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donhai5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6810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关于耳顺

已有 165 次阅读2019-4-17 23:23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关于耳顺

耳顺一词出自《论语·为政篇》,孔子自称“六十而耳顺”云。耳顺即逆耳,没有逆耳之言。忠言誉言,固然顺耳;天下一切言论,包括不仁不义之言、无礼不信、毁谤诋毁之言,统统无碍,入耳皆顺。

 

郑玄刘宝楠皇侃焦循诸古注,都有所得而不到位,都有把耳顺修养拉低之嫌。郑玄注曰:“耳闻其言,而知其微旨。”刘宝楠《论语正义》曰:“闻人之言,而知其微意,则知言之学,可知人也。”知晓话语的深刻涵义,听得懂言外之意,有知人知言之明。这是高智,但“不惑”之境足以具备,仅此智慧不足以言耳顺。

 

皇侃《论语义疏》引李充云:“耳顺者,听先王之法言,则知先王之德行,从帝之则,莫逆于心。心与耳相从,故曰耳顺也。”这个修养,“不惑”或“而立”亦可达到。对于“先王之法言”“帝之则”,君子自能莫逆无违。耳顺境界当不限于此。

 

焦循《论语补疏》曰:“耳顺即舜之察迩言,所谓善与人同,乐取于人以为善也。顺者,不违也。舍己从人,故言入于耳,隐其恶,扬其善,无所违也。学者自是其学,闻他人之言,多违于耳。圣人之道,一以贯之,故耳顺也。”

 

焦循之见亦不全。善与人同、舍己从人是对方之言善,可同可从;隐恶扬善是对方之言有恶有善,既有可以隐又有值得扬的言论。然天下之言包括孔子所闻之言,岂限于此?对于众多不可同不可从的邪言恶语,难道孔子就不耳顺了吗?

 

耳顺是一切言论皆无违于耳。一切言论皆无违于耳,是因为明白,一切言论皆有其发起的原因。圆证“性与天道”,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并能洞察一切非礼非理、毁谤攻击之言背后的原因,即它们“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公伯寮向季孙毁谤子路。子服景伯告诉孔子,并表示有能力和办法把公伯寮干掉。孔子回答是:“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论语》)鲁平公将见孟子,被其男宠臧仓谗言所阻。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之所能也。吾不遇于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孟子》)这就是耳顺的表现。

 

东海《论语点睛》中对“耳顺”的翻译是“无违碍逆耳之言”,解释是:“六十而耳顺,证道了,逆耳之言亦无逆于耳,无不乐闻,所谓‘谤誉皆可乐’也。或者说,再没有什么言语会逆耳,会让自己不高兴。”2019-4-18





上一篇: 耳顺与好辩
下一篇: 我没有敌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donhai5 2019-4-18 01:23
耳顺与好辩
孟子好辩,致力于辟邪说,距杨墨,宋儒也努力辟佛道,是否因为他们未能达到耳顺境界?答:孟子程朱都是大贤,都已耳顺。辟邪说是儒家的责任,唯有儒家圣贤君子,才能如理如实地辟邪说。

距杨墨辟佛道与耳顺,毫无冲突,相得益彰。正是因为对于杨墨佛道之言产生之根源、错误之所在、泛滥之原因和后果了如指掌,孟子程朱们才能给予它们正确到位的批判,从而能有效隐恶,最大程度地抑制、遏止和消除了它们的不良影响和后果。

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邪说。现时代最大的邪说是什么,不用多说了吧,可耻的是,现时代不少学者包括儒家学者,对于辟邪说都持反对态度。无论主观意愿任何,他们客观上都充当了邪说的帮闲,或者沦为孔孟特别厌恶的乡愿。儒生们千万注意。

孟子说:“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东海学舌曰:不能言辟邪说者,非圣人之徒也;反对辟邪说者,乡愿之徒也。至于积极主动地弘扬邪说,毫无疑问是彻头彻尾的盗贼之徒了。

大罪有五,杀人为下。弘扬邪说是以学术杀人,其罪之大,不低于诬文武!儒眼相看,诬蔑圣学和弘扬邪说者,都是罪恶分子,而且罪恶比手杀人、谋鬼神和逆人伦三者都大。可惜百余年来,知识界于此已经习以为常,念之大悲,为之大惧!2019-4-18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