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浅说书法之巧与拙》

热度 11已有 4686 次阅读2019-9-15 11:25 |个人分类:练字|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浅说书法之巧与拙》_图1-1

似是纤弱,非也!对我而言,心与力不在表面上才好。想要粗拙其实也不难,多使点劲即可,但是那是气力劲。不必在意的了。


世上通行有一说,落在书法上,至今各一。


本是个又闲且散的零碎人,说不了那千年的门路和法道。偏偏里,喜爱桌前研磨,灯下弄毫。谈不上是个梦想或企望,只是取了其中本有的一种雅,用来理顺内度气脉了而已。当然,写得顺畅了,会得着额外的一些好,癫也似地手舞足蹈开,也是可能的。不为其他,只为进了步的那份好。


提到好,就说好。可是还是得先回答一个根本的问题:啥是好?


书法书道里,这个好字下,寓意内,藏意极深。想要涉及其中的深,最先要做的恐怕是剔去外层表面的浮和杂。事情看清楚前,不要用各类之外的说法把自己绑好了吊在半空里。见识和学识没到位呢,何苦半就了提着裤头上阵,无的里放矢?


这个想法来自于近期读了一些和书法有关的文,说的近乎一件事,可用一个字来涵括:拙!


今又是《浅说书法之巧与拙》_图1-2

这是一位名声天下的书法家的字,不好意思把名字弄出来的。这里一些字,拙得可以了,但是这笔故意用得太钝,是随手和随意,和书道之精妙秀绝没有关系。  ---今又是


本人这方面学浅,更是不敢没弄懂时就开嘴放炮。多少知道拙的相关,可以浅说。应该无妨的。


书法“拙说”,古来有之。其实说拙前,无论谁说都有个对较的前提:巧。至于横与竖、撇与捺、收与放、坚与柔、尖与顿、格与局、气与度、内与涵、紧与阔、舒与朗、谦与昂之如此等等,我随手就可以列出一大串。这些个东西要凑拢来分类规范后,一一经过练习体验后,才会渐渐成开悟。


如此重列的相关,还会涉及到历史上太多巨匠的言说,各自会有他们各自的说法和总结,我个人以为不必强硬了为他们制定各种标签。笼统到一起归总了讲,其本质都是为了书法在一定的规矩中找到新的表现方式,用来个诉,用来通汇,用来进步和推动。假如这个看法还有点道理的话,何必事事落在书法里,非此即彼呢?没道理啊。


拙这个字的内涵,落在书法里和落在普通生活里,含义不是完全一样的。在中国由北向南,从东往西的跨渡(不是度)里,也有不同的含义变化。大致宽泛了讲,拙就不是个褒义词。可是,落在书法里,一定的拙更多地被认作是一种好;相对于巧,它比较能显得敦厚淳朴、谦和恭让、或不为显格失去一个人更为要紧的局势。这是切实地往好里看,也是往好里归的心思做法。


拙不见巧了?好吧,再说巧。巧,是拙的对应或说是对立。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一说,因为巧里见拙,拙里出巧的好字实在太多了。问题还在,为何行书的人千百年来“莫衷一是”还争论不休?在我都是偏执后不得要领的“我自强说”。也等于,自己着重的都比别家的好。有点走偏了。


回头再说书法里的拙。才疏学浅,不能面面俱到,但是还是可以说。旧古的文书多少都带有“拙”的“型”,那不是刻意的“造”,而是文字发展阶段性表象的存在。之后出来了各大家,几乎把字写绝了,于是多了许多“无望”的人,看着前辈的辉与煌自叹不如还不知所以了。中国的文字乃至书法停顿了?是,是阶段性的停顿,之后总归还是挺着向前了。


有趣的是,历史都会“回旋”的。到了明末清初,“宋后无大家”的情势彰显,一帮文人又是没辙里出了个走势,总会屁颠着,把几个皇上老儿所谓“敦厚庄严”的字标做了榜,玩起了另类新型的拙。我还注意到一个普遍现象,一些个画界大师开始用画的手法兑入书道。书画本是一家?事实是,好多著名画家的字就是不如画;同样,好多书法大师的画就是没法和字比。于是结论是,书画两头都出彩到“相得益彰”的人,还真少。


历史是在进步的,所以后世的人对前人以前的说法做了些修正和改进,总是会有的,也是应该的。


读过一篇文,拖来黄庭坚的说法“为拙请命”。其实黄庭坚的说法是对虚做的巧进行了修正和批判,但他没有否定巧。但是有的人喜欢“误解”,在没有读懂前人语说的情况下,把他的话看作是对巧的轻视及对拙的推崇,好似如此才能显出个人的内度不凡,修为到家。这其间的坏处是,为好多不明就里、一知半解、小有所成、自以为是却老写不好字的人,找到了一个可以“乱涂胡写”的借口和理由。我觉得吧,向拙没毛病,事巧也没问题,关键在于写字人是否中肯和诚实。不然,“向拙”与“事巧”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歪曲了书法中正之门道,如此偏离书道的话,字也会失去魂魄的了。


说实话,我个人不倾向拙。但我不反对“能巧会拙”、“以拙出巧”的书法人。用我的话来说,肉之于骨而有型,骨之于肉而有体。如何切割分离了做行走,弄成不伦不类?!


拙,我还是比较欣赏谢灵运在《初去郡》里的那一说:拙讷谢浮名。我不知道他当时说话的前提和背景,单从字面上来看,他是为自己建立了一道人格线,这是一个人处世为人该有的规矩,也应该是他的信仰和格调。人,既不该弄巧,也不该造拙的。心念里一旦出现这样的偏颇,心手就不能一贯,字里行间要想“登高而望之”或万倾之上做婷婷鹤立就绝不可能的了。


人会说,你不向拙于是重巧?非也!我说过,任何的偏颇都是“失道”。而且书法里的巧我认为是一个人见识修为素养格调等好的品质融合在一起后,那种平和自然的舒放。不会是假意刻意了的调弄。


记得以前写过点这方面粗略的体会。大约是受父亲影响在前吧,我比较相信字的端庄舒朗。端庄是拙的一种,舒朗是巧的另解?我不这样以为的。这四个字本来就是一体的两面,兼备具全了,才是好的。


此外,受朋友魏书的影响,我喜欢内紧外松。至于笔划的“尖出”许多人会有别样说法的,我却无所谓,巧在我,有一些另类的个解:灵秀是其一,舒朗是其二,非臃不肿是其三。接下来还有骨上见肉,肉内含骨。落在行走上,力贯于内而不显于外。这其实就是用拙的一种方式。拙是可以借用的,但一定要用得“无意”和自然。


再多说一句算是在乎,也是再次归总:过于取巧和侧重造拙都是错。我还是比较相信大中至正的道理。不敢有忘!


今又是《浅说书法之巧与拙》_图1-3

我的小楷练习。写得不成熟,但是内里有我自己的个悟,肯定不是没头没脑的瞎蹦乱跳就是了。心神志势贯一了,才有可能的收获。










鸡蛋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9-9-21 09:22
雷公: 这样放大以后的书法,还能如此之好,可见博主的笔力和功夫。赞!

又:个人觉得一个简单意义上的“端”,比如不歪不扭,不胖不瘦,还不能完整表达对书法 ...
雷公好,今早有点时间,给您回复。谢谢你非常有质量的留言,能帮人提高认识和见识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的。
后现代主义出现在文学和艺术里后,世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一度将它称之为易化,至今我仍旧赞同。而实际内里的背底在当时,是以个人为名号的自由及民主观念走向普世。对世界带来的影响有很多面,其中之一就是当这种观念进入文化不发达地区的时候,会产生变异,因为吸收接纳的的基础和条件并未成熟。
所以,在中国,到今天为止也是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事实,很多应该有共识的基本概念和理念,出现了过度的多样化,其结果于是也是多样化后变得混乱和没有共识的了。这其实和真正的自由民主能够给人带来的好处有点背离了。
落在书法文章上也是。现在看不到普遍的章法了。门槛太低,成本太低,所以个人的意识和实际会被夸大和扭曲。这已成为普遍现象。
所以关于端,也是很难说清楚了。好在世上总有明白人的,尽管是少数不愿意虚浮了去张扬的人。
说,宋后无大家,其实也是相对了说,说得是大家的人数锐减了,而且内外合一、质地硬实的人数少了。且都不爱喧腾。毕竟,写出一手好字原来的本质是一个人素质修为能耐的内功,是一种基本要求而非尘嚣上的浪花。关于端,宋以后有好多名家的,但我比较欣赏的是雍正年间的探花,乾隆的最爱之一梁诗正。那个字才叫真正的端,真正的雍雍华贵而不失内质映照。他字里的端和字里比划、构造和行进都是“内怀一度”的,所以能出来个东西叫秀丽。秀丽是端该有的衣着,依在端的骨架上,风中长袖。
昨日出了个事,周杰伦的新歌出笼了,说是会引领新纪元里的新模式。那个歌唤起了二十年前年轻人的故往曾经,没什么不好,我外孙之类的后代们,趋之若鹜、欣喜异常。我也去听了,听了十秒钟就挂了,方文山的词也不用多去看了。他只在《菊花台》里才华绽放过,而严格地来说,那最多也就是个七成的水准。人家照样大行天下。没办法,受众现在需要的不是绝对的好,而是应时的好。且都没所谓标准,愿意喜欢愿意听就行。假如拿一个历史经典来做比较的话,结果就不用看了。但是,”不公平“呢,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又于是,没得好讲的了。真正所谓好东西除了被人长期欣赏,还要有些个其他社会作用,改良和推动人内底向上的变化。悖论是,每个人向上的方向感和尺度标又是不一样的,是可被存在的,于是又进入一个怪异的轮回,重复在一个基本没有高低的水平上游来晃去。
要说的可以很多的。,要出去一下。再说了。问好。
回复 e79f9 2019-9-21 01:14
今又是: 谢谢如此回复。也谢谢这类有着明确自我的回复。
现在写字说不清楚了。写得挺好的被人臭,写得实在不咋样的被人用过于专业的叙述捧成不伦不类。挺滑稽的事。如果 ...
   祝练字愉快!
回复 今又是 2019-9-20 21:14
e79f9:    “但多少有了对自己字的认识,所以大约不会轻易地被任何人带到一个既定的框架里或路径上去。“

这说明你练字是有“主心骨”的,并懂择适而学,且能勤练 ...
谢谢如此回复。也谢谢这类有着明确自我的回复。
现在写字说不清楚了。写得挺好的被人臭,写得实在不咋样的被人用过于专业的叙述捧成不伦不类。挺滑稽的事。如果,什么叫字,字呈现在人眼前的除了“意”之外无有美感都没弄明白的话,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前几日见过一幅字,为了所谓的分寸或度,故意把右边竖的落笔写得很浓很重,这一看就知道那玩的是个人的手法,而真正的自己受制于一个自己不知的“本己”,下意识里偏重一方了。字的好坏由此可以不必多说,因为自身的素养修为的亏缺没整好,多写也就是多次地重复一个玩笑了。
写字和写文一样,都要细细地经历多重、多时、多方位的体验和体会才能进入状态的。写文的人,到了一定时期,如果立题和破题都搞不清楚的话,文章只会越写越乱的,至于说得是什么,也都会是似是而非层次上粗略简单的重复罢了。这是能力问题?其实心态心式没矫正好,于是就不可能花足够的时间认识自己,打造自己,通过不断努力去获得更好的进步了。
这还有层次的问题,一个人内底的层次不行,弄死了也不会出真正好东西的。
当然要独立,而独立的本钱就是诚实,就是不要首先浮在表层上一次次为了莫名其妙的“好处”欺骗自己。你说对吧。
为了进步,加油!
回复 雷公 2019-9-17 09:57
今又是: 哦,顺带说一下,这里发出的字,放大了好多倍数了。这原本是小楷,约一个一分币一半大一点。上传到这里因为经过“切割”(从整幅纸张96个字里截取二字),变得如 ...
这样放大以后的书法,还能如此之好,可见博主的笔力和功夫。赞!

又:个人觉得一个简单意义上的“端”,比如不歪不扭,不胖不瘦,还不能完整表达对书法的全部基本要求和重要要求,尽管大多数人并不能真正做到。个人认为完整意义上的“端”还包括“匀称得体”的意思,比如厚实稳妥,疏密有致,收放得体,刚柔并济。薄虚不稳,过疏过密过收过放,也许都不能符合“端”的书法要求。
回复 e79f9 2019-9-16 22:56
今又是: 我过去有个复旦的朋友,他的古文底子一级棒,字也写得非常好,他就曾经建议我学赵孟頫。我没学是因为我觉得他被框住了。我家里的长辈们清一色练习颜体。只是大伯 ...
“但多少有了对自己字的认识,所以大约不会轻易地被任何人带到一个既定的框架里或路径上去。“

这说明你练字是有“主心骨”的,并懂择适而学,且能勤练,以练字为乐,很赞赏!还望能欣赏您父亲的字作。

我们从小学就学写字,一个字写10遍,工整端正是基本要求。我从小学到高中,总是被老师选去当墙报员,抄抄写写画画。记得高中在校园画墙报刊头,我站在椅上画,是课后放学时间,先有几个学生看,后来多些学生看,最后围了一大群学生看,搞得我不好意思又躲不了,还嘚站在椅上继续画到完才散场,胆是这样练大的。还被叫去校办公室当广播员,就因是北京来的普通话讲的标准。我都比别的同学忙,还爱打乒乓球玩,有够活跃!

聊到书法写字,的确应有写字工整的基础,才可求变,变为“字如其人”之我的靓字。能跳出别人的影子,展示个人字貌最赞!因而,也需了解自己研究自己。我们的教育,往往忽略研究自己,总是研究别人,故很难超越成就独创!似乎能背书就是乖宝宝。齐化栽培失去个性,出了校门还在课室里打转,走不出框架,更没有学术领域的和学风气!

他人写的赞,固有他人各自的内质因素,仿他人的内质仿的真吗?把自己的内质放到一边无视?是否人生的价值观不公平?况且,我们是具有内质修养的人了,有自己的审美观,有自己的思维,为何一生仿他人的成果?没了自己探索的宝贵生命时间?还变得忙碌的无闲趣?活着比高低?把纯粹的书画娱乐演变成互嫉“端正”吗?繁琐的“忙碌”不懂轻松的”趣“在?只会赏名花,不懂品奇葩之趣美。未来的视界还将有想象不到的奇美呢!理念都可能转变。

拜读笔聊,祝福写字愉快安康!
回复 今又是 2019-9-16 19:55
雷公: 个人的体会是,文中提到的“端”是书法的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求。离开了这个端,再怎么龙飞凤舞,灵动秀美,都会让人觉得少了端庄和雄健,甚至少了主心骨。 ...
哦,顺带说一下,这里发出的字,放大了好多倍数了。这原本是小楷,约一个一分币一半大一点。上传到这里因为经过“切割”(从整幅纸张96个字里截取二字),变得如此大了。也罢,能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心式和手力劲的进入和输出了。再谢!
回复 今又是 2019-9-16 19:47
雷公: 个人的体会是,文中提到的“端”是书法的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求。离开了这个端,再怎么龙飞凤舞,灵动秀美,都会让人觉得少了端庄和雄健,甚至少了主心骨。 ...
我过去有个复旦的朋友,他的古文底子一级棒,字也写得非常好,他就曾经建议我学赵孟頫。我没学是因为我觉得他被框住了。我家里的长辈们清一色练习颜体。只是大伯后来转向欧楷,他的字,我很少见到超过他的。我父亲的字也是纯颜体。之后常会自说自话讲,年轻时多学点其他就好了。书法各门字体我父亲除了狂草,全部拿下。整个学院里超过他的,没有。
我们小时候练字比较乱,后来学校关了,大家都放鸭子了。那段时间我常去学院“红画组”(文革时期标语和宣传画)跟着父亲瞎鼓捣。大字标语写好了,我会去“补色”。大约小学起,学校和班级的黑板报和学工学农战报的蜡纸底板刻印基本都是我做的。大学里学联会搞高校书画比赛,我会跟着去凑热闹。其实,我的字只练了个半吊子。倒是仿宋体和魏体稍带点隶书的,能够划拉几下。都是面上的事,骨子里就是个半吊子。不过,这一路的相关和影响在了。现在有空了,就像拾回来。说来也许人不相信,我家传的一幅檀木象牙扇面被我老妹半路截取了,我一直想重写上面我曾祖亲笔写下的那段文。于是胡咧咧半懵懂地重新开始了。
我这个“混汤”型的练字人,发现有一个坏和一个同体的好:字虽然没有练到家,但多少有了对自己字的认识,所以大约不会轻易地被任何人带到一个既定的框架里或路径上去(文末的那两个字大约您可以看见我比较个人化的走法)。这字啊,还是从隶书、魏碑和欧楷入手比较适合我的胃口。只是不知道我有多少时间去练,也不知道能练到什么程度。就觉得吧,生活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写完字,人就通体舒服。我很喜欢我写字的书桌和房间。那是一种享受。
雷公是内在里很齐全的人。谢谢精致的留言如此。握手,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9-9-16 19:31
晓岩: 激赏!读之大有益!
也是一个学习的人会有的想法,比较个人的了。谢谢!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9-9-16 19:30
samfbh: 秀中带筋,坚而不拙。
是练习者,勤恳了去学就是了。谢谢!
回复 雷公 2019-9-16 09:08
个人的体会是,文中提到的“端”是书法的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求。离开了这个端,再怎么龙飞凤舞,灵动秀美,都会让人觉得少了端庄和雄健,甚至少了主心骨。

所以好的书法作品,可以有各种不同的风格和形式,也可以没有其他书法的某些特点和要求,但是却都不可以不端正。

个人体会这可能就是文中强调的“拙”的妙处——只坚持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要求。所谓“大智若愚,大巧似拙”。

现在的人绝大多数很少练书法,所以严格地说都只能算是初学者。所以不论被吹捧得如何或自我感觉如何,其实能够真正达到“端”的要求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强调一下“拙”不无道理和不无妙处。

关于具体的书法作品和风格。

个人认为如果学赵孟頫,就非常不容易真正达到“端”的要求。据说受过极严格和极刻苦训练的乾隆皇帝,因为主要练的是赵体,所以后人对其书法的评价并不高,认为太软,虽然他的墨迹几乎无处不在。字如其人。赵孟頫只是被打败的前朝皇室的后人,所以虽然像宋徽宗一样是书画奇才,但是想来缺少家国情怀和自主的气质。

可以说与赵体处于另一个极端的是颜真卿。一直以来对颜体的权威评价是“端严雄秀”,高于他人。笔者从小就曾一直怀疑这个评价中的“秀”,认为颜体太 “拙”,在“秀”的方面根本比不过赵体。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才逐渐认为既然端庄和雄健的字极少和极难真正做到,那么“端严雄”本身也许就是一种“秀”。

颜真卿身处大唐盛世末期,其浩然正气铮铮铁骨的品德举世景仰(包括日本人)。其《祭侄文稿》真迹年初在东京展出盛况空前,据说是仅次于《兰亭集序》的天下第二行书。光是崇拜他的人品,也想学他的字。
回复 晓岩 2019-9-15 22:10
激赏!读之大有益!
回复 samfbh 2019-9-15 21:36
秀中带筋,坚而不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