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博客自传第一人的个人空间 http://blog.sinovision.net/?5678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博客自传(0393)

已有 47 次阅读2019-7-11 18:12 | 博客自传 分享到微信

博客自传(0393)_图1-1
博客自传(0393)
全球博客自传第一人 2019-07-12 06:09:41
博客自传持续连载

妈妈妈妈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因为我刚刚从母亲面前回来···我不相信,我没有心理准备···2007年03月01日上午,我打理好公司属于我的工作下班直接飞去了父母家。这天是刚过春节的正月十二公司正月初八正式开工大哥也回来一周多还独自窝在自己屋里想法案,可能因为公司就我自己值班腾不出长时间就没有好好与母亲相处一天都是短暂的拜年吃完饭就走,这天我就在父母家跟母亲大量时间唠家常的陪伴虽然说起来总是兄弟三人的个人恩怨以及小时候如何还有趁机抱怨下父母的不公平当然,母亲也是很不服气满肚子苦水自有一套理论来安慰我还有跟母亲互相吵吵的委屈掉眼泪还有,母亲拉开写字台的中间抽屉说要给我个两千多块钱的存折我就没要还说要给我几枚铜质梅花五角硬币就拿了几个还有我,直接跟母亲讨要我的借条说你现在不给我等有后被他俩玩意儿弄去就会跟我要但母亲却不承认说:我这里哪有你的借条啊,没有啊,早就没有了啊···还有母亲信心满满跟我说要再赞十万块钱的梦想我就感觉一定可以实现我相信母亲来日方长还有很多···中午母亲亲手给我炸的耦合那个好吃忘不掉还跟父亲一起喝了酒虽然父亲不待见我因为我带回去的东西不多但那天我吃的很饱而且,随后我还在母亲屋里的小床上隔着写字台与母亲面对面说话斗嘴还有睡觉直到下午四点来车接我走掉而我最亲爱的母亲还在我出门时一再追问我说:十五还来不来啊,正月十五啊?我就说:不来了···这是我与母亲最后一次对话。今天是2018年11月8日传统寒衣节,该是巧合这个日子与母亲喜相逢在我的《博客自传》里虽然母亲是基督徒但,我还是要给母亲送去我的温暖和最亲爱的问候,希望我的母亲还有爷爷奶奶在天堂过得好。其实今天我实在不想翻看我当时的现场笔记因为,那一字字一句句都是我亲爱的母亲离开我的距离直到光年以外我何时可以追上···)

妈妈,天堂真的那么好吗?
妈妈,你是在等我见最后一面吗?
妈妈,通往天堂的列车能开的慢一点吗?
妈妈,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今天,我想拥抱你···
妈妈,是因为你让我十五再回去而我没有答应你吗?我现在答应。
妈妈,过年给你的新帽子你还没戴呢,你也快过生日了。
妈妈,儿子今天跟你说了许多话还有你小时候的理想我也知道了,还有你说自己的身后事要请教会长老···我们无话不谈还有你的委屈也毫无保留地跟我倾诉··
妈妈,你的理想,实现了···  ···20070302日凌晨两点三十分。

(我记得当天下午快五点回到公司一切照旧大哥依旧装腔作势直到晚七点左右,大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我说:咱娘病了,走啊。我还没事人似的听不太明白也感觉不到紧急和危险因为,我刚刚才从母亲面前回来有两个小时我的母亲,能有什么病还有主的保佑还呜嘟嘟的一包劲头在此再透露一个秘密,母亲当天跟我说的很有信心一是想攒十万块钱的目标二是,想与我一起买楼跟着我的晚年我还不太同意而大哥,却是因为第一没有在家过年还打着外出考察的谎话去情人家里温存二是,过完年初五六回公司到现在有一周时间就一直憋在自己办公室我还抱怨他也不要我回家歇几天,他就更没有想起来还要给望眼欲穿的老父母去拜年的孝顺我就想,母亲知道她的长子回来这些天也不回去看望可能就是很有气的想用生病把大哥叫回去的办法因此但,大哥马上又急促促地跟我说你也去我才昏过头来跟上车···刚回到家就看见救护车停在门外而母亲已经被抬到车上,是村医生的帮助还有跟在车上大哥一看有些着急马上跳到车上抱着母亲的头颅直奔脑科医院。急诊会诊各种检查下来还有村医生的帮助和判断基本确诊是脑出血还面积比较大,据说有一个副主任医师正好在这里就紧急要求手术开颅,此时老二也有过来据说还带着现金我也不太清楚大二哥之间的计算他们也不找我也当然是大哥这位长子签字画押手术之前。母亲的开颅手术应该进行了四个小时左右出来之后他们说一切顺利,出血面积很大而且正好是主动脉在中间部位很重要很危险然后就进入重症监护室而且很震惊,据说开颅手术以后的头盖骨会因为松散扩张的原因不可能完全复合原貌就有一块剩余要我拿好以便后来还放在一起但,接下来的等待我就成为多余已经差不多2号凌晨,大哥就先要我回去公司看着他的烂摊子还要吃喝而司机却在医院外面有休息的样子。我回公司就有了上面的句子而且都是很快速的想到哪句写哪句还是大字。我还记得母亲年轻时的理想是有演小剧目主角的可能在村里)

妈妈,你给了我生命还养育我长大,就在今天,我还跟你坐在一起我还拿了一些老照片,你还硬把一个银戒指给我戴在手上,还给了我三块纪念币还有那几枚有梅花图案的五毛硬币被我抢过来你又抢回去最后,我们平均分开。走的时候,你给我还带上一袋苹果还又拿上几个在公司吃。妈妈,你是在等我吗?天堂在向你招手吗?如果是这样的昨天,昨天我宁可不去见你,那你就会一直满怀希望等着我去看你。妈妈,今天我不该去看望你吗?可是你很高兴并说出原本想烂在肚子里的许多话。妈妈,你自己有预感吗?你是真的在见过我之后就想去天堂的吗?妈妈,上个礼拜六我跟你在电话里约好这个星期四去看你,给你拜完年,我真的来了,可是···妈妈,难道这就是最后的道别吗?妈妈,难道你是真想要离开我吗?大年初一我还自豪地在老同学面前说双亲健在可才十几天啊妈妈,你知道爸爸现在很担心你吗?尽管昨天上午你们还互不让步。妈妈,我真的不是爱钱的人,你说昨天给我个存折有两千多块其实,我很想自己买台电脑但,我不要,我不能为了自己老要你的钱。妈妈,你的手术结束了,可是你的一块头盖骨却因为需要减压没办法全部安装回去但我想,永远保存你的头盖骨可是,还不行。妈妈,我可没少跟你吵吵,只是我把吵闹当成交流沟通的过程才更加互相了解,你想什么,我要什么。妈妈,我总是让你不放心,我都这么大了还在啃老想想就有点羞愧。妈妈,也许是这样我才可以跟你像朋友一样的说笑不离不弃。妈妈,我说的是实话。妈妈,你说跟他俩你就很客气而跟我,就毫无隔阂无所不谈。妈妈,我和你就是有母子的缘分如果天堂再见,我还是你的儿子。妈妈,昨天吃你做的早餐和午餐因为太好吃就吃太饱,晚上就没敢再吃。妈妈,从小我就是大肚子汉,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总是害怕不够吃。妈妈,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饿过一次,从小就是回家干粮堵着嘴,就算到了今天我都四十三岁了妈妈,你在去天堂的最后时刻还是不放心我的嘴巴和肚子,还要把我喂饱你再走妈妈,你最后一次把我喂饱了你就放心去到在天堂的路上,这是你的心愿吗?妈妈,你是害怕我没有饭吃吗?你是害怕我在人间没有谁给我饭吃吗?你是害怕我吃不上饭或吃不饱饭吗?妈妈,你放心,有这两餐你做的饱饭以后我就不会饿。妈妈,我也好几年没有跟你一起过年了,可是我心里想啊。妈妈,我都没有能耐给你过一次象样的生日。妈妈,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还像小时候一样的情景我是不会变的。妈妈,你也不会变你在我心里,还是我小时候记得的样子那么年轻而且原本是想这个妈妈永远不会老,我也会在妈妈面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就是不找到长大的感觉但可是,今天我才真的体会到我离不开的妈妈我的亲娘,却是要离开我独自去天堂啊,我的妈妈。妈妈,别离开我,我还是那个笨笨的奇能吃饭的胖胖的不会造假的永远相信他人的你的小儿子···妈妈,你今天说昨天头晕,你就让爸爸伺候你一天。妈妈,你先别着急走,我想爸爸愿意伺候你。妈妈,想来想去,真是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妈妈,其实我知道你今天很高兴,尽管你不想继续等下去,可能天堂的叫声很急,你就不等大哥了。妈妈,我是爱你的,因为你是我心中还是我幼年时的妈妈没有老过的年轻。妈妈,你是爱我的,因为我还没有长大,什么也没长大。妈妈,你什么也没说,对父亲对他俩。妈妈,你只对着我说了一整天的心里话,苦话甜话一起说。妈妈,你没有遗憾,妈妈,我不遗憾···妈妈。20070302凌晨(现在看到上述记载发现我也有几次没回家过年一是在公司值班二是,每次回去我的两个嫂子就或明或暗的跟我媳妇比较穿戴还互相挤眼嘲笑我们而且,我们还笨嘴拙腮说不过他们还要照顾家庭氛围还有包饺子这俩嫂子,没有一次擀皮就都是我媳妇供应她们说起来就都是委屈因此,这几年我们大多是老婆孩子年初一回家给父母拜年我应该是抽空回去吃个饭再马上回来,就忘记了这里的记载显示没有给父母当面拜年但,电话是一定打给母亲还有约定因此,母亲就是在单独等我回家看看就不放心我···)

(这天我一夜未眠在屋里来回走动坐卧不安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次日听父亲说是母亲傍晚去厕所一用力就喊两声父亲快来但,父亲还双腿严重类风湿还拄着单拐没有多大力气就又叫人又叫村医又叫救护车又给老大打电话。我记得这个病症我小时候他们叫低头黑有些恐惧还是贬义的嘲笑有点诅咒但我母亲,因为三个儿子的艰难又经常惹事生非就几乎每天被气得晕头转向就会对我们说:你们早晚把我气死把我气得嘎达蹦死了你们就好受了。其实现在的人都想的很开而且,真正有修行有修炼的得道高人才会无疾而终死得干脆嘎达蹦,才不用被医生毫无尊严的活受罪被医生凌辱欺负被医生当成摇钱树被医生当成练手练技术的实验材料···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力气写都不想记在笔记里就直到母亲的跟我们彻底说拜拜···)





俺那亲娘


(从三月一日晚母亲发病到三月七日晚母亲病逝这六天,现在查看我的笔记没有任何文字可以证明什么但一些细节我还是记得相当清楚,现在略微记述我现在记忆当时的所见所闻就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记载,若有冲突以后面的文字为准。———兄弟三个基本是这样的分工大二哥主动承担起晚上的陪床任务,我还要在大哥公司值夜班还有一帮子人要吃喝拉撒上午下班我去医院陪床中午回家有点休息而下午,我再去医院扎一头再去上班其间的空隙则有我们兄弟的三个媳妇承担晚上,大二哥再来值夜班就基本睡在大厅地板上每人拿个垫子来而且,在这里就是接听临时消息再唏嘘感叹某某over或手术成功与否的议论或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推进来但最特别是需要快速补交费用因为,母亲在重症监护室或加护病房或叫ICU就基本不见面的状态每天有一次探视时间还要更换衣服。———正月十五本来是母亲准备我去的日子但我说不去,母亲也就不再等我但,我还是准备了元宵给公司的职工做早晨的甜点。———因为我是白天陪床就基本不见大二哥也基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但白天,我就与两个嫂子一个媳妇有些讨厌的交流或表演这样子应该在第三天,就开始出现建议或意见在两个嫂子中间因为无论如何从自己角度衡量都是不公平的不满情绪。很特别在这次母亲住院陪床的时间段就看到很特别的一幕反转历史剧目,因为想当初大嫂一枝独秀既是长子媳妇又是个头最高而且还自我感觉有最漂亮的脸蛋和身材而且,特别是因为孩子的出生性别差距和健康有些矛盾和意见跟老二家还有借款的误会等等,大嫂就特别看不起二嫂的感觉就好像巴结都巴结不上因为有次二嫂去大厦,找到我媳妇在闲聊又恰巧遇见大嫂也在闲逛到一处二嫂就看赶快叫嫂子但是,我媳妇说大嫂连头都没抬起来更不用说答应···但现在是不一样的情势急转直下也不到三十年因为,一是好像大嫂的舞伴随家庭形式和儿女的成长开始发生变化二是自己疯够了闹够了也想回归家庭开始感觉不合适的厌烦,就都有意识地想收敛因为外面的风景总是要在外面才能欣赏但,人是不可以总在外面的物种但那会儿还顾及些面子但大嫂也算个人物要我们两口子根本做不到因为,大嫂一下子屈尊利用这次好像必须的陪床机会给自己找到一个大靠山就鞍前马后跟着二嫂屁股转,想不到这二嫂也是个“嫂子”就一下子“抖”起来的扬眉吐气出来进去瞪着眼攥着拳还穿着高跟鞋还打着铁掌而且,还是主意大王还会发号施令还要安排我还要跟我计较还说大二哥有吃亏的嫌疑还说谁不接孩子做饭啊等等(那会儿我媳妇去的相对少些还要伺候我女儿但他们的孩子就都在大学念书)··· 还在我面前显示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好的因素去餐厅去楼底去城隍庙吃肉火烧还我请客我请客大嫂就笑咪滋的跟着打哈哈。其实我对着俩嫂子的表现都不拿正眼看她们,说句好听的根本就不是人玩意儿特别是所谓的大嫂但,二嫂也是势利眼球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小算计而且很特别的概念现在可以证实她与老二有阴险的目的就是,他们发现我与大哥不和套的还有些互相仇视还有大哥与大嫂的裂痕就想趁虚而入从中作梗取代我他们强强联合还不怕老二不承认,他们发现这是个机会就老二跟着大哥鞍前马后的照应唯命是从而大嫂就跟着二嫂寸步不离一切皆有她做主我就看的好戏还在后面一场龙虎斗要变成狗咬狗。———事情往往会赶到一起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从现在以后的发展回想现在,母亲病重住院这个时间也恰好是大哥的婚外情出现重大变故的时间也或许这个年大哥也没过好,不然就不会不去见母亲最后一面的人生遗憾只有他自己的感觉也许不后悔。———我记得应该是第四天,有大夫从中传出消息来说母亲病情有转机可以自主呼吸不再依赖呼吸机。我一听感觉一块石头要落地的心情开始幻想妈妈出院的样子但,次日就又出现状况我就从头凉到脚后跟并猜想,医院是不是故意制造剧情起伏算是在干事情的假象。———我记得那个晚上我没有早早去上班还有大哥跟主治大夫的零散对话我也有听到,好像是关于母亲最后治疗方案的问题就都是大哥在做主我听得很断续他说:自己有去跟父亲商量,也知道医院的难处,如此下去毫无意义还有母亲的痛苦就选择同意放弃治疗的方案并当场向医生保证,绝对不会为难医院和主治医生因为,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也有起码的做人素质也懂科学道理并当场签字画押···老二当时也在场。———在这几天母亲住院可以探视的时间,我就进去看望过母亲一次就是最后那次,全身插满了管子母亲躺在病床上处在昏迷之中没有任何反应,我是真的不忍心看母亲在受罪。———各路人马各路亲友,应该来看望的也都来过却也是无言的结局。———我记得3月7日那个傍晚我等着大二哥来接班医生出来跟我说现在进去见母亲最后一面我就赶快通知了大二哥他们,我记得还是好像是借了别人的电话下的通知后来···后来我们等到晚上八点左右···我的母亲被他们推出来并要求我们给母亲擦洗身子穿好衣服准备次日出殡···看着母亲雪白的身体和慈祥的面容弟兄三个都在默默地给母亲擦洗身子并穿好衣服然后,送到医院后面小屋那个冰冷的盒子里···我记得当天夜里,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回家给父亲报告最后,我们兄弟三人一起躺在母亲的床上我当场就想知道,这应该是我们兄弟三人最后一次在一起假装睡觉的日子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夜。)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