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博客自传第一人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678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过年定律——重返北京

已有 208 次阅读2019-3-16 02:59 | 博客自传, 博客自传 分享到微信

过年定律

如果这东西的确实用我也会乱花钱不在乎,也曾经很赶时的样子在年轻相对平等年代。虽然现在记不起度蜜月的特别感觉很神圣,二人世界其实也就是工作吃饭和睡觉其实转眼就到了冬天我算十月结的婚,我的新房里也安装了带烟囱的炉子我们当地叫憋烈气,也捣鼓一些煤炭在后夹道里还有柴火也有少量黄土预备和炭泥。开始还每天烟熏火燎的生炉子虽然经常不会生但,每晚去母亲那里吃完饭回家就想窝在被窝里看电视不一会儿两个人就被窝热乎劲就来谁还有心给炉子上炭,电热毯不笑话你褥子也不肯放开你哪怕一霎霎因此,生炉子就像吃鸡肋似的多是摆个样子没有好像不行会很冷的感觉因此,那天我在离家不远的东风街五金店里瞎转悠突然就发现一组带着电线还有插头的暖气片,我就问他就说能暖和十多平方米要价好像是三百元左右,我一看知道这是好东西就马上回家取钱买回去放在床头边上还说给媳妇用,试给媳妇看,教给媳妇听好像新生活就要到来似的跟着我。 年前照例办年货单位里也分些福利,今年好像特别多一份我媳妇拿回自己家就感觉很富足。商议着父母今年还是兄弟三人全体在家过除夕夜,今年我也要给父母送些年货就问,母亲就跟我数呱以前单位里分点东西都拿回这个家,今儿个自己成了家再分福利就全部拿回自己家,不拿回去媳妇也不让啊是吧,唉,还真就娶了媳妇忘了娘啊。我说好俺那亲娘你别担心,只要我有的就是你的,我保证不打恳耽再说我俩哥每次鸡鸭鱼肉都来送我再给你点稀罕物,肯定年货很全不是。母亲说就是试试你个心,三十那天早过来啊。 新婚第一年三十早上,我们起得很早吃过早饭收拾好屋子我把水缸挑满,一切ok。可是媳妇不知咋地,就是在家东瞧西看地不愿出门,误续误续这里续摸续摸那里我就想啊,第一次领媳妇回家过年咱又是最小,不得向哥哥们学习啊,这是自己家又不是外面早回去早忙年家里事肯定多啊,咱家又不请客吃饭就我们两个没有亲戚来用的着好费力气吗,咱离家这么近不早回去让大二嫂子们说闲话啊,我看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还不快走,你要是不走我就自己回去可我俩应该一起回啊,你走还是不走我问你,再问你一次又没正经事。媳妇好像自有道理就是不走,真是没办法就开始变脸使气发个小火这下媳妇更来劲了,把她惹恼了啊。 年三十晚上一边看电视母亲一边领着三个儿媳妇包饺子时大嫂分工说:我愿意包饺子,二嫂说我包饺子又好又快,母亲说那就我擀饺子皮,我媳妇说你弄面做纪子吧我来擀饺子皮。就这样的开始再没有交换过分工每年除夕夜全家人的饺子皮,都是我媳妇擀的十几年。 初一早晨吃过饺子,父母和我和媳妇每人给侄女侄子添了岁,俩哥嫂也互相给他们各自的孩子添了岁。     

  
电磁炉 八九年初春的一天上午还是下午还是中午,我出单位大门不知有啥事向左一拐就发现单位李嘉诚自己承包的门市部里有蹊跷平时就一个漂亮小媳妇。他那会儿就把自己开放成倒蹬大彩电的高手了,据说一车一车地倒彩电他又不算官员,一台一转手就加价五十元还有合理利润了不起。我看见屋里一堆人在听讲就大胆凑过去带着笑容,其实他们如何过冬天吃火锅涮羊肉我是一般不打听不干涉总是把别人的冷暖高高挂起就算小媳妇自愿但今天,有些特别自我感觉就打破常规塞进门去看究竟,他们一圈人围在柜台旁一个四方白东西上还放一个平底铁锅这个说好那个说贵,小媳妇则笑哈哈地解释这东西看不见明火没有火灾危险,这东西不太费电是新科技,这东西不烫手很安全,这东西只对导磁东西加热,这东西小巧干净又不占地方你们这些老土都不懂。我听半天没明白就问这东西叫什么小媳妇就说:是电磁炉,每台赠送一口平底铁锅和一把木铲,自己人要一台五百元最少。   自打那天看在眼里就扒不出来那个电磁炉被我惦记上就怕不怕,伍佰元最少还是内部职工照顾价,我想肯定与媳妇商量过几次一定是但五百元还真是感觉有点贵啊不过,我还是决定把它买下来。有了决定就去赶快还怕被他人抢了先,小媳妇首先给我当场做了演示别说,开锅还挺快又给了我怎样使用如何保护等建议这东西就成我家的了从此,交上二十个老头。   回家以后这东西还真是方便又快捷就我和媳妇吃饭,缺点也有就是炸东西不行油温太低蒸东西也不行没有合适的锅。我记得还从单位花五元钱买了一个角铁支架专门给它,还是栋给我改造的。记得我对它最大的期许就是只要能用到上楼,就算够本但有谁知道希望和打算为何在我这里总是精准灵验兑现类似如此的许愿。这事要继续追下去就到了九四年下半年大概,我成功搬进新拆迁楼的第一次接火做饭只听啪地一声有一火光从电磁炉内部闪出,从此它就兑现了我对它的希望和诺言不再为我煮饭干活宁为玉碎。我当时就笑了对着媳妇,一直笑到现在为何我就不知道叫它服务我一生呢,真想不到这东西比我媳妇和政府还守信。   后来我面对这东西心想用它五年整好一年一百元感觉有些贵,仔细想来它就内部一闪光是不是保险丝熔断保护也有可能,心说这有什么啊自己打开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就给它换了一个保险丝还看见里面那盘纯铜线编织的很厚很粗,但这次还是不行我就囧了拙没了招傻了眼心道什么破助工啊只好把它暂时打入冷宫可还是时常想起它的好。我想我要给它再生的机会就想到我们单位修家电的高手人送外号一螺刀的赵工,这人也是山工学院的高材生。当我把我的宝贝送到他那里收下以后开始后悔,他那里像个家电破烂市场一样死猫烂狗样样有,有的都堆到屋顶至少有三年多人家也不要他也没给人家修好的样子,有的电视很随意扔在屋里当座位,还有满床底的小家电都结蜘蛛网了,看到这里我想我已经拿不回去了他又不是当场给你修修看。过些日子有两三个月吧大概我就问过一次他说:里面有个什么主要物件烧坏了,咱这里还没有配件很难弄。之后我就没有再问过他也没有跟我要维修费我也失去把我的宝贝再要回来的可能以至于让它葬在别人手里,很是不甘心。  


紧急任务 这是第一次在单位接到紧急任务据说因为我们给计算机公司配套的不间断电源出了故障,高密那边打给计算机公司电话又接力打电话给我们单位又找到刚要下班的我,我说成山是我的新任技术指导去了厕所稍一等,我刚要收拾工具走人主任说话:等等,这次紧急任务现在就出发,计算机那边来的车就在楼下等着,他们连司机是两个人,这次你和成山一起去,跟着学习一下也有个帮手。我心说我老婆还在家等我吃饭呢,这可怎么得了啊,她不知道啊。 我与成山坐上计算机公司派来的那辆白色丰田拖鞋车还不到下班时间就直奔东去,出城就向平度方向猛窜。这小司机是个小胖子,他一边开车一边不说正经话而且见车就超有空就钻好像没有刹车似的在路上。我与成山坐在后排心里那个上下七八不安,成山朝我笑笑又闭上眼睛我朝前面呲呲牙手指头在后座上弯勾弯勾。没用一小时就到了石埠镇,小司机顺势一个右拐就上了沙子路。这沙子路可不好走,去了尘灰暴土不说单是那一棱一棱的地面就把人颠得够呛因此你慢点啊小伙子,这就是大城市没有小城镇很多被俗称的搓板路,它被广泛讨厌和人见人烦而司机则更烦但,今儿个奇了怪了哈,这小司机还是一个劲的凶猛向前一副死猪不拍搓板路的感觉。我们担心也不好插话还要像做错事的样子,前面两位是我们的客户弄不好别弄不好啊千万。​​ 傍晚掌灯时间大约,日本拖鞋到了高密柴沟镇邮电所停下。我们下车一看人家跟没事似地大吃一惊问:你们来干嘛,啥事啊,找谁啊。计算机公司的人向他们说明以后他们很无奈地说:那你们去机房看看吧。我和成山在他们的带领下去了机房对不间断电源进行了逐项检查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问题,是他妈的谁在开我们的玩笑啊,这一通赶路都没来得及吃晚饭。柴沟邮电所的人一听说:没吃饭好说,这里有饭店,我请你们吃烧肉,我请你们喝酒。 记得那次去高密执行紧急任务真的没啥事,吃饭的时候他们打听下好像是个误解,传错了信息又不好纠正,就将错就错把你们大老远的点火来,真是不好意思的乌龙啊,还一杯一杯的喝酒赔罪呢。我心说这真是会捉弄人啊,客户了不起啊,计算机了不起啊,弄不好要死人的啊,怎地如此不尊重人啊,上游客户就是大爷啊,好啊我记着你们啊其实,此事真正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二哥在高密下一年过乡听来就有亲切可不是在柴沟镇,我二哥是在大牟家杨家村,我给二哥写过信我知道地址就因此胡联系啊。    


售后援外 题目乍一看好像有些矛盾因为本身很难定性,节电器下马以后自己单位好像很轻松但先前推销出去的东西还在人家的机器上挂着呢,还在继续给人家节不节电都有麻烦因此,同城的针织厂就来电话说他们有几台节电器已经不能工作,需要我们去技术员维修下。其实这也给我们单位出了一个大难题,节电器下马,全部人员分散,没有主管部门谁该负责呢。最后研究来讨论去把这个难题推给我和成山去解决,我算是参与过经历过能见证成山则是从头现来。​​ 头天我与成山从单位出发各自骑自行车,俩单位相距也就四五公里不到的样子一会儿就到。针织厂设备科的负责人迎接我俩很热情我有被贵客的感觉,又是茶水又是烟卷又是上坐又是感谢的话一箩筐我和成山都不好意思因为都不是场面好应酬之人就想赶紧下手。他们说你先别急这次坏了可不是一台,干不干先吃个工作餐再说就在我们食堂开小灶今中午。我们抬头一看也快十一点了就只好答应感觉有些不自在,我不善言谈成山不会吹牛就坐在那里没话说好像是来赶吃午饭似的特别是我,又不能独立工作全指望成山可是吃起饭来却不在话从来听着就来劲。中午几个人一顿海喝他们五六个人陪我俩,直到下午两三点钟还不想停下都说是在陪客户。我想我们哪儿就成客户了啊,可是我们不喝他们却喝的挺来劲因此就不好发话这是他们的地盘啊。不喝不喝也晕头愣他们说不急不急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午别干先早早回家,明天正式开始,来这里就听我们的,要车送吗。 此后我与成山每天上午开始干活,中午他们轮流陪着吃工作餐喝小酒,下午早早收工。其实工作量也真的蛮大,一共好像修好了七八台节电器的样子实在不能修的就给他们拆下来。我与成山一共在针织厂干了不到一周大概,每天是比在单位回家早一点不过,很远啊。 我记得快完工时候,他们的陪同人员跟我们说:厂里新进一套日本羊毛衫设备,毛衫质量不错款式也好,单位决定每人送你们一件,到时领你们去仓库挑选一下。我俩一听各自倒吸一口冷气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说:不用不用,我们不要啊,这就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他们说没事啊,厂里有规定,送客户的毛衫都是从正品里选出来的。记得最后一天我和成山被领到他们的仓库里我们也就不再客气但,我给我媳妇挑选一件他也给媳妇挑选一件真是凑巧。 这件事好像对我影响很大,好像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啥也没干还天天被伺候酒喝就老是怀念,再后来似乎也有明白一点,其实也许那根本就不是伺候你,也许就是借着你的影子他们在过酒瘾。就说羊毛衫,给我们备选了六七件我们才一人一件,但你不配合行吗。     


  重返北京 这次北京公差完全是一场意外,首先是成山有事走不开其次,任务不重我完全能胜任自己,再次就是一场乌龙导致的责任笑话项目负责人不好意思去,为啥,据说我们单位专职派人去北京互感器厂特别强调专门订制的互感器频率是60赫兹但,他们满口答应保证做到但最后给的还是他妈的50赫兹而且还收了高价定做费。我们不懂但还是让人家计算机公司来人验收时给查出来的,人家说这是出口产品,人家非洲的交流电频率不是50赫兹是60赫兹,你拿50赫兹的互感器装上怎么用啊。赶快啊,快点啊,我的祖宗,误了发货要大笔赔偿金谁拿钱你们啊。 我第一次感到重任在肩至少也要挑上八百斤的感觉马上有,我在单位越来越重要我就毫不含糊,马上出发连夜上车。一到北京这次像很熟的样子直奔西单购物中心大厦,它后面有一家青年旅社北京互感器厂就在不远处等着我。我去以后技术科一长发飘飘的小伙子(比我头发长不如我头发卷)接待了我他姓赵好像,还是满口答应却是一点不在乎不拿紧急任务当回事他,中午非要请我吃饺子不行。我们到了一看好大一个饭厅,这边一团人那边一团人好像要分帮派。赵工领我到卖饺子的地方排队,当我走近一看才明白为啥这样快,这是一个机器水饺贩售点,一只只饺子从机器口里快速往下掉直接下到一个长方形的铁水槽里有炸油条锅的两倍长而且,那口长铁锅里的水都是翻滚状态,饺子从这里下锅有一师傅把它们操作到另一头,就熟了就开始捞而且,捞师傅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给多少钱就给你捞几个从不多给一个。 在北京等待他们给重新订做互感器的日子很是无聊啊,每天去看都没有进展还个个都是大忙人也许,他们眼里看惯了进出口的任务因为此别说出口非洲,就是你他妈的出口欧洲他们也是一派皇城根子民的做派,你能把我怎么样,有厉害你就来试试。没办法我也跟厂里通过电话咨询说,你再催催再等几天想想办法,我哪有什么鬼办法别叫我来啊,早知如此。 那几天有一周应该,我除了每天早上去催催互感器以外哪里也没去就像上次在河南,不过这次我有说法就是刚刚在北京旅行结过婚已经看过大部分,剩下的北京还有一大部分全是不重要我有必要看吗因此,其余时间每天去西单购物中心看北京的外地姑娘,看他们小恋爱一对对在中心的现烤热面包房里吃东西喝热饮,看他们来中心一双双小情侣买礼物去见丈母娘。也去街头买过彩票心想万一我在北京中大奖,可别算我是在工作中中的啊,那我与单位怎么分钱啊,要是中了大奖还他妈的回单位干啥啊,直接从北京飞上海因此就买,买两次花四块钱,一双袜子一条手绢都是末等奖。我也去附近的百花市场逛过,那会儿的北京商人为骗我四十块钱真下本钱啊我就看中了一件衣服给我媳妇,他说是真丝的,天蓝白色相间的大牡丹花是渐变色真好看但想要又怕被骗但,这北京商人还就看准了我的担心非要骗我相信不成他说:你放心,一百个一千个放心,我们是首都人我们是北京人,你相信首都相信北京就应该相信我们,我们都是诚实守法的商户,都是党和国家培养的北京商人,我们的行为代表首都北京,我们绝不会给北京抹黑你相信我们,价格再不能讲但,如果你回去只要你媳妇穿着不合适,只要你发现不是真丝,只要有任何质量问题哪怕一点点,我这里有地址你给我寄回来,我把钱给你寄回去,我保证做到,这是我的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你看看。其实我就是想买给媳妇但也是被他的真诚打动,你说我一个外地小民,你要骗我四十块钱用这么大功夫又不是入党,就让你骗好啊,我还得一件衣服我媳妇肯定很高兴。好像我媳妇看到这衣服后真的很高兴,很多年后也不舍得扔。也穿过几次穿着也合适不过好像从此没再给媳妇买过衣服,这是唯一的一次还是一件。 后来我在北京等的实在不耐烦就想快些回去也没有跟他们打招呼,我回去后听说计算机公司出口非洲的货已经按时发出我就问不明白。原来是这样,互感器不是频率不对吗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将错就错明知故犯先把货发出去就没有违反合同这些办法是传统国人都会,只要设备按时上船就没有违反合同,他们收到货以后再发现问题就是一个简单的维修问题,不能用你怨谁啊,在我们这里很好用啊,谁让你们在电上搞特殊啊,违约金,你有啊。 我后来想这是不是跟北京学的,我在那里干等他们就是不给快点做,是暗示给的启发吗。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