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江南烟雨 http://blog.sinovision.net/?5798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盆池泥土内有万里山川之势 秋冬春夏间见千年恒古之时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刘文忠 2018-7-3 19:43
刘文忠散文选粹

1.桃花红遍翰墨城

       春风送暖,杨柳吐绿,满眼的绿色让人心醉。
    最先进入眼帘的就是成片的桃树又发出了嫩芽苞。一簇簇新鲜的嫩芽苞,傲然挺立在枝头。先开放的桃花,幽香淡淡,高雅不失大方。  
      乌海的春天天暖的较早,桃树发芽也早。
现在的乌海,桃树随处可见,不仅在小区绿地,国道俩边,成片的桃树林比比皆是。
值得一提是3000多亩大乌海植物园里的桃花,品种各异,有多少种桃树品种,我是说不上来。
品种各异的桃花,高低各异,花期不同,前前后后要开半月二十天,我和老伴几乎是见花就看,百看不厌。
“山色桃花柳上开,芬香不许人自来,一抹嫣红轩窗对,酥雨含羞满亭台。”这是古人的绝赞!
而我以为,是温暖的阳光铺洒在万物,河流山川复苏,把一幅墨绿的春光铺洒,世界才充满灵性。
国泰民富,政通人和,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更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每一个乌海人都应该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做点什么。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是陶渊明对桃花的牵挂;“悠然策藜杖,归向桃花源”是王维对桃花品味。
望着那灿烂醉人的桃花,我的心儿在跳动,憧憬在这粉红色的童话世界里。
    
  “柳丝飘来毛毛雨,桃花映红游人脸”的迷离色彩;有如少女小鸟依人般在情人怀里陶醉。
追逐花蕊丛中蜂蝶,不舍得离开,轻轻地拍打着翅膀,是那样的甘甜如梦。
      又见桃花盛开的季节,那带雨含露的花瓣,飘洒着我无尽的相思。




2.沙枣连心

    小区的大路旁有一长溜碗口粗细的沙枣树,七歪八扭地站成俩排。每到五月端午吃凉糕的时候,她开花了,香气四溢,没有几天枝繁叶茂、潇潇洒洒、懒懒散散地不惹人注目。
    我从小就认识沙枣树,更爱吃沙枣。
春天的时候,整个塞外的一阵春风刮过,一场春雨过后,杨树绿了,柳树吐絮了,连那苦菜芽芽也破土而出。
只有沙枣树最沉住气,枝干不绿,叶子不展,稀稀疏疏的枝头扭曲着,去年被人打过沙枣的枝条伤痕累累,有的就要干枯了。
    家家户户的凉糕煮熟了,香甜弥漫在整个村庄。在人们沉浸香香甜甜中,沙枣才悄悄地发芽苞吐花蕾,把所有的花开了,最后才静静地伸展出绿叶。
沙树开花与众不同,不张扬。可它的花开得时间最长,香味保留得最久。它没有梨花娇美,没有桃花俏丽,更没有玫瑰花那么妩媚。
不管是小蜜蜂,还是小昆虫来采花,一概欢迎,从来不会狗眼看人低。
这就是品质,我喜欢沙枣的原因。
沙枣花开了一片金黄,时刻保持着淳朴的本质。花柄与叶儿几乎同色,花朵碎小,仔细看,成簇成团,为的是让小蜜蜂、小昆虫好落脚,塞外风沙大,会把采蜜的小蜜蜂和小昆虫吹落树下。
这就是沙枣树的质朴,心里时时刻刻都在为别人着想。
    这样一来沙枣树的花期长,沙枣成熟期差不多有一个月。枣花每一朵花都开得最努力、最认真,好传统代代相传,才能够在这贫瘠的土地上繁衍生息,枝繁叶茂。
  几天过后,满树的沙枣花就变成了灰绿色的小枣,不注意根本看不见小沙枣。米粒大小的沙枣果几天就变绿,挂满了枝头、还有的藏在了灰色的树叶下,随风摇曳,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
当然,枣树最迷人还是在深秋。
深秋时节,满树的沙枣渐渐变成了红黄色,沉甸甸地在风中摇曳。馋嘴的我们,根本就等不到沙枣熟透,刚变过一点脸,稍微发黄绿色的时候,就成了我们的口中佳肴。   
在大集体时代,糠菜半年粮。饿鬼一般的我们一把沙枣下口,又苦又涩,到了嘴里卡在喉咙上咽不下去,憋得我们眼冒金星,最后还是咽了下去。这刚变过脸的沙枣虽然难吃,慢慢品味,还是有一丝酸甜,最重要的是有饱腹感。
沙枣一天一个样,绿色的“宝石”慢慢地由青变黄,继而点染上了红。苦涩味没有了,满眼的沙枣也不是那么诱人,我们吃沙枣也挑剔开了,挑那颜色最红,甜度最高沙枣来吃。
沙枣的美味是我儿时最美好的记忆!
  沙枣树抗风沙,耐贫瘠,不需要精心养护,更不需要施肥,沙枣树长得很茂盛。几年后,棵棵枣树便遮天蔽日。我那邻居二婶,每到秋天,树上的沙枣由绿变红时,就会打下一口袋晒干,当零食会热情地让前来串门的亲戚朋友、乡亲们吃沙枣。我们一饱口福后,还要拿上一些,当糖果吃。
  屈指一算,我已经快70岁的入了,沙枣树的在我的眼里,一年一度地开花结果,从未间断过。而且,而这沙枣树从河套来到了乌海,抗风沙耐贫瘠有口皆碑。乌海植物园里沙枣树到处相望、遥相呼应。枣树护林带还在,只见这沙枣树根根相通,枝枝相连,形成了一片亮丽的风景。
    2017年,乌海市政府决定,沙枣树为市树,当之无愧.
我在心地为沙枣树祝福,你承载乌海人的希冀,承载着乌海人的情感走向未来,沙枣树我和你心连心!









  
3.话吃糕
    今年5月初,社区组织居民乌海一日游,我也在其中。我们游览了乌海湖,水利枢纽工程,乌海书法博物馆等,最让我难以忘记是乌海湖畔的“蒙古家具博物馆。”那磨得油光铮亮大花轿吸引了我。“骑大马,坐花轿,娶老婆,吃油糕。”儿时童谣在我耳边响起。
北方地区,吃糕是有讲究的,尤其是春节,没有一家人家不吃糕的,连讨吃要饭的也要二升米的糕过年。
穷的一天喝俩顿玉米糊糊人家,遇到喜事,大事,也要吃顿油糕,没有不怕,问穷哥们借。因为说不定谁家什么时候有事情,需要吃糕。家底厚实一点的人家,老人年龄大了,儿子该娶媳妇了,媳妇怀孕要生儿子了。家家户户都备有黍子,到时候石碾子一压,新米糕最软最筋道。不信你看一看,那个人肩扛碓杵,虎背熊腰大步流星走在村头,就知道,他家有喜事。
   每年清明节,趁此机会全村同龄人约定相聚在陕坝百家饭店聚会。今年突然发现赵家二哥没有来,我一问,邻座珍珍悄悄回答:“二哥吃了糕了。”村里有老年人去世,不说死了说“吃了糕啦。”既文明又不失幽默。
   大集体时期,生产队种黍子的面积从来不少。一来保证家家户户对糕米需求,二来保证家里的一年四季笤帚的需求。到了八月十五左右,黍子成熟了,妇女们到黍子地里折黍子穗子,到场面棒打手搓,热火朝天,男人们来帮忙也没有人笑话。打下的黍子,集体加工成米,分给社员,第一次新黍子糕开始吃了。
   一进腊月,不用谁吆喝,年轻人主动组成了倒糕队,互相帮忙,孤寡老人帮到底,没有对象的年轻人忙中偷闲,趁此机会搞起了恋爱。家家户户捣糕声震得窗户纸哗啦啦响,炸油糕的香味儿满村村飘。大多数人家泡上一斗黄米,吃到正月十五,二斗黄米吃到二月二。怪不得正月里唱二人台,《压糕面》是最受欢迎的。
   男女相亲的时候,男方头一次到女方家,如果是吃炖鸡肉炸油糕,介绍人乐了,不白磨鞋底了。后生乐了,能娶老婆了。老人就更高兴了,可以娶儿媳妇了。如果是面片,多半没戏。黄米软则为上,硬则为下。不可以重茬,红泥地最好。农村人饭量大,吃油糕之量更大,一顿饭吃掉3斤黄米油糕的不是神话,有一个人吃了3斤米的糕,还有捎带一颗猪头。吃油糕远远不止红白喜事。盖房子有“上梁馍馍压栈糕”。“搬家不吃糕,一年搬九遭”的说法,娶亲时候,
   男方还要另带一份“离娘馍馍离娘糕”。由糕演绎出许许多多:“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十里的荞面饿断腰。”说明吃糕耐饿,可以走四十里路。“背上二斗黄米访一访”,说明方圆百十来里没有说他坏话。
  星移斗转,时光荏苒。大花轿碓臼碓杵放进了博物馆,为我们饮食文化的见证。
  “人这一生,要吃三顿糕,过满月一顿,娶老婆一顿,进棺材一顿。”这是河套人的最经典的语言。细细想来,不无道理。因为吃油糕必定和人生许多大事有关联,吃顺气,和谐的糕最好,最高。


4.柳树根古井

       那一口古老的柳树根井,盛装着我童年的记忆,井台上留下我成长的足迹。是我的生命里的情结,时时从心底涌起。井里汩汩冒出的清泉,圈圈水纹荡漾开来,涟漪了多少心事和年少时欢快的笑声。
  河套的地理环境特别,是黄河故道南迁,留下了丰富的地下水资源。过去的每一个村子,都有井,可打井它是一门学问,选址至关重要。红柳地的不能选,打出来的水盐碱含量太大,发苦发涩。只能选长马莲花的地方,干旱时马莲生长非常茂盛的地方,打井最好。因为马莲根深叶茂,吸收水分最多,最怕盐碱,所以在马莲生长的地方打井成功率最高,其次是茂密的菅草滩,这里打出来水最甜。
  打井是村子里的头等大事,家家户户总动员。不用砖瓦,也不用石头,只用老柳树根。每户把多年挖出来的老柳树根全部贡献出来还不够,还要组织青壮年去挖,准备挖井的地方,堆叠的山一样高柳树根富富有余,才开始挖井。那天,村里请来了经验丰富的挖井老师傅做总指挥,二十几个小伙子摩拳擦掌准备整装待发。
  开挖前,木匠师傅做好了井涵。井涵是用新鲜柳木做成的,一般厚八寸,八个角。根据准备挖的深度计算好尺寸,做好备用,木料好开铆墝环环相扣,一旦阖上,就无法分开。一般井四层井涵,如果木料充足,八层的也有。
  一声令下,开挖就不能停息,二十几个小伙子轮流挖。河套地下水位高,挖了不到二米就出水,如果是渗水,继续挖。如果是泉水,一股一股往上冒,指挥挖井的老师傅早准备好了打麦时抬麦草一丈多长的抬杆,顺着泉眼几个小伙子要用大力气往下擦,边擦边摇,一会儿堵住了泉眼,继续开挖。啥时候深度够了,摆好井涵,开始用老柳树根圈井,一层压一层,层层相扣,根据树根的形状互相咬合。做好一层,填埋一层土,一直到井口。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来到了,把抬杆往出拔。“哗!”一尺多高的泉水往上冒,人们欢呼起来,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亚于娶媳妇。打井一般在早春,地下水位低,人们把剩余的柳树根全堆在一起点燃,红红的火,乐呵呵的人,上了年纪的老者把准备好的白酒递到了打井师傅和打井工人的手中,围着熊熊大火说啊,笑啊......
  井是村庄的心脏,井代表着家乡的呼唤,最早扎根此处落脚的祖先们,他们开挖出一口井,让我们走西口的后代几百年后仍然留在这里,出门远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里的河套儿女,时时怀念故乡的柳树井。
  在井边,河套人盖起来了小茅屋。小茅屋里河套儿子娶回来了新媳妇,河套娃子“哇哇”坠地,河套人生生息息,谱写了一曲悲壮的歌。
 柳树根老井,河套人不会忘记你们。


刘文忠简单介绍:

   刘文忠,退休教师,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乌海市林荫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在《中国社区》《中国火炬》《中国黄河》《文学报》《内蒙古日报》《草原》,《乌海日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0多篇,百万余字,选入多种文集。著有长篇小说《红柳》三部曲;诗集《点亮心灯》《苦菜花》《紫风铃》等。多次获国家和地方政府文学奖。内蒙古教育研究员,苦菜花诗刊主编。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海勃湾幸福新村南区19-6-102刘文忠

电话:13734739057
世界作家协会1 2018-5-25 22:29
我是澳大利亚中文文学家长篇小说作家马万平先生专程拜访学习访友
筝筝尘缘 2018-2-27 22:23
新年快乐!
中国扶贫爱心在线 2018-1-16 05:18
  
刘文忠 2017-8-14 02:14
我的父老乡亲



咬咬牙把田野

扛在肩上

一年就这么开始了

他们喂饱了我

也喂饱了天下的人



可他们被忽略

我们的父老乡亲

没有被写进历史

更没有

豪车、宝马、别墅、情人



田野开满了花

世界有了色彩

比花还多的

是他们脸上的皱纹



细皮嫩肉的高贵人

喝着性感的红酒

微醉的灯光

晃得我眼睛生疼



有人责怪

看不见蝴蝶

还有那

勤劳的蜜蜂



水重金属污染

土地白色污染

这不能够

责怪我的父老乡亲



责任太重了

更不能够

让蝴蝶和小蜜蜂的翅膀

担承



跟老农交谈

城市太近

楼房盖在田埂

路被硬化

没有了牛羊的脚印



现在耕作技术先进

不需要流多少汗

绿了的庄稼地

可没有

足够的水分
今又是 2017-5-26 14:07
江南烟雨: 可能是手机和电脑同时登陆的缘故
嗯,那样可能会打架。
今又是 2017-5-25 21:22
江南烟雨: 现在可以发了
啊,这就好。祝好!
今又是 2017-5-25 21:21
江南烟雨: 不知道为什么我发不了图片? 发后,内容就不见了。
不知道唉,我从来没碰到这种情况。会不会电脑内存太小或者要换新的了?有时,内存质量不好会吐不出的。其他原因的话,就不清楚了。
今又是 2017-5-22 19:59
江南烟雨: 是我写的。 又是兄你想抄写就抄写,没关系的。
写得非常漂亮。你也许知道,八十年代早中期,上海诗歌盛行,写得最好的居然都是复旦、交大和同济的理科生。不佩服是不行的。
那我就有空拿来用了。可能会改一两个字。我再想想,然后再上门请教。多谢!
今又是 2017-5-21 11:01
江南好,你的“个人签名里的话,写得很好。是你写的吗?我想抄写是否可以?谢谢!
放飞情感 2016-9-14 08:44
老朋友阖家中秋快乐幸福!
江南烟雨 2014-7-21 08:19
我也不清楚。
去页面的最下面,找到主编信箱。在主编信箱留言。
qianrongfa 2014-7-21 06:41
我能进入美中网,却不能发博文,是什么回事呢?希望朋友指点迷津!!
放飞情感 2014-2-1 21:24
江南灯红花艳,东北年火熊燃,手捧一手香雪的纯洁 祝福朋友新春快乐幸福!上菜,要肉的哈哈哈   
江南烟雨 2014-1-19 01:17
糯米粉  400g,  白糖1杯,油3/4杯, 奶1杯, 鸡蛋4-6个, 做法以上. 不加水。
燕燕 2014-1-18 20:22
请问“糯米蛋糕 ” 牛奶和水的份量, 谢谢
藜夫园主 2013-12-13 15:38
谢谢您的关注、支持!
筝筝尘缘 2013-11-23 12:11
祝周末快乐
早晚2013 2013-11-4 18:42
谢谢你的鲜花!
早晚
心芽 2013-8-19 10:51
在回复中发图片的方法:
图片地址放在[img][/img]的中间
输入代码:
比如图片地址是http://www.mcqo.com/upimg/200912/20091227071612058.gif那这一张的图片地址放在[img][/img]的中间,即

表情图片大全
http://www.mcqo.com/
1234下一页

关于我们|节目信息|反馈意见|联系我们|主编信箱|招聘信息|美国中文网   

©2018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