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思宁的博客 http://blog.sinovision.net/?372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您被谣传的“1949年的选择”感动了吗

已有 353 次阅读2019-5-12 00:49 |个人分类:时政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杭立武, 张大千, 蒋介石, 敦煌, 临摹壁画 分享到微信

您被谣传的“1949年的选择”感动了吗
  2019年4月26日至今,一篇来自“历史客栈2018”“历史客栈2019”的题为《1949年,这些人的选择,让人肃然起敬》的文章(以下简称“1949年的选择”)风靡微信和微博,让许多网友看了大为感动。
  然而,“1949年的选择”中关于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杭立武扔掉自己的全部家当,让飞机装载张大千的78幅敦煌临摹壁画的“历史记载”,却是谣传。

    国际在线和央视的谣传

  谣传最早见于国际在线网站2007年3月28日的文章《台北故宫博物院建立的来龙去脉(图)》。文中说:
  “1948年12月,杭立武和其他几个人正准备从成都乘坐最后一班飞机赶往台湾,艺术大师张大千提出了一个紧急请求。
  “据杭立武的记载:他(张大千)匆忙中捡出七十余帧,请搭此机空运台湾,以保存国家文化。但那时飞机载重已达饱和,驾驶人员不答应再增加重量,在此情形下,我为保存重要文物,决定抛弃了我的行李三件,以换载张大千的国画。惟当时我提一条件,这批国画运到台湾后,请他赠予政府,张氏立表同意,当时就写了一张名片,作为赠送的证明。
  “实际上,这些画最后是给了台湾的历史博物馆。”
  国际在线这篇文章并没有给出可信的史实出处。其中所谓1948年12月,明显不是最后撤离大陆的时间,而且没有具体日期。所谓“杭立武的记载”,也没有指出记载的出处。
  2009年初,央视《台北故宫》纪录片第一集则介绍说:
  “说起张大千与台北故宫的渊源,则另有一段传奇。
  “1949年,张大千离开大陆,12月9日,一架飞机稳稳地停在成都新津机场。它是国民党政权撤离大陆的最后一批飞机之一。
  “准备搭乘这班飞机的乘客有‘行政院院长’阎锡山、‘副院长’朱家骅、‘政务委员’陈立夫、‘秘书长’贾景德以及刚刚升任‘教育部长’的杭立武。大家都带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阎锡山带着两大箱黄金一同飞往台湾。
  “正当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一辆小汽车载着张大千冲进新津机场。
  “张大千对杭立武说,他带来了78幅敦煌临摹壁画,并请求与这批画同机撤离。
  “杭立武深知敦煌临摹壁画的价值,但眼前的这架已经严重超载的飞机却再也载不下一个人和78幅画的重量了。万般无奈之下,杭立武从飞机上卸下了自己的三件行李,行李当中有他毕生积蓄的20多两黄金。
  “但是,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希望张大千将画作捐出来。1969年,张大千兑现承诺,把这批画作捐给了台北故宫博物院。”
  “1949年的选择”所谓杭立武舍财装载张大千临摹壁画的“历史记载”,就是根据《台北故宫》介绍的这段传奇编写的。
  认真分析《台北故宫》介绍的这段传奇,不难看出漏洞:
  一、张大千离开大陆的时间不对。“1949年,张大千离开大陆”是几月几日,被含糊了。如果1949年12月9日前已经离开大陆,为什么12月9日又出现在成都新津机场?
  二、张大千临时请求登机不合情理。准备搭乘这班飞机的乘客都是政府高官。张大千没有事先获准,怎么可能恰好赶到机场,且提出让人为难的装载要求?
  三、杭立武缺乏同意装载的权限。飞机是否超载,并非取决于杭立武的判断,而应该取决于飞机员(机组人员)。况且,阎锡山、朱家骅、陈立夫等多名乘客,职务都高于杭立武,凭什么由杭立武来决定?
  四、抛弃黄金也不合情理。说杭立武卸下三件行李还可以理解,但抛弃20多两黄金不可信。既然“大家都带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估计也不会都是黄金,20多两黄金应该也可以替换下别的高官非黄金的其他家当吧?
  好在《台北故宫》已经承认只是“传奇”,也没有提及史料的出处,只是有采访杭立武之子杭继东的镜头,杭继东限于提及杭立武要张大千立据赠予“故宫博物院”的情况。虽然1949年12月9日的时间比较接近史实,也有一些细节,但没有相关当事人的叙述为证。杭继东毕竟不是当事人。
  说是“传奇”,即是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而故事做为一种文学体裁,是允许一定程度虚构的。因此,《台北故宫》介绍的这个“传奇”并非史实。

    飞行员黄庭简还原史实 
 
  2012年3月2日,时代周报刘小童的文章《张大千画作运台始末:副总统下令老蒋专机帮忙》,介绍了采访当年驾机参与这次绝密飞行的飞行员黄庭简,还原了张大千敦煌临摹壁画运往台湾的史实:
  “真实的历史是——时任国民政府副总统陈诚受蒋介石指派,亲命二十大队二中队长,火速派飞机飞返大陆成都,务必把张大千遗留在成都的字画古玩等艺术珍藏品抢救出来。
  “该年10月中旬,受友人之邀,张大千前往台湾举办个人画展,他根本没有料到,就在画展这段期间,国民政府局势急转直下,眼看国民党即将全面退出大陆,张大千找到先期到台的于右任,谈到自己还有为数众多的古玩、字画在四川成都,希望军方能把古玩字画和家眷都接出来。
  “于右任马上致电蒋介石,四面楚歌之中的蒋介石没有丝毫怠慢,让副总统陈诚火速处理。由于时间紧急,陈诚得知张大千在台湾新竹,而二中队又刚好退守新竹,于是亲自致电中队长安排人员……
  “中队长下达命令已经是下午,因为要带上张大千,所以在新竹起飞的时间是,1949年12月10日上午,机型:C-46……
  “该机翼展32.9米,机长23.3米,机高6.63米。安装‘高空增压器’后,该机不装货物时最大飞行高度为7620米,载重量为4.63吨,甚至能装下整辆吉普车、整艘小型巡逻艇、不可拆卸的大型部件,如飞机发动机、发电机、医疗设备等,也能运送人员。在支援中国人民坚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C-46在驼峰航线上立下赫赫战功……
  “还好,C-46表现还算正常,除在湖北上空几次出现‘放炮’(遇低温冷气,发动机结冰)外,一路平安抵达成都,抵达凤凰山机场。
  “蒋介石专机帮忙托运
  “落地后,张大千找辆三轮车离开,而此时成都市区已经出现乱象,黄庭简带领机组成员不敢离开飞机,夜深了就在机舱内睡觉。
  “12月11日,清晨,天刚刚亮,一阵轰鸣声将在半梦半醒中的黄庭简彻底清醒过来。他看清是一大队的两架C-46降落。两架C-46落地后滑行到与黄庭简靠近的位置。其中一架飞机的机长恰好是自己的同学,他带来一个最坏的消息:这是从重庆最后撤离出来的飞机和人员……
  “天已大亮,进城一夜的张大千依旧不见踪影,此时,一阵轰鸣,001号飞机降落—看到编号,在场空军的人都知道,‘总统’来了。
  “仿佛是约定好了似的,就在蒋介石专机到后不长时间,张大千带着一辆卡车装载满满一车物品和家眷,回来了。
  “似乎也被纷乱的时局弄晕,张大千没顾上拜见‘中 华 民 国总统’,而是催促赶快装运。
  “也不知道张大千用了什么手段在这个时期竟还能找到那些干活的工人,反正不一会儿,C-46已经满载。
  “黄庭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见到C-46已经满载,想到还要乘坐张大千和他的那些家眷,而且返航途中还有那么漫长的危险地带,于是他拒绝再进行装载。
  “张大千也没了办法,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黄庭简,而此时,似乎已经能听见成都外围解放军的隆隆炮声。
  “看到身边的001号总统专机,黄庭简询问专机飞行员衣复恩是否有好办法。
  “衣复恩也无能为力,无奈地向黄庭简摆手表示自己实在想不出任何主意。
  “或许是外面的喧哗打扰了正在舱内休息的蒋介石,他传话让衣复恩进舱。
  “一会儿,衣复恩微笑着出舱,小声告诉黄庭简,总统特许,可以把装不下的字画古玩,都装到专机和另外一架飞机上……
  “字画古玩装完之后,原以为可以马上飞离这个分秒都充斥着不安信息的机场,但偏偏总统的专机就是不起飞。所有的空军将士在忐忑不安中提心吊胆地又过了一夜……
  “12月12日,早晨,天亮,001号引擎轰鸣,机轮徐徐转动,滑向凤凰山机场跑道起飞线,在场的人,无不长长地出了口气。
  “专机起飞了,大家依次跟在后面,缓缓离地,带着留恋,向着远方飞去。
  “据时代周报记者后来了解,在这次飞行运输中,有62幅敦煌临摹壁画,16幅张大千私人收藏的古画,后来被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黄庭简是当事人,而且介绍的细节相当详尽。对比国际在线的文章和《台北故宫》纪录片,可以判断,黄庭简所说的才是真实可信的历史。
  概括起来,张大千画作运台的基本史实是:10月中旬,张大千前往台湾举办个人画展,已经离开大陆。张大千找到于右任,希望军方能把古玩字画和家眷都接到台湾。于右任致电蒋介石,蒋介石让陈诚火速处理。陈诚指示二中队派飞机带张大千返回重庆。12月11日,黄庭简的飞机要搭载张大千和家眷,如果一车物品都上就超载了。黄庭简询问蒋介石专机飞行员衣复恩后,蒋介石特许把装不下的字画古玩都装到专机和另外一架飞机上。显然,在张大千画作运台这件事上,珍惜文化古董的是蒋介石,而不是杭立武。另外,飞机装载的并非“78幅敦煌临摹壁画”,而是62幅敦煌临摹壁画,另有16幅是张大千私人收藏的古画。
  也许,从大陆的政治角度来看,一般媒体宁愿歌颂国民政府的教育部长杭立武,不愿歌颂蒋介石吧。
2019.5.10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