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汤奋志博客 http://blog.sinovision.net/?34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好心的儿子(小说)

已有 648 次阅读2018-1-30 07:14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好心的儿子
                                                                        (小说)


       ”我实在受不了了!”李大妈满脸胀得通红,颈子上的筋脉也鼓了起来,弯弯曲曲,像一条条紫色的蚯蚓一样,几乎要爆裂了。“我还是要回去打针灸。”                                     
       老人家患哮喘病已经三十多年了,过去总是吃药控制。可是现在又加上了肺气肿,吃药无效,只有依赖挂水。好在儿媳很孝顺,一听说她老病复发,就从广东赶回来把她送到市医院治疗,每年都要在她身上花上几万元人民币。
    “我们李家村有个老中医,用针灸治好了许多人的哮喘病。”李大妈等气缓过来以后,抹抹眼泪,又接着对儿子请的保姆说。“我也找他治疗过一次。他只打了两个疗程(十四天)针灸,收了700块钱,就把我的老毛病治好了,一直管了三年没有发。这次发作,也是儿子好心引起的。”老人边说边把坐在床前的保姆拉近些,帮她拔掉了头顶上一根白头发。
  “怎么讲是儿子好心引起的呢?”保姆服侍过很多老太太,还是第一次对东家产生了感情,觉得她像自己的妈,和蔼可亲,谈起话来又那么不慌不忙,引人入胜,百听不厌。
  李大妈也觉得这个保姆很像自己的姑娘,不仅对她服务周到,而且喜欢听她谈心,打消了她多年的孤独感,寂寞感。她见保姆对她的家事非常感兴趣,就高兴地把话接着谈下去。
  “前段时间,我儿子看我腿有关节炎,洗澡不方便,就为我在房间里隔了一个卫生间,让我以后天天洗澡不用出房门。可是我没有用过淋浴器,每次打开,都半天调不好水的温度,不是滚烫的,就是冰冷的。结果每洗一次澡,就害一次病。这病一感冒就发。”
  “跟我妈一样,没得福气用喷头,只能用老式的洗澡盆、洗澡布洗澡!”保姆用手遮着掉了一颗门牙的大嘴,笑得前仰后合,竟然倒在李大妈的怀里。
  “你妈用不倒喷头,她还有澡盆用,我却别无选择了。”李大妈哭笑不得地把保姆扶起来。
  “那是么话呢?”保姆呆呆地问。
  “因为我儿子怕我不用他买的喷头,把我用了几十年的旧澡盆送把他大姑了。”
  “你没有骂他?”
  “我没有骂,因为他是出于好心,我只讲他对不起家婆,因为这澡盆还是我和他老头子结婚,他家婆陪嫁陪给我的。”
  “你儿子怎么回答呢?”
  “他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从那以后,儿子媳妇就把我从乡下接到城里来,让我住在他们为我新买的别墅里。烧饭,洗衣都由王妈包着,让我像过去的地主婆一样享清福。他们怕我玩不住,又把钱给我,让我和小区里几个老头子,老奶奶天天打麻将。可是我是下作胚,过不惯清闲的生活。我想把窗外的一块荒地挖出来,种点菠菜和大蒜,儿子就是不许我挖;我想从后面厂里领点密封件产品回来修修边,他们也劝我不要胡思乱想了。哎,我这病,有一半也是急出来的。”
  “他们,”保姆怕她的话被来医院看妈妈的李总听见了,就跑去把病房房门拉开,朝走廊两头看看,发现没有人来往,才放心地把房门重新关上,回到李大妈面前的钢折椅上坐下来接着说。“他们不要你做事,一方面是为了你好,让你多休息,二方面也是为了防止你丢他们的脸。他们是你们那个小区里最富有的企业家,还让妈妈自力更生,岂不要让隔壁邻舍的那些大款们笑掉大牙?”
  “是的。”李大妈不禁笑了起来,因为保姆无意中道出了她的难言之苦。她实际上早就知道儿子反对她找乡下老中医看病,也不仅仅是为了对她的身体负责,同时也是怕花钱太少,有损于自己的企业家形象。说到底他们就是把自己的面子和名誉看得比老娘的生命还重要。所以,他们宁愿妈妈死,也坚决不允许我回去找乡下土郎中打针灸。昨天儿子还发火说,想断绝母子关系,你就回去!作为妈妈,她却不忍心为了保全自己的命,去做伤害儿子感情的事情。
  “你既然晓得他们不要你干这样那样事情的原因,那就为他们着想,不要总是想着回去打针灸的事。”保姆既为他们母子感情着想,也为她自己的经济利益着想。因为她今年49岁,如果李大妈能在医院长期住下去,她每个月能拿5000块工资,十年下来,不到60岁就能挣六十万块钱回去。
  “姑娘,你也不懂,我今年才70岁,我还想多活几年啦!”她想起医院天天都有老头子老奶奶死了,被子女直接送到火葬场去火化,然后送回乡下安葬,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想我一死,还不也是同样的处理。“我孙子去年到美国留学去了,说等他毕业了,把一家人都接到美国去。可是这样天天挂水,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是等不到那一天的!”
  李大妈说着说着,又出现了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她急得一面抓领口,一面叫保姆快按床头的电铃把护士喊来给她输氧气。可是等护士赶到床前,她却已经停止了呼吸。
  第三天早上六点钟,李大妈就被声势浩太的送葬队伍送上了李家村的山上。儿子披麻戴孝,捧着母亲的骨灰盒,在低迴哀婉的哀乐声中,走下他的黑色轿车,同爱人一起,无比悲痛地被人架着,沿着大理石铺就的三十级台阶缓缓地向父母的宫殿式的坟墓走去,后面跟着大洋公司的几十名白领和来自全国分厂的一千多名职工代表。
       村里的中青年都出去打工去了,没有人帮忙,只有七零八落的几个留守家园的老人和小孩站在远处的荒芜的田野里看热闹。
                                                                                                                                                                                                                                                                                             
                                                                                                                                                        






上一篇: 寒冬抒怀
下一篇: ( 散文)李老头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