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二:机院203号》

热度 12已有 3880 次阅读2017-11-5 11:58 |个人分类:散记|系统分类:家庭生活分享到微信

《满满的回忆-二:机院203号》


 今又是《满满的回忆-二:机院203号》_图1-1

总算找到一张“全貌照”。图片里标明是204号。这是个过去不存在的房号。因为那一带都是单号号码的房号。没有双数的。特注。

我家就住在三楼。面对教学大楼。



 

昨儿的天便是离奇的,大清早的暖阳,微微地携裹着我,于是有了腾升的感觉;里间,有些远望带来的恩感,于斯于在!

 

秋日的美,首开于天极的高阔与清朗。如何在那片厚赐中绵绵意同?最爱哪瓦蓝里舒卷的云漫,忽而稀迷、忽而稠集,懂得留出一段段恰好的空豁,由阳光泻落。。。。。。

 

舒意的无邪,是该有的本样,就那么极不人为地畅阔了,不容扭捏的虚妄。我们认可认同美,却很少知道美的本样,那多如牛毛的分类是迷惑,亦或是对美无法尽数的、些微的尴尬。其实,世上的绝美只是被用来观赏的、仰慕的,随后引你跟上,以同一式的无所隐瞒、无所遮掩、无可娇饰、无可篡改,公式天下。

 

无奈还是人,一个个世道赋予的标点而已,只不同在不同的自然内容间,各式各章。也许,我们一生在做和该做的无非是,读懂世道的大致,复在分式分段恰好的节点上,认认真真地找到,自己的位置。

 

自然对人说,缺乏优雅的一切,都是空幻。

 

(一)

说到过去,人说“不提当年勇”,实话是,谁都在做,于是难免。多少的回忆里,人们不会总说悲切,老讲沧桑的。生的书,活的卷于是有了笔下的文,画上的彩。不是吗?完全没有文书和画彩的生活,有意思吗?不用回答了。

 

随开的回忆,满满的,有点乱序,还好都还存在着,琳琅满目。无意的不巧,竟和他人的并了题,我想这不是种故意,而是种默契。

 

(二)

原本没有时间如此浪荡的,却被发来的几张相片勾引得不能自禁,那熟悉的一切,相隔万里却又如此地邻近,这便又是回忆的曼了。

 

说要看看儿时的旧居的,手头却是匮乏得紧,哪里去寻?人的一半生,都撩在了美国,不能说是“情非所愿”,还是有点碾转,碾转在依依不舍和遥遥相盼的顾望间了。

 

约在五岁时,父母为了响应政府重振教育的号召,分别从华师大和上师大自愿申请调往了“新建”的上海机械学院外语教研室。

 

父母基本是新中国建立后第一批入学的大学生。进入华东师范大学不是因为统考成绩不够,进不了交大和复旦,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是不想过多地加重家里的经济负担。华师大在当年是唯一享受书学费及生活费全免的大学。由此。其次的原因是,看了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又受了政府号召的感应支配。再则,华师大能够留校做大学教师的,条件有三条:政治上进、思想进步、学业全优。当时,华师大是主要培养高中教师的,每年会从成绩必须全优的学生里每系各挑三五位尖拔的学生留校当老师,我的父母竟然被双双留校。这在我幼小的时候,就是个传奇。

 

毕业后,留驻华师大,房子分在师大一村;大约两年后,父亲被华师大派去上师大(在漕河泾桂林公园附近)“支援教学”。到此,父母工作分两地。当时交通不便,父亲多数是每周回家一次。


非常地不方便。此时,家里还出了件大事,二伯被“羁押流放”。原因说来也奇特,说是挪用了公款。其实那是家族同乡的纱厂企业。1942年日本用经济手段,全面压制和垄断上海纺织业,家族同乡这位老板面临了巨额亏损,将要倒闭了。他开始向家祖申请救援,几十万的光洋丢下去,不仅救了他,也极大地维持了上海的纺织业,免于全瘫。事后也不要分文回报,权当支助了。那同乡同僚坚持不肯,于是家祖将二伯托付给他,嘱他精心培养。二伯是个商业菁英,十五岁进入该厂学业,之后打理,老板自是将他视为自家子侄,恩惠并举了。谁知道,那一架电扇,几瓶墨水,数刀信纸的自家物什累计而成的“罪状”在之后的运动里却成为证据,将他发配了。

 

这是个题外的插曲,却是我父母最后决定自愿报名去到上海机械学院的重要因素。因为二伯出事后,按家传家训,我父亲一拍胸脯接管了二伯的儿子,并对另外二位做了很好的安排。如此一来,又加重了华师大教书的母亲的负担。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调往一处,方便照顾。

 

(三)

记得当年是华师大一辆大卡车将我们一家送到机院的(都这么称呼的)。

 

在华师大,我家是对门独户的两套居室。调入机院时,机院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提供了所有的家具,给我父母一套煤卫齐全的三楼全套居室。那便是非常漂亮的“机院家属宿舍”203号全部的三楼。

 

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带上了他的三件必须的“宝贝”:一台他最喜欢的收音机,那时还算是个稀罕物;一杆湘竹管洞箫;一柄地板打蜡用的棕针铁质的拖把。(父亲长久喜欢纤尘不染的打蜡地板,其实当初家里人几乎都那样)。

 

我们小时穷,没有相机于是也就没有了相片记录。之后数年里回家多次,也想去拍些故居的照片,有一次去,看见周围凌乱的样子,还是没有拍一张,应该是,不想玷污我对这栋楼美好的记忆。

 

前几日,老妹发来些素描图片和相片给我“解馋”。可是看不全。大致的印象是,修得“簇新”,多少好像是有钱了重新“献媚”了一把,全然没了当年娴静、舒雅、端庄、高贵的模样。

 

幼时记忆的“幻灯片”里,203号无论是房子内外还是周遭环境,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记得大约是在1964-1965年间,房子被翻新过一次:在房子的前部左侧,加了一区块,向后延伸到背部原来汽车间那里,供多高姓和王姓两家新迁入的职工家庭住。

 

我就在203号的三楼,重新开始了我童年的生活。

 

待续。

 










鸡蛋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7-11-12 18:32
王正鹏: 现在看得到了!
我以为是我的眼睛只长了识字眼,没长识图眼。
通过四十八寨的寻图,已经找到了皇城、王城遗址了。 ...
忽然之间认识也有些个年头了,还是想得起当初这里认识的快乐。也做个总结的话,会发现说,为你的回归感到非常地高兴。
佛说,放下为大,在我,放下也是种选择,而选择是一个人生命过程的全部。你就做你爱做和擅长的事,然后尽早尽快找到“接班人”。这种事里,时间飞快的。遥祝了。
回复 王正鹏 2017-11-12 17:47
今又是: 不晓得唉。国外的照片也看不见了?
现在,油管的视频上完后一段时间就被XX了。不知为啥。版权?版权都已公开了啊,也许是油管的新规则。也是不懂。
总之,不会是 ...
现在看得到了!
我以为是我的眼睛只长了识字眼,没长识图眼。
通过四十八寨的寻图,已经找到了皇城、王城遗址了。
回复 今又是 2017-11-12 08:43
王正鹏: 不知是我的电脑原故,看到的图片是打一叉叉
不晓得唉。国外的照片也看不见了?
现在,油管的视频上完后一段时间就被XX了。不知为啥。版权?版权都已公开了啊,也许是油管的新规则。也是不懂。
总之,不会是你的电脑问题的。问好了。
回复 今又是 2017-11-12 08:38
冲儿: 欣赏你的人,也欣赏你的文,做好自己莫管他人。
204 只有两层,三楼是角楼?楼很漂亮,一定有不少故事。
拜谢了。
被你提醒了,可能会有204一说,是给邮局送信的。没错的是,如果告诉人家找204,住在里面多年的人也就没听说过,只能猜到说,是203后面和旁边的联体住家。
这栋楼,64-65年增加过体积。后面的车库去掉了,然后在右侧人家那里开了门,是数学系肖文楚和吴家。还有顾家。左侧是高、俞、王三家。王家有二楼,其他人家的确都是一楼。我想是改建是为了尽可能保持原样吧。
我家这头是一个楼梯上二楼,是王家(南下军人)和姚家。姚家关系和我特别好,他家儿子是我发小,二岁多起就在一起一直到如今。三楼原来就我家,改建后后来把右侧的一套分开,分给了徐家。
三楼也确如你说的那样是“角楼型的。不过主房和前房是方正的,两侧受屋顶斜面影响,会有斜面加天窗(老虎窗)。那套房很大的,斜面当时算一半的平米,这样也有150平方米左右。这不算厨房(在外间独立)约十五平方米和那个二十左右平米(约十七吧,如果没记错)的阳台。当时这套大约算是最好的了,我父母就选定了它。
估计你知道学院内里的许多情况的。故此多解释了下。问好!
回复 王正鹏 2017-11-6 15:44
不知是我的电脑原故,看到的图片是打一叉叉
回复 冲儿 2017-11-5 22:02
欣赏你的人,也欣赏你的文,做好自己莫管他人。
204 只有两层,三楼是角楼?楼很漂亮,一定有不少故事。
回复 今又是 2017-11-5 13:21
天鹅公主: 一直盼望您的笔露呢!果然今天来了。似懂非懂的读着,也是满足了一种期盼,已经适应了你的存在!
多谢,说来话长了。
现在时间有限。待会儿还得动手修整被暴风雨弄糟的房内。
记得数年前这里的”风暴“吗?人,拿什么证明自己?不过诚实地坚持自己了而已。
我的书写也没啥大花头的。蛮随意的。章法思路有一些,也不打紧地。比如标点符号。标点符号出来又被应用后,其功能效用是如何?你是写诗的,自然会知道其间的道理。不能堵死段落章意的。不过,如今”自由世道“,各取所需,没法完整了统一了而已。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汪国真。他好像曾经是一位天下诗人,人介绍了我就去读了点。有人评语说,那不叫诗,我有点懂那”评批“的含义。因为,前后连贯了”丝毫不漏“的语式通贯,就不成诗了。如今无非是,好多人已经不待见一些有关诗文的规矩说法了,于是,邋遢的文字到处盛行。放我这类的,看不看都无所谓了。这种想法和看法,自然会影响到我的笔路。
以前我常会为自己为笔友作解释的。现在觉得不必了。向我向内的行走,无需太大动静的。就那么漫卷舒缓了,也是可以行文并且畅意的。
记得有一位加国的诗人,说我可能采式捡趣于宋代青词。其实不是的。我只是更加愿意空灵幻了而已。
你也可以放笔了。不为他人作嫁的行文,可以行走的。我其实就拿这平息了做脑神经按摩了而已。
总之,走过写过就是无悔无过。
回复 天鹅公主 2017-11-5 12:47
一直盼望您的笔露呢!果然今天来了。似懂非懂的读着,也是满足了一种期盼,已经适应了你的存在!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