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淳随笔评论 http://blog.sinovision.net/?85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只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成为自己,别无选择!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良:解锁历史的密码

已有 56 次阅读2019-7-11 05:01 |个人分类:文摘|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读刘绪义《历史只露半边脸》


陈良:解锁历史的密码_图1-1


         冰山漂浮在海面上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它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可是在水下,却潜藏着巨大的山体。海明威借此比喻写作,说作家有八分之七的思想感情是蕴藏在文字背后的,真正通过笔端表现出来的只有八分之一。中国是历史悠久并注重“修史”的国度,流传下来的史料(正史与野史)浩如烟海,哪怕穷尽一个人毕生精力也不能全部通读。史料看上去很多,具体到某个人或某个事件,往往只有片言只语。是故,知名文化学者刘绪义认为,一切历史都只露半边脸。官修《明史》历时百余年,呈现出来的只是“半边脸”;那些民间的方志、族谱、笔记,呈现出来的照样是“半边脸”。


   《历史只露半边脸》一书,按照作者刘绪义的话说,就是让读者能看到没有露出的“半边脸”。在本书序言里,作者开宗明义指出,我们无法去改变历史,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对历史的看法。所谓“看法”,就是对客观事物的见解。对于同一事物,人们会众说纷纭,提出种种见解。同理,对于同一历史人物或事件,人们也会提出不同的见解。问题在于,只有正确的见解才有价值。所以,学者看历史,关键是怎样看,提出怎样的见解。


   本书对一些重大历史事件重新进行考察与分析,解开破译真相的密码,不仅让隐藏的“半边脸”显露出来,而且提出令人信服的见解。以往史家或学者,大都依据露出的“半边脸”(表象)做表面文章,喜好贴标签,将繁杂问题简单化,把深层原因浅显化,乃至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刘绪义是学哲学出身的,他说自己对历史的兴趣纯然是出于好玩兼好奇。“无心插柳柳成荫”,正是因为深厚的哲学修养,使得他善用哲学方法观察与思考,不会被表象所迷惑,也不会落入前人的窠臼。比如,关于酷吏,有学者归因于法家思想的影响,也有的说是法儒融合的产物。刘绪义则认为,酷吏既不属于儒家,也不属于法家。不能以官家倡导什么,就用什么贴标签。因为“事实上历代王朝从来没有一个稳定的主义,汉代无论‘以孝治国’还是‘独尊儒术’都只是一个幌子。”此言震耳发聩。王朝如同人格化的个人,唯有“观其言、察其行、知其底”,才能做出准确的评判。


   腐败是一个沉重的历史话题。可以说,没有哪个王朝没出现腐败问题,也没有哪个王朝不是因腐败而灭亡。为什么历代王朝不断重复前“腐”后继的故事?在《西汉开国腐败的制度原因》一文中,刘绪义找出了问题的症结。历代之所以屡陷腐败泥潭无法自拔,主要是家天下的体制设计,历史上的王朝更替,并没有信仰追求,只是成王败冠,即便是李世民、朱元璋等英主深知腐败对于政权的危害,并采取各种控制措施,其目标也只是保住自家的皇权;与王朝共生的官僚集团也没有所谓的信仰,有的只是对荣华富贵的追求。由此看来,腐败不仅是制度设计问题,而且与文化习俗相关。


   唐太宗将历史喻为一面镜子,可以照见历代兴替。但是,历史只露半边脸,直观地感知并不能获得正解。刘绪义透过未显露的“半边脸”,以其理性思辨与逻辑推理,为不少令人困惑的问题找到答案。《同样是沿海,齐鲁两国差距咋那么大》,让我们明了“不同的政治与改革思路与文化政策”,导致齐鲁两国命运迥然不同。《蜀汉灭亡后吴国为何变成纸牌屋》,从孙皓前期有所作为到后来胡作非为,推出“穷折腾是一个国家灭亡的征兆”的论断。《清朝官员说话方式的嬗变》,展现清朝官员从说好话到不说话、再到说假话的嬗变过程,最后得出“晚清的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败在地方官的谎话上”的结论。《西汉政坛上的不安全感》,说出了历代王朝的通病,在充满阴谋权斗的宫廷,“没有制度的保障,任是帝王、后妃、王子、丞相、功臣都没有安全感”。


   物理学上有不确定性原理,意思是说粒子的位置与动量存在不确定性。其实,历史也存在不确定性,历史决定论并不能解释一切。历史具有双重性,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不少学人迷信权威,注重必然性,而忽视偶然性。刘绪义关照历史的双重性,对偶然性有独到的见解。比如,他指出汉武帝“独尊儒术”并非历史的必然,有时候决定历史命运的恰恰就在于它的偶然性,或者只是在于某些人的一念之差。在《历史上那些“任性”的改革者》里,刘绪义从另外角度审视吴起、商鞅、王莽、王安石、张居正等人改革者,指出他们改革失败有一个共同原因,他们都有坏脾气(骨子里任性),以任性、强力意志推行改革,往往使改革走向另一面;假如他们脾气好,有可能化解各方面阻力,改革也许能成功。当然,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不过刘绪义给了一个成功案例,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也曾遇到巨大阻力,但他的好脾气最终成就了他的改革事业。


   我与刘绪义未曾深交,只因在一家报纸上与他一同开过专栏,而知其人读其文。拜读《历史只露半边脸》过程中,不时为他的精湛分析与深刻见解所折服,同时也思想上产生强烈的共鸣。如今,这部佳作正在全国书市畅销,相信她会赢得广大读者的垂青。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