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也做“浮云散”》

热度 12已有 10858 次阅读2014-11-8 14:41 |个人分类:青歌体诗作|系统分类:文学| 浮云, 超越, 风景, 江南, 俏丽 分享到微信

前二日听了老歌,越发了酸楚。高堂是个爱她的人,权杖也是,除了歌,就是她纯净的江南俏丽。我不多,只爱她眉翘的不俗和高雅。说是平常,转过来去寻的话,能见几人?她的名字叫周旋。

爱她就会思念她,又想去听她的歌,这一去,又是中毒般地身不由己。感叹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死活不管,只为优雅。端的是一道风景,风景一道,没见谁有那个能耐,可以一刀挥去,或是凭着本事超越了去。是,我就是个酸人,酸楚不是我的错,天将我丢生在那个时段环境里,苦的是她,哭的是我。不能哀怨我爱她。

忙啥乱事的呢?除了我的活着的人,齐齐地给我一份随心的自由可好?不才也可以陪着先前的丽人一起婉转几回,堕落几次,毒放在不愿再起的沉坠中,赖倒了不起。

不想去说那人世的恶心。趄趄着就想去和声,可是自家的嗓音破,只好斗争着将着文字如此糊弄。其实就是追着周瑜的艳丽去,同时也向严华问个好,顺带告诉范烟桥:烟桥兄,故往无师,世有仕士,那个好端得不能让你独占了,纽中网今又是陪你哼哼,不定弄个新三篇来随君与共,同为了那百世一朵,千代一绝!

可惜语默图章做好了我还没能拿到手,要不然我就随手一大盖,红朗朗一方大印曰:今又是又是今!


《浮云散》
作者:美中网,今又是。


浮雲散,月照涵。燈照優雍直瘦,歌仕文雅偏顧。一對影,半雙聲。

扰了蛙鳴,惊了秋岑。緩來飄散落紛紛,慢去羞純惟真真。沉轉肩,輕吟哼:团圆難補别离恨,清淺猶映共造魂。

煙橋雨巷,古井老屋。花庭玫户,蟬院竹風。青苔階,伴結身。曠闊無有拖連贅,温存盡在真誠深。

大天沉寂,去水長横。猶挽得,他年春麗,一抱銷魂。尚繾綣,水蓮藕浣,紅裳翠盖。复探得,袖裡團扇,菊煌梅燦。执是,生且不悔,死亦無憾!

嗟嗟乎,此生此計,如此如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gg1RG_M8Z0 

月圓花好 - 周璇 
: 嚴華 / : 范煙橋

浮雲散 明月照人來
團圓美滿今朝最
清淺池塘 鴛鴦戲水
紅裳翠蓋 並蒂蓮開
雙雙對對 恩恩愛愛
這軟風兒向著 好花吹
柔情蜜意滿人間


http://my.tv.sohu.com/us/6145131/23891331.shtml


***************

这个小曲随手后,算个草案,还觉得不能简易着去,不好看还生切了中文的优异,于是改为繁体了。各位见谅。多谢。










鸡蛋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9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9 12:23
朱悦华: 来此看看,怎么就一路到了江南又到了雨巷,还有点走不出来。原来源头在这儿呢。都是你三十年前惹的祸。呵呵。   ...
是,当年转在一个哲学的古悖里,最后转向白马非马。记得当年的圈子里(在上海大约是最早的了,后来的诗人 一些沙龙,都在84、85年后了),为此踹椅子拍桌子没少折腾过,不过我不属于最大声死抗的那种,我有几个朋友吵到跳到大床上舞着宝剑挥拳头的。现在想想那时的光景,连吵架都是很可爱的。
要不你和我吵一架?哈哈哈哈哈。问好。
回复 朱悦华 2014-11-19 01:08
今又是: 嗯,算你狠,不要我吃饭家伙是为了生啃。
你都把我生啃了还要客气。打马江南,好!重新玩玩白马非马?一脚又把我踢回到30年前去了。青春的岁月,光荣的日 ...
来此看看,怎么就一路到了江南又到了雨巷,还有点走不出来。原来源头在这儿呢。都是你三十年前惹的祸。呵呵。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3 11:26
朱悦华: 你要是不怕搁肚里发霉,就告诉我,我当真不知啊。不管知与不知,都是三生有幸了。
你那么慷慨,我可不客气了,不能说话不算数。唐僧肉都爱吃,营养丰富绿色无公 ...
嗯,算你狠,不要我吃饭家伙是为了生啃。
你都把我生啃了还要客气。打马江南,好!重新玩玩白马非马?一脚又把我踢回到30年前去了。青春的岁月,光荣的日子,好的让人流泪。。。。。。。。      
你的东西还要补?我跟着后面打锣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我就喜欢疯头疯脑的人,聪明到笨得一塌糊涂,就为了笨了后可以不再聪明。你想,脑子里只剩一根筋的人有多好玩啊,唱出来的歌都是不一样的,要是合唱的话,除了唱的人,还有不晕的吗?哈哈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3 11:14
無心者無痕: 呵呵,这是被蒙到眼花了吧
没有啊,你不是在板凳上好好地坐着嘛。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3 11:14
無心者無痕: 呵呵,这是被蒙到眼花了吧
没有啊,你不是在板凳上好好地坐着嘛。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3 11:12
無心者無痕: 先谢了,呵呵,时代的演变,什么山头唱的什么歌嘛
是,这是实际的现实,我得尊重它的存在和意义。这没有问题。可人的烦恼来自于总期望看到更大、更好和更美。
我的疑虑和困惑只来自于我对那些削平了所有山头的音乐人的赞叹,比如门德尔松和门德尔松E小调作品第64号,是虬劲;也或鲍鲁丁的《着紫薰的女士们》(Ladies in Lavender),除了柔美二字啥都不用,削平了山头林立。
没办法的,只有伟大才是伟大!无痕有空可以再次聆听。我的音乐与说里有好多了。握手!
回复 朱悦华 2014-11-13 02:42
今又是: 悦华君只要不舍得割了我的吃饭家伙去,其它任由!
其实我这是照搬我上网没开写前的一句心里话,三十年前写下的,外加一句后来的,写在三年前。还说老实话,前一 ...
你要是不怕搁肚里发霉,就告诉我,我当真不知啊。不管知与不知,都是三生有幸了。
你那么慷慨,我可不客气了,不能说话不算数。唐僧肉都爱吃,营养丰富绿色无公害。
我现在借你三十年前那句诗一用,写了个《打马江南》,放在博客了,算是牵强附会了一番,那里面的东西其实挺多的。解读的不够你来补充吧,我回头再修改。谢谢你这么慷慨!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11-13 00:46
今又是: 板凳开花才好呢,千古未有,万世独放!
呵呵,这是被蒙到眼花了吧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11-13 00:44
今又是: 先送件棉衣给无痕。小妹妹当年的青唱:
冬季到来雪茫茫;
寒衣做好送情郎。
血肉筑出长城长,
侬愿做当年的小孟姜。

这种东西一听,高兴完后就想骂娘,如今混饭 ...
先谢了,呵呵,时代的演变,什么山头唱的什么歌嘛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11-12 20:44
今又是: 可以啊,说起银子有点不好意思罢了
奈何桥下的哨公,奈何桥上的小鬼最爱这了,比金子好使。手里只要有一线,换来一大罐孟婆汤是没有问题的,一船人喝都管够。[em ...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20:33
田螺姑娘: 月亮可以当银子用吗?    
可以啊,说起银子有点不好意思罢了
奈何桥下的哨公,奈何桥上的小鬼最爱这了,比金子好使。手里只要有一线,换来一大罐孟婆汤是没有问题的,一船人喝都管够。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11-12 16:04
今又是: 手心上的月亮!很多了。你想要多少?
月亮可以当银子用吗?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11:09
朱悦华: “一把将你携将去,背山、向海、看天;许你向着我心灵的大殿,你辉煌的剧场,一曲高歌!”在这样激荡酣畅的诗句里,只有一个词:醉!那是怎样畅然的裹挟和诗意的 ...
悦华君只要不舍得割了我的吃饭家伙去,其它任由!
其实我这是照搬我上网没开写前的一句心里话,三十年前写下的,外加一句后来的,写在三年前。还说老实话,前一句是写给一位漂亮女孩的,她的绰号叫”阿花“,我父母学院里过去的团委书记。她也喜欢诗歌。不好,酸叽叽地又浮出了过去的一片。。。。。。。
青春真好且美,我们活着走过,挺欣慰的。
我跟你这样说吧,你的文字我是非常非常喜爱的,原因你知道。我就不说了。
席慕容还是张爱玲啊,套着后来的余秋雨都说过一个句式:不说罢了。

马背是海子用过的吧,记得前两年我差点跟人为此对仗,不是吵架就是说不同看法了。因为那人不知道马背是个哲学的概念,而且海子用得很差劲。如此得罪在后,因为我不认识他。你不一样,未曾谋面,你的文字我很熟悉的。你知道我最喜欢你文字里的什么东西吗?不告诉你,告诉你了,我就穷得一无所有了。
躬相敬,忒感恩!
回复 朱悦华 2014-11-12 10:43
今又是: 啥时我成山大王了?我一把将你携将去,背山、向海、看天;许你向着我心灵的大殿,你辉煌的剧场,一曲高歌!你要拖无心唱个无痕的两重唱,最好!     ...
“一把将你携将去,背山、向海、看天;许你向着我心灵的大殿,你辉煌的剧场,一曲高歌!”在这样激荡酣畅的诗句里,只有一个词:醉!那是怎样畅然的裹挟和诗意的去处啊!像是哪个得胜将军打马从江南来,那马蹄声声啊,一直响到了深巷里的绣楼上,绣楼里的天空从此就搬到了马背上,看山、看海、看天去-
我会把这几句诗作为赠言写在我的诗句里。你没意见吧? 遇到这样的诗句,是可遇不可求的幸运,怎么舍得放过?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10:20
無心者無痕: 那就偶然中见必然,必然由偶然向必然回归喽
先送件棉衣给无痕。小妹妹当年的青唱:
冬季到来雪茫茫;
寒衣做好送情郎。
血肉筑出长城长,
侬愿做当年的小孟姜。

这种东西一听,高兴完后就想骂娘,如今混饭吃的那一大波里,咋就整不出如此的精致来?时代进步了在很多时候对我来讲,就是死前的一句废话。呼哧哧。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10:11
無心者無痕: 三脚四脚一板凳,无论多少也总得从零到一开始吧 所以,无论如何归到一便行了,别让那一开出的东东花蒙了自己   ...
板凳开花才好呢,千古未有,万世独放!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10:09
朱悦华: 跟着金兄打天下,一定有肉有酒的,弄不好还有把交椅坐一坐呢。呵呵。
啥时我成山大王了?我一把将你携将去,背山、向海、看天;许你向着我心灵的大殿,你辉煌的剧场,一曲高歌!你要拖无心唱个无痕的两重唱,最好!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10:07
朱悦华: 呵呵,妙哉妙哉!
啊啊,虞姬虞姬!
回复 今又是 2014-11-12 09:43
田螺姑娘:      
手心上的月亮!很多了。你想要多少?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11-12 06:20
今又是: 嘻嘻,必然必然!
那就偶然中见必然,必然由偶然向必然回归喽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