次丢脸!

国家广电总局、《人民日报》和100多位专家频频强调“抵御西方文字入侵、捍卫汉语纯洁性”。我忍无可忍,在共识网发表《保护汉语?痴人说梦》:要“捍卫汉语的纯洁”,除非把历史拉回独裁专制的毛泽东时代。

因为汉语的逻辑思维和符号功能太差,不但导致科技革命无法在古代中国发生,而且阻碍着当代中国的发明创造。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活活饿死;中国人不学英语,只能闭关锁国。

最后,还是回到北大校长读错字的公开道歉信上吧。

念错字的高官比比皆是,郑重其事发道歉信却绝无仅有。林校长的道歉信颠覆高官名流死不认错的传统,让我肃然起敬。但是,道歉信结尾却让我震惊:“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正如某位北大校友坦言:焦虑和质疑不能创造价值是错上加错。批判的思考才是人类求真求实的动力,才是科学精神的真谛。

越抹越黑,错上加错,那就只能让人摇头叹息了!

*“马振扶事件”始末(2009年文摘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