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不回眸,永向东!》

热度 19已有 5121 次阅读2016-8-27 11:47 |个人分类:散文诗|系统分类:文学| 蜘蛛网, 幸运, 绮丽 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不回眸,永向东!》_图1-1


我知道,日夜一天最多翻转一次,我可不止;不止里,我睡过,每一轮的日夜倒错。

日光不再刻薄,松也亲和;那张蜘蛛网,单挂一只,透丽的空壳;吸干的还是风干的都不重要,定是那错乱的蹦跳断将自己毁在那里了;洲际的漫望里,都是时季的野放,不带人色的菊儿花,蓬欣争旺,为斜行的光束竖立了站向。。。。。。

随着乐声,也问过,风从哪里来;来过去过,亦常是,人常恨,水常东?!

一挂美丽的景象------那只蓝羽荒寂于孤凉;伴牠的不只有岸基芦苇、鹧鸪旋唱。。。。。。

意外的死是死者的幸运,期翼幸运的人,却无法设计。也有为那种结果事先做了准备的,模样向着绮丽鲜昨的罗灿,寥寥于己,零零作世?!还有一挽起那半湖的色光和,一双的倒影。。。。。。

非常的童稚终在夕照的油画里,渐往成熟了;欲对抗那满肆的充盈、平际的苍寥?探视裹着携问,重叠出渴望的无错。是无措?但由清凉吹过,还一脸,月漪的涵渥!

几百人的浩会,似是不能不去;没去前就打磨开溜的借口;风头浪尖里走过,不想去久沾长泡,因为还有个实在的家,还有一颗未惘的心。

好多的错综里,总想宽限自己的,不外乎许那叠叠的声浪流放我;去到贝尔加,去到马扎罗,去到塔米拉,去到卢比孔,复在旌旗招展的雄劲里,腹吟荷马的歌。。。。。。

将思想调节到低音,思维的贝斯会彰显。是,是种辅助,同是个不可的或缺;立体起胸臆身腔,成制成时维空域,随时随地。

就将如此满了意,恰好似,没负了阳晴晚照;犹拥得景色依依,情味浓浓;不回眸,永向东。。。。。。










鸡蛋
11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8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6-9-21 19:10
朱悦华: 节日问候有点晚了!祝秋高气爽!
总算完成了第一篇作业,求指教!
哪里敢说什么指教啊,类如你这般的,都会是一詹盏照明的灯!
回复 朱悦华 2016-9-20 20:56
今又是: 你的文笔永远是畅目清心。。。。。。。谢了!
中秋节快乐!
节日问候有点晚了!祝秋高气爽!
总算完成了第一篇作业,求指教!
回复 今又是 2016-9-16 08:16
朱悦华: 那是风的洗礼,雨的壮歌,是裹挟了天地精灵,挥洒出这一曲人间绝唱----美丽恰在此时醒来---一定是上天的安排----哈哈哈哈 ...
你的文笔永远是畅目清心。。。。。。。谢了!
中秋节快乐!
回复 朱悦华 2016-9-12 10:45
今又是: 那瞬间敲碎一切后的分散,复将一个不变的富丽,无分角度地还给这个大千的世界。跳跃在地上、飞起在空中、横渡于时光,定作奏鸣。。。。。。。
你不写就是最大的 ...
那是风的洗礼,雨的壮歌,是裹挟了天地精灵,挥洒出这一曲人间绝唱----美丽恰在此时醒来---一定是上天的安排----哈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6-9-9 09:34
朱悦华: 哦,我闻到了那香---大提琴迷人的低音---一滴一滴,刚好落在迷蒙的眼前----
那瞬间敲碎一切后的分散,复将一个不变的富丽,无分角度地还给这个大千的世界。跳跃在地上、飞起在空中、横渡于时光,定作奏鸣。。。。。。。
你不写就是最大的浪费。浪费还是极大的犯罪。哈哈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6-9-9 09:05
雨伴云归: 苏轼赋於文字的灵动,于山涧的溪水,林间的鸟啼,浑然天成的物我两忘,诱惑无足轻重,纷扰烟消云散,爱恨离别渐行渐远的“清欢”不同于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 ...
多谢多谢。我这里是笔误了。莫怪莫怪。
苏轼当然也是上好的了。和后主相并可誉的一点是,没有李杜二位那种大体整体上直贯的“殷切”。毕竟,太着地的东西,是无法真正上天的。
文字这玩意儿到了本里内中,就要看横向的存在(不同于世俗凡解的“存在”,是二物二元的说法,可简单为现实与本质、储存消化后的建设和铸定)以及内悟后化外的本事和能耐了。毕竟,诗词里,最珍贵和高级的是无痕的内舒,出来的便该是清清楚楚的影影卓卓。诗词如果一味“从实”的话,文学的形式上可以“高大上”到嘴巴舌头愿意的任何程度,内度和内怀的层面上就等于锅上加盖,方围尺度只能如此这般的了。
当然,想要“羽化”,要走过许多过程,比如迷糊和象罔,正反和比对、语论和心考等等。如果历经几度,再次三番地能把自己看清楚了,那时一些零收的散集便会有条理的自然汇拢于一个恰好的时机,为一个心段和臆测画下最贴近本质本样的逶迤和美丽。
李杜二人太过倾向性,就会多少上了情绪的当,不觉中压低自己。。。。。。。这是相比较而言。
有机会和雨伴兄一起,抽丝剥茧,算作学习研讨。握手!
回复 雨伴云归 2016-9-4 11:57
今又是: 可惜啊,不能坐在一起,秉烛夜话。。。。。。。
文这个东西自写博以来,感受深深。好像是,最大的收益是自己又在重走里,将自己由外向里地审视了几遍。
便说词或 ...
苏轼赋於文字的灵动,于山涧的溪水,林间的鸟啼,浑然天成的物我两忘,诱惑无足轻重,纷扰烟消云散,爱恨离别渐行渐远的“清欢”不同于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那样的自我放逐;或者“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种尽情的欢乐;它也不同于杜甫的“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这样悲痛的心事,或者“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那种无奈的感叹。

“清欢”者,清淡的欢愉也,不是狂歌,更不是贪欢。“清欢”有味。虽淡,却和水一样,渗透他人生之路的每一个缝隙。苏轼的文风乃是兄所爱
亦是云归所崇。
回复 朱悦华 2016-9-4 10:02
今又是: 从夜巷拐角处的紫罗裙开说吧。
哦,我闻到了那香---大提琴迷人的低音---一滴一滴,刚好落在迷蒙的眼前----
回复 今又是 2016-9-3 10:54
雨伴云归: 承是兄所言,亦有同感,李煜词比婉约派词更添一分恢弘,但是和豪放派词相比又多一层细腻。
可惜啊,不能坐在一起,秉烛夜话。。。。。。。
文这个东西自写博以来,感受深深。好像是,最大的收益是自己又在重走里,将自己由外向里地审视了几遍。
便说词或古代诗歌这一类,中国的确好手名家如云,但是无论怎样,但从文心文艺来说,好多所谓好的是可被区分的。笼统地讲,可为受制和舒阔两类。我知道,人往往会受制于两者的钳制,所以我认为,内在不受格局情势限制锁定的,也敢内里吱吱优放的,即便悲,也是喜!
比如,辛弃疾悲中多了个壮字;李清照,悲中多了个切字;李白多了个狂字;杜甫多了个阔字;凡此种种。究竟不如李后主,要想从被制的层层幽怨、深深的夹持、死死的摁捺里婉婉不绝地优伸自我的人其内心的强大其实高过所谓的“毫发千丈的英雄气慨”。毕竟,赴死是容易的,不灭于内心自我,倒要难出了好多倍。还能留下冲破局限,做成千古绝美,其悠悠的持定在我,胜过一杯酒,一柄剑。。。。。。。这也就是我极其欣赏“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之文秀大成的主要原因。
再者就是文次的事。文分种类的,不能依次在阔达里旋升的,就会过早地落地。
也是,人不同则文有异,不能盖全天下所有的了。
回复 雨伴云归 2016-9-2 09:35
今又是: 我信你说的,不是因为说得漂亮,更因为我绝对相信你读文字的能力。片段的景象及言喻有时很难拿捏的,不过后来我发现,一旦落下了,写下了,回首间起码我自己能够 ...
承是兄所言,亦有同感,李煜词比婉约派词更添一分恢弘,但是和豪放派词相比又多一层细腻。
回复 今又是 2016-9-1 20:18
mrasiandragon: 好!一言为定。
二话不说!
回复 今又是 2016-9-1 20:13
朱悦华: 文字点心啊,呵呵,一定要整的啊。从哪里开始呢----是巧克力味儿的,还是奶油味的---呵呵
从夜巷拐角处的紫罗裙开说吧。
回复 今又是 2016-9-1 20:12
朱悦华: 生死之事等好多年后再讨论,如何?祝好!        
好,一言为定!也祝好了!
回复 朱悦华 2016-8-31 04:29
今又是: 对我来说,活人在本底的深层里,是没有幸运可说的。即便说到生,也是难尽其全。
倒是有个另解:活人的最大幸运是,能在生时凭由自己决定死的内容和死的方式。如 ...
生死之事等好多年后再讨论,如何?祝好!     
回复 朱悦华 2016-8-31 04:25
今又是: 没能耐把世道看荤了,那就只好求其疏淡了。哈哈哈哈。
这次排球赛,全北京跳得最高的一定是你!
祝万事如意。有空整点文字点心来尝尝,那我就顺心安意了 ...
文字点心啊,呵呵,一定要整的啊。从哪里开始呢----是巧克力味儿的,还是奶油味的---呵呵
回复 朱悦华 2016-8-31 04:22
anniexm: 很喜欢你文章中寓意的那点淡淡的忧伤
一点寓意的淡淡忧伤,好美的境界!如淡淡菊花香,似有若无地迷人呢!多谢你提升,让我得到了许些快慰和自豪!当真?不敢多思,只求努力!祝快乐!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6-8-30 14:25
今又是: 这个主意好,顺便恢复十一段线。不然就用橡皮筋弹一切的不速之客!
好!一言为定。
回复 今又是 2016-8-29 20:39
liushuai2009: 好文
谢帅哥!
常读你的东西的,尽管不是全部的所有。那里能读见一些难得的真性情。有些个话,不方便作为留言留下罢了。
希望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会几次三番地破碎过(我说的是我当年的经历),不过,不去希望,不去营造,不如抹脖子算了。
相信自己,坚持认真。咱们爷们不怕啥的。祝好!
回复 今又是 2016-8-29 20:28
朱悦华: 借一点灵光,回归,回归----- 翻看了几篇,]你好像在寻静,我却在动里-----
没能耐把世道看荤了,那就只好求其疏淡了。哈哈哈哈。
这次排球赛,全北京跳得最高的一定是你!
祝万事如意。有空整点文字点心来尝尝,那我就顺心安意了。可成?
回复 今又是 2016-8-29 20:26
朱悦华: 意外的死是死者的幸运-----那于活着的人呢?先问候了!问候!问候!——度假去了,刚回来。
对我来说,活人在本底的深层里,是没有幸运可说的。即便说到生,也是难尽其全。
倒是有个另解:活人的最大幸运是,能在生时凭由自己决定死的内容和死的方式。如果真能做到,一生可称不错。得意几下也是可以的了。
多谢多谢多多谢。悦华君山顶上的人,早就出了水面,有你这等临时的霏霁,我想活得不滋润都难。
没见过也不知哪年能照面了拱手,好在还有这份希异的稠浓,于心在心了。感谢老天爷!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