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46

热度 4已有 376 次阅读2019-2-2 04:35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无垠的天空有着朵朵生姿的云彩,像怒吼的狮子,像奔跑的骏马,像游动的巨龙,像展翅的凤凰,又像盛开的莲花。它们遍布在蓝色的天幕上,望着它,使人产生无限的遐想。脚下,又是一片绿色:绿色的稻田,绿色的高粱,绿色的群山······

    八四年六月十二日--晴天--

    “哒!哒!铛!哒!哒!铛!椒盐,糖烧饼啊!”一个矮个,麻脸的男人,推着一辆竹制的推车,上面放了一个簸箕,盖着一块白纱布,里面露出了黄灿灿的烤烧饼,烧饼上面撒了很多的芝麻。

    我不知道他的生意如何,只觉得他用菜刀敲着菜刀的叫卖声不太受听,没有韵味,像在直直地叫,再加上他那一脸黑黑的坑洼,直直的头发,不太干净的衣服上罩着的白围裙,使你产生一种不信任的感觉,不是生意的欺骗,而是东西的不干净。

    他叫何长发,孩提时我们曾经同院。他是在养父母家长大的,他的养父母年纪都很大,在街道社工作,靠编一些蔑货来领取一点微薄的工资;因为没有孩子,收养了他,他们待他很好,视如己出,百依百顺的娇惯着。

    但是,他还有一点计较,计较他们不是他的亲生父母。在他大了,养父母给他娶了亲,但他不是怀着感恩的心,来报答养父母;而是对他们不好。这时候,他们都老了,当他年纪更大的时候,他们更老了,但他对他们更不怎么样了。

    老人们看到他的态度,很伤心,也很无奈,他们是去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轮到了他们;可是他,还要活下去,他的妻儿还要活下去。他也曾到街道社去工作过,也许是难以糊口的原因吧?现在又搞起了这个卖烧饼的摊子。看他笑笑地推着,敲着,喊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是一种假:假的干净,假的热情,假的笑。是啊,生活的艰辛远不是如此,他明白了自己,明白了那两个可怜的老人吗?人啊,要活到明白自己的时候,也是离开这个世界差不多的时候了······

    八四年六月十七日--晴天--

    几天都没有记日记了,有很多的事。第一件事是我又有了新的住所,因为工作调动,来到了二门市。我要求在门市值班室里常住,这样就解决了我的房子问题,责任重大,但迫不得已。

    这里比叶儿姐家的房子好到那里去了,可以自己开伙,而且上班跨出来就是门市。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坝,有天井,显得宽敞又明亮,真是一个理想的所在。

    前天和昨天那个无赖都来找我谈离婚的事,他的条件太苛刻,又不要孩子,又不给孩子的生活费,真不知道他的心长在什么地方?!我原来想,孩子给他,每月我宁愿付给十五元生活费,孩子太小,为了让他吃好,我自己少吃一点都行。而假如他不要孩子,交给我抚养,每月只要他出生活费十元,这其中也考虑到他的身体不好,需要营养。谁想到,他竟是这样的良心,居然要不出一分钱!这在法律上说得走吗?!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愿意抚养,他还是一个人吗?我的儿子非常的聪明,只要教育得当,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昨晚看了电影【月到中秋】,这是一部描写家庭生活的影片,重新组织的家庭,确实面临着许多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子女的问题:孩子大了,对父母不能理解,认为家里进了外人,就会影响父亲或者母亲对自己的关心······,应该怎样来对待不是自己骨肉的孩子,影片给了我们一个正确的答案。演员的表演感情细腻,逼真,动人,看了使人浮想······本来我买的票是二十排的座位,因为见到了伊清相隔不远,我赶紧起身走出去,把票换成了二十四排的边位,避免绕舌妇们看到了又要咬舌头。现在想来,都觉得好笑。

    今天搬家时,叶儿姐把我送上来,小三娃很舍不得我走,要我给他当保保,盛情难却,只好收下了这个干儿子。给他买了几尺布,算是打发。

    我买了一只沙炉子,锅,连布钱,已将近十元,还要买铝锅,菜刀,锅铲,碗······兴一个最简单的家,都是这样的不容易。

    八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晴天--

    父亲死了,冷清清的死在宜二医院。他的眼微睁着,口大张着,死的多不甘心!他没有看到母亲,另外两个哥哥,还有姐姐和我这个不孝的小女儿!父亲就这样凄凉地死去,五个儿女赶来为他送行,送到那人迹稀少的地方,火化场。最后一次看到父亲的遗容,是火化前,他已闭了眼,合上了嘴,是放心,还是宽心儿女们终于来到他的身边?

    父亲死了,而我又是多么地内疚,对那个个子瘦小,要求不多的老人,我又尽了多少女儿的心?没有,没有啊,我可怜的父亲!您的女儿竟是这样的自私,这样的没有孝心,且不说您在病中,护理您最起码要有闲谈的情趣,心情不好的我,竟对您没有多少言语;虽说看到您喘息,看到您加重病情时我时时地流泪,却没有想到,父女离别竟是这样的近!以至于为了我心中的伤痛,我忍心离开您,您的女儿竟然没有一点耐心。

    儿时,您虽然不十分的疼爱我,但我清楚地记得跟着您的货郎担下乡过河的情景。饲养场里,您交上去满担的青草,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剁猪草,平身躺在光石板上休息,我睡在您的脚下,抠您脚板上那又厚又硬的裂皮。后来,您杵着拐杖,腆着肚皮得了黄肿病······

    病好以后,您匆匆来去的瘦弱身影,竟是为了这一群没来得及送您的儿女们吃饭。为了吃一顿饱饭,您去找萝卜秧子,捡萝卜叶子,合伙到很远的地方买回一个大南瓜······您逢人告急,前清后借,拉债赊米······辛苦忙碌的您没有得到晚年的幸福,依然是清清如也······

    父亲死了,这样的冷冷清清,没有掉词,没有葬礼,死在异地,连守灵的人也寥寥无几。父亲,生前无钱无粮的您死得这样干净,光身露体!当您将要离去时,姐姐哭着,在您的左手塞了一把米,右手塞了一把纸钱,告诉您,您有了钱粮,可以远行。您能通过么?那人鬼赌咒的鬼门关?送您的车缓缓而行,打着花纹的纸钱撕了一层又一层,撒在路上,飘忽在空中,我在心里说:“这是五元的,这是十元的。”可怜而又可笑的女儿是这样的大方,父亲,您真能得到它,买通拦路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们?

    父亲,您离去了,女儿是这样的痛心!没有尽到女儿之孝心的女儿在请您原谅,您能原谅么?您时时刻刻盼望这不孝的小女儿能来接您,可无处安身的女儿又能接您到哪里?家里是那样的贫穷,人心是那样的势利,不就是因为女儿背负的不贞么?那真正的淫妇还受到尊敬,女儿为求得自由,求得期望的事业和爱情而说了实话,纵是不贞,也无大错!

    父亲,我仔细看了您睡着了的身影,脸上蒙着白布单的您,也依然能看到那高高的鼻形。人说,高鼻梁的人有福气,有志气。您无福,且又那样的温顺,恭恭敬敬,斯斯文文。在单位,您任劳任怨,有人说您一声好么?只有两个字:老实。这两个字在您的身上,没有体现多大的好处,传到儿女们身上,也只保不犯戒律而已,且因为老实会遭到聪明人的摆弄,您这不孝的女儿还是认为不老实为好······您能原谅您的女儿这样的看法么?父亲。

    父亲,我仔细地看了火化您的全过程:炉门一开,您被推了进去,熊熊的大火燃着了您的头发,衣服,一会儿触及到皮肉。再一次火门打开,看到您卷曲的手骨,腿杆。我流着泪在看,那无情的大火吞噬了您,仅一个小时,您娇小的身躯就只有一匣子白灰!

    我要记住这一天,这一天中的十几个小时:孩子们无知地打闹,火化场接连开来的车,烧炉工抱怨地诉说和毫不客气地接过整包香烟的表情。前一车一块放下尸体的新木板被甩在旁边,一会儿,不见了。我们把您的骨灰抱走,也把木板甩掉了,因为,那是您用过的。可是,那捡去的人用它做什么呢?烧饭,打家具?能消毒么?恐怕他们是不忌讳的,这就是人生······有什么秘密呢?

    您离去了,父亲。哥哥把您安葬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的地下,说那儿是一块风水宝地。看不见您的坟茔;但愿您安息您的灵魂,有朝一日,女儿能重见天日,将重新为您筑坟!
    父亲,您还好吗?
分享: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李红松 2019-2-9 23:40
运河雄鹰: 赞
谢谢朋友,春节快乐!
回复 运河雄鹰 2019-2-5 00:05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