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彤朔2016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360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父亲的弥留日子(一)

已有 235 次阅读2018-1-13 03:44 分享到微信

              父亲的弥留日子(一)
   父亲在1999年得了脑梗塞,右半身瘫痪,生活完全失去自理能力,当时母亲已七十多岁,还得顾忌自己的健康,又得对父亲吃喝拉撒全包揽,我在外地工作,家里也是一摊子事,只能每年抽空回去一至两次。只要回家,母亲总是恋恋不舍,尽量挽留我,哪怕是在家多停一天的时间,她都会高兴。

  当然,回去的三五天时间,我一方面想着自家的琐事,又不愿意让年迈的老母伤心,我知道,从我六四年当兵到回地方工作的四十多年,和老母一起生活的时间屈指可数,母亲对儿子的爱永远是纯真的。所以,在我回家的日子里,我想弥补一些失去的时光,尽可能多干一些活,像做饭吧,喂父亲吃饭,领父亲在院里活动,侍候他大小便,洗洗脏衣服,脏被子,有时候脏东西多了,我还把它背到沟里的小河去洗,当然母亲是不乐意的,他希望我回来能多休息,她说:“洗啥洗,脏点怕啥”?

  母亲伺候父亲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此时她已八十三岁高龄,不幸的是她在零八年八月突发脑溢血与世长辞,我们家失去了大半个天,我们在悲痛中安葬了慈母。在办母亲丧事空余,妹妹悄悄的告诉我:“没有了母亲,这人心都散了,妈妈刚去世,就有人要母亲箱子的钥匙,还是二哥(堂哥)看住箱子不让任何人动”。又问我放在母亲箱子里的手表有几只,我说:“二十只”,妹妹说:“一只也没了”,我说:“算了,别提这事了,免得兄弟们猜疑”,妹妹说:“这是明摆的,都知道是谁干的”。

  母亲的丧事草草办完,但我心里还是难受,母亲养育了我们姊妹六人不容易,但她的遗体由于天热,我们采取的保存措施不力,还是……。这是我们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过失。

     以前是母亲伺候老爹,但她走了,伺候老爹的事也得有个着落,刚回去时二哥(堂哥)把我们两口叫去说:“你们没回来时,我们简单说了说事,在家的几个兄弟,轮流伺候老爹,你每年随便拿点钱就成,原因是,你不在家,来回跑太难,另一方面,老爹国家每月还发几百元的老军人生活补贴,家里的地都分给了兄弟们几个,还有一些地契文书都由老三保管”,我说:“可以,我除了拿一些钱,还会买东西经常看望兄弟们”,

   在安葬母亲从地里回来后,我先给父亲喂完饭,就又忙着给父亲的缸里提水,这时妹妹告诉我:“二舅,三舅都在下面瑶里准备开会,大家都在瑶里等你”。

  当我下去后,看到兄弟们都在,妹妹不用参加,因为,在农村女的不分地,不分窑,自然在养老问题上也不会安排她们。三舅在会上强调,人人都得伺候老爹,每人五天轮流下去。还强调说:“今天从老二(我)开始,老二伺候五天后交给老大,依次下轮”。我说:“在我不能回来时,可由妹妹替我”(这是我和妹妹商量过的)。三舅说:“替你一天,你付给四十元工资”。我说:“随便,我同意”。当我伺候了父亲回洛阳后,三舅又打电话说:“大家要求你在母亲百日时必须回去”。

   我所在单位当时形势非常差,效益也不尽人意,我还是抽时间在母亲百日前一天回到老家,这时才感到母亲离世后,我回去连自己家也找不到,我不知道父亲在谁家里,后来到三弟家找到父亲,我把他用轮椅推回他原先居住的茅草房,我还要伺候他五天,才能回洛,这时父母原来住的草房子,只是一个冷清,房子里的碗筷都不见了,也没材烧,水缸里空空的,没米没面,我只有先到街上给老爹买点吃的,再买点粮食,蔬菜,妹妹帮我又带来一些鸡蛋,老实巴交的大哥自己都没有柴烧,还到处为我找柴火,找来的柴火太湿经常点不着,太为难了。而负责安葬母亲的小弟弟始终找不到,我和妹妹与其他的兄弟简单地祭奠了母亲,又伺候了一段父亲,把他交给三弟后返回洛阳。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