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

热度 28已有 11481 次阅读2014-12-6 13:33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 朋友 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1

               新笔还不错。印泥罐比想的好。通体透蓝的是沉静的深邃。


                                                                                      (一)

一连二日,秋霁莽菲,那一夜夜的涕零绵长得很;绵长里仿佛掖着一卷集拢的语笺,随风就雨,纤细润软;是默然蹑来的照盼,是如那一吻接着一吻、烙在额首的亲切,新在童年?

父亲就是这样入梦的,清晨起来,迷一样的虚淡;没有影,没有息的缠带;是复了他就此一往的再无羁袢,也或是为了解开一个系结,还我一片思静,纤行我满船的依恋。。。。。。

上回进笔的时候,妹子寄来四支旧笔,两支竹竿的,两支景泰蓝的。都是父亲的旧物。今早拿来想要续继的,结果发现一支是毛发不整的,大涂劲挥所致?另一杆笔头平扁,很难墨台上舔出锋尖的。依我所知,一定是家父用它来写魏碑的。魏碑是他的最爱,其次是隶书,可惜没留下墨迹,曾经答应我行草一篇《赤壁赋》的,拖至中风后期抖的手抓不了笔,成为遗憾。我为啥发怪要想写字了?这里面有个情由:我不想再有同式的遗憾。一些诗章我是刻意要去书写的。书法路道,不能强索,落意有诚,道法心由的话,估计差不到那里去。要花时间和精力是一定的了。这,并不会让我担忧。

蛮可以优柔着丝线文字的,忆的经纬不情愿,于是只好放足般地去私与,还自己一份率性的随然,一路我故。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2  

                                 父亲的笔,不得放弃的。毛头不好是可被替换的。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3




                                                      (二)

那老兄端坐天津,想要隔岸通话的,晚饭后闲来无事,一个电话甩过洋,直楞了就问:告诉我,你年轻时是否很能干仗?他倒敏捷,似乎摸透了我心思:还可以吧,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就那样。没书读的时年里,不想被人欺负了而已。之外就是练习书法找乐子了。哎,丝毫没有见怪的意思。回头也是问我:你为何这般问:我说:你这二三十年里不断在收拢自己,书法阵容里重新回集的量很厚很大,但是你依然从了自己豪爽的天性,没有去生割。他说:正是。我还好奇了去验证自己的感觉:你少时就开始练了?习过黄庭坚对吗?电话的那头开始话头被点燃:就是正是。你的眼睛蛮毒的。我知道这是一种我熟悉的、男人通了心后的爽朗和直意。聊开了方知道,他去过韩天衡家做客。那一回是去上海领取书法一等奖,因为和主办的鸟人话不投机,奖没领,证书没拿,大爷似地拂袖走人。我说据我所知,韩天衡的本事不在书法和绘画,而在金石和品鉴古画。他居然赞同。接着他又转过了话题,直接表杨我拿王铎和纳兰书法齐出了的做法是个懂事的行为。这让我有点兴奋。

实在地说,书法我也只是喜欢,门道却不清,也不是什么通事的行家。不过我看东西爱借仔细二字,或许给我撞了个着。王铎和纳兰都是被毁了祖坟的苦主。这和二位的书法似是无关,更像是情势格局做的孽。但是老兄的一席话让我敬重有加。他说,现今的中国,尤其是现今中国里现今的文化人,不好说了,所以书法是讲也不清,说也胸闷,因为势利、因为浮夸、因为虚荣、因为贱己。一个必须的环境被严重污染,因而不得出样。

也是,回到王铎纳兰的书法里,我没多说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却无法认证。他们,正如此位老兄所说的那样,活在了一个私情的纠结中,乱在情势,漂于格局,内地守不住自己,书法字体局势就不能大成出样。我就想到自己的一说:满脊背地流汗高喊,向着全体社会的挥拳疾呼民主自由和平与进步的人里面,好多的都是虚妄,因为他们的言行里看不见懂事后的彻悟:你学不会给自己充分纯正的自由民主和平,并矢志以勉,奋工勤力的话,如何脱了虚妄的纱披,做得有模有样?自身基建没搞好,四下里还要穷嚷的,无非是强索和强要,实与乞讨横征无异矣。也是一种背气的寒惭。犹怪天下乎?!

他说要我大写的。我却不知所以。是清心寡欲还是无所谓事?建议我倒是有的,好比那唱歌,尽唱着他人的流行能出花样吗?不能的。当然,自由的世界里,人不同,花样不同。想要孤自独立,情志可嘉,想要出格自我,弄出一番更大的景观来,合作是必须的。这就是现代讯息科技社会赋予全体所有人的基础和前设。于是约定,他年花开时节,我俩放手一为。这就好,好过没有心气和魄力。

犹记得自家勉励:两好合一好,出我成三人。能叠加出一加一等于三,那么那个他、我之外的新成,便是那个三。二者的质量决定了那个三的生成,而那样的生成将会是我们完成各自的新建和增扩。尚能如此,善莫大焉!


                                                           (三)

微信为何物?从无纪律还爱滋乱。七大姑八大姨,旧相识新朋友的大锅小炒?最近特烦科技的文明,尤其烦它不胜秩序的速度。儿子的电脑不够强大,打仗就要输于“慢半拍”,不想让他慢,不想教他输,于是全体都换。科技市场里,产品多多地,不怕你没心向,就怕你不舍得,钱出去了就是条直线,七零八挂地还有其它。如鼠标,一个好的就要近百美元,折价买来不到三月,又说还有新的可以买来进化功能和速度,说不给吧,他花他的钱,生日里捞进不少,我无权禁用。于是直的单线变复线,拖走的都是钱。

在美国,75%以上的家长,无论是老墨老中还是黑白人,都不向孩子敞开游戏大门的。我没那么多这方面的讲究,道理是我讲的,分寸是他们拿的,我还不信大前提拿住的情况下,会出什么错。微信就不同了,我们一概不用的。烦人。权杖好奇装了,章法是除了自家人一概不接,装来何用呢?即使这样,早晚还要叫不停,直想将之丢飞了去。

我这般独意其实也是无用的,另位老兄估计也是用微信,随将短讯发过来强迫我的,说是正坐在北京餐馆里,温酒浸话梅,萝卜煮牛腩。孜然炒肚丝,鲜葱爆羊肉。趁着铃声将我闹醒。翻了身,重新自拥了梦。第二天起来一看,那东东是凌晨2:08分发来的,十个小时后又来,说是下回悦华君一准要整我到东倒西歪。有仇啊?回首艾艾答复说:别,你等把我送进厨房干炸了得了。说完肚皮紧抽,口水直咽。其实更想说的是,除非你用排球把我拍倒、踢毽子把我踢飞、羽毛球打我输掉、或者竹制绷架上你绣多几多和我一样漂亮的花儿锦灿来,否则我死活楞要不倒的。类似胡说了,都是微信捣的乱。打倒微信!

众亲家告诉我谁发明的We Chat?

那个风行也是闹心,偶尔会去看看电影的,鬼影似地中右下角跑出来一妞,叫艾琳,说是有礼物还是咋地;更有甚者,上来一个“亲”,叫得人头皮发麻不知所以,还会变身了告诉你,就在不远的五百米内。搞得人心惊肉跳情非所以。也去碰了交朋友?见着个外八字罗圈腿,没有累死也会气疯的,心脏发病都是小事了。


呆在也或窜入沪上久了的人,都知道朋友朋友,一碰就有这句俗语的。也有的会说:朋友朋友,不碰没有。碰不等于撞,合理碰撞是种际遇,而非胡扯乱拉。远处的记忆里,还捞得出另外一联,话曰:有情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识人。想想也是没有错的可能,除非心歪人斜。

最末里,我还得说,我还算是幸运的,没被人放倒还塞给我好多好友。都是倍儿棒的人,唯一无措的是,不知如何感激之。亲,你能是否告诉我?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4

       它们对得起我,我就对得起它们。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5
                                                              滴水洗笔

                                          今又是《鸡零鸭碎十九:秋霁书意朋友》_图2-6










鸡蛋
18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0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5-1-28 10:12
shiling: 哼哼,就那种东西也能自傲傲人,真是无语。告诉你吧,怕伤你自尊,不告诉你吧,你早已迷失。好在看到你还练字,自己去悟吧。

说道练字:学爬、学滚、学扶、学摩 ...
我不认为你没有读过书或没有丁点学问和知识的。只是你的自画像是:心态不好,语姿不对,人格或缺,品德低下。你拿什么在我面前玩艺术?我根本不信你这类的。

在我面前丑陋一次基本就结了,更别说大着所谓的胆子凭着人数在我面前多跳几下我就会改变对你们的看法。你别跟我犟嘴,玩空把式成了套路很来劲啊。要不你出手让我瞧瞧?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而是我厌恶丢掉了品德人格还到处流放了声音敲锣打鼓不知好歹的。何时你等玩过合二为一,共为增长的?拍桌子骂娘倒是一顶一的好手!一群怪物。我就纳闷了,怎么那么善于轻贱自己呢!

我都懒得说你们这号低级无趣的。要不你叫你们中的能手放马过来。你不够级别的。你以为啊?
真是的。哈哈哈。
回复 shiling 2015-1-28 09:59
今又是: 是,肯定比泼皮无赖强!
最近在干什么呢?在丢弃道德的路上继续做无知的癫狂?我给你的五字对句到现在两年过去还是没结果?        ...
哼哼,就那种东西也能自傲傲人,真是无语。告诉你吧,怕伤你自尊,不告诉你吧,你早已迷失。好在看到你还练字,自己去悟吧。

说道练字:学爬、学滚、学扶、学摩,或端或正,或楷或狂,何平何怪,自己去找找规律吧。就书法、绘画、诗词歌赋本身而言,不过雕虫小技。

送你两句吧:莫倚长髯欺俗客,惯以青头入春丛。
回复 今又是 2015-1-27 10:14
shiling: 嗯嗯,一个不知笔,不懂笔的壮子,能学着拿笔,也是进步。
是,肯定比泼皮无赖强!
最近在干什么呢?在丢弃道德的路上继续做无知的癫狂?我给你的五字对句到现在两年过去还是没结果?
回复 shiling 2015-1-27 02:23
嗯嗯,一个不知笔,不懂笔的壮子,能学着拿笔,也是进步。
回复 今又是 2014-12-12 19:39
sihua:       周末快乐!女人把女人都吓一跳,何况男人??
是,所以,直到现在,脑袋里的筋还都是反拧着的。
回复 sihua 2014-12-12 17:56
今又是: 哈哈哈哈。是吧,你那是女人吓女人,我这里好像被人丢了颗手榴弹了。哈哈哈哈。现在是五花八门的怪东东多。问好,周末愉快! ...
     周末快乐!女人把女人都吓一跳,何况男人??
回复 今又是 2014-12-12 15:53
sihua: 幽默!让你说得活灵活现了。微信我也开始有点恨了。风行是目前发现唯一能看新剧的软件,第一次看到艾琳的信息,着实吓我一跳呢。   ...
哈哈哈哈。是吧,你那是女人吓女人,我这里好像被人丢了颗手榴弹了。哈哈哈哈。现在是五花八门的怪东东多。问好,周末愉快!
回复 sihua 2014-12-12 13:09
幽默!让你说得活灵活现了。微信我也开始有点恨了。风行是目前发现唯一能看新剧的软件,第一次看到艾琳的信息,着实吓我一跳呢。
回复 wangbo1288 2014-12-11 13:14
  
回复 今又是 2014-12-9 10:07
大于: 看《红高梁》,是当年听过''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经你这么一说''不知道他在哥大讲不讲他写作时马尔克斯是咋回事'',我还真就去百度了一下。……通篇讲稿 ...
莫言,别看他说话的习惯,去看他一两篇文字,他说他是莫言,我不信,他最多是三分之一个名叫莫言的那个人。
文字如果是小说和故事的话,会有戏路的,那种东西像一个人的指纹,逃不掉的。即便换了个跨海的场景又用了那个场景中人物的相貌、语言和行为特征,社会的心理情态或可转变,但是文路如果是别人的而书写人有意无意地受影响过深过大了,说得客气点,就是部分阶段性地失去自我了,那这样的失去作为上升中的一个盘旋式的的向上,也只在意志和情愿上说的过去,单从文学的格调和身价来说,肯定是出了毛病的。这种毛病不一定随着年月的进递,就能改变。试着等着看他今年以后的作品吧。我想他肯定会以极大的变革,替换掉自己所谓文学写作的框架和笔式。到了那时,就要见真章了。如果不能脱胎换骨,那么莫言就会在我这里成为一个玩笑了。机会人人有,觉悟不一定。

有关大于,你说得有理,哈哈哈。挺健脑的。谢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12-8 10:21
天鹅公主: 就是想草书红酒。查书法字典便可。
书法字典你有,我都不知道有这东东。红酒二字我想可有两种写法,简易和形意。估计得琢磨了来。问好。
回复 天鹅公主 2014-12-8 01:10
今又是: 是,如果狂草了去,可以醉人自得的。你先喝了半斤白酒再书!
就是想草书红酒。查书法字典便可。
回复 大于 2014-12-7 14:30
今又是: 嗯,这个问题很健脑。
莫言那是不讲了。就不知道他在哥大讲不讲他写作时马尔克斯是咋回事。问好
看《红高梁》,是当年听过''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经你这么一说''不知道他在哥大讲不讲他写作时马尔克斯是咋回事'',我还真就去百度了一下。……通篇讲稿,说到别人称他为中国的马尔克斯,莫言纠正自己只是''中国的莫言''。大概也是如此吧~。我想哦,自己也就是叫做''大于'',不是高密的乡间。其余的,真没多想……
回复 今又是 2014-12-7 13:09
無心者無痕: 若无那通半夜铃声与短信,这鸡零鸭碎岂不短斤缺两?葱爆羊肉香飘万里,萝卜牛腩顺气舒腹,孜然肚丝和着浸泡话梅的温润黄酒入喉,之于夜半梦乡中肌肠咕噜者,亦馋 ...
嗯,你不把我弄疯是不肯停手了。权杖说了,我疯了的话,你养!
回复 今又是 2014-12-7 13:08
大于: 莫言的 ''红高梁"故事里写到高密县里有个大于乡 , 我就想过 ,为什么乡名不叫小于或老于呢 ?......
嗯,这个问题很健脑。
莫言那是不讲了。就不知道他在哥大讲不讲他写作时马尔克斯是咋回事。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4-12-7 13:06
天鹅公主: 有空我也练练红酒两个字,感觉字的结构不错,出来会有效果。
是,如果狂草了去,可以醉人自得的。你先喝了半斤白酒再书!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12-7 03:07
若无那通半夜铃声与短信,这鸡零鸭碎岂不短斤缺两?葱爆羊肉香飘万里,萝卜牛腩顺气舒腹,孜然肚丝和着浸泡话梅的温润黄酒入喉,之于夜半梦乡中肌肠咕噜者,亦馋亦恼也势所必然
回复 大于 2014-12-7 01:18
今又是: 嗯,下回再有梦困的时候,就把你叫上,一起在回忆中翻滚。哈哈哈。问好大于。你为啥叫大于不叫小于或老于。       ...
莫言的 ''红高梁"故事里写到高密县里有个大于乡 , 我就想过 ,为什么乡名不叫小于或老于呢 ?......
回复 天鹅公主 2014-12-7 01:05
今又是: 我是好玩了,不知道是否玩得出来。不过,红酒二字我绝对敢玩,完后与你换酒吃。
有空我也练练红酒两个字,感觉字的结构不错,出来会有效果。
回复 今又是 2014-12-7 00:59
君子试味: 书法这件事上,我就当好观众吧,不敢啰唣。但是若论你我的交情,向今兄讨件墨宝的勇气还是有的!!!
我是好玩了,不知道是否玩得出来。不过,红酒二字我绝对敢玩,完后与你换酒吃。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