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阳光大地 http://blog.sinovision.net/?9687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转贴:《乌克兰局势:美国重大战略性失误及其体制根源》

热度 3已有 3016 次阅读2014-3-21 20:08 | 乌克兰, 美国 分享到微信

作者: 李晓鹏   

连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5a7ff30101j2fc.html


    乌克兰局势发展到今天,不管接下来走势如何,都是美国国家战略的重大失误。因为它从根本上毁掉了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逼着俄罗斯加强与中国的联盟。乌克兰乱局给美国造成的最大损失不是让它失去乌克兰或者克里米亚,而是让它彻底失去俄罗斯。


  
美国现在最重要的战略对手是中国。这种局面是如此的显而易见而且迫在眉睫。中国的工业产值已经超过了美国,这是过去两百多年来从未出现过的。再过五到十年的时间,中国的经济总量就将超过美国。中国已经有了自己的四代战斗机和航母,还有两艘正在建造中;登月和空间站建设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超高速导弹技术已走到了美国前面。而且已经在东海和南海地区不断加强与邻国争夺领土领海的力度。作为有着独立意识形态和战略核武器库的政治实体,中国也不像三十年前的日本那样被可以被美国操纵于鼓掌之间,轻易打压。美国最近才提出重返亚太的战略,已经很迟钝了。但在明确战略方向以后,仍然为了乌克兰这么一块“鸡肋之地”和俄罗斯决裂,几乎可以说是蠢到家了。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后,美国作为胜利者,乘胜追击,在欧洲、中东、中亚、南亚、非洲等地区不断的攻城拔寨,扩大胜利果实。从1992年的海湾战争开始,到肢解南联盟,再到入侵阿富汗与伊拉克,以及最近几年的中东和中亚地区“颜色革命”,基本上把原来和苏联争夺的“中间地带”全部变成了自己的地盘。

  

但是,美国的战略家们显然不能理解“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的中国式战略智慧,也对“背水一战”的道理不甚了了——也许他们知道,只是被过度的贪婪遮住了眼睛。不管怎么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命门”。克里米亚是俄罗斯面向黑海和地中海的咽喉,乌边界距离莫斯科只有
400公里,而且基本是一马平川。乌克兰之于俄罗斯,比朝鲜对于中国还要重要。把“颜色革命”的战火烧到乌克兰,犯了两个“兵家大忌”,第一是在不能消灭对手的情况下把对手逼到死角,必然遭到最猛烈的还击;第二是把战场选在了敌人后勤补给线最短的位置。
 


在与俄罗斯隔着一个黑海的叙利亚,俄方的支持已经让美国支持的反对派武装们难以取得像埃及、阿富汗那样的胜利。更何况这是在乌克兰,在俄罗斯的眼皮子底下?所以当俄军进入克里米亚,封锁乌克兰海港的时候,美国的第六舰队却连黑海都进不去,只能在遥远的地中海虚张声势、摇旗助威。  

但这些错误都只是战术意义上的。克里米亚乃至整个东乌克兰会不会并入俄罗斯,在当前的国际大棋局中,并不具有决定性意义。战略对决的地点已经很明白,是中国的台湾、南海、东海。在远离主战场的地方取得一点胜利还是失败,其实无关紧要。
  

数十年前,当苏联的攻势咄咄逼人的时候,美国人曾经不得不对如下问题作出重大的战略判断:如何处理与红色中国的关系。他们先后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和一个正确的选择。前者就是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直接威胁到了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粮仓,中国被迫反击。最后的结果是美国损失惨重,而让苏联在东欧和中亚地区赢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当美国最终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尼克松访华,跟比苏联还要“左”的中国建交,这才是正确的抉择。

   
诱发中美在朝鲜开战的战略失误来源一个错误的认识:中国与苏联是铁板一块,都是红色阵营。因此他们未加分析就认为北朝鲜进攻南朝鲜是苏联和中国联合支持的,是整个红色阵营向全世界输出革命的起点,甚至是中苏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征兆。北朝鲜的攻击刚刚开始,美国的立刻把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并在以后出动飞机轰炸中朝边境。这种做法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把事情做绝了”。 


 
  
事后的证据表明,在对北朝鲜的支持上,中国与苏联之间存在深刻分歧。苏联试图利用朝鲜战争把美国拖在东方,而中国实际上希望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来搞建设,并不支持北朝鲜出兵。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如果只是把反击定位于将北朝鲜赶回三八线以北,通过摧毁平壤和北部经济来实施惩罚,而不是占领整个朝鲜,也不把这个事情跟台湾问题联系起来,中国将会袖手旁边,并且继续发展与美国的关系。当时的美国战略家们谁也没有想到:红色中国其实需要美国的帮助来制衡苏联。
  

今天的情况与六十年前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主角和配角交换了一下位置:在中国已经变得过于强大的时候,美国绝对不应该把俄罗斯逼到墙角,在乌克兰燃起战火。唯一正确的做法是:讨好俄国,离间中俄。
  

在目前的双边国际关系中,中国最不能承受的就是中俄关系的恶化。这将使中国面临严重的腹背受敌的境地,严重分散她在经济建设上的精力——当年中国为了防止苏联的入侵,把许多重工业分散到内陆山区,主要国家领导人都不能同时呆在北京,造成了很严重的问题。
  

目前,中国与俄罗斯之间存在着某种同盟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并不是铁板一块,甚至比当年的中苏同盟更加脆弱。漫长的边境线和历史恩怨让双方互相猜忌。要想给中俄关系上点眼药其实十分容易。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中俄输油管线建设。中国希望它能够直通大庆,而俄国其实倾向于绕开中国,把输油管线的终点放到自己在远东的港口,这样既可以把石油卖给中国,也可以卖给韩国日本等国,而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必依赖中国。所以当日本表示愿意出钱资助后一种方案以后,俄罗斯立即暂停了和中国的合作,普京也公开表态后一种方案更有吸引力。   

与此同时发生了一件更微妙的事:俄罗斯石油巨头、尤科斯总裁科尔多霍夫斯基被捕入狱。他此前曾公开宣布要竞选总统挑战普京,他控制的媒体也以公开批评政府为能事。而尤科斯是一直努力促成向中国输油的。国家利益和政治利益双重因素都让中俄输油管线蒙上了阴影。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美国淡化尤科斯事件,对普京示好,并且联合日本为第二种方案提供资金和技术上的支持,输油管道改线是很有可能的。这无疑将严重恶化中俄之间的关系。
  

然而美国对此视而不见。西方媒体疯狂炒作尤科斯事件,美国政府也反复向普京施加压力要求释放科尔多霍夫斯基,毫不客气的给普京扣上独裁者的帽子。至于小兄弟日本的努力,则没有给予任何实质性支持。最终,俄罗斯下定决心,选择了直通中国的输油方案。   

作为一个非常聪明和务实的政治家,普京其实一直努力想搞好和西方的关系。这在西方世界不断对他本人进行各种人身攻击——诸如沙皇、独裁者、克格勃头子……之后仍然如此。他不像查韦斯、卡扎菲这些人一样,通过煽动对美国的仇恨来巩固权力,而是尽量避免公开批评西方。主办索契冬奥会和
G8会议的努力,是普京向西方示好的重要举措。为了让索契冬奥会能够广受欢迎,普京为此在国内政策上进行了许多开明的改革,以使之更符合西方的标准。但美国政府好像吃错药一样,反而认为这是提出更多要求的或者是羞辱普京的好时机,到处找些小毛病出来作为抵制索契冬奥会的理由。最后,西方主要国家首脑全体缺席索契冬奥会,让索契成了中俄首脑表演亲密二人转的舞台。
  

普京肯定对此很生气。但作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他不会将这些形式上的东西看的太重要。直到美国在乌克兰煽风点火,用街头革命的下三滥手段搞垮亲俄政府,俄罗斯和西方的决裂才变得无法挽回……
  

尽管局面已经非常糟糕,但美国仍然可以选择尽快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承认克里米亚的现实,取消对乌克兰反对派的支持,允许普京建立一个亲俄的乌克兰政府……总之,就是来一次很丢人的战略撤退。这种局面下,面子肯定是丢完了,但如果能挽回和俄罗斯的关系,仍然是值得的。
  

当前西方战略的核心问题,就是把俄罗斯拉入怀抱,共同对抗社会主义中国的崛起。北约组织应该予以解散,彻底取消俄罗斯的国家安全顾虑,在俄罗斯周边国家实现全面的战略退却,承认俄罗斯的势力范围,鼓励俄罗斯融入欧洲经济。普京完全可能接受这样一个理论: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同行者,倒向西方是更加安全的。毕竟,美国离俄罗斯非常遥远,而中国就在旁边。   

现在的俄罗斯政府,不像中国或者美国一样,有独立的意识形态支撑,它不过是倚靠俄罗斯的民族意识和一个政治强人来暂时维持局面。它有点像武则天的武周政权,一旦这个强人离开,它只能倒向某一边。武则天如果选择儿子做继承人,唐王朝一定复辟;如果选择武性家族做继承人,继承者实际上就不是她的后裔,她的王朝也传承不下去。这个问题是武则天无法解决的,也是普京无法解决的。实际上普京应该也已经认识到——归根结底,他最后只能倒向西方,因为他绝对不可能再把权力交还给共产党。
  

如果美国的战略家们,能够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在欧洲和中亚给予俄罗斯足够的安全空间,在东北亚正确调解日俄的领土争端(在这方面连拥有重大领土利益的日本都表现得比美国更聪明),就有可能建立一个对中国全方位包围的战略同盟。这样的局面将是中国崛起所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我们对此似乎完全可以放心。这样的战略美国早就有人提出来过,前几天也有美国学者在媒体上公开发表了文章,认为美国应该为了遏制中国而放弃乌克兰。还有更多的西方主流媒体也明白的指出中国才是乌克兰危机最大的赢家。但美国政府仍然不思悔改。这不是因为没有人告诉他正确的做法,而是美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它短时期内不可能实施如此长远的战略。用我们常见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归根到底都是体制问题”。   

新中国的政治领袖们似乎都喜欢从长远的战略的角度来思考对外政策。这一点基辛格在他的《论中国》一书中做了精彩的描写。他把这种现象的原因归结为中国悠久的历史传统。
  

但我并不赞同这个说法。我不是专门研究外交和国际战略的,而是主攻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和地区经济战略。作为一个外交家,基辛格只能从外部观察中国,而中国的战略选择只能从她的内部机制来理解。
  

中国的政治制度,我在《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一书中,称之为是“一党执政的职业政治家制度”,美国的政治制度,则是一种两党轮流执政的非职业政治家制度。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一群以政治为终身职业的政治家,不用过度担心短期的战术得失,所以天生的更愿意从长远来制定国家战略。而轮流执政的政党,则不得不从眼前来考虑问题。没有哪一个美国的政党或者总统,能够承受短期内放弃东欧的政治压力,真正将战略中心转移到针对中国上面来。特别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对美国产生很直接的威胁,而是始终在“玩太极”。这种情况下,向中国战略转移并不能带来立竿见影的“政绩”,可以给中国某些具体的打击。反之,对付东欧中亚的那些小国,则效果可谓“立竿见影”,逮住一个灭一个,可以很容易的表现出领导们决胜千里之外的魄力,赢得民众支持,国内的反对势力也很难挑出毛病。
  

 

在这种政治格局下,针对中国的长远战略布局是很难想象的。特别是要为了对付中国而对俄罗斯做出很大的让步,没有哪个美国政治领袖敢这么干。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从目前的具体实施来看,并没有动真格,不过是政客们为了显示自己很聪明而喊出来的口号,当然也可以趁机增加军费开支,让利益集团们满意。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对乌克兰问题上的反应就很好理解了:表面上谁都不得罪,一投票就弃权,但实际上为俄罗斯提供支持。简而言之,就是让俄罗斯冲到第一线去吸引火力,替中国挨枪。中国在背后支持,但绝不出头,继续保持“人畜无害小白兔”的低调本色。一个拥有克里米亚的、敌视美国的俄罗斯是符合目前中国国家利益的。它将能更好的把美国的战略资源留在欧洲,为中国维持东亚地区的稳定局面创造良好的条件。这样中国就可以更加容易的争取十年左右和平环境。中国如果能按照现在的速度再发展十年,美国要想再来围堵就已经基本不可能了。至于俄罗斯,由于它的政府缺乏独立的意识形态支持,一旦普京离开,中央政府的权威就会迅速下降,出现严重的内部分裂,无力给中国制造像样的威胁。因此即使它现在除了克里米亚之外,还在东乌克兰获得更多的胜利,也不需要担心。
  

当然,美国能够赢得冷战的胜利,也不是等闲之辈。它不会永远这么糊涂,当苏联入侵阿富汗,力量达到顶端的时候,它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开始迅速寻求与中国结盟。等到中国已经强大到明显无法遏制的时候,它还是会知道去讨好俄罗斯的。对中国来说,目前的战略机遇期非常宝贵,一方面要继续保持稳定发展的局面,绝不容许出现内部的动荡,另一方面必须继续坚持低调、低调、再低调的外交策略,在一些外部摩擦中尽可能保持克制,隐藏实力,尽可能的延长俄罗斯把美国拖在欧洲的时间。等到最后终于不得不亮剑的时候,已是重剑无锋、独孤求败的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大国崛起之道也。

 

博主:我个人认为米国在乌克兰的一连串动作实在是必不得已。放眼世界,欧洲,俄罗斯和中国分别是能威胁米国的三大力量。 单是一个软硬不吃,滴水不入,爱装孙子,闷声发大财的中国已经够米国伤神。近年来,欧洲和俄罗斯陆续自世纪金融风暴中复苏,而且两者眉来眼去,特别是德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互动更是大大刺激米国神经。如果放任这情况下去,米国将失去对欧洲的控制,那就相当于既砍自己的右臂,又给自己树立一个强敌。所以,打破欧洲和俄罗斯的发展势在必行。虽然这样做会把俄罗斯加快推向中国,但是欧洲为重,亚洲为次。两害取其轻,这就是米国无奈之举。哎,黑老大不好当。











鸡蛋
1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阳光大地 2014-3-22 13:27
華琅根:           其实,他是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文章有水平。如果他要想显示他有学问,他还可以把秦 ...
  
遵命
回复 華琅根 2014-3-22 13:20
阳光大地: 谢谢贴上原文连接。

原来那位仁兄是卖书的
     其实,他是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文章有水平。如果他要想显示他有学问,他还可以把秦始皇的战略与统一天下的伟大意义也扯上几句。问题不在他扯多少东西,问题是他扯的东西跟他的主题有没有关联。他搞了那么一大个题目,扯了那么一大堆东西,可有多少是跟乌克兰局势与美国战略有直接关联的呢?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眉目来。

但如果这是一个广告,那就另当别论了。广告是persuasion,不是information。根据这个原则,文章里说了些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你感到作者很强大,作品很震撼。今又是老兄就是这样看他的:“他这个人学识没问题,智力也没问题,问题在于太过直接。估计是性格使然,也有第一手讯息的渠道,按不住自己了。”

好了,不说他了。谁都要赚几个吆喝钱,卖书也不容易。咱们就别砸人家的场子了,有机会咱还要去给人家捧捧场。

你再另找一篇好玩的帖子,再请今又是等几位哥们儿一起来聊。如何?
回复 阳光大地 2014-3-22 12:08
華琅根:    哈哈哈,老兄,你怎么转帖了一个卖书的广告?
<a  target="_blank">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5a7ff30101j2fc.html</a>
<a  target="_bla ...
谢谢贴上原文连接。

原来那位仁兄是卖书的
回复 華琅根 2014-3-22 08:35
   哈哈哈,老兄,你怎么转帖了一个卖书的广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5a7ff30101j2fc.html
http://blog.sina.com.cn/xiaopengjiaoyu

你知道这位李大博士是怎样写文章的吗?看看这个帖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5a7ff301018qch.html

要让我相信这位李大博士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Ash中心研究员”,还要拿几篇他写的英文文章让我来看看。否则,咱就权当这是一个卖书的广告好了。
回复 阳光大地 2014-3-21 22:10
害人害己又海明: 感觉上是北极熊得益,美国佬丢了面子,替天行道有点力不从心而已。美国佬只能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到处开花,即要按住中国又要摆平北极熊没有这个能力。 ...
米国有得也有失。
并不是一面倒的。
至少把和俄罗斯勾勾搭搭的北约成员拉回来。

至于兔子,那真是坐收渔翁之利。
既看到欧俄分裂,又加强中俄关系,以下省略若干字.....
所费,不过是一张弃权票。
这大流氓当的
回复 阳光大地 2014-3-21 22:06
害人害己又海明: 感觉上是北极熊得益,美国佬丢了面子,替天行道有点力不从心而已。美国佬只能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到处开花,即要按住中国又要摆平北极熊没有这个能力。 ...
替天行道?呵呵。
乌克兰事件本来就是老米搞起来的。
好多年前已经在弄。
这一次不过是想破坏德国和俄罗斯越来越亲密的关系罢了。
老米依然很忌惮德国。
而德国和俄罗斯之间有很大的互补性。
近年来,德国在俄罗斯的投资可不小呀。
这下好了,整个北约集团,包括法德被老米当枪支冲在抗俄最前线。
回复 今又是 2014-3-21 21:57
阳光大地: 碰巧前几天有人提起美墨战争,并拿来和乌克兰的状况做过对比。

我也是从《留园网》的《网络谈兵》版东看西看的。

一些华人学子目前在乌克兰进修,有当 ...

其实,很多的巧合不是巧合。就是尽可能从历史大格局出发,观点和视角的相近。
乌克兰可不是美国的“初恋”的“初衷”。奥巴马本来就很无能,硬被推上宝座,美国又不肯在所谓国际第一要题上落后于人,也就是“强美所难”了。当初怎么架设导弹防卫系统后来又赶紧撤了?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倒过来重复“猪湾事件”嘛。
一个国家的远程策略如此之差,也是跟着“最大利益”目不转睛的结果。
回复 害人害己又海明 2014-3-21 21:53
感觉上是北极熊得益,美国佬丢了面子,替天行道有点力不从心而已。美国佬只能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到处开花,即要按住中国又要摆平北极熊没有这个能力。
回复 阳光大地 2014-3-21 21:39
今又是: 此人才是顶级高手,尽管我不赞同他分析和叙述的某些方式,他这个人学识没问题,智力也没问题,问题在于太过直接。估计是性格使然,也有第一手讯息的渠道,按不住 ...
碰巧前几天有人提起美墨战争,并拿来和乌克兰的状况做过对比。

我也是从《留园网》的《网络谈兵》版东看西看的。

一些华人学子目前在乌克兰进修,有当地的第一手信息。

关于这片文章,我的看法也和李大哥一样,稍微过于直接。所以我在后面补上自己的看法。
不过整体来说,换个角度看也不错。
前不久《纽约时报》有篇社论,呼吁“美国放弃乌克兰”云云。
嘿,其实,国际政治实在错综复杂,站在政客和利益集团的立场,又是另一般做法。
回复 今又是 2014-3-21 21:17
此人才是顶级高手,尽管我不赞同他分析和叙述的某些方式,他这个人学识没问题,智力也没问题,问题在于太过直接。估计是性格使然,也有第一手讯息的渠道,按不住自己了。
直到美国在乌克兰煽风点火,用街头革命的下三滥手段搞垮亲俄政府,俄罗斯和西方的决裂才变得无法挽回……  //真是非常有眼力的一语中的。前一阵我就暗指过:现在的很多人,急匆匆地要讲事,可是历史学识不够,眼界狭窄。法国的三次革命说明了什么呢?用来解释乌克兰情势的某些现象,正正好。所以我对他使用“街头革命的下三滥手段”,颇有同感,好像遇到了“知己”。当然那时的“革命”背后的推手也即原因有四个主要部分。就不去说了。总之,此人学识和见解是比较厚实和全面的。
昨天吧,我就“歪歪”地提到过:”莫道西洋势虬劲,但看华厦风正浓。短小精悍个私利,纯正厚实方正道。“指的就是这个道理。老美缺乏厚度,也是因为”心里有苦说不出“的阶段性烦恼。还有一说是:路遥知马力。一个国家的政治通常会和这个国家的历史息息相关,等于是一个人长期的行为和行为效果和这个人的血型和性格有关。读国际政治及政治关系,也不例外。
美国和西方一部分,不从鸡屁股里”摸蛋“,要硬生从鸡腹底部借刀取卵,所以普京会说,(意思是)都得先去了解一下”历史“再来说吧。
你可知道全美国只有一个州是可以通过公民投票决定自己是”入美“(美国也是联盟国家)”还是“脱美”,这个州就是德克萨斯州。这就和当初英美法三国的“国家利益”有关,为了这个名堂在美墨边境搞了几十年,成了一锅粥,最后弄成现在这样:这个州有决定自己所属命运的全体公民的公投权。
美国人小的地方太聪明,杜威对美国的影响其实也是双刃剑。
期待你转发和按说更多。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