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南樵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38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们那时的父亲……

热度 10已有 2899 次阅读2017-6-18 06:36 |系统分类:杂谈| 江南 分享到微信

我们那时的父亲

献给那个时代所有背负精神枷锁的父亲们……

江南樵夫

我们那时的父亲……_图1-1

    脑子好的人婴儿时期就会有记忆。太太就说她躺在摇篮里看见一个大辫子姑娘走进来拿走了她家的一把毛线,几十年后跟丈母娘一说,还真有这么个人,也真有这么个事。可见所言非虚。

    我对父亲的记忆是这样开始的,河坝里的大树下很凉爽,似有蝉鸣又似没有,在我头前总有一个个看我的笑脸诡异地绕过……我是在妈妈怀里的,在妈妈坚强的臂弯里我依稀记得她被风撩起的短发。

    那天是父亲挨斗的日子。父亲和另外几个人站在乒乓球桌上低着头,四周无数的手臂在挥动,他被打下去又拖上来……

    记忆被岁月的年轮几经覆盖,一切都已模糊,只有父亲的微笑犹在。是的,挂着牌子的他始终在微笑,那样宽厚,一如后来溘然长逝时在我清楚记忆里那样满足的微笑一样。

    从这永不磨灭的微笑记忆里,我猛然知道了我一生坚持推建“宽容、理性、提倡反对”新文化中那不可抗拒之“宽容”冲动的来源。

    等我真有记忆的时候,父亲就变成这样了:披着棉大衣,带着鸭舌帽,穿着平底鞋,来去匆匆,寂静无声……

    姐姐比我大七岁,虽然姐姐记忆里的父亲非常阳光,钓鱼、打靶、下棋、打牌样样都来,但在我的记忆里就只有寂静和他偶尔对我弯腰的微笑了。

    工作的关系,父亲不常回家。我从小在户外活动,和小伙伴们玩烟盒、打豆腐干儿……手背的污垢皴出了厚厚的黑壳。那天父亲回来了,他用白脸盆打来一盆清水,拿来香皂,蹲在门口的水泥地上认认真真给我一层一层地洗掉污垢……象出水芙蓉,我第一次发现我的手居然也可以又白又嫩……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是安静的,安静到几乎寂静。

    偶尔回到家,读完文件就坐在屋子里发呆。他有时候会坐在凳子上拿片菜叶喂鸡,那只黑母鸡一点不怕他,就着他的手一嘴一嘴的把菜叶吃掉,而他总是微笑着若有所思。

    记忆中他唯一喂我吃过一次饭。我吃到一粒秕谷,想吐掉,他扬扬下巴颏,微笑地对我眯眯眼说:一闭眼就吃下去了……

    慢慢长大了,有点想他,只要他回家就会捱到他身边去,但他不常回家。

    我读小学一年级时他回来了,得知我当了男副班长他很开心,问开班干会我发言没有,我说我坐在末尾,所以没有发言……父亲开心的揶揄道:还末尾?你是不敢发言吧……

    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是鄂西的一个美丽的山城,我的童年几乎是和城外沮河的水一起流淌的。沮河的水清澈凌冽,河床里满是光怪陆离的鹅卵石,鹅卵石下面总藏着无穷无尽的各种秘密。因为三线建设的需要,沮河上架起了一座大桥。

    我和哥哥常常去桥下面摸鱼,站在齐腿根儿的水里看急流下的水底,然后双手围住鹅卵石向石头下面摸去,如果有鱼就按住拿上来……

    有一回,我俩又在桥下,正静静地观察水面,大桥上传来父亲的呼唤声,父亲回来了,他从乡下背回来满满一袋子梨,清高蓝天背景下俯在栏杆上父亲的剪影象一只寂寥的苍鹰。

    父亲是在部队学的文化。但他思维敏捷,语言幽默,他常说:农民伯伯脚趾头上的一坨牛屎都比你们的思想干净……这让我一辈子都不歧视弱势群体!

    (待续)

我们那时的父亲……_图1-2










鸡蛋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江南樵夫 2017-6-22 16:13
sorry 不是我设置的,是网站的禁言行为
回复 guoxr53 2017-6-21 21:58
江南樵夫先生,
您好,无意中发现您,很喜欢读您的文章, 但非常遗憾有时会看到
"抱歉!由于 江南樵夫 的隐私设置,您不能访问当前内容",是您设置的吗?
如何能解锁?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