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秋里秋幻》

热度 44已有 7634 次阅读2012-10-30 13:46 |个人分类:青歌体诗作|系统分类:文学| 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秋里秋幻》_图1-1

 
 

--- 见蒲公英由感 ---

 

 

浮醉夜,笙箫淡,云端风阵雨雁。星辉懒,月翳慢,复往以前重来?旧故多少焮中煌,璨作杯怀一痴狂。单影远,孤声凉,道是人间挥别忙,却是秋深夜长泪烛淌,心茫茫!

 

高天三三九重度,阔地四四八面方。敲击上下,何处有,伤而不却,却之不伤?

 

也是几番柔,偏捱一叶愁,天音芒断风飞由,纷纷散散游:借风落塬畴,凭雨湿回眸,黄花已去俸绿酬,茎秆犹在古渡头,凛凛苍白首!

 

焮:殷燃的红火;捱:ai平声“哀”:贴近,倚傍;塬:隆起的田埂;畴:田地的范围,如:畴范或范畴,此处指田地视野。

 

 











鸡蛋
26

鲜花
5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0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4-7 10:07
将军墨: 真想见到你!
网上我们已经印象地见过了。握手!
回复 将军墨 2014-4-7 08:10
真想见到你!
回复 今又是 2014-4-6 23:05
将军墨: 好,从命。
您才是真正的将军,我给您立正敬礼才对。下次去纽约,我找您一起发疯一次!搞不好我就借您一管大毫,让您瞧瞧我的“酒”气!唉嗨!我还能玩两下的,尽管30年不碰了,绣了的感觉还在。像塔坦尼可号沉船!
回复 将军墨 2014-4-6 22:39
好,从命。
回复 今又是 2014-4-5 08:13
将军墨:   
我写的东东很多都需要重新仔细修改的。这篇不用!
回复 将军墨 2014-4-4 21:37
  
回复 今又是 2014-4-4 10:29
将军墨: 好试试看。
没得好多讲的,谢字太轻了,把你窝藏在记忆的深处和心里就是了。一年四季都不让你再冷!
回复 将军墨 2014-4-4 10:17
今又是: 我是说,也是想让您用大毫书法一次《秋里秋涣》,你的笔力是雄浑苍劲的法度,我想你写“借风落塬畴,凭雨湿回眸,黄花已去俸绿酬,茎秆犹在古渡头,凛凛苍白首! ...
好试试看。
回复 今又是 2014-4-4 09:06
将军墨: 老吾惭愧啊,好好向您学习,真的!
我是说,也是想让您用大毫书法一次《秋里秋涣》,你的笔力是雄浑苍劲的法度,我想你写“借风落塬畴,凭雨湿回眸,黄花已去俸绿酬,茎秆犹在古渡头,凛凛苍白首!”可定会非凡!真的。我觉得我对你有一份了解。
回复 将军墨 2014-4-4 08:58
老吾惭愧啊,好好向您学习,真的!
回复 今又是 2014-4-4 08:54
将军墨: 学习。
你就拿它书画一番嘛。 给将军兄请春安!
回复 将军墨 2014-4-4 08:51
学习。
回复 今又是 2014-2-11 20:53
宋德利: 现在进入我的博客了。重新发吧。

好诗,赞一个!

再送先生一首打油诗:

风华绝代,豆蔻年华,缘何遭残杀?先斩首,后刀劈,白血不见一滴,好悲凄!

远观赏, ...
   这个好玩。乍听上去好像是东莞那头的“杀势”呢。哈哈哈。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4-2-11 20:51
xchen: 还是不行。等到家里用我的电脑吧。  宋
先把陈小姐的电脑给谢了再说!
回复 宋德利 2014-2-11 15:45
现在进入我的博客了。重新发吧。

好诗,赞一个!

再送先生一首打油诗:

风华绝代,豆蔻年华,缘何遭残杀?先斩首,后刀劈,白血不见一滴,好悲凄!

远观赏,不近嬉,平生只把花儿惜,不忍看金娘靓女今如此,滂沱泪涕,好忧郁!

倏忽间,心绪变,反觉先生忒非凡,酷似生物解剖做实验,内部结构都呈现。赞赞赞!

注: 白血,指蒲公英的白色酱汁。

(宋德利)
回复 xchen 2014-2-11 14:33
还是不行。等到家里用我的电脑吧。  宋
回复 xchen 2014-2-11 14:32
不知现在是否可以在我的博客里给你发。
回复 xchen 2014-2-11 14:25
我是宋德利,是在别人电脑上给你发的。

好诗,赞一个!

再送先生一首打油诗:

风华绝代,豆蔻年华,缘何遭残杀?先斩首,后刀劈,白血不见一滴,好悲凄!

远观赏,不近嬉,平生只把花儿惜,不忍看金娘靓女今如此,滂沱泪涕,好忧郁!

倏忽间,心绪变,反觉先生忒非凡,酷似生物解剖做实验,内部结构都呈现。赞赞赞!

注: 白血,指蒲公英的白色酱汁。

(宋德利)
回复 xchen 2014-2-11 14:23
好诗,赞一个!

再送先生一首打油诗:

风华绝代,豆蔻年华,缘何遭残杀?先斩首,后刀劈,白血不见一滴,好悲凄!

远观赏,不近嬉,平生只把花儿惜,不忍看金娘靓女今如此,滂沱泪涕,好忧郁!

倏忽间,心绪变,反觉先生忒非凡,酷似生物解剖做实验,内部结构都呈现。赞赞赞!

注: 白血,指蒲公英的白色酱汁。
回复 今又是 2013-8-16 21:14
zjwang8888: good.
谢谢支持。祝,周末愉快!
1234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