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辉山兰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674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军观察组在延安(2)

已有 76 次阅读2019-4-3 20:25 |系统分类:军事分享到微信

  美军观察组是在1944年7月进驻延安的。他们最迫切的任务是要与毛泽东直接接触,从而随时了解中国共产党在一些重大国内国际问题上的态度,并把中国共产党的态度发给华盛顿的最高决策层。承担这项使命的是观察组的政治顾问谢伟思。 枣园,因为枣树多而得名。1943至1946年,毛泽东和妻子女儿就住在这几间带小院儿的窑洞里。他与谢伟思的多次谈话也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毛泽东与谢伟思的第一次正式谈话是在1944年的8月23日,也就是在美军观察组抵达延安的整整一个月之后。美国的史学家们认为,毛泽东是在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思考,并同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交换了意见后,才召见谢伟思的,因为毛泽东明白,尽管谢伟思本人级别较低,但作为驻延安的美国最高外交官,他代表的是美国政府。 这一次谈话长达六个小时,毛泽东一直主导着谈话,他对谢伟思详细分析了中共对当前国内和世界形势的看法。他说,中国共产党希望知道,美国政府在战后是愿意支持一个独裁的国民党政府,还是一个民主的联合政府,但毫无疑问,一个民主与和平发展的中国才符合美国的利益。至于中共对美国的态度,他说,美国是战后最有能力参与中国经济建设的国家,我们欢迎美国战后到中国投资。 毛泽东与谢伟思的多次谈话内容,都由谢伟思写成客观的报告,经美国大使馆发回华盛顿,为国务院的官员们争先传阅。 
  美军观察组的科林上尉和另外两位成员历属于美国战略情报局,这个机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在二战中负责对轴心国的情报战。美军总部将这几位情报局的年轻特工直接纳入延安观察组,是希望能够更有效地获得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已经掌握的日军情报。但是,在观察组出发前,重庆的美国将军们不无担忧,中共会不会对他们的到来心存戒备?会不会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 但实际上,延安对盟军敞开胸怀,全面合作的态度令他们非常满意。美军观察组到来后的两个月中,十八集团军总部就向他们提供了一百二十多条关于日军的重要情报,与此同时,美军观察组在延安还发现了一个直接获取日军情报的重要渠道。 
  今天,在延安宝塔山的半山腰上,树立着一尊黑色的石碑,它是为了纪念60年前在这里的一所特殊学校而树立的,这所特殊的学校名叫“日本工农学校”。在这座石碑的后面,至今还保留着一排学校的校舍。尽管当时的经济条件还不尽如人意,但日本工农学校的校舍盖得宽敞结实,是延安比较好的房子。 六十年前,这所学校也引起了美军观察组的极大兴趣,因为这里的学生实际上都是日军战俘,但他们都穿着十八集团军的军装,被主人们称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的盟员”或“日工校的学生”,当时总数为一百五十人。包瑞德记得,重庆郊区关押着仅仅二十五个日军战俘,仅从数量上看,就可以比较出国共军队不同的抗日战果。然而,更让美军观察组成员惊讶的是这些日本学员的精神状态。在太平洋战争中的日军官兵都是毫无理性的杀人机器,即使被俘也顽固不化,但这里的日本人却对日本军国主义深恶痛绝,他们都要求参加十八集团军,与侵华日军作战。 这些特殊的学员毕业后,会被分配到前线十八集团军各部队去工作,平时他们会帮助鉴别缴获的日军装备上的日文标识,从而获得日军作战序列的情报;在进攻日军的据点时,他们会在前沿喊话,瓦解日军的军心。 
  十八集团军总部允许美军观察组的所有成员随时与这里的150个日本学员自由接触,以便他们了解美军需要的、更深层次的日军情报,这使科林上尉等特工人员受益匪浅。 十八集团军成功改造日军战俘的奇迹经观察组发回美国后,战略情报局的将军们异常惊喜,他们专门制订了一个对日情报战计划,准备将这些坚定的日本反战人士培训成间谍,送到中国东北、朝鲜和日本本土。然而,由于二战的胜利比预想到来的快得多,这一计划最终没有实行。 
  刚到延安不久,美军观察组就建起了气象观测台,定时放探空气球,为来往延安的飞机提供气象保证,并把数据发送到重庆驻华美军总部。 1944年,陈纳德将军统帅的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已经基本取得了在中国大陆的制空权,飞虎队的重型轰炸机还经常从大后方起飞,越洋轰炸日本本土。这样一来,中国东部的气象情报对飞虎队来说就越来越重要了。 从此,驻华美军有了更可靠的气象情报。当时美军在中国大陆协助建立了十个同样规模的气象站,延安气象站代号为10WX。据后来美军总部评价,延安气象站提供数据的可靠性,在中国十个气象站中名列第一。 
  观察组另一项使命也是与美军航空队有关的,那就是协调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及其游击队营救在敌占区跳伞的美军飞行员。 得到观察组营救遇险飞行员的请求,中共中央军委立即向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下令,对跳伞的盟军飞行员必须全力营救。 当时,经过七年的作战,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已经在敌占区开辟了广阔的根据地,在华北和华东,日军及傀儡部队仅仅占据着铁路沿线的大城市,而更为广阔的山区和平原控制在共产党部队的手中。因此,晋察冀边区司令员聂荣臻将军自信地告诉包瑞德,只要美军飞行员跳伞落在铁路线十公里以外的地区,他们就安全了。 
  美军观察组进驻延安后不久,一架受伤的美军B—29轰炸机迫降在苏北新编第四军根据地附近,新编第四军张爱萍部立即派出部队赶赴出事地点营救,与此同时,附近的日伪军也闻讯而来,企图俘获这些飞行员。经过激烈战斗,新编第四军在牺牲三名战士的情况下,救出了五位美军飞行员。 这之后,不断有在敌占区跳伞的美军飞行员经十八集团军或新编第四军营救脱离险境,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解放区军民共营救了一百二十多名美军机组人员和其他军事人员。 
  1944年,边区大生产的成果已经显现出来了,陕北的军民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包瑞德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他发现十八集团军士兵穿着胶底布鞋,而大多数国民党部队穿的是草鞋。 然而,对比起来中国之前的待遇或是在美军基地的水准,美军观察组在延安的生活环境是相对清苦的。他们刚到延安时,吃饭主要依靠从重庆空运到延安的面包和军用罐头,接待组的工作人员于是尽了最大努力为他们改善伙食。 包瑞德在回忆录中说,有一次朱德总司令来观察组驻地看望他们,并留下来一起吃饭,朱德边吃边评论说,这饭半中半西,应该很合你们的胃口吧?包瑞德回答说,是呵,我们都很喜欢这里的伙食。 
  延安的生活虽然不失俭朴,但永远充满了一种积极向上的朝气。王家坪是抗战后期十八集团军总参谋部所在地,这里离美军延安观察组的驻地不远,观察组的成员们经常到这里来办事。离军委大礼堂几十步远是当年延安著名的军委桃林公园,以桃树多得名,当年,这十四亩地的小公园是共产党领袖们周末消闲娱乐的唯一场所。 每周六晚上,这里都有一场俭朴的舞会。在观察组驻延安的两年多时间里,跳舞成为这些美国人的主要娱乐之一。通常用来为舞会伴奏的是一只破旧的留声机,后来延安组建了一支小乐队,但只有小提琴、风琴等最简陋的乐器。这个舞会最让美国客人难忘的,是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的参与。 每当毛泽东在舞会上看到观察组的美军军官,他就会走到圈外,和他们聊上几句。 
  谢伟思在给国务院的备忘录中提到了一次毛泽东与他在舞场边的谈话,谢伟思说,十八集团军与老百姓亲密的联系给观察组成员留下了深刻印象。毛泽东说道,当然,如果没有老百姓的支持,我们就不会有今天的发展。这次谈话进行了大约二十分钟。直到一位女军人上前请毛泽东跳舞为止。 
  对于延安的普通老百姓来说,美军观察组带给了他们无尽的新奇感,他们的白皮肤、笔挺的军装、好吃的巧克力、神奇的吉普车都成为当地人长时间议论的话题。 
  美军观察组几个月来卓有成效的工作,让史迪威将军非常满意,为表彰观察组特别是包瑞德的工作成绩,驻华美军总部决定授予他个人一枚荣誉军团勋章。10月25日,一位美军准将特意从重庆赶到延安向包瑞德授勋。让包瑞德受宠若惊的是,毛泽东等中共领袖们都前来参加受勋仪式,并对他表示由衷的祝贺。在戴上勋章之后,一位女军人走上台来,为包瑞德献上了鲜花,她就是朱德的夫人――康克清。 随后,延安还举行了庆祝大会,叶剑英代表中共中央和十八集团军总部发言,对美军观察组的成绩给予了高度评价。 
  美军观察组正在延安顺利地完成着自己的使命,然而在重庆,驻华美军最高司令长官史迪威与蒋介石的矛盾却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早在1941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征缅甸时,史迪威就对国民党政府的独裁、腐败和消极抗日非常不满。于是,他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两项建议:第一,由史迪威指挥所有中国军队,其中包括中国共产党部队;第二,将援华军用物资平等地分配给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这两项建议得到了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歇尔的支持,却遭到了蒋介石的激烈反对。 
  9月,在加拿大魁北克与丘吉尔会晤的罗斯福向蒋介石发出了一份措辞强硬的电报,敦促他立即授予史迪威将军指挥所有中国军队的全权。 罗斯福的这封类似最后通牒的信,让蒋介石恼羞成怒,他随即取消了与赫尔利的晚餐和几天内与美国使节有关的所有活动。但平静下来后,蒋介石认为,这是一个与美国政府摊牌的大好时机,他一直想把桀骜不驯的史迪威排挤出中国,但苦于找不到借口和时机,此时蒋介石认为,机会来了。 
  几天后,蒋介石对罗斯福的特使赫尔利说,如果任命史迪威指挥所有中国军队,中国军队可能会叛变;史迪威缺乏政治头脑,连现有的工作都干不好,更不用说指挥全中国的军队了。因此,国民政府正式要求美国将史迪威召回。 史迪威却完全没有料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他随即向华盛顿提出了一项新的建议,即由他本人亲自去一趟延安,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洽谈军事合作。消息通过美军观察组转递给中共中央后,毛泽东、朱德立即对史迪威表示了真诚的欢迎与期待,因为他们都与这位同情中国人民的美国将军神交已久了。 
  然而,史迪威已经没有去延安的机会了。10月18日,史迪威突然接到华盛顿的正式命令,要求他48小时内离开中国。史迪威无奈地叹道:“斧子终于砍下来了。”在重庆的最后两天里,他还抽出宝贵的时间,去向他尊敬的宋庆龄告别。 临行前,史迪威给朱德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非常遗憾今后不能与您和您卓越的部队共同战斗了。 
  11月份的陕北已是非常寒冷了。此时,一支十八集团军的精锐部队——三五九旅正誓师南下,准备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去华中开辟根据地。看到这支部队即将出征,扛着他们缴获的日军三八式步枪上阵杀敌,包瑞德不禁感慨万分。他后来在回忆录上写道,共产党正在把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派到抗日前线,可惜史迪威已经离开中国,不能用美国的武器运来武装这支优秀的部队了。 
  史迪威曾经积极倡导和推动向延安派驻美军观察组,现在他奉召回国,那么美军观察组的命运将会怎样呢?包瑞德和其他成员都忧心忡忡。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