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画家@作家 http://blog.sinovision.net/?342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介绍中国当代的作家与画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伙食

已有 267 次阅读2019-3-15 20:16 |个人分类:王正鹏杂文、摄影|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伙食

王正鹏(土家族)/

    活着的人,有活着人的伙食标准。死了的人,有死亡了的人伙食标准。这是人类与动物的基本区别之一。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流传千百万年的俗话,至少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了追求金钱,连生命都可以不要,去争取唯一的生命保障权益而抗争,甚至丢弃生命去追求。

    我的爷爷王云清,先前为了家庭生活得比较好一点,出外学艺,想用武术来保护自家挣来的财产,结果是失败的。后来到杜桂珍家做了三十三年的管家,至杜心五(1869195318岁的时候才离开杜家,之后到陆军少将王恩渥(1918817日授陆军少将)家任管家,教授少将王恩渥之子胡一鸣(19101962原名王一鸣,19299月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兼湖南省委军事委员会书记,19303月任红十六军军长。参加指挥了1930727日一打长沙、1930912日二打长沙的战斗,因使用“火牛阵”失误而撒职。)武术,我父亲出生后,常跟随我爷爷王云清走东家窜西家,吃一些比较好的伙食。

    死人的伙食是有标准的。

    在我知事的时候,我的父亲领着我到爷爷坟头上去烧纸,烧纸的时候父亲总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个是大爷爷叫王云清,王云清有几个徒弟等等故事。这个是二爷爷叫王朋槐,小时候掉到火坑里把脸烫伤了成了疤子。这个是么爷爷叫王化槐,是个拣瓦匠,在1965年被老虎抓伤,是父亲用手枪将老虎打死了的。一年又一年的重复这样的说与做,现在我是知道这样的标准,一个坟头先点燃二只蜡烛,然后摆上二碗米饭和莱,每样菜必须是二筷子,菜要五样以上,合五方五位,然后摆上茶水和酒水,再开始分开钱纸,再点上九柱香,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名字,叩三个响头后开始烧钱纸,烧要钱纸再放鞭炮,一年的第一次在清明节就完成了,过年时再一次,这就是死人的伙食标准。

    1933年,我的父亲参加了红军,参加红军最大的问题就是解决了吃饭伙食问题。父亲说,尽管在大庸县战斗中打断了手指拿不了枪,但是是吃得饱,吃得好,父亲仍然是跟着红军跑。

    父亲给我说了这样的故事:比如要打澧县某地,先前就派红军侦察兵进入到澧县某地找当地人安排吃饭的伙食标准,一个红军一餐食大米一斤,菜是肉与小菜要足份,安排好了就在房子外面放一个记号,或是蔉衣,或是斚笠,红军若打的时候就不打有记号的这一家。

    父亲,1933年参加红军,1935321日参加了大庸鸡公垭战斗时被打断手指三个。19351119日从水獭铺开始长征,19351120日下午随贺龙到若口祭奠汤子模[18891925,汤子模姑姑为澧州镇守使王正雅(18701920夫人]上将,19351121日到乪原看贺龙为贺捿生治拉肚子的病,听贺龙唱《油菜花儿黄》之歌,时招有红军,有三个人为将军,一为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一为成都军区总医院院长,一为陈毅独立师师长。19351124日过沅陵。193646日入云南省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红军政委汤祥丰判变投敌后父亲任红军司号长,长征结束后父亲任陕甘宁三边区司号长,时经常在毛泽东家蹭饭吃,毛泽东家伙食是这样的,一碗南瓜、一碗白菜,一碗黄豆,一个汤,一个荤菜(或肉或鱼不固定),小菜每人可食四块,肉可食二块,尽管毛泽东爱吃红烧肉,他总是把份内的二块肉一块夹给他的女儿李敏,一块夹给我的父亲的,毛泽东爱吃红烧肉只是背一个名而已。父亲给我讲的这个故事,后来我到北京报社工作后从毛泽东生活处科长郭英处得到证实,也在毛泽东秘书叶子龙(19162003,从井冈山至北京一直跟随毛泽东,夫人刘英患心律不齐时我认识了叶子龙)处得到了证实。

    红军战士为什么会跟随毛泽东跑?因为毛泽东解决了每个红军战士的伙食问题,尽管吃的是红薯饭,喝的是南瓜汤,睡的是稻草,仍然是唱着歌儿“红米饭南瓜汤,干稻草软又黄……”去战斗。一个人的伙食,决定了一个人去跟随谁的作用,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人民最基本的法则。

    习近平时代,继承了红军共产党人共产党领导人民最基本的法则,领导着人民不断解决了伙食问题,还解决了住的问题。

    可是,有的企业负责人自认为是上市公司,他们的伙食是这样的,一碗土豆片约三四片,一碗黄豆七八粒,一碗肉六片,一碗鱼半块,一碗白菜七八片,10个吃,10个人谁敢去夹半块鱼块?10个人谁敢夹6块肉?10个人谁敢夹七八粒黄豆?……

    一个上市企业连伙食问题都解决不好,又怎么能够让人跟随着去创业呢?

    没有对比,不知道好坏。

    我在北京报社杂志社工作的时候,经常是跑到食堂看看伙食如何,如我在科技部食堂吃饭,一吃就是三年,科技部食堂虽然分了二个区域,一个是部长级区域,一个是局长级区域,然而部长级区域与局长级区域只隔半人高的透明玻璃墙稍微隔开一下,部长们与局长们的伙食是一样的,肉每个人是二片,菜每样每个人是二块,汤每个人可以打一碗。在北京大学吃饭时,学生和教授的吃饭是分开区域的,我在学生区域接受过学生邀请吃过饭,伙食是二片肉,菜每样是两块。我在教授区域也吃过饭,伙食是二片肉,菜每样是两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自然法则,一个人给企业干了活不断没有工资,就连应该食用的伙食份额都达不到,还有什么资格说员工呢?!

 

 





上一篇: 马涡洞记
下一篇: 金腰带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