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流浪者一个 2019-8-16 12:42
湖南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世人万万想象不到!

笔者近日获知,易俗河镇市民王亚强在上世纪90年代,响应易俗河镇政府“经济同步一条街”临街改造工程,签定用地协议,购买相关面积土地,自筹资金建设临街门面20个。最近天易示范区计划近日对该片场地及相关已征收的厂区地域征拆,竟然至今没有与该20个门面的所有者王亚强及其家人做过任何接洽联系,更别说进行场地征拆补偿实质谈判工作。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真是世人万万想象不到!

笔者同样知道:2018年5月18日,上午7点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以搬棺材名义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等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被瞬间毁灭!这种无公示、无补偿、无通知的恶性“强拆暴拆”事件!天易示范区征拆多邪门世人谁能想象得到?!
流浪者一个 2019-6-16 22:55
致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个敬意点赞!

6月4日日,湘潭县华人堂酒厂收到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03行终120号行政裁定书,撤销湘潭县人民法院【2018】湘0321行初95号行政裁定。指令雨湖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此裁定虽未直接判决,但意义在于:

1:让私营企业看到公平正义的旭光,起码对一起民告官官司在湘潭县人民法院受到荒唐违法裁定予以撤销!

2:宣告了天易示范区518强拆蛮拆事件的一手策划者及执行者-罗义彬等人操纵司法审判的猖狂企图的破产和失败!

3:罗义彬不得不猛醒:自己无法无天、违背党纪国法的胡作非为在湘潭县虽然可以一手遮天,但遮不住的地方还太大太大!

4:罗义彬总该清醒清醒了,自己的斑斑劣迹靠疯狂疯狂是万万抹不掉的!

5:人在做天在看,罗义彬既然胆大妄为的猖狂行为干下了,老天看着记住了,企图逃脱肯怕难上难!
刘文忠 2019-6-5 02:09
清平乐。港澳珠大桥

长桥海中,
乾坤造化功。
千条万缕沐春风,
鸟语花香弹琴。
等闲智能超人,
无愧敢对苍穹。
更盼台岛回归,
国家强盛一统。

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刘文忠
13734739057
流浪者一个 2019-6-2 05:17
湖南湘潭天易示范区518强拆事件周年思考
2018年5月18日,上午午7点半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强行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叫出房间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等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瞬间毁灭!
现在518强拆事件一周年过去,但该事件方方面面值得人们思考:
思考1:想当然的随意胡乱行政行为教训深刻
主政官员简直是拍拍脑袋就这么干,至于合理合法性如何,无人细想。一个早晨把个企业推平了,轰轰烈烈,人们以为这些人能干事会干事,事实如何,简直后患无穷。据说当初说辞是由于时间紧任务重,现在事实上看并不是这回事。
思考2: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思维害死人
企业在此场地经营15年了,需要搬迁的原因并非企业自身原因,而是政府征收原因,所以应该按相关政策获得相关搬迁补偿。所以本来一个简单并不起眼的补偿案件,由于相关政府官员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玩忽职守、胡乱行政、欺凌侵犯企业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生生弄出来一个数百万的赔偿案件!这些官员们连简单的法律常识都不顾,租赁的房屋虽然不是企业主的,但房屋内的财产是企业主的,是受法律保护的!强拆前一个预先妥当的限期搬迁通知都没办,但追求形式主义的思维却是费尽心机,比如花费数万元请一两个公证处人员来摆设一下,不惜动用数十万上百万行政成本来摆强拆气势;实事求是依法办事理性思维操作企业搬迁就已足足有余。
思考3:公平正义统统缺位 无理无聊的黑-无法无天的恶取而代之
天易示范区非法强拆事件现一周年了,企业负责人多次上访,希望与示范区负责人对话,但天易示范区负责人对此总是闪烁其辞,而且遭到强暴对待,企业维权人员被罗*彬指令的示范区执法队象对待普通动物一样强行拖离现场。
思考4:颠倒黑白、官僚主义的官腔套话盛行
仅仅18年7月15日易俗河镇政府出具一个形式主义、颠倒黑白、官僚主义官腔套话连篇的所谓“关于宾爱华信访问题的告知书”后至今了无音讯。
思考5:中央国务院明令禁止野蛮强制截访规定在湘潭县只是耳傍风
企业维权受到违规强行截访对待: 2018年10月23日21点20分左右,地点:长沙火车站,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一行3人正排队准备验票进站,突然被湘潭县易俗河镇政府十多名工作人员以截访名义强行带回了湘潭县。争持拉扯中企业法人宾*华倒地呻吟大约半小时。
流浪者一个 2019-5-1 04:16
强大的基层政权笼罩着渺小万般无奈的云云众生
强大的基层政权笼罩着渺小万般无奈的云云众生  现实何时了?
流浪者一个 2019-4-30 12:26
强大的基层政权笼罩着渺小万般无奈的云云众生
流浪者一个 2019-4-27 12:17
  
刘文忠 2019-4-23 23:23
刘文忠
个人简历  (1951—),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杭锦后旗三中退休教师。退休后在锦后旗、乌海市林荫街道关工委工作。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  在《中国社区》《中国火炬》《中国黄河》《文学报》《内蒙古日报》《草原》《巴彦淖尔报》《乌海日报》等发表作品1000余篇100余万字。在新浪、美国中文网、半壁江、51博客、中国诗歌网、中国文学网、中国散文网、一起写等网站注册,发表文学作品。电子长篇小说《红柳》三部曲。诗集《点亮心灯》《苦菜花》《紫风铃》《犁梦》《杨家河畔》等10部。《情暖梦真》《解读微信、柳哨情深》《偷秋》等入选《草原人与中国梦》《情感咖啡屋》(群言出版社)《最浪漫的诗歌》(北京出版社)《网与人生》(大众出版社)《巴彦淖尔优秀文学作品诗歌、小说、散文》《赛怒呼和浩特》等。1983—1990年,与越玉柱合办《苦菜花》(主编)诗刊,发行56期。2010年,又在互联网一起写网站办《苦菜花》电子期刊,36期。
获奖情况  多次获国家和地方政府文学奖,2012年杭锦后旗政府文学奖、2016年、2017年获内蒙古妇联、团委、等征文三等奖、2016年获乌海日报童谣征文征文二等奖。2015年获梁祝杯全球华人爱情诗奖、2017年获泸州老窖国际现代诗入围奖、2018年魅力朱备现代诗优秀奖。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刘
刘文忠 2019-4-23 23:23
刘文忠
个人简历  (1951—),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杭锦后旗三中退休教师。退休后在锦后旗、乌海市林荫街道关工委工作。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  在《中国社区》《中国火炬》《中国黄河》《文学报》《内蒙古日报》《草原》《巴彦淖尔报》《乌海日报》等发表作品1000余篇100余万字。在新浪、美国中文网、半壁江、51博客、中国诗歌网、中国文学网、中国散文网、一起写等网站注册,发表文学作品。电子长篇小说《红柳》三部曲。诗集《点亮心灯》《苦菜花》《紫风铃》《犁梦》《杨家河畔》等10部。《情暖梦真》《解读微信、柳哨情深》《偷秋》等入选《草原人与中国梦》《情感咖啡屋》(群言出版社)《最浪漫的诗歌》(北京出版社)《网与人生》(大众出版社)《巴彦淖尔优秀文学作品诗歌、小说、散文》《赛怒呼和浩特》等。1983—1990年,与越玉柱合办《苦菜花》(主编)诗刊,发行56期。2010年,又在互联网一起写网站办《苦菜花》电子期刊,36期。
获奖情况  多次获国家和地方政府文学奖,2012年杭锦后旗政府文学奖、2016年、2017年获内蒙古妇联、团委、等征文三等奖、2016年获乌海日报童谣征文征文二等奖。2015年获梁祝杯全球华人爱情诗奖、2017年获泸州老窖国际现代诗入围奖、2018年魅力朱备现代诗优秀奖。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刘
刘文忠 2019-4-23 23:23
刘文忠
个人简历  (1951—),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杭锦后旗三中退休教师。退休后在锦后旗、乌海市林荫街道关工委工作。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  在《中国社区》《中国火炬》《中国黄河》《文学报》《内蒙古日报》《草原》《巴彦淖尔报》《乌海日报》等发表作品1000余篇100余万字。在新浪、美国中文网、半壁江、51博客、中国诗歌网、中国文学网、中国散文网、一起写等网站注册,发表文学作品。电子长篇小说《红柳》三部曲。诗集《点亮心灯》《苦菜花》《紫风铃》《犁梦》《杨家河畔》等10部。《情暖梦真》《解读微信、柳哨情深》《偷秋》等入选《草原人与中国梦》《情感咖啡屋》(群言出版社)《最浪漫的诗歌》(北京出版社)《网与人生》(大众出版社)《巴彦淖尔优秀文学作品诗歌、小说、散文》《赛怒呼和浩特》等。1983—1990年,与越玉柱合办《苦菜花》(主编)诗刊,发行56期。2010年,又在互联网一起写网站办《苦菜花》电子期刊,36期。
获奖情况  多次获国家和地方政府文学奖,2012年杭锦后旗政府文学奖、2016年、2017年获内蒙古妇联、团委、等征文三等奖、2016年获乌海日报童谣征文征文二等奖。2015年获梁祝杯全球华人爱情诗奖、2017年获泸州老窖国际现代诗入围奖、2018年魅力朱备现代诗优秀奖。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刘
刘文忠 2019-4-23 23:23
刘文忠
个人简历  (1951—),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杭锦后旗三中退休教师。退休后在锦后旗、乌海市林荫街道关工委工作。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  在《中国社区》《中国火炬》《中国黄河》《文学报》《内蒙古日报》《草原》《巴彦淖尔报》《乌海日报》等发表作品1000余篇100余万字。在新浪、美国中文网、半壁江、51博客、中国诗歌网、中国文学网、中国散文网、一起写等网站注册,发表文学作品。电子长篇小说《红柳》三部曲。诗集《点亮心灯》《苦菜花》《紫风铃》《犁梦》《杨家河畔》等10部。《情暖梦真》《解读微信、柳哨情深》《偷秋》等入选《草原人与中国梦》《情感咖啡屋》(群言出版社)《最浪漫的诗歌》(北京出版社)《网与人生》(大众出版社)《巴彦淖尔优秀文学作品诗歌、小说、散文》《赛怒呼和浩特》等。1983—1990年,与越玉柱合办《苦菜花》(主编)诗刊,发行56期。2010年,又在互联网一起写网站办《苦菜花》电子期刊,36期。
获奖情况  多次获国家和地方政府文学奖,2012年杭锦后旗政府文学奖、2016年、2017年获内蒙古妇联、团委、等征文三等奖、2016年获乌海日报童谣征文征文二等奖。2015年获梁祝杯全球华人爱情诗奖、2017年获泸州老窖国际现代诗入围奖、2018年魅力朱备现代诗优秀奖。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刘
刘文忠 2019-2-17 06:15
放风筝

柳丝儿轻摇
燕语呢喃
微笑是最美心灵
看河开、燕来、冰消

手里的风筝淡雅而苗条
追逐着白云
心里总忘不了
早春的歌谣

蓝天是一首诗
风儿朗诵的最好
百花齐放
蜂蝶儿都来凑热闹

梦的呓语
只说出一半
另一半
挂在天上飘摇

五谷丰登的风筝
比我的大多了
我一点也不在意
你大我小

我们都是过客

每一天都要过好
放开手里的风筝
无牵无挂独自逍遥
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关工委刘文忠
13734739057
gaojin668899 2019-2-17 04:30
向您拜个晚年,祝新的一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顺顺利利!
雷鸣苍穹 2019-2-7 10:54
久韪了红松...
祝福您春节快乐
一老樵 2019-1-29 23:33
李红松: 我前段时间上不了网,主要原因是邮箱验证,搞了好久还是不行,现在终于好了,又可以上传文章了。
感谢朋友的关心,向您问好! ...
我也是,大概从2018年10月末起。
老村长 2019-1-29 23:19
九妹  新年快乐  
一老樵 2019-1-24 08:50
为什么不更新博文了?、
汉魂 2019-1-21 10:14
春节快乐
刘文忠 2019-1-12 04:33
刘文忠长篇小说《红柳梦》二
第六章 唱山曲儿的三哥哥




还不到家,那个中年男子就放开嗓子,颤悠悠地抖开了爬山调:

“避风湾湾旋风柴,

高飞远落我折回来。。。。。。

唱罢,把手一指说:“小子,你看,那就是我的家。”

刘云海顺着中年汉子的手指的方向,一看。在那土包包后面,依稀可见几户人家,在明媚的阳光下,格外醒目。

这个中年汉子告诉刘云海,他叫薛老三,官名叫薛长河。今年四十八了,属小龙的。是当地有名的二人台唱小生的。

可惜薛长河八字不好,生下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又是个妨娘害老子的命,十二岁父亲得斑疹伤寒去世,第二年娘害黄水臌症去世。留下薛长河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人收留,眼看就要冻饿而死。

正好在这时,用鼻子吹枚陕西艺人倪丑旦到了托县。在给一家富人家演出时遇到了薛长河,看到这个讨吃小子给人家端茶倒水时,跑的一溜风,人也机灵,父母双亡,在好心人的撺掇下,薛长河到这个临时的二人台草台班子里打杂。

也该是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老家雀,薛长河娘肚子里带来一副好嗓子,没有二年,个子也长的苗条,人模样也秀气,心还特别灵。

二人台唱词听过二遍就会,如果有的演员因为有事不在,他还能临时顶一阵子。不要看年纪小,一点也不怯场,过门套路一点不差,把丝弦压的风雨不露。

一来二去,薛长河成了台柱子,把二人台里的三哥哥演活了。人们不再叫他薛长河,都叫他三哥哥。

二人台爬山调是土生土长在内蒙古西部地区的:“诗经。”它朴实无华,天籁自鸣,平中见奇,真情感人。它是山野草地,田间地头劳动人民心声的自然表露,又是内蒙古西部地区人民的社会历史,时代生活和风土人情的一面镜子。有着悠久的现实性与传统性,伴随生活而来。是劳动人民在社会生活斗争中,用汗水和血泪浇灌出来的花朵。

二人台字字血,声声泪,是劳动人民的生活缩影,又是他们的集体智慧和艺术的结晶。

二人台爬山调唱了多少年,多少代,我也说不清。有一首爬山调歌词里唱道:

“朝朝唱,代代唱,

也不知道唱死了多少老皇上。”

二人台爬山调内容极为丰富,塞外地区的人生百态,,习俗风情,山川树木,鸟兽鱼虫,天文气象等全部纳入歌中。三哥哥脑子活泛,记性好。更可贵的是即兴发挥,有人戏称:“三哥哥调子多,紧唱慢唱一笸箩。”三哥哥自己在唱:“黄河水呀不断流,三哥哥我的曲儿不断头。”

三哥哥有才,唱的家喻户晓。可是,三哥哥的遭遇是:“脱了毛的鹰鹞飞不高,花翎翎喜鹊落在臭水濠。”三哥哥为了躲避抓壮丁,离家出走,东躲西藏,还是被在后套打坐腔时被抓。本来吃开口饭的人不容易,人们把他们叫做:“打玩意的”“唱戏的”,受人歧视,死后不能进祖坟。

为了一口饭,奔波在乡野田间。到处赶庙会,办社火,献艺卖唱,今天给李家祝寿,明天给王家娃娃过满月打坐腔,后天给刘家儿子娶媳妇打喜棚,和叫花子差不多。遇上荒年歉月,衣食无着,苦不堪言。只好背井离乡,乞讨为生。或者打工受苦揽长工,活活的一苗无根草,随风风起飞四处落。

有一年,在河套揽工,期满回老家。走在半道,住在老乡家里。一听说是三哥哥,老乡热情招待。为了答谢房东,吹笛演唱,谁知道触犯一家乡绅,说是冲撞他家的老祖宗的灵魂,让三哥哥树碑招魂。经过给乡绅下跪叩头,点烟赔情,交出来身上的几个血汗钱才放行。

正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灵,求神问卦满脸尘。

听到这里,刘云海长叹一声:“转弯弯炉台转弯弯炕,苦豆根水水熬的黄连连汤。哪你老哥又没有娶女人?”

三哥哥一听说娶没有娶女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三哥哥的意中人是他的一位粉丝,爱唱山曲和二人台,更爱看三哥哥演出的二人台。只要三哥哥一演出,看了一场又一场,转了一村又一村。

演戏的无意,看戏的有心。这个粉丝叫爱爱,年满一十七岁,你看她是如何长相:

长腿云彩遮不住天,马鬃鬃遮住毛眼眼。



三哥哥是个楞头青,不知道女娃娃的心。师傅倪丑旦倒是看出了眉目,当面锣对面鼓点破了这层窗户纸。

这正是:

一对对鲤鱼顺水水流,咱二人相好不回头。



第七章 说亲





爱爱喜欢三哥哥真是:白花花开花白花花落,满嘴嘴白牙牙朝住三哥哥笑。一天演出下来,师傅倪丑旦对三哥哥说:“长河,想找媳妇不?”

“甚?”三哥哥一头雾水,望着师傅。他手搔着凌乱的头发,头摇着像个拨浪鼓。

“师傅不要拿我开心了,谁家女子能看上我,再说,我身无分文。。。。。”三哥哥还要再说下去,被师傅倪丑旦打断了。

“你看爱爱怎么样?”师傅问三哥哥。

“爱爱?,人家是个好姑娘,能够看上我?再说她大她妈能够同意?不行,不行!”

三哥哥在师傅面前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脸涨得通红。

“我看行,爱爱真的看上了你。”师傅肯定地说。“抽个空,我给你跑一跑,问一问。”

三哥哥再也没有泛起第二句话,望着师傅,呆呆地站在那里。

第二天,没有演出,倪丑旦一大清早就来到了爱爱家。正好爱爱的大和妈都没有下地干活,一看见是倪丑旦登门,立刻迎进了家。乡下人虽然是粗人,披星戴月,一个汗点子摔八瓣,可是待客热情,待人真心。把倪丑旦当贵客招待。

爱爱妈烧开了水,熬上了过年自己舍不得喝,招待客人用的川字牌老砖茶。翻滚到茶水滚了几个滚,又用勺子打开浮茶和沫子,放了少许盐,给倪丑旦恭恭敬敬端来。

小小的土炕上,摆好了炕桌。爱爱大把倪丑旦让到当头正面,在一旁陪着客人。爱爱的父亲,也是走西口来到河套。原来,她家居住在山西河曲县。那时,家乡十年九旱,蝗虫成灾。父亲长得人高马大,是一个扳船汉。母亲身单瘦弱,小巧玲珑,是一个流落村头的孤女。娘只记得自己姓李,别无亲人。说来很有福气,竟然感动“七仙女”下凡,在黄河边上,白白拣来一个讨饭吃的姑娘,成了媳妇。

爱爱大有了自己家,再也不干那扳船汉的随时丧命黄河的营生。夫妻相依为命,租地耕种,穷日子穷过,也很恩爱。可是民国十八年,山西大旱三年,黄河露底,庄稼颗粒无收。人们饥饿难耐,草根吃净,树皮啃光,开始了人吃人。野狗把死尸吃腻歪了,便专拣动不了、还有一口气儿的活人吃,也图尝个新鲜。总是穷家难离难舍呀,无奈只能盼望一个“树挪死,人挪活”吧。

爱爱爹娘把全部的家档收拾了一箩筐,一人拖一根讨饭打狗的枣木棍,这便是最好的防身武器。父母亲带着还在娘胎中的爱爱,离开了四面透风的那一间破旧草房,别井离乡,卷起裤腿,蹚水走过来黄河。

爹娘沿路乞讨,来在河套樊三疙梁落脚。讨百家饭,到处流浪。

在讨饭途中,爱爱母亲觉得阵阵腹痛,下面已经见血,有生产的征兆。父亲寻来一抱干草,在淌老秋水的地堰子上生下了爱爱,取名叫水燕子。

乡亲们看见可怜,刘满仓把她们一家收留了。好在刘满仓的儿子娶媳妇住新房,空下了一间土坷垃小房,让让他们一家人住进去,安下了家。对此,爱爱大和妈千恩万谢。爱爱大和刘满仓一头磕下去,成了结拜兄弟。

河套那个时候,不缺少粮食,就缺劳力。正赶上河套地商争相开挖渠道,经刘满仓介绍,作保。向挖杨家河的掌柜的预先支付了三个月的工钱,拉回来一石黄灿灿的糜米,结束了少吃短喝的日子。

第二年开春,刘满仓老婆又生下了一个第八个小儿子,叫天保。天保大给爱爱家送来红筷子,订下了娃娃亲。

爱爱母亲高兴得心花怒放,笑吟吟地,看着破衣烂衫里包裹着的心肝宝贝女儿,用稀奶、小米汤哺育着婴儿,一口一口把水燕子养长大。一年小,二年大,三年长成俊丫丫。一晃,小燕子已经十七大八岁了。

小满秀长得可爱:端端正正的身子,圆盘大脸,一双弯弯的眉毛,一对滴溜溜的大眼。水汪汪笑咪咪的水燕子,机灵得逗人,好像不知道人世间还有愁苦。

一碗滚烫的茶喝罢,在互相的问讯中,倪师傅说明了来意。

“唉,倪师傅不知道哇,我家水燕子早跟刘满仓家的栓住订下了娃娃亲,一半年刘家就要娶过门。”

“啊呀,我是个外乡人,不知道情况,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啊,对不起!”

倪师傅连忙道歉,站起来就要出门。

“看你说的,自古道:养女百家求,倪师傅是看得起我们,晌午饭吃了再放你走。”

热情好客的爱爱妈强拉硬拽把倪师傅留下,爱爱大也连声说:“吃了饭再走也不迟。”

里间间的门被爱爱推开了:“大,妈,你们不同意,我同意。长河哥我跟定了。”爱爱的话音刚落,爱爱大的一股怒火腾地升起。

“甚,你要悔婚,嫁长河?!”

“死了你那条心吧,你就是烧成了灰,也得嫁天保。”

爱爱大对女儿近来的表现,已经有所耳闻,早就看不过眼,也听不下去了。爹本来是紧靠着墙根,沉闷地抽着旱烟。忽然,听爱爱要嫁给戏子长河,所有的火一下子爆发的更厉害。

虽然家穷,爹的传统封建意识却是浓厚,根深蒂固:自古,儿女亲事,都是爹娘做主;况且,已经与刘家许亲收下了筷子。

铁的凭证,怎能随意变卦!他和刘满仓兄弟结拜这样,使兄弟友情,代代相传。

祖先流传传下来的“规矩”,王八戏子吹鼓手,是下三滥低人一等,死了都不能进坟地。

爱爱的父亲气得像庙里的关羽,妈妈的脸阴的像黑脸周仓。

爱爱大猛然站起身来,未待女儿把话吐出,便“霍”地朝着女儿这边走进。爹来到爱爱跟前,气狠狠地,用发抖的手指,直指着女儿的脑门。爹对亲生爱女斥责着,唾沫星子喷发,急得口齿结巴,愤愤地说道:“再胡说八道,……我,我,我……打断你的,你的……腿!”

说着,就去脱脚上已经穿烂的布鞋,朝爱爱打去。

爱爱妈慌抱住她爹的腿脚,说道:“他大呀,你消消气。爱爱呀,你都不想想,也这么大的人了,从小我们就心疼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啥时候舍得动她一根指头,今天你是咋的了?”

爱爱大还是穿上烂鞋,茅屋外走去,叹了一口长气:“咳!”自责着说道:“都是叫我惯的,如今,埋怨谁呢……”

“水燕呀,虽说咱是穷家小户,可也别不知道礼数。教旁人看不起咱,在背后指戳咱们的脊梁骨。那样,你老子我好受,你妈怎么见人!

你没想想,你是老大,当姐的嘛,得树立一个榜样,后面还有你那两个兄弟跟着学呢。你可得给爹娘掌个脸面,不要叫旁人看笑话!”

爱爱一肚子的苦水和委屈倒不出口来,只有“呜呜咽咽”地哭。她憋屈,她痛苦,无人可以理解

倪师傅在混乱中趁机出了门,不辞而别。爱爱追出来,对倪师傅说:“这辈子我非长河不嫁!”

这真是:

“沙柳条条乌柳根,舍出脑袋也要和哥哥交。”













第八章 洞房失踪


其实,爱爱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儿,最有主见。她最操心、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老大、老妈。二老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成人,很不容易。同时,她也习惯了苦着自己,逆来顺受,委曲求全的做法。可是,在婚事方面,自己有主见。爱爱压抑着内心的痛苦,早早起来把饭做好,送到地里。又给大妈和两个兄弟各做了好几双实纳底子布鞋。

爱爱把全家人的脏衣服都洗净,晾干。她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得停停当当,随手可取,拿来能用。

在父亲和母亲的提议下,刘满仓也准备尽快娶回爱爱。

不几天,大喜临门。

街坊邻居看热闹的,挤满了爱爱家的小院,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也不少,一派喜气洋洋。

刘家的花轿准时准点抬到爱爱家门口的时候,鼓匠们吹吹打打,

“呜呜哇哇”,一阵喧闹,折腾,爱爱硬是执拗不过,难违父母之命,才被迫由请来的全人二舅妈,拆开她的大长发辫,开脸揪去了黄毛,然后梳洗盘髻上头。又给她穿上嫁衣,遮上了红盖头。

一大群叫花子,呼喊着祝福:“夫妻和美,多子多福……”随后,便爱爱推推拉拉,硬是被女娶妾,架到婆家抬来的那顶花轿里。

在二踢脚的爆响中,花轿上了路。爱爱妈妈的话还是响在她耳边:"孝敬公婆,严守妇道,多干活,少串门。。。。。

爱爱被娶走了,爱爱妈哭成个泪人人。

天保家宾客盈门。

大红的喜字晃的人眼晕。

大红的蜡烛噼啪作响。

爱爱她身坐在轿内,心儿上像压了一块生铁圪塔,被抬出亲娘家的门槛那一刻起,只有悔恨。狠狠心,仰起脸来,不再掉一滴眼泪。爱爱被抬进婆家,下轿。迎亲的丈夫刘天保嘿嘿地憨笑。他俩并排站在一起,相对之下,爱爱能高出刘天保半头。

刘天保的头尖,踮起脚尖才能和爱爱的耳垂相齐。才十六岁的刘天保,长就的一副圆形娃娃脸,他哪像是爱爱的老公,更像一个稚气十足的“小弟弟”。

小时候天保患天花,右只眼有点瞎,看不清东西。左手拿不起来,一直塔拉着。今天娶老婆,裂着大嘴牙子笑个不停。

小时候天保倒是和爱爱见过几面,“姐姐,姐姐”叫得十分甜,有人说:“爱爱是你媳妇。”

天保也不害羞,就要拉爱爱的手手,蜜口口,吓的爱爱逃到了妈妈的背后。从这以后,爱爱苦死苦活不到天保家。

爱爱长大了,知道了娃娃亲这回事,多次提出退婚。爱爱的大和妈碍着和刘满仓夫妇的情面,不好提出。再加上刘满仓家比较殷实,有土地,有牛具,爱爱嫁过去也不会缺吃少穿。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婿丑差一点,人老实。多少有点残疾,还是不误干活,头脑不呆不傻,会背二十四节气,种地误不了事就行。

再说,刘满仓老婆汉子正在壮年,人勤快,也是个帮手。为此,爱爱的大和妈对这桩婚事还是满意的。爱爱顶着红盖头,和小女婿刘天保,拜了拜天地;又拜过高堂,然后是夫妻对拜。

然后,爱爱由刘天保用红绸带牵着,进入洞房。

村上看热闹,闹洞房的孩子们,闺女媳妇和小伙子们,说起俗透顶了的:“令子:”

蛇寻窟子,窟子寻蛇。。。。。

爱爱满腹哀怨,愁肠九转。她紧靠床里,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任凭人们的摆布。

天保把麻糖发放给闹洞房的人们。转眼间,天已经黑了下来,闹洞房的人渐渐散去,只有一些还不过瘾的人在外面听房。

天保姑姑端来了和气饭,交杯酒,看着她们俩吃完了饭,喝过了酒,笑眯眯地离开了。

临走,在天保耳朵边口语了几句。天保妈端来了红枣,花生等让爱爱吃。爱爱头也没有抬。刘天保一身崭新的装束,蹦蹦跳跳,像一个过大年的孩子,欢喜个不够。男人结婚成家,就应该独立。

男人十五夺父志,这是河套人男儿的志向。

刘天保一会儿自己玩耍,一会儿被爹娘媒婆牵着拉着,在屋外忙忙活活,应酬着乡邻和各路宾客们的贺喜祝福。他有点劳累了,俩眼朦朦胧胧,不由得打起了瞌睡,屋外听窗的还在议论着什么,他不由得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不见了爱爱。以为是上房后方便去了,也不在意。又等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爱爱回来,以为是到姑姑房间说话去了。

这时候,一个黑影靠近了窗台,耳朵贴在窗户纸上,听不见动静。然后,用舌尖舔开了一个小孔,往里一望。

天保正好这时醒了,发现有人舔开了窗户纸,走出门大声喊道:

“谁?!”

“我。”

天宝一听,是妈妈的声音。连忙把妈妈让进屋里,妈妈用眼光扫了新房一眼,问道:“你的媳妇呢?”

“是不是去姑姑屋里了。”天宝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姑姑和我同屋,早就睡下了。”

“啊?”

天宝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头,又不好说什么。

“快,找一找。”天宝妈房前屋后找了个遍,连牛羊圈也找过了,连爱爱的影子也没有。

“他大呀,快起来,爱爱不见了!”天宝妈感觉不好,大声呼喊起来。

天宝大起来了,左邻右居也起来了,全村村人也起来了帮助刘天宝找媳妇。闹腾到二日天明也没有找到。

送爱爱的大哥和舅舅也觉得奇怪,说不清道不明,爱爱究竟到哪里去了?竟然急得哭了。

爱爱在新婚之夜不见了!像一阵西北风,不到半天传遍了三村四乡。像一朵阴云笼罩着小村,人们议论纷纷,天还没有黑家家户户就关窗闭户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年轻的姑娘和小媳妇更是风声鹤唳,不敢出门半步。当天夜里,爱爱妈就得到消息,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要了老命。爱爱大气的七窍生烟,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正是:

为人找不下个好女婿,满肚肚冤枉绝肠肠气。

前半夜吃了和气饭,后半夜离了鬼门关。



第九章 三月阳春



春节过去三个多月了,还是没有爱爱的消息。夏初,天气变暖,杨柳吐絮,桃红杏白。讲到这里,三哥哥做好了饭。

刘云海急忙接过三哥哥端来的糜米饭,又夹了一块咸菜,急急的拨拉了几口。要求三哥哥说出爱爱的下落。三哥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泪眼汪汪,抛下了一句话:“我也不知道!”

刘云海心里也是酸溜溜的,胡乱吃了几口,把饭碗撩在饭桌上,不再吃了。三哥哥也是没有多吃,就大步流星走出门去。“我给你找一个到过后套的人,给你指路。”

“哎呀,三哥哥啊,才进来家门,屁股还没有坐稳当,板凳都没有暖热。你这是……太麻烦你了。”

三哥哥像是没有听到刘云海的的话,未作应答,大步迈出了自家的门槛,径直朝着村里走去。不一会,一个五十上下的男人跟在三哥哥身后,来到了三哥哥家。不用寒暄,一会儿都是熟人。这个人叫套小子,在河套生的,过去一年去河套二三回,倒腾牛皮做马鞍子。如今兵荒马乱,很少出去,是去河套的活地图。

这里是解放区,道路两边的野花早早地开了,踩不死车前草绿油油地长出来叶子,一阵风,香气四溢。

刘云海的心情很好,在套小子的指点下,知道了回家的路线。回家的心更大了,好像妈妈就在眼前,向他招手。恨不得长出俩只翅膀,一下子飞回家。回家的路线有了,可是还要过国民党统治区。尤其是年轻人,一旦被抓住,就被入伍当炮灰。如果是逃兵,危险更大,有被枪毙的危险。

三哥哥的心情更好,土改时分了地,分了房,还分到了二套棉被。一年之计在于春,这是土改之后的第一个春天,村庄里、田野中,到处是勃勃的生机,三哥哥脚下生风,扯开了嗓子唱:山丹丹开花红又红,如今咱们翻了身。。。。。三哥哥找来了村里的工作队,要求刘云海留在这里,等河套解放了再回去。不行的话,在这里落户。工作队的人很好,知道刘云海是穷苦人出身,又是从国民党部队逃跑出来的,非常热情:“天下穷人是一家人,这里就是你的家。”

越是这样,刘云海心里不安,回家的心情越强烈。

三哥哥千留万留,还是没有留住刘云海,只好挥泪告别。

工作组给刘云海开好了路条,刘云海换上了连长送给的土布衣服,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兄弟,现在几月了?”云海海问“将近十月了吧。”不知道谁在回答。“问这有什么用呢?”云海自言自语。突然,云海想起来了曼菁疙瘩和酸粥来了,现在正是起蔓菁的季节。

是呀,咱们河套人有一句口头禅:“说书离不开员外,吃饭离不开咸菜。”这制作咸菜的主要原料,就是蔓菁。蔓菁,在过去,是河套人的主要菜种。它不占地,不争肥,好地赖地都可以种。收割小麦后,及时施肥灌水,地皮刚发白,就要及时播种。种蔓菁有讲究,因为是秋菜,赶农时很重要。立秋前必须种下,一过立秋再种,误了农时,产量和品质都不好。更有这么一种说法,上午和下午播种的蔓菁都有区别。种曼菁有三抢:小麦刚刚成熟,河里来了淌菜水,水期极短,不到一星期。准备种蔓菁的小麦地必须早收割,“麦割花红蛋”不影响产量。麦子如果来不及上场,就把麦子捆好齐齐地码在地边,水一来就淌。这是第一抢淌水。收割了麦子的地,肥力下降,必须补充肥料,首选肥是农家肥。

这正是:

天上下雨地下流,笑得笑来愁得愁。













第十章 弟兄相逢


三月里来桃花花开,顺风风回家腿迈开。告别了三哥哥,刘云海沿着套小子指定的路线,一路小跑,离开了莎拉其。一个上午,赶了大约三十里路。 解放区晴朗的天,艳阳高照,到处是喜气洋洋。 刘云海神清气爽,不用偷偷摸摸地走,路上同行的人,都被他超过了。突然,他看见路旁有一个车马店,他的肚子也开始叫唤,便停住了脚。刘云海正要推门进去,店门开了,走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后生招呼自己进家。

“吱”地一声,门开了,这个开门的人,看着刘云海发愣。

刘云海抬起头,一看这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空气就像立刻凝住了一样。人也像被使用了定身法,面对面僵持而立。

二人屏住呼吸,傻愣愣地静呆了足有十来秒钟。

“哥!”“兄弟!”未待哥哥刘云海反映过来,弟弟玉海抱住了哥哥大声哭了起来。闻讯出门的女店掌柜秀秀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顿时滚落而下。一时间,吃饭的,住店都惊动了,纷纷出来。知道了是兄弟俩喜相逢,在兵荒马乱的年月,大家感慨无限。不少同情的人也是两眼也是酸楚楚的,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安慰他们俩。还是女掌柜的见识的广,连忙招呼大家回屋。该吃饭的吃饭,该休息的休息,该上路的上路。

朝思暮想,牵肠挂肚,一个娘肠子爬出来的兄弟俩的,突然在异地相逢,近在咫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是激动,是流泪,是千言万语。 然而一切尽在不言中。相顾无言语,又是无声胜有声。

云海和玉海,毕竟是七尺男儿,硬是把眶中的泪水,吞进肚子里去,手拉着手,在众人的祝贺声中,走进了小店。

晚上,弟兄俩和盖一床被,玉海打开了话匣子。

这个女掌柜秀秀也是苦根苦叶苦花花,苦蔓蔓上结的苦瓜瓜,从小就是补丁裤裤麻绳绳鞋【hai】,站在人家炉仡佬里当奴才。爷爷一头挑着父亲,一头挑着破罗锅,从甘肃来河套,走在半路上,过大沙窝时,奶奶饿死了。掩埋了奶奶,父子二人来到了包头,又到了此地,给人家扛长工。没日没夜干了十二年,秀秀的父亲成了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在穷朋友的帮助下,秀秀的父亲和一个从老家逃难来的十四岁的小芳成了亲,秀秀爹成亲的第三年,生下来秀秀。

秀秀十二岁那年冬天,秀秀爷爷给地主往包头送货时,路上遇到了土匪,被打死了。为了埋葬父亲,秀秀爹借了地主瞎花蛇的阎王债。第二年春天,秀秀妈生孩子时,大出血死了。 秀秀爹背星戴月,给地主瞎花蛇扛了三十年长工,到头来家破人亡。

房无一间,地无一分的秀秀爹,被生活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几乎要走上绝路。在穷哥们的帮助下,还是过不了这个坎。最后一咬牙,把秀秀送到瞎花蛇家里当童养媳,还了阎王债。

秀秀过门后,受尽了公公婆婆的虐待,女婿的打骂。每日起来,没有三顿饱饭,倒有三顿饱打。日久天长,秀秀被折磨的没有一个人样子。一个人推磨,站在磨道里悲悲切切地唱了起来:

十三岁上死了我亲生的娘,十四岁童养媳在蝎子家,麻绳绳捆马鞭鞭打。不知道是瞎花蛇惹下了土匪,还是活该遭报应,秀秀十八岁那年,大年三十晚上,瞎花蛇家被土匪抢了,瞎花蛇为了保财,被土匪活活打死。秀秀丈夫被抓到山上,被土匪熬鹰时惊吓死了,婆婆闻讯后,一根麻绳穿过房梁,上吊死了。

秀秀被一个叫二面换的长工收留了。这正是:

刮起一阵黄风点起一盏灯, 亲兄热弟心连着心。
gaojin668899 2019-1-2 11:04
红松树下真情藏
123下一页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