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彤朔2016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360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父亲的弥留日子(三)

已有 203 次阅读2018-1-13 03:53 分享到微信

父亲的弥留日子(三)
   出院后,父亲仍住在他五十年前自己盖得防震草房子里,这回在家伺候父亲,仍像在医院一样,妹妹天天为我俩做饭,我还是一个人,晚上陪着父亲,伺候着他,老人的事也真多,他晚上折腾着不睡,白天睡不了多久又起来撕东西,不管是被褥还是炕上的埔席,都被他撕得不成样子。他吃的不多,可他的精力还挺充沛,一些老年邻居经常到我们的草房串门,他们说:“看看你爹拉的屎是黑色,就说明他是回光反照,快不行了”。我赶快找到三弟,想提早给父亲理发刮胡,到街上的理发店去请理发师,他们都以种种借口推辞不来,没办法,我和三弟去乡邻哪儿借了一把剃刀,三弟为父亲剃了头,我又用自己的刮胡刀为他刮了胡子。好像父亲知道点什么,他非常安静地配合我们为他理发,刮脸。

妹妹知道我已经连续十一天在日夜伺候父亲,看我消瘦和无精打采的样子,对我说:“我给三弟讲过,让他来陪爹一夜,你今天好好睡一晚上”我考虑到三弟的妻子最近一直有病,需要人照顾,不想再让他再分心。但妹妹坚持让我到街上的旅社先住一宿,我只好住到旅社。

也许是放松了,也许是太累了,那么冷的天我竟然一觉睡到八点锺,翻翻身准备再梦一回儿,不料,不停的电话铃声觉了我的睡意,是三弟的声音:“哥,快回来,咱爹咽气了”。

回到草房里,看到不少人都在屋里手忙脚乱,妹妹到街上买东西不在现场,她不在,算是后面的事大家都不知所措。

一会儿妹妹回来了,他把父亲的送老衣一件件的拿出,我和三弟一件件地为老人穿上,把老人抬到椅子上,我们兄弟几个将椅子上的老人抬到院子里的西窑停放。

    父亲是个解放战争时期就参加革命的老军人,他为共和国的建立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他的功绩不可磨灭,他留给后人的是一生的清贫,一生的勤劳,一生的忍耐,一生的忠诚,他把复员证上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朱德总司令的“保持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作为自己一生的座右铭。

   他的丧礼由乡政府和村干部安排,不许大操办,只准做简单的浍菜,由乡干部主持丧礼,同时还安排我在丧礼上发言,介绍父亲的简历和对父亲有病期间不少乡亲,乡邻看望,关注他的病情表示真诚的谢意,然后吹吹拉拉,将父亲送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