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南来客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196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回国见闻 2017 乌镇

已有 168 次阅读2018-1-30 10:07 |个人分类:讲那过去的事情|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车行三个多小时,黄昏时分抵达乌镇。


先是经过一条大街。尽管太阳还没下山,大街已经“华灯初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古屋旧楼改建而成的饭馆灯火通明、热气弥漫,给人一种似曾到过的感觉。

是哪儿呢?


凤凰古城。


旅游大巴驶入一条边道,眼前出现一个青石板地广场,广场边上有一栋祠堂门面模样古色古香的建筑,上面几个大字“乌镇游客服务中心”,大字下面还有四个小点的字:景区入口。


广场上及“祠堂”前聚集了各路旅游团队和散兵游勇。大屏幕显示乌镇正举办国际戏剧节,好像还在开什么互联网大会。


天渐渐黑下来。 周导买好门票,分派游玩指南,人手一本,一马当先率队进入乌镇景区,顺着一条临水栈道往前走,在一个染布坊停了下来。


乌镇的概况,周导早已在车上给大家介绍过,注意事项也都讲了, 哪里是码头、哪里是摆渡,迷路了怎么找,甚至晚上什么地方别去,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要找码头乘船游河吗?游艇码头就在染布坊对过,而且从染布坊可以沿原路回景区出入口。


团队在染布坊就地解散,自由活动。


皓月当空,青石板老街灯火阑珊,游人摩肩接踵。两边都是木屋旧楼改建的店铺,尽量保存原貌,以小吃店为主,门板卸在一旁,明晃晃的几个大电灯泡子,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豆浆、果汁、炸糕、油饼,现买现做,吴姬压酒,文君当炉,武大卖炊,好不热闹。萱不甘人后,挤上去买了几块青团豆糕。


先垫吧垫吧肚子。


旅游公司介绍乌镇,特别提到乘小船夜游西栅。入乌镇曾见几条乌蓬小船在河面上荡悠,当时就跃跃欲试了。游船码头何处寻?眼看着河上一会儿划过一条乌篷船,一会儿又划过一条乌蓬船,找来找去,过的桥比走的路还多,转了半天还是找不着码头。这条河叫西市河,有好几座石桥联通街市,桥小是小,都是拱桥,高高地跨越河涌。石拱桥是江南水乡风光,不过桥上另有一奇观不得不提:镇桥侯。南来客三人找游船码头绕迷糊了,在附近几个石拱桥上往返数次,拱桥栏杆,无论高低,总有几位老少爷们或大妈少妇(有的还带着幼儿)占据着,或蹲或坐,任他桥面狭窄,任你扶老携幼,也不怕自己或他人一头栽下河去,硬是雷打不动,构成一道奇特的风景。


寻寻觅觅,又转回染布坊。举目四顾,哪里有什么码头。不得已跟一位“吴姬”打听,“吴姬”百忙中下巴朝前抬了抬,南来客顺着下巴所指方向一看,有条仅容二人侧身而过的陋巷,码头就在陋巷另一头边上。


乘乌篷船游览的船费是60  /人,乌篷船可容8人,包船420元,限时包船280 元。

赶紧买好船票下码头。


早有一条乌篷船靠过来。


“师傅,您会唱歌吗?” 坐定后,萱问艄公。想哪儿去了。威尼斯?


“不会,” 艄公笑了。艄公五十多六十上下,不会唱歌,但很健谈,边摇橹边指点沿岸景点:这儿是什么什么客栈,那儿是什么茅盾纪念馆。河道很窄,说是河,其实是一条涌,宽不过三十米,黑灯瞎火的;岸边多是饭馆酒吧,灯火通明,里里外外的灯光在水面反射点缀。黑暗中,来往船只摇橹之声清晰可闻,不时见一条乌篷船迎面驶来;灯光下,岸上店家从水中提起一笼鱼虾;船中的游客仰头观赏两岸灯火,岸上桥上的游客低头俯视小河中缓缓行驶的乌篷船。


六代豪华古都秦淮河的桨声灯影,在江南水乡乌镇西市河体验到了。


约莫半小时,船在终点站文昌阁靠岸。


下船后在人流中穿行,顺着西栅大街往回走。乌镇书场、露天电影场,南二世逢院必进,探个究竟。人越走越多,通安客栈也越走越多,不仅有1号楼2号楼,还有贵宾楼(估计是给高端人士住的),甚至发现在一栋木屋内临街房间门上都写着通安客栈。在船上时,只见河涌沿岸饭馆食肆一家挨一家,本以为上岸就能找到吃的,不料饭店满街都是,唯座无虚席,连家庭饭馆也一位难求。三人忍饥挨饿长街行,忽然柳暗花明,前面出现一个较为新潮的楼房,门口前立着个牌子,灯打在上面:通安中餐厅,下面是菜单和图片,旁边立着一个身着假皮领大衣的美女,百无聊赖的样子。


南来客赶紧上去打听有没有座位。美女来精神了,换上一张笑脸连连点头说有的。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美女热情地把客人迎进餐厅。餐厅环境优雅,跟外面那些仿旧“农家乐”完全不是一个路数。只是偌大一个餐厅,二三十张桌子,食客寥寥无几。


怪不得见了南来客三人像捡到金一样。生意上门了。


南来客找了个靠窗的座坐下,开茶,先喝口热茶,再看菜单。


“东坡肉?好。有鱼没有?”


“有太湖鳜鱼。可以清蒸。外边菜牌有图片。”


南来客大喜过望,快步到门口确认。


“就这两样,再来个青菜。够了。”


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南来客母亲认同“美食不如美器”。在南来客看来,饮食环境也相当重要,秀色可餐嘛。文革时蹲在猪圈旁与猪共食,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也。


吃饱结账,两百人民币大元有找。


南来客乃旺铺人物。离开餐厅时,里面又进来三、四拨客人。


游乌镇,来去匆匆,不足四个小时,而且是在夜晚,京杭大运河、白莲塔等景物都没机会看,西栅晨景更是只能有待来日体验。在乌镇小住数日,远离城市的喧嚣,换个环境,尝尝新鲜,倒也不妨。不过,南来客觉得,这种地方没事来一次就够了(想起马克吐温的Glorious Whitewash)。


 正经农民伯伯是不会光顾这些地方的。


肚子饱了,脑子也活跃起来,浮想联翩。


余观夫乌镇之胜状,在于西市一河,小桥流水,楼阁夹岸,舟摇帘招,此西市河之大观也。


一时想到圣安东尼奥的River  Walk,也是小桥流水,不过从船上观赏的是沿岸市景。

又想到故乡沙面。


沙面北边有一条沙基涌。


沙基涌,掘沙引珠江水而成。东起沙面头,西至黄沙,宽可四十米,长过千二,上有东桥(曾名英格兰桥)、西桥(曾名法兰西桥)等四座桥梁,夜晚若能在沿岸以及桥上(严禁攀爬蹲坐)开几家大排档,卖些炒粉云吞面油炸鬼老火粥拉布肠等粥粉面或小炒之类的(不妨增添些新品种,比如羊肉串,与时俱进);摆些个生果摊卖荔枝龙眼黄皮木瓜菠萝等岭南瓜果、凉茶铺卖王老吉五花茶火炭毛等各种凉茶、糖水铺卖番薯糖红豆沙等各色糖水 (加上可乐也行)、咸酸档卖腌萝卜腌黄瓜等各色咸酸(小朋友中意)、糕点铺卖西樵大饼蛋糕仔(南来客与萱喜欢)、小木台小板凳炒碟田螺沙蚬(龙虱是断子绝孙了)大家围坐而食;还可以招聘三几小贩乔装打扮游动兜售飞机榄鸡公榄;一二盲公(不可找赵本山那类以假乱真的)定点叫卖南乳肉(花生);以及一位身穿短袖大襟衫脚踏木屐的卖花女叫卖姜花白兰花茉莉花;还要弄几条舢板花艇,诚聘若干作风正派的女青年扮疍家妹,立在花艇上高声招揽游河。舢板轻摇,艇仔粥半碗下肚,咸水歌(免色)一曲未终,船到黄沙 。这样,不仅也能桨声灯影一番,更能创造就业机会。如今沙基涌水已清澈有鱼,不立项更待何时?


南来客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乌镇出口赶。.


九点前,全团人马按时归队。


车驶出乌镇,只知道去酒店,不知开往何方。一路上经过些楼宇,灯还是那样地亮,少了点人气。


 约莫一刻钟,旅游大巴来到一栋广厦前。广厦外观也就一家普通五星酒店,进去一看,里面门厅有一个礼堂大小,大理石地面及墙壁华而不俗,数盏大吊灯从三四层楼高的天花板垂下,把大厅照耀得富丽堂皇,连走南闯北见过些世面的南二世,也忍不住“哇”了一声。


 安排住后楼。


前楼和后楼之间有个庭院.。庭院里停着一辆跑车。南二世上去一看:兰博基尼。


客房更冇得弹。


宽敞典雅,浴室当中可以放一张大床。


新家具新枕头新被褥,甚至地毯也是新的。


玩了一天,着实累了,查了查邮件,洗漱后即倒头大睡。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