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寻迹天涯 http://blog.sinovision.net/?7433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Find The World, Find Myself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特朗普是不是一个民粹主义者?》

热度 18已有 4920 次阅读2017-3-2 23:26 |个人分类:时事杂谈|系统分类:杂谈| 民粹主义 分享到微信


在我们急于想知道“是”或者“不是”的答案之前,且思考以下问题:


        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会肆意夸大他的120就职典礼的观礼人数和规模?

        为什么在与世界各地的领导人的对话中,特朗普一再吹嘘他的胜选结果?

        为什么在竞选初期,他毫无根据地声称:选民欺诈已令他在争取民众投票中,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为什么他指责抗议者是:“带薪的专业人士”,把媒体的爆料和揭短,归类为“假新闻”?

        为什么他要与媒体为敌,甚至把CNN, ABC, NBC等自由派媒体称为“人民公敌”?

 

要对以上问题作出详尽的解释,只着重于特朗普一贯的个人言行,粗粗地将他视为是一个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利己主义者、善于利用电视来作秀的现实派商人,或者是一个对外界的评价表现得过分敏感的神经质自大狂,都是不够严谨也是不全面的。唯有从意识形态的层面上去分析和挖掘,才能对特朗普其人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认识。这也是当下,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开始着眼于研究“民粹主义”,并且试图以此来阐述特朗普主义或者特朗普现象的原因之一。那么——

 

什么是民粹主义者?

 

至今,还没有一个有关民粹主义的确切定义,可以对所有的民粹主义者做一个完全无误的描述。


这是因为民粹主义仍是一种比较“薄弱的意识形态”,“只涉及到一小部分的政客。”以历史的观点看,民粹主义并不像法西斯主义那样,将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意识形态强制性地一统化,民粹主义呼吁剔除政治机制,削弱以政治为中心的一切行为,但它却并没有具体说明,应该以什么去取代它。所以民粹主义通常与左翼或极右势力的意识形态相提并论,如社会主义或民族主义。


民粹主义者也多分裂派,他们反对联合,将社会分为同源却又对立的两个团体:一方是质朴的平民,另一方是腐败的精英,并主张以“人民的意志”为准绳。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被政治家定义为自由民主的国家,有一个“基于多元主义的完善体系” ,也就是说每个群体,都拥有不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且都合法。而民粹主义似乎与其相悖,他们只强调某个群体的合法性,在他们的眼中,也只有这个群体才是理所当然的“一国之民”。


而这种特定群体合法化的概念,源于民粹主义者认为:只有他们的行事标准才是“基于道德的”,强调 “精英和平民之间的区别,不是基于你有多少钱,你有什么样的位置。而是基于你的价值观。”


而鉴于如此的道德框架,民粹主义者得出这样的结论:也只有他们可以代表“人民”。民粹主义者也许不能赢得100%的选票,但他们宣称:他们所代表的人民才是百分百优秀的,是刻苦而勤奋的,是企业可以真正利用的人才。他们并不认为,这些“被忽视的人民”,应该和所有的其他公民一样,受到政界或者各界重视,他们只强调这些“被忽视的人”才是唯一重要的。


如果“沉默的大多数”是真正“人民”的缩写 ,而他们却没有机会发言,或者更糟的是,他们被阻止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那么民粹主义就会有挫败感或者觉得这个被精英控制的社会的不公正。因而,民粹主义者经常会援引阴谋论,以向民众揭露一些政坛内幕,来证明这些腐败的精英只代表他们自己的利益,已不能代表人民的事实。换言之,民粹主义者向民众发出这样的信息:如果代表人民的政治家不能取胜,那这个制度就肯定存在问题。


人们也许会认为:一旦民粹主义者进入政府机构成为领导者,他们所坚持的理论或许会不攻自破。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从委内瑞拉的社会革命家乌戈查威兹到土耳其宗教保守派雷斯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这些被外界所公认的民粹主义的代表人物,他们惯用的手法,就是设法将自己描绘为受害者,即便他们的权利已经高高在上,仍然无时无刻将矛头指向一切,有可能对他们的权利造成危害的国内外的精英阶层。


在现实社会中,一个顺服的良民和一个邪恶的精英之间的话题,更像是一部小说,即便它反映了一个特定时期的阶级矛盾和权力对立,也只是一个局部的概念。因为现代社会的复杂和多元性,决定了单一政治或者政策的单一性,是无法代表全民意愿的,包容且多样化的政治观点,才能把不同信仰、不同族群、不同肤色的民众团结起来。单就这一点,民粹主义办不到。英国独立党的前领导人奈杰尔·法拉格呼吁英国投票脱欧,并声称那是“真正的人民的胜利”,但他似乎忽略了另外48%投票留欧的英国人,难道这些人,不是人民的一部分?


民粹主义者倾向于将“人民”定义为与他们站在一起的人。民粹主义的标志,是把持不同观点的人分裂出人民的阵营,而不是将他们列为“人民”中的一个特定群体。在文体形式上,民粹主义者喜用简短的口号,或者直截了当的语句,并故意做出一些粗俗的举止,使他们在言行上,看起来更贴近“真正的人民”,他们很少循规蹈矩,也好打乱固有的游戏规则,以体现他们与虚假精英之间的区别。

 


那么,唐纳德·特朗普是民粹主义者吗?


 

特朗普政治方针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是现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的加入。在这之前,特朗普一直以他的方式 ,攻击被他认为是超级无能的美国政府,直至特朗普宣布参选,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是一个民粹主义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所言所行开始走向民粹化。

 

特朗普在最初的政治理念中,并不排斥精英阶级,也并没有以平民利益为先。在他冗长的演讲中,更多的是狂妄自大的个人主义,他关注的只有自己。 他说:“我们的国家需要一个真正伟大的领导人......我就是那个人。”然而之后,他的演讲中的措辞开始转化。他在共和党国民大会上的讲话稿,是由助手斯蒂芬·米勒撰写的,米勒在为参议员杰夫·塞德斯工作时,已对“国家民粹主义”做了些微的尝试,这似乎也为总统的民粹主义倾向埋下了伏笔。 自此,特朗普的演讲也从“我一个人可以解决华盛顿的问题”,承诺他将成为“被遗忘的人民”的“心声”等宣扬个人主义的调调中走了出来,完成了向民粹主义的初步转型,他在就职典礼上说:“2017120日,是人民再次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的日子。”很明显,特朗普从一味地“宣扬自己”转变为谦称“自己是属于人民的”。


据说,这个演讲稿是由米勒和班农共同写成的,他们在编写此文的时候,似乎已将特朗普设想成一个“民族主义经济运动”的领导人物,并且在此文中掺入了十九世纪,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民粹主义”的诸多元素。这也让他的支持者们感到,特朗普比他的竞争对手有更伟大的一面。


民粹主义的道德观,解释了为什么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并不属于平民阶层的富人,却可以装扮成人民的声音。 因为他从不与人争论: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富有,他向人们灌输的是:我和你一样,拥有相同的价值观,我也是平民的一份子。


如果特朗普真是人民唯一的代言人,那么他要如何去调和他与那些并不支持他的选民,那些大规模的抗议者,以及被他视为敌人的自由派媒体之间的矛盾?他将如何去兑现承诺,假借大多数民众的名义去对少数民众采取过激行为,例如禁止7国穆斯林难民和移民,或迫使墨西哥支付边界墙的任务。


特朗普在ABC的谈话节目中,指责有关媒体错误报道就职典礼的民众参与数,他说:“媒体试图贬低我是完全不公正的,因为在我后面是广大民众,他们是我的整个胜利的一份子,这些被国家遗忘的人群,将永远不再被遗忘。”


可见,民粹主义者的合法性大多来自于大众的意见。


事实上,就特朗普是否胜任美国总统一职,存有很多的争议,反对者认为他不够格的理由是:(1)没有通过普选票数(2)没有执政经验(3)不被共和党看好,(4)与现行体制格格不入。


而特朗普对此种争议不屑一顾,他声称:他创造的“神话”是和人民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是人民给予了他当总统的资格。


此类论调,听起来的确很能讨巧。也由此可以较清晰地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框架:特朗普的确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且有着极端右翼的倾向。


民粹主义通常和本土主义和民族主义一样,善于夸大外国势力的威胁,并围绕着“本国先行,本土为大”,且强调某些群体才是人民的一部分。而特朗普的民粹主义,也有掺杂着“别的什么主义”的特制,他反对精英,对移民持有本土主义的态度,并不定时地向外界展示他的“霸道和专制”,这都在无形中曝露出他潜藏着的“独裁”意识。


而大多独裁者认为:国家的主要作用是强制性地执行法律和维持秩序,毫不留情地打击骚乱并本能地应对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一些独裁者蔑视民主,却仍以民主为诱饵设置陷阱以迫害民主人士。就这点来说,特朗普似乎并不在其中,因为从特朗普至今的言论上看,他并没真正攻击过民主,他提倡民主选举,也是民主选举的得益者,他相信“我是由大多数人民推选的总统,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接受我所做的,因为我有人民的授权”,他通过宣传来强调他的民主合法性。


而对民众来说,要了解当前的政府行为,适时地了解本土主义、独裁主义和民粹主义之间的微妙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可以避免总统特朗普在使用总统权力时,出现过分滥用的可能性。

 


那么,如果特朗普是一个民粹主义者


 

对于民粹主义者会对他们的人民和国家带来什么结果,因为目前还缺乏权威性的研究报告,也没有类似的政客具有可比性而很难下结论。但对民粹主义的治理会对一个国家的GDP有何影响,倒是有一些数据可循的,譬如拉丁美洲的的委内瑞拉,他们在过去20年中实施了灾难性的经济政策,导致了这个国家已经濒临危险的边缘。


但通常情况下,民粹主义者的立场也会逐渐改变,就像前面所提到的:民粹主义是比较薄弱的一种意识形态,很容易被极左或者极右化而转型。另有一种可能,当他们权力在握后,行事作风会向温和派过度,他们知道,雷厉风行炸弹式的运作方式不一定会有收效,所以不得不变得循规蹈矩和谨慎起来。如此,他们就会失去原有的人气,而不再具有吸引力。


只因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有利于富人,并没有真正帮助到非精英阶层,这不意味着他就不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同样,只因他是一个亿万富翁,指派了一大批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到他的内阁,就妄断他是一个假民粹主义者。正如许多学者所理解的那样,要定义是不是民粹主义必须从“政治逻辑”出发,而不是单看一个政策或者一个系统,在一个时期的执行情况。


在某些时候,握有权势的民粹主义者更会对,西方自由民主的关键组成部分提出挑战:公民自由,少数民族权利,法治,以及对政府权力的制衡。


但即使民粹主义意识形态的崛起,是对现行民主体制的不满,它对自由社会来说,仍然是有问题的。只有当他们对社会问题作出的思考和对政客奉行的政策感到厌倦,而引起共鸣的时候,他们才会成功,不管这种成功是不是夹带着人为干预的因素。UKIP在英国的成员,道格拉斯·卡斯韦尔曾经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我认为民粹主义是一个时髦的想法,但精英们倾向于否定。” 欧盟成员匈牙利民粹主义者维克托·奥尔班这样认为:


“在西欧,极左或者极右派轮流把舵了半个世纪,但是,不同的领导者却提供了相同的方案,反而减少了政治的选择范围。欧洲的领导人似乎总是来自同样的精英阶层,拥有同样的基本心态,他们甚至来自同样的学校,或者有着相同传承的政治世家。他们在同一机构,轮流实施相同的策略。然而,欧洲的经济还是崩溃了,他们的保证受到质疑,经济危机也就很变成了对精英的信用危机。”


但问题是,民粹主义通常不只是反对精英领导下的现行体制,而是对这个体制下的其他机构,譬如法院、媒体等等,也一并打击。这就是为什么民粹主义者的做法可能是危害民主的。因为如果如民粹主义所说的,只有他们是遵行道德的,那么他们 “就不会在道德斗争中,与精英们妥协。”而 “如果与腐败的精英者妥协,那就是彻底的腐败了。”


因此,民粹主义者倾向于削弱反对派的力量,特别是在法院和媒体等重要部门。他们倾向于通过各种法律手段,倒不是镇压来做到这一点。例如,在匈牙利,奥尔班政府并没有禁止反对派的报纸,却用两一种方式,取消在这类主流纸媒上刊登国营广告来作为惩罚,奥尔班的政府也降低了法官的退休年龄,用那些对他忠诚的“自己人”填补职位空缺。


从个人的角度看,这些举动似乎看起来并不那么过分。但是,他们“创造了一个不平等的竞争环境,以巩固他们的权利。”这些民粹主义的领导人“有力地削弱了反对派的势力”,在奥尔班任职期间,匈牙利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几乎不再,因为在他的体制下,不发声已经是一种常态。


 “民粹主义打破了一些自由民主的保障,而一旦这扇门被打开,特定一方的意识形态就会逐渐渗透而影响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民粹主义者在寻求巩固政治权利时绝不是孤独作战,他们与其他一些权力成瘾的政治家不同,他们可以毫不避讳地借着民众发声:“为什么民选官员不能为人民代言?为什么那些阻挡民意的人,却以中立的姿态坐在政府部门,而不被清除?”


民粹主义者在将对手一个个边缘化的同时,也在精神和物质上,公开地向他们的支持者提供援助和补给。 他们将那些铁杆支持者归于名下,并不断地向他们承诺,以达到自我实现的预言。


民粹主义者执政似乎是整个时代的一种趋势。 但因国与国之间,政治体制的差异,这些民粹主义领导人在意识形态上,也各有不同的着重点。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民粹主义,更有独裁的倾向,因为他并不接受特朗普关于民主合法性的陈述。意大利的Silvio Berlusconi也是一个疯狂的,亿万富翁级别的民粹主义者,但他的意识形态比特朗普显得更温和。荷兰的Geert Wilders对伊斯兰教激进派直言不讳,也和特朗普一样,是Twitter上的活跃分子,但他更是一个专业技术精湛的政治家。


特朗普显然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特例,似乎还没有哪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他的许多行事方式非常独特(奇葩?!),也很难从别人或者别国的失败的范例中吸取教训。特朗普在对自由民主派所代表的媒体的攻击和威胁,正步步递增,而一旦这种情况持续四至八年,随着他在任期内的权利的无限扩大,没有人或者党派人士能够站出来阻止他,与他对立的媒体也会逐渐禁声或者消失,那些曾反对他的企业或者集团开始自我审查,它会像《1984》里的老大哥一样,用各种形式的干预来剥夺反对者的权利,同时在政府的重要行政部门安插“他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以他的方式持续地与媒体作对已经初见成效。民众也正在远离媒体,对新闻界的报道嗤之以鼻,新闻监督的作用也正在丧失,代表全民觉醒的“一夜革命”自然也不会出现,美国的民主也会逐渐恶化,人民对民主的信心也会被滴水穿石般的力量,完全摧毁。


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民粹主义者在上台后,往往也会步入精英阶级的后尘,犯有这些曾经被他们定义为“腐败精英”的一样的诟病,当权利膨胀到极致,他们也会逐渐远离民众,借各种方式去篡夺国家权利。不同的是,他们会用一个看似更正当的理由,摸着看似更纯净的良心,以“人民”的名义。

 

 

(译后说明:其实,我不是一个对政治有特别兴趣的人,之所以编译这些非常枯燥的文字,是因为当下美国的社会环境,迫使自己有这种需要去学习和了解,也希望自己能在有限的认知中,看清这个社会正在发生的事情。也许,未来会怎样,都不是我们可以掌控的,但至少可以让自己保持一份清醒,在好未来和坏未来,来临之前。2/28/2017)

 

 

 

 

编译参考资料来源:JAN WERNER MULLER<WHAT’S POPULISM>,  CAS MUDDE<POPUL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鸡蛋
9

鲜花
2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4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7-3-6 19:36
寻迹天涯: 不许写字!和老师论理!

是呀!他从A-B-C层层逼近似的论证,就是为了要说明这个事实呀。但是作者不是从川普的个人品行上去妄断,而是通过摆事实的方式,他罗列 ...
好,就你凶!哈哈哈哈。
是,政论是该这样写的。我承认。低头认罪了。
回复 随笔 2017-3-6 16:32
寻迹天涯: 哎,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有心灵感应呀,我想啥担心啥你都知道。

那班农满脸横肉不说,还一脸痤疮,像洗不干净似的。还虐待他太太,忒恶心了。(这话我也 ...
我相信第一印象,班农给我的第一印象太深了。

哲学家的逻辑是“存在就是合理”,所以和你探讨的重点不是川普具体做了什么,而是为什么川普会当选为总统?这是社会,世界潮流,潮流是不可逆的。   

记得我前面说,总统的美国第一就是job第一,总统证明了我的话:job主义
“Buy American & hire American are the principals at the core of my agenda, which is: JOBS, JOBS, JOBS! Thank you ”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6 02:12
今又是: 那就不翻历史了。
我重新看了遍。是的。他的确是好手笔,写文章法不仅好,也很熟练,至于内容,很时下;逻辑,很贯通;推演,很熟练,但是请看:
“此类 ...
不许写字!和老师论理!

是呀!他从A-B-C层层逼近似的论证,就是为了要说明这个事实呀。但是作者不是从川普的个人品行上去妄断,而是通过摆事实的方式,他罗列了这么多川普的演讲词。不是作者无中生有的,是字字句句从川普口中说出的。更因为民粹据有其“活性”容易变成别的东东,所以只能像发现一个新物种一样的一个个去比对。作者验证川普是不是民粹只是B,他的真目的是要说明川普是民粹对国家可能造成的结果C。当然,4年后或许啥都挺好,但你不能说作者一派胡言,他只是按照民粹的这条线索去推理,他不是预言家。

还有哦,我对文章是否应该通俗易懂,和老师想法不一致。
这个分歧好像很久前就有了。

我觉得写文,特别是政论文,就应该把繁琐难解的东西,用最简洁最明了最通俗的语言去表达出来。它不是诗歌散文,你可以信马由缰用遍世上形容词,而且不需要别人是否看懂。

因为诗歌和散文犹如音乐和油画,只要读者读出优美就好了。如果读者能从优美中还能读懂其中的深意是最好,如果不懂,也无妨,因为诗歌和散文,本来就很无解。

但是政论文不同,必须易懂易读,让读者最好一次接受。不然就是作者自身的失败了。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6 01:40
随笔: 小布什的视频我看了两遍,说的真的很好,权力可以让人上瘾,这就是前两周的川普的写照吧,天天post他的签字时,有种上瘾的感觉,那时候真的很担心。这就是我们为 ...
哎,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有心灵感应呀,我想啥担心啥你都知道。

那班农满脸横肉不说,还一脸痤疮,像洗不干净似的。还虐待他太太,忒恶心了。(这话我也只和你说,不然哲学家又说俺们先入为主)他还特崇拜列宁,分分钟钟想来个十月革命。太危险了。FLYNN也是,怎么看都像个叛徒。川普的脸就是一张对啥都不屑一顾的脸,他能买谁的帐?

说到新水门哦,我觉得CIA搞这事儿是常态。有些基本是大家都默认的。但你真要告,也挺难的。双方会各执一词,川普说奥巴马致使CIA搞窃听,CIA到时说有证据告川普通俄。除非中间又有一个斯诺登,不然谁都说不清。川普手上有证据也未必有用,告来告去最终不了了之。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6 01:08
中间偏左: 好
你说好,倒让我尴尬了,又不好意思问你家深宅大院在哪里。来纽约吧,我请你,最好带上笔笔!
回复 今又是 2017-3-5 10:55
寻迹天涯: 看了老师之前的留言,我知老师一定没有仔细看全篇。也是哦,近6000字的文,的确要有耐心。

但读了老师现在的回复,我还是觉得您没有看仔细。作者没有对川普的个 ...
那就不翻历史了。
我重新看了遍。是的。他的确是好手笔,写文章法不仅好,也很熟练,至于内容,很时下;逻辑,很贯通;推演,很熟练,但是请看:
“此类论调,听起来的确很能讨巧。也由此可以较清晰地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框架:特朗普的确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且有着极端右翼的倾向。”
他在说谁啊?当真是川普?
是中间段的语插。前后还要比看吗?
我是随口一说,以为可以。关于文章我们可以讨论,关于致用,那就放在四年后来重新面对。
撇开政治不说,给一句你能慧悟的文道,通了,胜过六千字的诸多非同。
“朝颜,一朵深渊色。。。。。。”
想起来玩笑的一句话,是对易懂的另解:蹄膀,一个七块八“。
今天,向天,一缕百合香。我去写字了,祝好!
Sorry, I am stepping down.  Good day!
回复 随笔 2017-3-4 23:08
寻迹天涯: 笔笔有么有看之前媒体对小布什的采访,问对川普新政的看法,小布什当然不会正面回答,他答得非常巧妙,至少我以为,他说权利这个东西太具有诱惑性了,当你身在其 ...
小布什的视频我看了两遍,说的真的很好,权力可以让人上瘾,这就是前两周的川普的写照吧,天天post他的签字时,有种上瘾的感觉,那时候真的很担心。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独立,自由媒体的原因。
那个班农,我和你有一样的感觉,面恶心狠,看到他就脊梁骨发凉的感觉,盼着FBI把他也搞下去。
到川普这个年纪,他的世界观早已定型,我不认为他会真正的改变,看看这两天的推特,当了两天的正常总统,又回归本样了。
其实,和你一样,我也不清楚美国会成为什么样,不过,至少我相信美国不是总统一手遮天的国家。
回复 中间偏左 2017-3-4 23:05
寻迹天涯: 想问:要不要帮你订购些西瓜?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22:53
中间偏左: 你跟笔笔1:1
想问:要不要帮你订购些西瓜?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22:52
今又是: 跟你说老实话,后面看到这文章不是你写的,我就没看到底,大约浏览了下,也就算是看过了。
历史是一个个以事实为逻辑的存在,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走过今天,才能两 ...
看了老师之前的留言,我知老师一定没有仔细看全篇。也是哦,近6000字的文,的确要有耐心。

但读了老师现在的回复,我还是觉得您没有看仔细。作者没有对川普的个人的个性有倾向性的结语,他在一开始就说了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的动机:”要对以上问题作出详尽的解释,只着重于特朗普一贯的个人言行,粗粗地将他视为是一个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利己主义者、善于利用电视来作秀的现实派商人,或者是一个对外界的评价表现得过分敏感的神经质自大狂,都是不够严谨也是不全面的。” 作者的立意很明确,要科学地逻辑地看问题。

而且我觉得在读文的时候,我们通常会犯“倾向性”的错。先把自己定位在某一方,然后批判性地看问题。要证明川普是不是民粹主义,不是这篇文章的终极目的,文章的要点是如果他是民粹主义会给美国带来的结果,以示警醒。

当然川普一个人的行为的确改变不了美国,但是川普党的意识形态会影响到政府行为,影响到美国,甚至影响到美国整整一代人。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对美国的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利弊。但就他提出的“美国优先”就已经存在很多问题了。他首先设置了一个不平等的环境,如何去获得别国的信任。这个交易在一开始就失衡了,谁还敢和你坐在一个圆桌上。

我觉得像这样的文章论点明确,陈述纹理清晰,论据充分易于阅读,非常适合我编译。
老师觉得他只是一般般,那是当然的。毕竟我和老师的水平不同。以后要多学习了!
回复 中间偏左 2017-3-4 22:51
寻迹天涯: 笔笔有么有看之前媒体对小布什的采访,问对川普新政的看法,小布什当然不会正面回答,他答得非常巧妙,至少我以为,他说权利这个东西太具有诱惑性了,当你身在其 ...
你跟笔笔1:1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22:13
随笔: 说实话,大选时不支持川普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对川普可能带来的“独裁统治”的担心,记得我还在老刘的博里发表过类似的看法。他上任后的最初两周,我感觉我的担心变 ...
笔笔有么有看之前媒体对小布什的采访,问对川普新政的看法,小布什当然不会正面回答,他答得非常巧妙,至少我以为,他说权利这个东西太具有诱惑性了,当你身在其中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地陶醉其中。这位前总统的话虽然说得非常含蓄,但言外之意:权利可以改变一个人。

我对川普的看法其实并不像哲学家说的那样:有先入为主的“鄙视蔑视什么视”吧。
如果硬要说有,或许就是他没有如实报税,甚至到现在也没有公开他的税单。
哲学家说:川普没有逃税漏税,他只是利用了税制的漏洞去避税,他没有犯法。
这话听起来似乎没错,但是仔细想一想,这人有么有问题?我想也不要我回答了!
中国人喜欢:由此及彼。如果他在税务上可以不择手段为自己牟利,那以后呢?
幸好的是:美国有三权分立,有权权监督。
但是,如果川普一意孤行,以他40天中的治国方式,美国就可能不是美国了。
再说,川普的身边还有一个班农,如果川普的执政是在摸瞎,班农不是。
从班农的言论,可以看到很多“主义”,极右民粹主义、种族主义、白人至上,宣扬革命。
我在看了班农的传奇般的经历之后,感觉这个人就是为川普度身定制的。
班农说:美国需要第四次革命。
也许,革命这个词褒贬不一,如果从社会发展的角度。但是说实话:我不喜欢革命!

你说你对美国有信心,如果川+班,而且一直下去,我对美国没信心。

再说经济,正如你说的,他注重的是JOB,且给他一个JOB主义吧,便于理解。
也是这个“HIRE AMERICA“的口号帮他赚了不少的选票。但我真的很怀疑这会奏效。
奥巴马离任时候的失业率已经从他上任时候的将近10%降到现在的低点。美国人并不是没有工作,而是工作了也入不敷出。为什么?

前几天,看了他第一次在国会的的参众两院报告,感觉他说的开始中听了,开始不和媒体死扛了,开始提出两党合作了。的确改变了不少。
如果真的像小布什说的:权利可以改变人。我希望川普可以变好。
回复 随笔 2017-3-4 21:05
寻迹天涯: 哎,不是我太悲观啦,实在是未来太过风雨莫测啦!

今天还看到一篇报道,说结束了前40天的”上任蜜月期“,接下来总统就要进入真枪实弹的头疼期,第一个他要面对 ...
说实话,大选时不支持川普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对川普可能带来的“独裁统治”的担心,记得我还在老刘的博里发表过类似的看法。他上任后的最初两周,我感觉我的担心变为了现实,川普可以动用手中的power为所欲为,而且似乎没人可以制止他。这种power最终反映在“禁穆令”上,总统貌似有着致高无上的权力,无人可敌。川普也应该很enjoy释放他的power。那时真的很担心,甚至怀疑,这还是我心目中的美国吗?

而最终我看到的是,这还是我心目中那个有民主(人民),有自由(媒体),有法制(宪法)的国家,一个可以平衡总统权力的体制。

我还有一个感觉,希特勒,普京,小金三都可能成为“独裁者”,但川普不会,至少他不具备独裁者必备的心里素质,他那么喜欢“冬宫”,不喜欢权力象征的“白宫”,可能是一种逃避的表现。客观和主观相结合,如果他精神没有毛病,我不觉得他会那么可怕。

在上哲学家的博时,我已经对国家没有太大的担忧,而我的担忧主要是在川普的经济政策上,我现在仍然认为他会带着我们开倒车。但这个痛苦也许是无法避免的,有时候,后退也许是进步的前兆。就像股市,不可能一直往上走,跌是长的前提,唯一可做的是面对它(自我安慰吧)。同意你的看法,对川普的真正考验才刚刚到来,经济才是重中之中,40天了,他基本还没有开始,贸易,税收,基建。。。

至于奥巴马做没做什么,真不好下结论,在我眼里政客什么都做的出来。不过,就像老刘说的,起诉方有责任提供证据。
回复 今又是 2017-3-4 20:59
曾经湘桥: 谢谢今先生!
记得两年前的一次与你谈及读文,你就说了写文章至要的'观点何在'之要紧,我赞同的~,因为我还认为所谓'观点何在'无异于问'立论为何'。一篇透晰社 ...
谢谢您还记得,今天,我很欣慰。哈哈哈哈。
空谈政治和实际解决深度存在的问题是两码事。会说的永远不如会做的。说说太容易了。就用说把川普赶下台,美国的问题还要有人去面对去解决的。这就是你提到的,关键要在如何正确面对问题,如何妥善解决上。这,非常不容易的。现在的书生容易激动,因为很自由、很民主了?什么叫资本集权下的政体和政治?对吧。
川普是异常聪明的人。不是说我喜欢他,他的确玩的是商业上的老套。不去多讲了。总之他是精于此道的,并非如人以为的那样疯那样地不善政坛。我初步感觉是,他是一个好学生。让他走走无妨的,是既定的事实,也是不一定是坏的选择。总比没选择好。美国的一些事,就是这样兜圈圈的。
问好湘桥了。祝好!
回复 今又是 2017-3-4 20:46
寻迹天涯: 其实此篇文章的写作方式是典型的美国模式,没有太多的学究派,没有“谈古”,只是“论今”。论“总统川普是不是民粹主义”,他写得非常严谨,完全按照假说演绎的 ...
跟你说老实话,后面看到这文章不是你写的,我就没看到底,大约浏览了下,也就算是看过了。
历史是一个个以事实为逻辑的存在,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走过今天,才能两点一线。所以,看不见历史背景的许多,都可以随手打上一连串的问好。比如说,批评川普将重点回落至美国这个局部是对是错?这个问题和他属于什么主义没有半毛钱关系。也是假如有关系,把对世界的看法,缩小到对美国问题和前途的看法上再归结到对于川普个人个性倾向性的分析和语论,岂不是犯了和川普同样的过错?川普都不知道的事他都知道?不可能的事。川普的关注点也即无论对错的行进方向,至少还落在了国体国情和国家之前途上,他,重点归在了一个人的作用影响里,他有点不懂美国的制度和政治。那是一个人可以承建和动摇的吗?他看不起川普的同时,抬高了川普。这只能表明他的慌张。哈哈哈哈。
此外,普通易懂也是个非常奇怪的东东。不好多讲的了。
今天也和儿子讲到民主与自由的问题,其实,浮在表面上的太多太多都是非常离谱的,不懂更好。因为就像汉堡包,多吃了无用。
你看这位的结论和四年后的结果吧。他对不了多少的,这和他写文章的水平手笔的清晰易懂和漂亮没关系的。我只是从他思路和章法上来单一地讲,此人是不多见的个中高手。其他的,他轮不上的。恐怕。
也就直言了。勿怪勿怪!谢谢!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20:11
曾经湘桥: 谢谢今先生!
记得两年前的一次与你谈及读文,你就说了写文章至要的'观点何在'之要紧,我赞同的~,因为我还认为所谓'观点何在'无异于问'立论为何'。一篇透晰社 ...
之所以翻译这片长达近6000字的文章,不仅仅在于此文具有时论性(川普主题),有你说的”科普性(了解什么是民粹),更在于他的写作方式,美国人的写作方式:严谨,科学,有章法,有理据,通俗易懂,看着不累。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19:52
随笔: 今天川普向奥巴马开火后,也有比你还担忧的网友   

“Our lives, the lives of our children are in this man's hands. This is now an existential fi ...
哎,不是我太悲观啦,实在是未来太过风雨莫测啦!

今天还看到一篇报道,说结束了前40天的”上任蜜月期“,接下来总统就要进入真枪实弹的头疼期,第一个他要面对的就是”skinny budget“,然后等白宫怎样对他的大话连篇忙不迭的圆谎和继续撒谎。

说到新水门吧,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川普已经有证据在手,有说”通俄罗斯“其实是奥巴马离任前的一个设局,来动摇川政府的。不过如果川普党没有和俄罗斯有联系,他们是完全清白的,CIA哪有胆子颠覆新总统,再说FLYNN不就是一个?

笔笔咋一会儿就这么乐观了,不会是”被哲学“了吧?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19:36
今又是: 我不太会写这类东西的,是选择的事。
民粹主义在他的笔下,先可以定性为美国式的。因为拉开去从人文社会学去看,里面起码有个历史的延续性。假如我是对的,那个 ...
其实此篇文章的写作方式是典型的美国模式,没有太多的学究派,没有“谈古”,只是“论今”。论“总统川普是不是民粹主义”,他写得非常严谨,完全按照假说演绎的推理法,更类似于实验室的研究报告的写法,论点论证论据环环相扣,没有一丝多余的笔墨。我想以作者的资历,应该不会不了解“民粹”的历史和渊源,不谈古只论今,一是古希腊古罗马的政治体系和当下毕竟有上千年的历史,时间在变制度在变,民粹也在变,那样的比较没多少实际意义。但是关于什么是民粹的概念,和民粹与其他几个很容易混淆或者说类似的主义间的差别,他写得还是很清晰到位的,他甚至细分到把民粹主义和本土主义独裁主义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剥离开来。

就以上几点来说,我觉得这篇文章的确写得非常高明且正中要害的(寒山老疼语)
至少,他把川普从非民粹到民粹,为什么会成为民粹,受了谁的影响的过程写得很明白了。
如果,这篇文章,还不能说明“现在的川普”是民粹的话,我只能说:也许我们之间对民粹的理解有着根本的差异了。

谢谢老师的见解,没有什么“到不到”的,喜欢和高手切磋,这样才能提高自己嘛!
回复 曾经湘桥 2017-3-4 19:24
今又是: 我想就文从文来说,是写得章法到位。优美蛮难的,因为对象的问题。他的立论里看得出一种气的涌动,情绪不定操控下的文字,也很难美到位的。
问好湘桥! ...
谢谢今先生!
记得两年前的一次与你谈及读文,你就说了写文章至要的'观点何在'之要紧,我赞同的~,因为我还认为所谓'观点何在'无异于问'立论为何'。一篇透晰社会趋向的政论类文字,毕竟让人有立论依据为何的问或答存在---我并不赞同原作者企望的导向
…………
幸好天涯至好的译文让我得到享有顺暢阅读的机会。这里云集智者许多!谢谢各位
回复 寻迹天涯 2017-3-4 18:50
中间偏左:   
我一乱想,你就狂笑,太不够意思了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7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