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http://blog.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心琴乐》

热度 27已有 12858 次阅读2011-8-14 11:59 |个人分类:青歌体诗作|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心琴乐》_图5-1
 
《心琴乐》
 

醉红云,花飞庭前院。今艳明暗愁香断,优影苏芳离淡。聚神堂前士子待,旋音屏后流转。王王今必琴起瑟,弦鼗瓮缻筝髀掠。五十裂半,婆娑对和,玉珏两断,铿锵并烈,邦和情好?云山雾遮,金戈绸软。琴瑟里,天涯间,问君何在?

 

塞外弦,秦中乐,苍廖汉水雀台月,铮铮清越。鼓腹隆,丝心潺,荒莽楚天鹤楼阙,频频急切。复往今来故旧中,琴瑟罕合,心音难谙;尺尺方寸,离离指趾,知熟如陌!一曲何难?难在翻手阴阳离合须发间,空灵幻!

 

也有秦城汉殿,心音情,声息悲悦。隔世哀盛,同腔异穴,何来神韵共诉并荣衰?!

求日高夜阔,斯音常在;气冷水暖,温意人寰。纵使得,樵夫停斧,村妇倾耳,牧童踮足,落鱼沉雁,流云错翻,浮水空泛;敢问鹊桥故事,旷野仙界?

人生少聚多离别,迷成一团,醉作一滩,仍愿凭空看:姿成色,花落瓣,馥为馨,芳作怀,形韵一念,魂埚心罐一火燃!司马情悦伯牙叹,待来年?

 

日晴月朗风卷雾,雨霏霏,斯人安在?弹指飞笑对相曰:尽在人间!


注:
1.    古时欣赏琴瑟,优女抚弄屏后,贵客厅前或闭目,以心倾领;
2.    “王王今必”是拆字法;王王合指尊贵听客;
3.    弦鼗瓮缻筝髀。弦:指古时琵琶;鼗(tan二声):边沿带绳绊小球的击鼓,类似现今的“拨浪鼓”,置地而击;瓮:大罐为瓮,小罐为缻,声嗡为和声伴乐;筝是古琴之“化身”,由多弦到五弦最终落为七弦;髀(bi):大腿髀骨,指侧拍腿股起而合。虚意可以是“击案同歌”;
4.    玉珏两断:古时琴瑟为一体,传说兄弟二人相争,将五十弦的“琴”对砸成二,从此有了琴瑟两分;玉珏:暗指一体玉身,裂成双体后对击相撞,出来了琴瑟之“铮铮煌烁”、“玉断金裂”之音声;
5.    塞外弦:世界上所有的弦乐器都发生或受影响于“胡弦”(蒙古及漠北),后传入中 国的魏汉,复逐渐演化:如箜为多弦(12,15,17,22,25不等),也有单弦(马头琴),双弦(胡琴),和三、五、七弦。到韩国等地成六弦;欧洲竖琴又是另外一说;
6.    秦中乐:五十弦裂分成二十五的琴瑟后,在关中秦地始皇建长城时,苦役人群里出现了一种哀怨廖殇的传唱,伴奏乐器是一种四线弦乐弹拨器“胡琴”,唐代以后“胡琴”才被渐渐地定称为“琵琶”;
7.    雀台:建安15年(公元210年),曹孟德在邺城建金凤、铜雀、冰井三台。原为彰显军功,操习武艺,弄文作诗的胜地。此处指训练之所,文兴之境;
8.    丝心:琴弦抚弹之声;潺:颤如水;频频急切:是琵琶的特色:苍宛急措;
9.    心音难谙:所谓谬解一音,全乐崩坏,看似近似如自己手脚般明白,其实天隔地远,完全不搭界。古时抚琴听琴的最高境界是:抚者,以声抒怀;听者:予心共之。然而,心怀听觉能共同的极少,且不说古时常有换位把玩甚至共而乐之的,千古难有,今生难求,所以有子期伯牙《高山流水》之痛,也有“赋圣”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琴瑟合好”的动人传说,令人羡煞!
10.    埚,音同锅:古时煮汤用的陶制大锅。










鸡蛋
3

鲜花
14

握手
4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0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8-17 07:44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建个安全网,弄几条好大鱼
难吗?很容易的事啊?真不明白。是我撞了南墙,还是南墙撞了我?或者自己挖个小池塘看秋风四起罢了。
回复 王正鹏 2011-8-17 00:47
建个安全网,弄几条好大鱼
回复 今又是 2011-8-16 11:30
To: 小月 你曾经说:
那幅画确实是心在滴血,血在唱歌。如果你想换个写法,是否可以采用较现实主义的手法?耕犁现实的土壤,才会结出厚重的果实,神思才能最后飞起来。
在思考这个问题。今天出文了,有这方面的考虑。总的来说,我私下里觉得,文字不能“断”。
回复 小月 2011-8-16 09:44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写的时候有一个总纲,是说“琴”。大纲出来了后居然不想写了,内心里有一种难挨,难挨得不由自主。于是开始偏离,造弄了个《心琴乐》。背地里居然有一个“拖弋”,自己写的时候没注意,倒是被月兄“逮个正着”。回头细想,居然没错。《心琴乐》出来后,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开始下沉,所以昨天不想写了。
以文字为吐纳的人,多半会有这样的时刻,僵持在自己的“飘零”中,无以自拔。昨天也是想回复一些长期关爱我的人,至于

那幅画确实是心在滴血,血在唱歌。如果你想换个写法,是否可以采用较现实主义的手法?耕犁现实的土壤,才会结出厚重的果实,神思才能最后飞起来。
回复 今又是 2011-8-16 08:50
To: 小月 你曾经说:
心里滴出的血谱写乐章,音符跳跃,慨而慷。
写的时候有一个总纲,是说“琴”。大纲出来了后居然不想写了,内心里有一种难挨,难挨得不由自主。于是开始偏离,造弄了个《心琴乐》。背地里居然有一个“拖弋”,自己写的时候没注意,倒是被月兄“逮个正着”。回头细想,居然没错。《心琴乐》出来后,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开始下沉,所以昨天不想写了。
以文字为吐纳的人,多半会有这样的时刻,僵持在自己的“飘零”中,无以自拔。昨天也是想回复一些长期关爱我的人,至于千千万万来读我的人,也是让我不知道如何分说,觉得文字不上一个新的台阶,有点说不过去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多了近5万读者,真让我不能不写下去了。想法多多,有时很感慨,而少了好的“对应”,我是否得换个写法?尽量把持住自己,由着心思去飞吧。毕竟,文字并不重要。问您好了。
回复 小月 2011-8-15 22:20
心里滴出的血谱写乐章,音符跳跃,慨而慷。
回复 今又是 2011-8-15 07:11
To: 江南烟雨 你曾经说:
司马情悦伯牙叹,待来年?
弹指飞笑对相曰,在人间!

好句子,动得好。江南好心思!
回复 江南烟雨 2011-8-15 04:52
司马情悦伯牙叹,待来年?
弹指飞笑对相曰,在人间!
回复 今又是 2011-8-14 12:19
To: 寒山老藤 你曾经说:
此坛间,赋诗填词,无出君之右者。击掌。
老藤兄爱我如是,令人感佩涕涟。故往无识,今生有幸,得知音些许,一身无悔!
谢!
回复 寒山老藤 2011-8-14 12:17
此坛间,赋诗填词,无出君之右者。击掌。
12345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