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 43

热度 2已有 351 次阅读2019-1-31 04:04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逃避命运安排,并不是一种明智的行为。生活要由人们自己来创造,奇迹将出现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之后。----摘自希腊神话。

     八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晴天--
      
今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后,动手搞屋子的清洁卫生,先扫灰尘,然后折去小窗上的木板,屋子里的光线顿时明亮了许多。当我扫抹干净。贴上了朋友们送的三张风景画时,小屋里就觉得变了一番模样。小柜上铺上报纸,放好我的学习用具,借来了房东的小桌,竹椅,还有条凳;凉好洗脸的毛巾,啊,家,一个小小的,我渴望的简陋的家,就这样形成了。床是房东的床,蚊帐也是房东的,被子和枕头是向九嬢和泰真她们借的,牙膏牙刷茶杯等洗漱用具是伊清送的。今天,我出钱请九孃她们为我买来热水瓶,明天,将从她们家里给我带来多余的塑料脸盆。

朋友们在支持我,帮助我,她们带着自信,相信我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真的是同病相怜!)我也相信我自己。在新的环境中我感到自如,没有丝毫的不安,没有想到这是农村。(县城外的农村。)我泰然地学习,没有抱怨,没有失悔,只有一个感觉,我和我的朋友们的期望,都落到了这一只小小的笔尖身上。有多大的力量啊!
(那时候的我真的是太天真,我以为自己能够当作家,以为当了作家就有了经济收入,就可以帮助我那些贫苦的朋友们。)

早上,女房东叶儿姐为我跑路买来了早点,我冲好了朋友们送的奶粉,香甜地吃了下去。中午,叶儿姐帮我买来了面条,自己就着他们家的煤炭炉子煮了一碗面吃。晚上是在房东家吃的,两个小孩做的稀饭,实则像干饭一样,菜是窝笋,虽说饭菜做的不是那么入味,但我也很感激。为了理想,为了事业,为了爱情,我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房东的三个孩子很喜欢和我玩,三个十分聪明的男孩子。大孩子十三四岁,那双晶亮的眼睛扑闪着,要是他不比划手势,你一定不相信他是一个哑巴。老二是一个胖胖的,有一张圆脸的孩子,老三要机灵很多,人也长得更可爱。看到家里来了生人,他们不是躲避,而是好奇,爱粘在我的小屋里和我说话。我决定从明天起开始好好地学习。

八四年五月六日--晴天--

天气很好,太阳照得很久,像夏天的时间那样了。农民们在栽秧,割麦,收菜籽,田地里一片忙碌••••••

这两天身体有些不适,睡得很迟才起床。晚上同房东的孩子们到河边去走了一趟,这是我在这里第二次出门。

很忙的时间里写出来的小说【崎岖的路】立意不高,没有突出主人公的思想和精神面貌,也就没有完美的可取之处,达不到教育人,影响人的目的。我决定接受建议,寻找一个可取的模特儿,再次加工,修改,合二为一,使之达到主题突出,情节感人,发人深思,使人觉悟。不过,要做到这一点是比较难的。

从今天起,改写农村题材的剧本【芦花冲的故事】,它是以我下放的生产队的人和事为基础,反映母女两代四个人的婚姻,反映她们在十届三中全会以后的生活及精神面貌。慢慢的写,慢慢的改,还要注意写观察和学习心得。

四月二十六日曾给吴老师寄去小说初稿三篇,不知有无用处?但抱着这种急功近利的思想是不对的,特别是文学艺术,哪能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呢?在描写上,我只有一点点的进步,离写出一篇像样的的东西,差得很远,我只有努力的学习和追求。

现在来看看吴老师是怎么样给伊清回信,评价我写的小说的。

伊清兄:您好!

信,红松的信和稿子我都拜读了。对红松的勤奋和在创作上的劳绩,我是非常欣佩的。红松文章写得流利,细节也写得生动,人物个性也还鲜明,这都说明她在文学创作上是下了苦功的,能取得这样成绩也实在不容易。但看了后,觉得她还不知道文学的慨括,剪材的典型化,不是写了生活本身就是什么样的文学了,文学要创造第二自然,即是作家占有生活后,要根据真,善,美的原则进行再创造,没有这个再创造,就没有文学。

所谓真,就是客观生活的真实,所谓善,就是作家的理想,世界观对材料的改造,使其符合我们建设精神文明的要求。所谓美,就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形象和思想的统一,性格与环境的统一。特别对短篇小说来说,多一个螺丝钉都不行。这是文学的基本常识。

第二,对生活要有自己的发现,别人写过,再去重复,也要有独特的角度。【仲德之死】的主题是【甜蜜的事业】的翻版,是计划生育政策的插图,是说明性的文学,人们一看,就知道是说这个主题的,因此也就失去了它的艺术感染力了。这样的作品是很难出来的。

【一只忧伤的歌】是写婚姻的不幸,这种有背于个人意志,没有爱情的婚姻,在我们这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不准男女社交活动)几乎比比皆是,百分之九十的家庭是凑合过的,在人们都不得不以紧张的劳动来维持最低温饱的社会,是不可能有真正的爱情的。爱情都从属与各种生活属性的,这种爱情当然是以委屈和痛苦作为代价的。如果没有用更高的美学理想来提炼这样的题材,而只是再现,重复一个真实故事的本身,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如果说是写人性美和人情美,那就要用出情感的地方,进行深入的刻化和和描绘,在这方面写得也不充分;我们也知道秀芝的委屈与痛苦,但她搞婚外恋,作为她这种不幸婚姻的补充,这在中国农村来说,也算是解放的了,也是有福的了。谈不到忍辱负重,比她痛苦不幸的妇女有的是。尽管小说中的人物是红松的熟人,但熟人不一定就了解,她们的心理活动就有不准确的地方,特别是秀芝在塘边看见秀芝的情人和别人谈情说爱而毫无痛苦,愿意让出成就她们的好事,就不大合乎人情。我们必须设身处地去加以想像,要像一条虫子那样钻到主人公的心里去感受,理解一切,而不能想当然的去代替。

用【桂子】的身价作为哥哥娶嫂子彩礼,近来写这样题材小说的太多了,最典型的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他们共同的主题就是“穷”,同类题材不是不能写的,但一定要从新的角度,要提炼出新的思想,如果题材类似,稿子粗糙,说明她的思想也雷同,小说就缺乏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在省一级刊物就很难发出去了。几篇散文在语言上还要锤炼,意境也要有新的发现,散文与诗有些类似,要通过自己独特的审美来体现自己的思想,这两篇散文在构思上平了一点,语言也不够精炼,据我所知,在省一级刊物还送不出去,总的印象,作家还是就事写事,而这是不能搞成文学的,文学是要以善,美为原则对生活本身进行创造,没有这个创造就没有文学,建议你们订几份文艺学习杂志看看,免得走更多的弯路。

我实在找不到时间逐字修改,出差一个月,桌上稿,信堆积如山,从全国各地带回的上百万字的文稿亟待处理,还要编发两部长篇小说,北京有个叫【啄木鸟】的大型文学刊物,看了我另一部12万字的长篇【爱的回报】非常感兴趣,要我改好后于六月份前寄给他们发四期。回来半个月了,还未改一个字,原因是没有时间。【逝去的寒夜】已插图去了,9--10月份可出书,(12万字)到时候当送给你们,请斧正。【重返目的地】觉得分手段没有写好,没有拿出去,因找不到时间修改,还锁在抽屉里。明年我57岁了,准备离休,专门从事创作。寄给你的两本小说收到了吗?现有一摞稿纸给红松同志。祝好!     
              
                                            战友:老吴草于1984年,5月2号

八四年五月十二日--晴天

两天前收到了吴老师的来信,对我的三篇习作都提了极中肯,极宝贵的意见。老实说,初读他的来信时真有点受不了。因为他说我的文章一是翻版,二是立意不高,没有从新的角度写,三是挖掘主人公的心灵不深,没有达到境界,合乎情理和逻辑。写文章真难啊,我眼里都快涌出泪来了,连说:“心里真是凉了大半截了,真不想写了!”

哎,我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情?这样幼稚可笑和自命不凡?吴老师说我连文学的基本慨念都不懂。是的,我确实不懂,但又自以为是写出一些连篇的文字就算是文章,有人物,有对话,有情节,有故事就是小说!殊不知,小说的含义,不止包括这普通的现象,更深一层的是揭示社会,揭示人生,使美更有美的形象,丑更有丑的暴露,以达到教育人,改造人的目的。而且,作者的思想要站在高度,创作手法是综合,多而合一,使形象更丰满,更完美。

而我呢,却简单地认为想写那个就以那个为模特儿,结果是单一,情节也单调,情理也不太符合事实••••••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懂,还想当作家!看来,还是应该努力地学习文学的理论知识和写作技巧,同时不断地练笔,写观察,写日记,也许会有所提高?我把吴老师的信留下了,至少我要多看几遍。他是一个作家,一个编辑,他的话是十分正确的。确实,小说要写好,还必须学习好,深入生活,再来创作作品,我一定做到这起码的一点。

吴老师又送了几本稿纸本给我,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热心朋友,我在心里十分感谢他,只有早日以自己的成绩来表示谢意吧。

在那时,我是很感激这个吴老师的。心里想着他的好,觉得他帮助了我,以后我要是当了作家,我一定会好好地谢谢他。结果,却是因为太相信吴老师的话,什么稿子都叫他看,提意见,没有往报刊杂志投稿,所以耽误了我最好的写作时间和投稿机会。请吴老师看过的稿子有两篇原文发表在这里的空间里,名字叫【仲德之死】和【桂花】,他说我的稿子是当时上映的影片(甜蜜的事业)和(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的故事情节的照搬,我不能认同这样的说法,而且他当时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在以后的篇幅里我将有所叙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一老樵 2019-2-2 08:28
李红松: 谢谢朋友!那个时候,我把这个人敬若神灵,认为人家是作家。虽然他是作家也是编辑,在出版社工作,但还真的是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影响的作品的。
祝福您:春节快乐 ...
我们都曾经是“文学青年”,都经历过这样的人!
回复 李红松 2019-2-2 04:25
一老樵: 什么叫“文学的基本概念”?纯属沽名钓誉、欺世盗名之言!
谢谢朋友!那个时候,我把这个人敬若神灵,认为人家是作家。虽然他是作家也是编辑,在出版社工作,但还真的是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影响的作品的。
祝福您:春节快乐!
回复 李红松 2019-2-2 04:25
一老樵: 什么叫“文学的基本概念”?纯属沽名钓誉、欺世盗名之言!
谢谢朋友!那个时候,我把这个人敬若神灵,认为人家是作家。虽然他是作家也是编辑,在出版社工作,但还真的是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影响的作品的。
祝福您:春节快乐!
回复 李红松 2019-2-2 04:24
一老樵: 什么叫“文学的基本概念”?纯属沽名钓誉、欺世盗名之言!
谢谢朋友!那个时候,我把这个人敬若神灵,认为人家是作家。虽然他是作家也是编辑,在出版社工作,但还真的是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影响的作品的。
祝福您:春节快乐!
回复 李红松 2019-2-2 04:19
雷鸣苍穹: 久韪了,今天刚上来,就看了您的字字心泪... ...
谢谢朋友,向您问好!
祝福您:春节快乐!
回复 雷鸣苍穹 2019-2-1 10:35
久韪了,今天刚上来,就看了您的字字心泪... ...
回复 一老樵 2019-2-1 09:38
什么叫“文学的基本概念”?纯属沽名钓誉、欺世盗名之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