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沂蒙老杆的世界 http://blog.sinovision.net/?4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劳模店轶事:奶奶赐我御寒衣 穿着棉袄棉裤掉进冰窟窿的童年经历 ...

热度 4已有 3649 次阅读2019-1-7 09:37 |系统分类:文学| 沂蒙老杆 分享到微信

劳模店轶事:奶奶赐我御寒衣 穿着棉袄棉裤掉进冰窟窿的童年经历 ..._图1-1

冬天,是寒冷的,但也是温情的。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无论走到哪里,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诗意的冬天。因为冬天之所以寒冷,是为了让我们有机会感受到更多的温暖。寒冬腊月,凛冽的寒风阻止不了我室外拍摄的脚步,但在雪虐风饕的刹那,格外想念童年的小棉袄、大棉裤,怀念赐我棉衣的家人。记忆不自觉地回到儿时的劳模店子:同样的冬天、同样的北风、同样的大雪纷飞,我穿上奶奶亲手缝制的小棉袄、大棉裤,在冰天雪地里跟小伙伴们疯跑、戏耍,每每想起这段往事,心里头都是热乎乎的。   

小时候,下雪是很经常的事。有时候一觉醒来,整个劳模店子已是白茫茫的一片,连竖在门口的“不了门子”都深深埋在雪中拔不出来。这时候如果不穿上棉衣棉裤是很难对付风号雪舞的冬天的。

那时候,农村流行的都是大棉袄和大棉裤,所谓的大棉袄就是肥肥大大的那种,前襟很长,穿上以后显得非常臃肿。爱美的年轻人很不喜欢这个装束,但不穿还不行。最恼人的是大棉裤,当时流行一句话:老头的裤腰,免了吧。这也是大棉裤的真实写照,棉裤很肥大,展开来可以装下两个人,而且裤腰很长,穿上以后要两边免一下。这两件御寒神器上身后,再帅的人也会变成大马猴,活脱脱的就是书本上的原始人。

奶奶的手特别的巧,她缝制的棉衣很合体而且很温暖。每年的七八月份,奶奶都会先给我们量体,然后裁剪布料,再填充上厚厚的棉花,她做的棉衣大小正好合适,左右对襟重合。棉裤也不是传统的那种,不用免,穿上以后扎上腰带,显得也很精神。所以我经常戏说:奶奶做的是小棉袄、大棉裤。

有了奶奶缝制的小棉袄、大棉裤,再冷的冬天也会有情有义有温度。

     也许我从小就对雪有着深厚的感情,仿佛不在雪地里撒个野就辜负了这个冬天,所以每当看到漫天飞舞的大雪就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这时,我会早早起床,穿上奶奶在火盆上给烘烤的热乎乎的小棉袄、大棉裤,然后不顾母亲的阻拦,很兴奋的跑到村外,在雪地里闪展腾挪,尽情欢呼。

    记得有一次大雪过后的清晨,我和同学小艾、进步一起去西岭上玩雪,遇到了比我们大几岁的三华和几个小伙伴,他们玩的更嗨,坐在一块木板上相互拉着跑。我们玩了一会,三华提议去村东面的小涑河里溜冰、打“抹了”(劳模店子土话,意思是抽陀螺),进步个小胆子也不大,就要打退堂鼓。于是,三华就嘲笑我们是“胆小鬼”,我和小艾很不服气,就回家拿了“抹了”,然后说服进步,一起到小涑河里玩耍。

    那些年冬天特别冷,水面上都会结一层厚厚的冰,所以很多大人、小孩都会去冰面上滑冰,当然也有人想办法抓鱼。本村的杨石伦大爷是个很会做菜的人,他就经常去河里炸鱼。他一般先在冰面上砸出一个洞,然后把装着炸药的酒瓶子上的引线点燃,扔到冰窟窿里,随着“砰”的一声闷响,很多鱼就会漂浮在冰窟窿上面,然后他就美滋滋的提着一篮子鱼回家了。但是炸鱼过后的冰面上,会留下很多隐患,一不小心,就会有人掉到冰窟窿里。

    那天我们在三华的激将下来到小涑河溜冰、打“抹了”,刚开始还是小心翼翼的,后来越玩越大胆,我们三个就在冰面上疯起来。我和进步一边抽打着“抹了”,一边向河中间划去。突然,听到冰面上啪啪作响,我和进步已经踩在结了一层薄冰的冰窟窿上,“哗啦”一声,我们两个同时掉到水里。幸好,那个冰窟窿位置的水不是很深,我们在小艾的帮助下爬出水面,这时浑身都湿透了,进步吓得哇哇大哭,我冷的牙齿都在打颤,但还要安慰进步:别怕,咱们去场里扯一把麦穰烤烤就行了。

    我们几个连跑带颠的来到东场,我和进步赶紧找了一个麦穰垛扯麦穰,将湿透了的小棉袄和大棉裤脱下放在一边,扯下一些麦穰将我们两个包裹起来,然后再扯出一堆放在一边。这时小艾跑回家拿来火柴点上,再找几个树枝在火堆边撑起衣服慢慢烘烤。我和进步坐在麦穰堆里,感觉也不是那么冷了,怪不得老家婶子、大娘生孩子时都会扯上一些麦穰坐月子。

    我们一边烤火,一边说笑,不一会的功夫,进步也不再害怕了,只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这可怎么办?你看看,我这小鸡鸡怎么这么小了,是不是让鱼给咬了?

    我和小艾一听,连忙看了一下,可不,进步的小鸡鸡出出的像“小乌了牛子”(劳模店子土话,学名叫螺蛳),用手给拉出来,一放手就弹回去了。

    这事情第一次遇到,但也难不倒我,我一拍胸脯:不用害怕,你这是冻出出了,等穿上棉裤一暖和,就恢复正常了。

    烤了一上午,这棉衣还是外焦里湿,硬邦邦的。但这时候再不回家就要出乱子了,家里人肯定要漫山遍野的找我们。没办法,只好穿上比平时重了很多的小棉袄和大棉裤,别扭地往家走去。三个人边走边击掌盟誓:谁也不能说出去,打死也不能说。

    回到家里,细心的母亲一眼就看出不对劲,就问我这棉衣怎么弄得,我故意神神秘秘地告诉母亲:这棉裤上虱子太多了,还下了很多的虱子蛋,我让咬的难受,就脱下来抓虱子,可怎么也抓不完,我就放水里冲冲,冲完了寻思用火烤烤,把虱子蛋也烤熟,烤完了就成这样子了。

    母亲又心疼又觉得好笑,照我屁股就轻轻一巴掌:你再给我胡扯?肯定去滑冰掉水里了,抓紧把衣服脱了去炉子边坐着。

    母亲连忙去里屋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崭新的小棉袄和棉裤:这是你奶奶给你缝了过年穿的,你就活作(劳模店子土话,就是折腾的意思),过年没有新衣服穿别哭鼻子哈。

    后来才知道,我们两个掉冰窟窿里的事情都没瞒过家里人,进步和小艾都被他们父亲狠狠揍了一顿。那一阵子,我们也消停了很多,再也不敢去河里溜冰。但是到了第二年,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要去河里溜冰,打“抹了”,但谨慎了许多,都是观察好地形再上冰,从此再也没掉到水里。但我们不掉水里不代表别人不会,劳模店子村的孩子们因为溜冰掉到水里而去烤棉裤的故事也属于司空见惯了。

    如今,冬天也没有那么冷,小涑河里的冰面也很薄,很少有人上去了。雪也不是那么大,一年也就那么两、三次,稀罕的要命。奶奶亲手缝制的小棉袄、大棉裤,再也见不到了。

    回不去的童年,忘不了的棉衣棉裤。

多年以后,回想童年趣事,多种心情糅合在一起。如今,越长大感觉越孤单,没有了奶奶做的棉袄棉裤,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在离家不远的城市居住,也鲜有时间回老家看望,童年的伙伴也都天各一方,少有机会相聚。多么期盼能在一个白雪皑皑的冬天,再穿上奶奶做的棉袄棉裤,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听我戏说虱子下蛋的故事…..

后记:关于虱子,在农村,冬天根本就没办法洗澡,能去朱家岭边上的小煤窑和水泥厂去洗澡是很奢侈的事。所以,棉衣里会滋生很多咬人的虱子,我们也叫它虼蚤,特别肥大的叫它老母猪,虱子下的仔叫虮子,也就是我称为“虱子蛋”的乳白色小球球。虱子咬人很厉害,所以在农村经常会有这样的场景:在太阳底下,扒开衣服,找到虱子,两个大拇指甲轻轻一挤,只听吧的一声,手指甲立刻鲜血淋淋。

      感谢邵莉、左磊深夜校对改稿!                

                      201916日星期日夜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回复 nanalin 2019-1-9 01:24
难忘的童年,真切的描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