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红酒不过夜 http://blog.sinovision.net/?46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真情真性 实话实说 樽中红酒从不过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不下厨食神:虚荣和好色之间的狎笑

热度 22已有 12849 次阅读2013-7-1 07:48 |系统分类:美食分类| 红酒的饕客本 分享到微信

 

 

 

(一)

 

在日语作家的榜单上有两位村上,一位是村上春树,一位是村上龙。

 

村上春树不吝对另一位村上的溢美:「村上龙是我喜欢的作家,他的好奇心像鲨鱼一般强大。」

 

 

(二)

 

因为一本《孤独美食家》,接触到「不下厨的食神」村上龙,看到另一幅蒙娜丽莎,看到挂在嘴角一抹虚荣和好色之间的狎笑。

 

在书本上享受美食,应该是数码时代虚拟消费的一种簇新模式。美食书的一项魔法,是能够把吃和生活结合得非常文艺,非常贴心,既撂下一屋子的伤感,又洒下一地可以重拾的阳光,这无疑让夕阳中的纸本图书消费市场,得见梵高笔下的一夜星光。

 

村上龙的这本《孤独美食家》,充其量只能算一部不怎么严肃的嬉游作品,所以不必拘谨到要背上任何阅读负担。若是经由文化消费角度来看,倒是能看出诸多乖巧讨喜之处。

 

首先,村上龙套用日本古代物语小说的写作方法,加之所写之事多半是男女间的露水情缘,故事片段化的努力,恰能做到见好就收,留白之处可自行品味;故事篇幅的短而精,十足体谅了当今读者群的阅读耐性。

 

其次,村上龙尽谙「食色性也」的不二真谛,延续自己驾轻就熟「重口味」的写作风格,将「找食」和「寻芳」油炸成款款耐看经食的甜不辣。

 

男女之间艳遇或奇遇的老套路,本是寻常八卦事,但是经由文笔老到的村上龙,这些细琐立马有了「文艺范儿」,更有了跳脱常规的「我欲纵情」,让人读罢感觉好似被点了麻穴。

 

 

(三)

 

有网友把现代都市人、文艺青年和白领阶层的诸多文化消费需求,浓缩成一段并不乖张的文字诉求:繁忙的工作之余用存款换来短暂的出国旅行,入住稍微奢华的度假胜地,或寻访有个性的美食佳酿,再偶遇一位故知,(当然要是美女),展开一段露水情缘,最后带着离愁别绪离开,这难道不是诠释孤独最经典的剧情吗?

 

村上龙的《孤独美食家》叩应这些消费需求,三十二个非一般美食故事,轻挠这些族群的私痒处,为他们内心炽热的不安分统统加上Starbucks的防护套,把他们型款各异的蠢动装进IKEA的玻璃盅。

 

游戏有游戏的精神,玩弄有玩弄的风度,最紧要的是自己的风格,最忌讳的是给人的误导,在麻利爽快的嬉游玩弄和勉强硬撑的端庄严肃之间,村上龙不及细想地直奔前者。

 

我在村上龙的嘴角读到一抹虚荣和好色之间的狎笑,也要为自己的小虚荣、小幻想和小好色抿嘴一笑。

 

 

(四)

 

请各位欣赏村上龙在《孤独美食家》一书中的部分精彩句章:

 

整只鸡像巨大的岩石山浮现在沸腾的乳白色汤汁中,用筷子轻轻一碰,皮就剥了下来,鸡肉离开了鸡骨,和已经变成带着黏性一大块白色糯米一起混入鸡汤,就像冰山在春天到来时崩塌一样。

 

——《参鸡汤》

 

 

一晚可以轻松赚四百美金小费的服务生,把装在发出黯淡光芒的纯铜盆子里的巨大石蟹端了上来。暗橘色的石蟹只有脚尖是黑色的,剥开坚硬的外壳,便看到饱满的,彷佛果肉般的螃蟹肉。石蟹要沾热奶油酱或芥末酱后食用,但石蟹本身的味道很浓醇,无论沾了哪一种酱汁,一旦放进嘴里,就完全尝不出酱汁的味道。嘴巴和手指立刻变得滑腻腻的。螃蟹肉很滋润,舌头顿时冷得微微发抖。螃蟹肉带着生命的芳香,残留着些许海洋的腥味,和在纽约或是西海岸吃到的石蟹完全不同。一开始喝的蛤蜊巧达汤的温暖已经完全消失,只有白葡萄酒和螃蟹的冰凉感觉在内脏扩散,我渐渐开始有一种奢侈的失落感。冰冷的螃蟹令人沉默。

 

——《石蟹》

 

 

餐厅会根据菜单,分别将鸡肉、鸡蛋、蔬菜加入汤汁中。如果是鸡肉咖哩,就只加入鸡肉。汤汁炖得很浓醇,鸡肉却不会糊糊的,鸡蛋只是稍微煮一下而已,蔬菜也仍然保持原来的形状。同样的,白白的羊脑没有煮熟,浮在咖哩汤汁中。咖哩烧灼着嘴巴、舌头和喉咙,顺畅的滑入身体,温暖所有的内脏。白色的羊脑在舌头上凉凉的,如同女人的小拇指般滑滑软软的。咬破羊脑表面的薄膜,顿时有一种优质橄榄油和浓缩牛奶混合的味道在嘴里扩散,消除咖哩的刺激。但并不是真正的消除,而是用一种果冻状的膜,将味道和香味封存起来。在短暂感受这种奢侈的不舒服感后,再喝一口咖哩的汤汁。然后,再次重复刚才的过程。一边吃,一边绞尽脑汁的思考似乎和某种东西的感觉很相似,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咖喱羊脑》

 

我们年纪越大,越害怕感伤。因为,无可挽回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然而,也会遇到令我们远离感伤的东西。比方说,普罗旺斯鱼汤。普罗旺斯鱼汤中凝聚了海洋的芳香和勇气。

 

——《普罗旺斯鱼汤》









1

鸡蛋
1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1 个评论)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19 22:24
朱悦华: 读你的文字,很快意,也不乏思考,像是出落的很精致的美人,呵呵。
离屌丝比较近,离高富帅白富美还很远!多谢悦华君抬爱!!!
回复 朱悦华 2013-7-19 19:11
读你的文字,很快意,也不乏思考,像是出落的很精致的美人,呵呵。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7 17:03
中间偏左: 你的思维恍惚且幽默呀!
记得上次你使用恍惚一词,是画猫为虎。
回复 中间偏左 2013-7-5 21:36
cannaa: 曾几时,应该到了不羁于冤冤相报的年纪。能迈过猎杀情结的人,应该不被二战的屠城历史所羁绊。

抵制神马“日货”啊。没想到都离开神舟大迪了,还对东京旧都那样 ...
你的思维恍惚且幽默呀!
回复 今又是 2013-7-4 10:16
君子试味: 这家馆子是我的arch rival,或者vise versa!我从不去这家店,一去我会立马被认出来。这家馆子已经易手,不复从前! ...
是吗?同在东区中诚?
我本来讨厌做饭,就到处乱吃,曼哈顿125街以下的中餐馆几乎被我扫遍了,可以说基本知道每一家好点的餐馆。即使如地下室的餐馆也不能躲过我饥肠的搜索!
卖掉啦,有点可惜了,原来这次我还想去呢。曼哈顿哪里去寻找更好的中餐馆呢?
三个儿子分了钱,那个女婆再以最快的速度吸干老头,真的是财不过三代?
回复 今又是 2013-7-4 10:07
君子试味: 日本文学专业译者王蕴洁的文字功底也是不容小觑呀!!!
可惜没有了解,也没有读过。
来美国20多年里,就没有好好地读过书。多为空闲或途中解闷式的的翻阅。好像开博了后,又重新回去关注一些大脑里残留的余剩。
王蕴洁的名字非常熟,我有两个常年知熟,是姐妹,一个落底是芳,在沪上;另一个落底的字是蔚,在日本专做书画古董,莫非?她们的父亲是黄埔一期的。
日文估计也比较好翻,文字上算个外戚,内里有通;韩文也是;不过王蕴洁的手法里,正如你所说,文字功底大不一样,有种翻译源自于对历史和人物背景等通盘的了解,而译者自身至少深入其境过,方能在文字绝然没有丝毫问题的前提下,用“灵慧”去调灼。这,能在字里行间的行云流水般、自然的倾泻里找到行踪。这样的翻译者,本地就不在作者之下,至少接近和等同,否则翻不出来“内涵蓄意”的。文学史上,他还得通晓机理法式,甚至连音声节度起码也是了解的。毕竟每一种语言都有各自音声、样式和节度排列行走的。文字行走表样之外的又一重意境,文字的行表和外延的内化,都不是可以随手做好的事。所幸的是,你这篇东西里,我看见了。是意识流?不会是单纯的流动,又如气,来无影,去有踪。非常喜欢你这样的文字。因为它们没有负了红酒的盛名!
握手!祝节日快乐!
回复 今又是 2013-7-4 09:51
君子试味: 发觉自己在写食这方面总会多出两成以上的脑补彰效!!!
要我说实话吗?
你的才气早就在了,读书是种造化,种类不一,结果就不同。有一种文字呢,生来就是带你前行的,是它的功效,而非目的。你和这样的东西合抱,生出的娃娃就不一样。哈哈哈哈哈。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4 01:51
今又是: 可认识“三王”的老板?原来出身于得月楼(末代关门弟子),后来陪驾八佰伴,最后在纽约55街“独立寒秋”?(他去苏州给老娘上坟,纽约几个拍档吵得不可开交,撤 ...
这家馆子是我的arch rival,或者vise versa!我从不去这家店,一去我会立马被认出来。这家馆子已经易手,不复从前!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4 01:46
今又是:    非常精致的后现代主义手笔!喻象做了形容词,并以固定了的概念性名词作为导轨,生将自己的感觉定格成结论,同时流出足够的空间。的确是高手的行作!敬仰 ...
日本文学专业译者王蕴洁的文字功底也是不容小觑呀!!!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4 01:38
今又是: 红酒,这才叫文字的风采,真正地出趟和华美。非常欣赏了。握手!
发觉自己在写食这方面总会多出两成以上的脑补彰效!!!
回复 今又是 2013-7-3 09:59
君子试味: 我家某位亲戚的儿子,从弗吉尼亚理工毕业之后,径直和两位高中死党开了一家意大利餐馆!
可认识“三王”的老板?原来出身于得月楼(末代关门弟子),后来陪驾八佰伴,最后在纽约55街“独立寒秋”?(他去苏州给老娘上坟,纽约几个拍档吵得不可开交,撤资,他最后决定自己干,也是不愿意里的无奈)他的三个儿子都是名校出身,最低的学历是硕士,最后全部接收老爸的衣钵,钱吗,肯定比博士工资高得多。我估计他过去一月起码十万进账,现在不好说了。以前问过他,他不否认。所以,开餐馆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三王是我定点请人吃中餐的地方。和他们非常熟悉的了。老先生常常记不住我,但是如果是美女,他就可以做到”永志不忘”。哈哈哈哈。最后去了上海,讨了个要命的四十来岁的妇人做老婆,凄凄惨惨的了。
回复 今又是 2013-7-3 09:52
君子试味: 再给你独家来一段:
“夜色从文艺复兴时代设计的庭院渗入玻璃窗,宛如所爱女人的汗液般渗入我们的身体。”
非常精致的后现代主义手笔!喻象做了形容词,并以固定了的概念性名词作为导轨,生将自己的感觉定格成结论,同时流出足够的空间。的确是高手的行作!敬仰!
回复 今又是 2013-7-3 09:49
红酒,这才叫文字的风采,真正地出趟和华美。非常欣赏了。握手!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3 08:58
khtao: 感谢感谢! 哪天我过去找你借书罗。
请提前通知,我背几本好书给你!
回复 khtao 2013-7-3 08:13
君子试味: 为了你的美食栏目,最近我可没少收饮食类杂七杂八的书啊!
感谢感谢! 哪天我过去找你借书罗。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2 22:58
zpengtao: 「食色性也」的不二真谛
那位仁兄的取材视角果真怪异。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2 22:56
黄月亮: 《参鸡汤》我通常偏于管他荤菜多一些,既是菜又是汤。
按广东人的理解,好料都在汤水里了,剩下的那叫汤渣!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2 22:55
中间偏左: 意淫没人能及小鬼子!
关于这点,你绝对和小鬼子们有的拼!!!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2 22:54
khtao: 太好了。那我就预定罗。
为了你的美食栏目,最近我可没少收饮食类杂七杂八的书啊!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7-2 22:51
江南烟雨: 有部日本的连续剧叫孤独的美食家
Google了一下,虽然和村上龙的美食书无关,但是这个题材还是引起我的浓厚兴趣,谢谢老兄提供的信息!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