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44

已有 164 次阅读2019-1-31 22:29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一只青蛙,在排水沟里跳跃,它老是爬不上那高高的石壁,只好跳在露出水面的泥石上。这是一条学大寨时挖的工程渠,政府动员了各单位和居民的人都参加,耗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也耗费了不少的钱财;还损坏了很多的良田熟土。结果,这条半通不通的水渠,却从来没有排过清清凉凉的江水,只流着下大雨时从水田里排出来的废水,因为堵塞,水不能畅流,积存在水渠的低处已经变黑发臭,孩子们又爱在玩耍时把石头,砖块,杂草等扔下去,现在,就变成了一条名符其实的臭水沟了。

八四年五月十三日--晴天--

昨天开始上班了,儿子看到我,踮起脚尖望望,没有跑过来,也没有喊我,仿佛,我已不是他的母亲。我的婚姻介绍人熊三姐也走过来劝我说:“合适了,不要再赌气了。”

赌气?我不承认她的说法,一切都是有意无意之间,正如她们当初搞挑拨离间时一样,开始的时候,你打,你骂,你告都可以,因为你是男人,是丈夫。现在呢?“他要你,孩子要你,当初的感情也还可以,娃娃都那么大了还离婚?哪一对打了,闹了,还不是好了?你凭啥又不和好?你要嫁给谁?!”可笑之极!

我只能这样回答她:“我有我的个性,也有我的人格,尊严,更有我的感情,它是不能勉强的,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任何人也无法将自己的认识和意志强加于我,包括那些好心的和不怀好意的人!”

今天早上,看见了行贵,她告诉我说昨天晚上,我单位的同事杨xx去她家找她女儿,说是和我在一起打得火热。真是奇了怪了,杨xx的女儿才十几岁,我哪有什么时间,什么心情和这样的小丫头玩在一起?然而我心里明白:这是一个借口,实际上她是在帮林园艺寻找我,探视我和暗地查找我。果然如此,行贵在她走后一直跟着她,结果看到她去了林园艺的家里。

中午时碰到凤英,她跟我讲林园艺已经同意离婚了,叫我去拿粮票。开始时我还有些高兴,想到大家都能解脱。后来,就觉得心里酸楚,难受得难以压制,终于,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我强忍下去,它又滚出来。

晚上,在这无人知晓的地方,我终于哭出了声。为什么希望解脱又满腹的心酸和委屈呢?为什么对林园艺恨得咬牙却又像有依恋之情呢?因为我是一个女人,我有一颗母性的心。想到孩子,我流泪了,想到那个曾经熟悉的家,到底是我生活了几年的地方,林园艺林毕竟是我结发的丈夫;回想他以往对我的依顺和照顾,以后,除非我不结婚,假如结婚,这第二个他,会有林园艺那样能干和柔顺吗?现在我的思想深处才真正体会到:女人和男人,有了家庭和孩子,根本不能对另外的人有感情,这是错误的。我意识到,当初是我错了,追求理想可以,为什么去追求那非分的爱呢?

然而林园艺的做法太过了,他具备了无赖们那种十足的刁蛮和男子汉大丈夫的习气,对我的错误不能原谅,在家无事生非而又无理取闹地对待我,出去又找事,闹事,肇事,致使很多原本品德非常低下的人,也对我指指戳戳的,我实是不能忍受他在家打我,骂我时那凶神恶煞样的表情和对我的侮辱,终于出走了。

当时我之所以忍受,一是想到他说的好话,能够原谅我。我想在既不连累别人(伊清),也不影响自己,想到孩子和家庭,想到他到底是一个小时候就寄人篱下的孤儿。但是,他却像疯子一样的对待我,让全县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后,都来讥笑我。我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而且我执意追求事业的成功;还有,在这样的伤疤中,心的创伤是无法愈合的,我相信,他也一样。后来,他做得更过••••••

前次他要求我回去时都说他对不起我,是自己一时糊涂,不该告诉给那些咬舌头的闲妇们。现在他不来找我谈,证明他又一次相信了那些闲妇们的话。男人的武断和专横,女人的多情与高傲,使我们即将分手了。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再留恋!只有抬起头,挺起胸,甩开步子走自己的路。我只有祝愿他在新的生活中遇到一个好女人,贤惠而温柔,而且做我儿子的好母亲,真心地希望他们幸福。
我自己只能努力学习,执着地追求,达到自己的理想--从事文学创作。并且,假如需要结婚,也非得要有了成绩再结!不能走那些没有出息的女人们的可耻道路!我绝不做那种女人:既要去社会上胡混,又要当家里的贤妻。这种人借助自己有“丈夫”这块遮羞布,什么下作的事都做,是十分可耻而又可笑的。我就是我,只能作一个强者,一个坚强的女人!因为是我自己在向命运挑战!

八四年五月二十一日--雨--

这两天天老是在下雨,难道老天爷也有什么伤心事?和林园艺写离婚申请时没有达成协议。开初,我写了孩子归我抚养,由他出十元生活费,他同意了,然而孩子不愿意,任我怎么样哄他都不干,还说:“你要跟着伊清的。”从一个未满六岁的孩子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令我吃惊。这当然是他父亲教的。后来,看到孩子哭闹着实在不愿意跟着我,我又写第二次:孩子归他,我每月出十元生活费。但也不成,他提出十元太少了,要十五元,还要退还独生子女费二百一十元,因为他要重新安家,还要生育等等。

我感到好笑,还没有离婚就想到以后要结婚要生育,而且重新组织家庭的生育,是用不着退独生子女费的,只是从你再生育起,不再领取独生子女费。况且,这笔钱早在夫妻共同生活期间,就已经开支出去了,凭什么现在叫我一个人退出来?看他想得多么周到!不知道是那个烂了肚肠的人给他出的主意?我愤然,更感到他的无情和可恨!因为我没有家具,没有房子,连多余的换洗衣服都没有!连一分钱的积蓄也没有!他要想借此来逼我就范,我怎么会?宁愿过这凄苦的独身生活,也绝不会再和他成一家人!再有,在我受够了各种侮辱的同时,他都还在表演。还说我租的房子是伊清帮我找的,大有一口就要咬死人的劲头,真可笑。不过,从那些家里搞得很不错,很出色的“朋友们”的劝解声中,谈的话就是这个意思:林园艺还没有死心,还想逼我回去。

现在,我真的看出了他们的一番苦心,就像阿弥陀佛一样地捧着手,用甜甜的好话,然而却像刀子一样的,割断了这根连接家庭的韧带。当然,最主要的是错在我。但是,假如他能相信我内心的忏悔,平息自己的愤怒,正确地对待我,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吗?现在,我之所以要坚持离婚,实在是不愿在我受尽了各种侮辱后,还像那些没有出息的女人们那样,依附着根本瞧不起自己的丈夫!我的宗旨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并不是离了婚就去同伊清结婚,我不愿意再结婚,没有意思。干嘛非要再找一根绳索把自己捆起来?难道女人离了男人真的就不能生活?麻烦的是陈小平讲,我青少年时代曾经相处得很好的一个朋友,听说了我的事情以后,把自己已经耍好的女朋友推掉了,愿意和我好。真有意思,我可是实实在在的不愿意。天底下,有任何男人再好,再有才华,我也不能去奢求了,也不愿去求了。我所求的是:奋发学习,拼搏再拼搏,直至取得理想的成绩。到那时,我将尽力地帮助我的家人们,帮助我的朋友们;同时再考虑有没有必要结婚。

风吹动着树叶,发出飒飒的声音,像是在演奏乐曲,树枝的枝叶在风中摆动,千百种姿态,像是在配合着乐曲翩翩起舞的精灵。

两个十一二岁男孩子,有一个穿一件又短又小洗得发黄的白衬衫,青布裤子又短又大,光脚;头上用帕子折成三角形的帽子戴着,黑瘦的脸上五官很匀称,眼睛又黑又亮。另一个穿件黄布衣服,蓝裤,露出的手脚部分的皮肤又黑又黄。他们一个咆哮着,朝前扑击,一个用一根折断的树枝,双手握着树枝的两端跑着退让,嘴里还发出“嘘嘘!”的声音。这不是在打架,而是在跳舞,模仿印度电影【斗牛】的舞蹈片段,瞧他们认真的态度和动作,側身,弯腰,冲击,跳跃,躲避;“牛”用手在头上作角状,身子弓着,脚跳跃着前进。斗牛士用手里的树枝抽打,引导着“牛”前行,左脚右脚交换着,跳跃着,再加上那黑黑的皮肤,真不能说不像!两个孩子旁边的渠坝上,放着两背篼满满的青草。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