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mk2849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4165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庆红旗:当代中国最荒诞的政治谎言

已有 2087 次阅读2014-11-2 05:49 |系统分类:军事| 大庆红旗, 大庆精神, 铁人精神, 改革开放, 周永康 分享到微信

      

      任何一门产业,无论工业、农业还是其它产业门类的发展,无例外地出自科学技术的创新与引领,并对相关国家的内政、外交及国防政策的演进产生直接影响。所以,当今中国石油工业,尤其是本土石油工业面临几乎难以为继的艰难境地的时候,美国页岩油气产业的技术革命,却令美国本土有效减少了对于中东及海湾国家油气资源的依赖,其页岩油气产量,早已相当于七到八个中国大庆油田的产能当量。有舆论预测,这将促使美国再度成为全球第一产油大国,并于二〇三〇年实现“能源独立”。所以,尽管美国已在诸多热点地区实施战略收缩,其称霸全球的野心依然高涨,仍保有只能当老大、决不当老二的主观能动性。何况起自二〇一四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明显复苏,并试图启动进入通道性强劲复苏过程。
      但中国石油工业例外。中国石油工业,尤其中国本土石油工业,究竟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起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直至今日的可笑说法是:因为高举了大庆红旗,学习和发扬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这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谎言之一,但撒谎也该讲究艺术。即如大庆油田。相关大庆油田的胡言乱语横七竖八,有的荒唐至极:大庆油田是谁发现的?是王进喜发现的。大庆油田是怎么勘探开发成功的?因为创造和发扬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知识分子和科学技术的功能何在?大庆经验认为,知识分子和科学技术的功能,仅在于帮助王进喜们免于好心办错事,绝不承认没有石油地质科学,便没有石油工业,自然更没有王进喜们。
       换言之,中国石油工业的革命性突破及其发展的最关键引领要素是什么?不是依赖技术进步获得了地质认知突破的石油地质科学,而是身为“领导阶级”的王进喜们的精神和政治力量。你不听劝,要求技术进步、主张科学的勘探程序、坚持发挥石油地质科学的工程指挥作用,你朋友的手心,会非常紧张地为你捏上一把汗。因为挥舞大庆红旗的人一定要“狠反”你的“老毛病”,把你打成反大庆的反革命,毫不客气地剥夺你的工作权利,对你实行无产阶级专。
       因此,文革期间,王进喜是毛泽东的座上客,尽管他的那点所谓“贡献”,较之地质家和地球物理家的贡献,可完全忽略不计,何况,他是带头违章作业的典型。
       也因此,文革之后,改革开放之初,在某油田,发生了判处反四人帮人士死刑、立即执行的重大政治事件。康世恩宣称:“四人帮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但石油系统,要继续开展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的文化大革命。”
       更因此,中共召开十七大之前、十八大之后的关键时刻,为使蒋洁敏当选中央委员,进而“上位”国务院甚至更高级别,成为“石油帮”在中共党内及中国行政司法领域内的新代理人,有人多次唆使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节目中,高规格、挑衅性宣扬“学大庆”。
       结果呢?大家都看到了:学大庆,已确实使得当今中国本土石油工业难以为继。
       你只能无可奈何地面对现实:那边厢,美国安享页岩油气产业技术革命带来的能源保障红利。这边厢,中国国家领导人不得不亲自频繁出访,向邻居们寻求油气供给保障,安排一条又一条输油输气管道向中国铺设。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中国,反倒有如ICU病房里身上插着好多管子的重症病人,必须依靠那些管子的能源输送维持生命体征。
       为什么页岩油气产业技术革命能够发轫于美国,而不是发轫于中国,尤其不能发轫于所谓大庆红旗之下?


       那么,新中国的石油工业,尤其是本土石油工业,究竟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是因为高举了什么大庆红旗,发扬了所谓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还是另有因由与法则?
       二○○七年夏季,一位古稀老人以八十六岁高龄身患重大疾病陷入昏迷。
       老人家这辈子经历得太多。他和他带领的科学技术团队运用地球物理勘探技术,掌控中国经济、社会、及国家防卫的命脉:石油。进一步说,掌控着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钥匙或指挥棒。
       中华人民共和国原石油工业部政治部负责人曾公然宣称:老人家“一贯不干好事情”,“一贯反大庆”。但是,不客气地说,恰恰是他和他的科技团队,牵拉出了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两大位居世界五百强前端的宏观产业链,是不折不扣的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
       他的经历仅围绕一个主题,或者说,仅围绕一场旷日持久的——正常情况下应当使用这个词:争论,但在中国,准确表达相关内容的词或词组是斗争或残酷斗争——明里暗里至今,曾不仅拳脚交加棍棒呼啸枪声大作,充斥凶残的血腥味道,还大量暗设险恶的政治陷阱,散发阴谋及腐败的腐臭味道。
       进一步说,这场斗争,是在某些人极力挥舞的所谓“大庆红旗”指引下的“学大庆”运动的阴影下展开的。中国石油工业,尤其是陆上石油工业的生存发展,在其阴影下苦苦挣扎,现已面临可能消亡的极度危险。
       这场通过挥舞所谓“大庆红旗”煽动起来的血腥斗争围绕的主题,一直是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必须拨乱反正的重大命题。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高速度、高效率、可持续地发展石油工业?进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要兴旺发达,还是走向灭亡?


       事到如今,围绕应在当今中国举什么旗帜进而走什么道路的问题,争斗仍在继续。
       旗帜就是方向。或者说,旗帜指引方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持续引领中国改革开放、科学发展,沿着正确道路阔步前进的旗帜。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始终强调、中共十八大及习近平的系列讲话仍一再要求:仍必须学习实践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及科学发展观,坚定不移地继续高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奋勇前进。
       就此,习近平给出了异常清晰的说法: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的主线。习明确指出:“实践充分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团结的旗帜、奋进的旗帜、胜利的旗帜。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始终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定不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当今中国另有旗帜与之对面搭台唱戏: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仍坚定不移地高举所谓大庆红旗,以持续高昂的政治热情坚定不移地继续“学大庆”。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
       一九七八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今仅三十五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体量早已位居全球第二。实践表明,这一令人咋舌的罕见的经济社会发展奇迹,靠的不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靠的是改革开放,中国人民全力推进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在这一发展与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因“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严重对冲改革开放推进发展与前进的历史要求,“学大寨”和“学解放军”早已停摆数十年。但在原石油系统,现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学大庆”寸步不让,赖着不走,仍被奉为生存发展的不二法门,已对改革形成严重干扰,对中国石油安全构成内生性重大威胁,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有一窝罪犯,这些的罪犯不思悔改,继续将大庆精神尤其所谓“铁人精神”,作为对内动员干部职工继续高举大庆红旗、对外宣扬紧跟大庆红旗的金字招牌。
       对王进喜的所谓“铁人精神”应正本清源,得出正确和清醒的认识。即如当年,王进喜秉持“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上”的错误观念,忽视安全生产,事先未备任何防井喷物料例如重晶石和泥浆搅拌机便违章开钻,以致井喷后其本人及井队手忙脚乱无所措置,使用黄土压井不凑效后,又使用本应用于固井的水泥压井仍不凑效,被迫拖着伤腿跳泥浆池当人肉搅拌机。
       此事本应被严肃批评,却被视作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加以宣传表彰。因“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上”主观唯心主义倾向过于明显,为宣传和推动学习,被文过饰非地改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事后,王进喜及一二〇五队部分职工改当电影演员,将此拍摄成所谓“艺术纪录片”也即假记录片宣传播映,导致此后数十年间,王进喜跳入泥浆池当人肉搅拌机的影像画面,成为大庆及全国石油职工崇敬与效仿的经典印象。石油系统因违章作业恶性事故不断,“王铁人”及其“铁人精神”名头反倒日益响亮。以致时至今日,面对地球物理勘探促使石油地质科学获得的一个又一个重大战略发现与突破,许多人竟晨昏颠倒地误认为,为发展中国石油工业立下头功的人及原动力,居然是本可忽略不计甚至应被严肃批评的王进喜及其“铁人精神”。
       中国石油工业已历经两次重组分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公民从中感觉得到的是,海上分出去单过之后,恶性事故几乎全都留给了陆上。陆上石油工业重组分立为中石油、中石化之后,恶性事故则大多留给了中石油。问一位中石化员工:“你们现在还学大庆学铁人吗?”答:“早都不提了!”
       当今中国,谁是“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优秀传承者?如下答案应当不过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常制造矿难的山西煤老板。
      “看来发展石油工业,还要革命加拼命。”现在看,毛泽东的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至少是不准确的。如果说,其中的革命,是指科学技术的革命性进步,那么,“要革命”的说法要得。其中的“加拼命”,是王进喜的违章作业及其“宁可少活二十年”,就明显要不得。在科学技术进步的指导下安全第一,照章作业,踏实工作,中国石油工业照样发展,且必定发展得更好。


       中共十八大之后的二〇一三年六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竟挑衅性褒奖一二〇五队,褒奖这个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和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不顾职工死活地在海外展开钻井作业:该队在非洲某国展开钻井施工作业,有炮弹命中职工乘用的吉普车,吉普车被打成对穿。这是一次严重事故,至少是很可能导致职工死亡的严重警告,本应引以为戒,千方百计设法今后避免,却被引以为傲,让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作为头条新闻播出,将此作为该队发扬所谓铁人精神、继承铁人遗志的英雄气概加以张扬。这等于公然鼓励让职工冒着生命危险投入施工作业的生产经营行为。这是一种策略。这是要把可能再度创造带血的GDP的危险行为演化为英雄行为,博得国人对于“铁人精神”的进一步崇敬,继续紧跟大庆红旗,显示出了继续顽固对抗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的鲜明立场。
       这之后仅隔数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毫不含糊地回以颜色,掀开了由大庆红旗遮掩的人间丑恶,将以蒋洁敏为首的、包括大庆油田负责人王永春在内的中石油贪腐窝案曝光。随后,宣布对这一派系的新头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的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展开调查。
       必须指出,大庆油田是油田,是广大石油职工的血汗劳动成果而不是什么红旗。所谓大庆红旗,是一些人用于施展政治抱负、建设及巩固其利益集团、阻止发展和进步、干扰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有恃无恐地抵制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符号政治筹码,与改革开放争夺政治和道义制高点的政治资本。
       起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新中国即出现并拥有了一家未曾挂牌、却一直在营业扩张、可被姑妄称作“大庆红旗思想政治产品的提炼、推广与营销策划公司”(以下简称“大庆红旗公司”)的利益集团。其主营业务,就是提炼与推销其所谓系列产品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大庆经验及大庆道路。产品拥有三个商标: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     
       一般职工住地窝子,喝能照见人影的小米稀粥,啃主要是白菜帮子、仅添加少量玉米面蒸出来的窝窝头,大清早五六点钟即须起床开工,饿着肚子艰苦奋斗。许多职工在冻饿中默默死去——如若死在冬季,天寒地冻无法掩埋,须在入冬前提前挖好墓穴。而“公司高管”们,则个人配有秘书、通信员和女服务员,在小灶食堂里以市价五分之一、四分之一价格,精米白面,鸡鸭鱼肉,香的辣的,尽饱吃,放开吃,白花花的猪油顺着泔水沟往外流,丝毫不在乎影响。晚上开会,早上睡懒觉,九点、十点太阳照屁股才起床,丁点儿不害臊。油田勘探开发成熟、原油产量上去,“高管”们组织文人,为“公司”加工制造产品。经验啦,精神啦,道路啦,红旗啦等等,就这样总结提炼出来了。
       公司“高管”们有敏锐的政治嗅觉,借助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生态、尤其是文革政治生态,故意违背大庆油田从发现到勘探成熟投入开发,是科学技术、尤其是物探技术促使石油地质科学发挥了首要工程指挥力和生产力的根本事实,从“左”的方向歪曲性总结、提炼和推广那些所谓经验、精神、道路、红旗等等,进而导致毛泽东号召并发起“工业学大庆”运动,运动持续数十年直至今日,“高管”们的职务一个紧跟一个地升上去,公司营业效益不断实现最大化。
       因而,该利益集团相当长时间地占据中国政治和道义的制高点,持续保持运用所谓大庆红旗指引中国工业经济发展方向的巅峰状态。同时,成为石油系统发动阶级斗争进而推进文革,组织政治迫害,压制正确意见,打击知识分子和科学态度的称手工具。为此,举旗者不惜将红旗拔起来,倒过来,让旗杆变成了可以随意颠倒黑白,抡圆了打人的棍子。
      一面大庆红旗,使得中国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形成有如大庆经验那样的经验,进而影响几乎所有国有企业的企业行为。也没有哪个行业具备有如石油工业那样的政治分量,进而影响全国的政治气候。文革之后,改革开放之初,所谓大庆红旗的这一巅峰状态以对抗改革开放的姿态继续延续,将石油系统的歪门邪道进一步引向全国,致使中国公交战线技术进步和技术与产品的升级换代陷于停顿,企业办社会规模越来越大,得罪了对于各类经济社会形态均拥有绝对生杀予夺之权的根本规律——价值规律,最终造成灾难性后果: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国有公交企业亏损面仍高达三分之二,埋下了企业职工不得不面临大量失业下岗、社会秩序持续动荡多年的必然逻辑。如此,大庆红旗几成亡党亡国之旗,这导致几乎所有中国公交企业坚决停摆“工业学大庆”,高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长痛不如短痛地走上了依靠改革开放图谋生存和发展的道路,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及中国经济体量的迅速壮大做出了突出贡献。


       因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继续延续“大庆红旗公司”的主营业务。纵观当今中国,“大庆红旗公司”仅此一家,再无分号。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成为当今中国与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的发展道路争夺政治、道义制高点的标志性企业。尽管中国共产党一再要求全党必须坚定不移地高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党组仍坚定不移地高举大庆红旗。甚至有舆论将 “大庆精神”升格为“国家精神”,欲与中国共产党及其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一争高下一争天下,尽管其中许多“高管”分明已是犯有重罪的罪犯。这些一味高举大庆红旗抗衡改革开放的坏蛋,没有能够占据当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政治和道义的制高点,却在很不光彩的犯罪记录上光宗耀祖,中了头彩。
       恐怕仅因时机不到。一旦时机成熟,就会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某些人带头,随之,中共党内及中国国内将会有人作出如下表述:大庆红旗,大庆经验,大庆道路,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才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宗。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背叛了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一旦这所谓成熟时机到来,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已因某些人担心的文革回归的方式,或某些人担心的和平演变的方式,被彻底颠覆。
       已经有了这样一种说法:起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当今中国处在的时代,既是最好的时代,又是最坏的时代。所谓“最好的时代”,恐怕是说当今中国处在的时代,是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时代。所谓“最坏的时代”,恐怕是说上述所谓“时机”,正被利益集团利用社会主义社会暂时性制度缺陷,一步紧跟一步加速累积,迅速到来。有些人恐怕要到上述所谓“时机”到来的时候,方能看得清楚:至今依然被高高举起的所谓大庆红旗,其实是颠覆改革开放的政治凶器。尽管同样不难看出,中共十八大新当选的中共中央领导集体,绝不会给出这个时机。
       所以不难理解,至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学大庆”已然成熟演进为或公开或隐秘抵制改革开放的政治谋略、政治手段、政治包装与政治纲领、组织纲领,内中被利益集团掺杂了过多的政治私货与人间丑恶,是利益集团核心层在当今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为故意捣乱而继续呐喊且试图有所作为、进而实现其重大政治野心的必须剔除的刺耳噪音。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见容于 “学大庆”,“学大庆”也不见容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学大庆”必须终止。那面所谓“大庆红旗”,早该卷巴卷巴扔进太平洋了!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相当多。
       他们是坚决抗争的人。他们的抗争,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为了“不光是我们这一代人,就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不必为石油的问题担心”。
       为此,我们故事的主人公被迫采用没有办法的办法: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决抗争——哪怕身败名裂,哪怕身患绝症,哪怕死于非命。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处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计划经济的年代,尽管他们成功指导勘探开发了大庆油田,继而在中国东部找到并勘探开发成功了诸如胜利、辽河、中原、华北、大港等一系列大油田,致使被西方石油资本判定为“贫油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年产原油突破一亿的产油大国,他们的抗争,却被表述为如同地主和资产阶级的、如同“日本鬼”和“黄世仁”那样的、向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新中国发起的反攻倒算;被明确定性为“反大庆”,与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里应外合共同发起的反华大合唱;还被定性为勾结“四人帮”、组织资产阶级帮派体系、进而发起的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破坏和捣乱。
       执政当局曾不得不三次就这场争斗实施军事管制,但争斗愈演愈烈。以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不得不亲自过问。而当时的事实与结论即已证明,中国原油产量能够突破一亿吨大关成为产油大国,恰因突破了某些人所谓“学大庆”运动造成的严重障碍,与数十年来有关何为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因由的主流宣传结论恰恰相反。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前石油工业部首任部长余秋里曾可能动了感情,尽管晚了些。他对老人家说:“你是为大庆会战做出贡献的老同志。对你,我们是记得的,忘不掉的!”
       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年代,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借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名义,阉割市场法则与价值规律,纵容下属油公司某些人利用发包勘探项目逼良为娼,收受贿赂转嫁成本,致使他们的行业企业又成为惨遭盘剥与压迫的“活受洋罪、心力憔悴、冒似高贵”,“日不能息夜不得寐、点头哈腰就差下跪、甲方一叫立即就位”的可怜虫。为了活命,只能走出国门,把为境外石油公司找油作为生存第一要务,到过的几十个国家都找到了石油,进而成为在国内开工严重不足,在国外找油找气成效显著、生意兴隆、广受欢迎供不应求的地球物理服务商。


       周永康和蒋洁敏都曾亲自出面捣乱。他们的处境因而已一而再、再而三地昭告中华民族:灾难即将降临——尽管他们引进和自主开发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油气勘探技术,突破了最为艰险的人类生存禁区,本应如日中天的中国本土石油工业即原陆上石油工业却已时日无多,正走向消亡。
       如不能保证进口油路畅通,迅速获得重大勘探成果并有效节能减排,照目前中国本土油气资源的开采及消费能力测算,中国本土石油工业还能生存多少年?二○一三年三月三日,著名学者陆德透漏了一个不知是否准确,但令人恐惧的时间:七点〇八年。
       身处重病之中的老人家,已为中国石油工业倾其所有,现因肺癌骨转移疼痛加剧,浑身发抖,开始使用吗啡。使用吗啡后他发烧和陷入昏迷,做了许多梦。
       昏睡中,他仍对中国石油工业,尤其是中国本土的石油安全深表达忧虑,不断惊叫或发出呓语——
       “……美国要打伊朗!”
       情况国人尽知:中国已由原油生产大国变为油气产品进口大国,油气产品的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进口量已超出产出量。而从中东及海湾地区到印度洋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南中国海的输送通道,已是紧扣本国石油安全乃至国家安全的生死命门。位于这条通道末端的南中国海,又是中国石油工业最为重要的战略接替区域,但在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无力护卫这条通道,老人家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前景不放心。
       “我提三个问题,”半清醒半昏迷中他与老伴对话。“第一个问题……”随即再度昏迷,昏迷中仅说出两个字,那是因美国重返亚太松链子,再度肆意挑战中国的国家的国名:二战战败国日本。
       美国。日本。六年之后的二○一二年,美国高调重返亚洲,日本随即发起钓鱼岛购岛闹剧在东海方向大干快上,既与中国争夺东海大陆架及其丰富的油气资源,对中国实施牵制,又协同美国与在南中国海方向的越南及菲律宾遥相呼应,侵犯中国南海海洋权益,试图阻断中国油路,切断中国命脉。
       换言之,美国日本所为何来?石油。所为何事?利用石油做空中国甚至肢解中国。所以怎样?中华民族怎样生存,或选择怎样生存已是燃眉之急。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石油工业是怎样发展起来的?既然事关国运,那么,隐匿和打压由物探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便就缺乏了起码的公正。缺乏起码的公正,便就缺乏了起码的科学态度。缺乏起码的科学态度,便就已经干扰且将继续干扰中国石油工业的生存和发展。如今,这个问题必须说说清楚。
       当今中国石油工业,尤其本土石油工业到了怎样危险的时候?中国政府应就此采取怎样的有效措施?也该得出明确结论了。
       至今,中国石油工业企业愈发乱象丛生。如,具有企业行政一把手身份的官员与拥有院士头衔的官员吹牛造假,向市场、公众及执政当局做虚假陈述,引导执政当局就中国国家能源安全做出错误评估与决策;勾结政府主管部门巧取豪夺他人获得的石油地质发现,用于骗取个人学术荣誉等等。到了评职称,当院士的关节点,所谓“圈子学术”、“亲信学术”、“官本位学术”经常大行其道。石油地质科学正面临领域内学术道德沦丧与溃烂,石油地质工作者的探索、求真、务实及创新热情惨遭打击,例如页岩油气技术革命等重大突破性创新科技成果,不能发轫于所谓大庆红旗之下,毫不奇怪。中国政府在防备域外势力“油断”中国的同时,还必须应对本国学术技术骗子对于本国石油安全的严重危害。 
       事实上,从发现大庆油田,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中国东部发现大量油田,以致石油工业在国民经济各部门高速度领先发展,年产原油突破一亿吨,终于步入产油大国的行列,再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塔里木盆地沙參二井井喷宣告中国终于发现海相油田,进入九十年代发现塔河油田,本世纪初发现所谓中国陆上石油工业仅次于大庆油田的重大发现的冀东南堡油田,误导执政当局及社会公众的虚假陈述如影随形,一个接着一个几乎没有断过。
       其中,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石油工业爆发性增长、进而成为年产原油过一亿吨的产油大国的关键时期,那面大庆红旗已曾被人抡圆了旗杆玩命往死里打人,且打得正是工作成就最为突出、发挥作用最为关键的人——那位于二○○七年夏季,以八十六岁高龄身患重大疾病陷入昏迷的古稀老人。若非当时陆军第三十八军逆流而上,奋力支持和保护,那次爆发性增长险些胎死腹中。
       中国石油工业有如其它各项产业,有其固有的发展规律。规律如钢,客观规律要求中国石油工业必须把科学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指挥力,将科学技术的引领与创新融入其它各项生产要素和生产力,踏实生产,照章作业。王进喜的夸张表现,曾给予一些人试图扭曲甚至委屈这条规律、伪造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将中国石油工业拽入死胡同的机会。但自古华山一条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出于宣传需要的夸张表演永远苍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尽管一直说,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是由于高举了大庆红旗,学习和发扬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但是,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实践完全粉碎了这一说法。中国石油工业,恰恰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和保护下,由身负所谓“反大庆”罪名的坚持科学技术进步的力量的引领,按照发展石油工业的客观规律,轰轰烈烈地发展起来的。


        所谓大庆红旗所以能够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对台唱戏,中国社会却一直给予极其高度的容忍甚至纵容,说明当今中国社会的政治体制、机制及治国理念等等,仍留有令所谓大庆红旗能够被高举至今的“左”的气候与土壤。当今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没有真正按照邓小平的宏大设计周到展开。
         一九九二年的南巡谈话,是邓小平以八十八岁高龄拼尽最后气力,完备、系统总结了改革开放的实践经验、理论创造与理想前瞻,留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带有最后嘱托性质的政治遗产,是集其一生理论修养与经验之大成的最具智慧的重要谈话,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进一步贯彻发展才是硬道理,不改革便是死路一条的动员令。由此,中国经济社会走上了迅猛发展的快车道。
        邓在谈话中着意强调“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是护航当代中国的极其重要的政治哲学,是部署给中国共产党在当时、现在及未来都必须时刻警惕、严加防范的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教训表明,所谓“左”,其政治结局其实是“极右”。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党组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塌方式腐败窝案,再度雄辩地表明了这一点。因此,“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要求处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共产党必须做好如下工作:就起自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扩大化直至文革的一系列“左”的错误,做出系统的和彻底的清算,将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与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邓小平理论,做出必要而清晰的条理性分析与切割。
        非常遗憾,这项根本绕不过去的工作,显然没有认真去做甚至根本没做,邓小平有关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一百年动摇不得、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的政治遗训,还没有能被无保留地予以继承,落到实处。这必然导致当今中国能够做大,但难以做强。
        当初作为文革工业样板工程植根于中国这片拥有丰厚封建土壤的大庆红旗、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是张狂至今的文革的活化石。诚如著名作家冯骥才说的那样:“从历史学角度看,文革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过去’;从文化学角度看,文革依然活着。因为文革是一种特定的文化,它有着深远的封建文化的背景。而且,它活着——不仅因为它依靠一种惯性,还因为它有生存土壤。究其根本,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对这块土壤彻底清除。”
        仍以科技创新为例。自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启动以来,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执政当局及中国科技界以创新为生命的延续,以创新为发展的牵引与动力,并已动辄实现或完成了大量创新与突破的说法,真是声声不绝于耳。但是,无论文革前十七年、文革十年、文革后及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八年,“左”一直或公开、或隐秘地、几乎无处不在地仍在给优秀人才的创新性格和行为设置障碍——
        就例如,你若不晓得“三分工作,七分人事”这一混在封建土壤丰厚的中国务必晓得的道理,不懂得逢迎体制内“左”的政治倾向或“左”的政治势力,不懂得应被权势、利益集团或圈子“罩着”,不懂得顺应同事邻里大搞平均主义大锅饭,只顾一心一意干工作,你将非常不幸,干得越好越不幸。
      很显然,中华民族“左”的痼疾至今未愈,症状明显。即如王进喜。王进喜,是一个通晓怎样与上级、与“左”的利益集团行共处共荣之道的“明白人”。明明违章作业险些导致重大事故,仍敢于充当电影演员拍摄假纪录片再现当时场景高扬其名,至今仍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图腾。宣扬以王进喜演唱主角的所谓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政治行为,至今依然被包庇乃至被纵容。页岩油气产业技术革命这一重大创新性技术成果能够发轫于美国,而未能发轫于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的中国,便是丝毫也不奇怪的事情。
       因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没有在重大科技领域内或为人类大大开拓发展空间、或直接开创新的科技发展空间的革命性、首创性科技成果面世,中国科技进步的步幅,甚至远不及文革前十七年。文革前十七年,中国社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气候与条件远不及今日,但当时的中国却曾以杂交水稻、倪志福钻头、断肢再植、人工合成胰岛素等革命性、首创性科技发明进步的重大成就,遥遥领先于相关科技领域。
       总之,改革开放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的成就,是不令人满意的。这除了政治体制、社会环境与社会理念仍缺乏鼓励和支持创新的条件之外,人们不难看到的例如还有:当今中国社会,连个支持和鼓励创新的合理的投资理念、投资环境和投资气氛,都是不具备的。
       引起国人公愤各界共愤的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石油”,A股证券代码601857)起自二〇〇七年十一月登陆A股市场,市值不断巨量蒸发,拖累沪深两市跌跌不休,成为在A股市场做空中国、阻止中国改革发展稳定的头号权重。将中国石油(601857)逐出A股市场的呼声,早已作为中国金融与经济的安全警报轰然响起。
       总而言之八个字:大庆红旗,祸国殃民!


        本人最近出版新书《一滴油  一滴血——所谓“反大庆”罪名与中国命运》。出版单位: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6月。出版后即感觉后悔,尽管基本轮廓已写清楚,但有些涉及重大原则是非的文字尚有缺陷。随即对全书作重要修改,准备有机会再版。
       上面文字是为该书前言,文字修改幅度较大。原题:《写在前面》。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